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二十一,货卖帝王家

八百二十一,货卖帝王家

  ps.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石锺跟吴楠悦分开后,心事重重,吴楠悦的主意给了,可他总觉得这位吴大姐不大靠谱儿。

  如果真的按她说的去做,后果可能更严重,只是,吴大姐又那么自信的样子,小石同志真心拿不准儿。

  他很想再找个人讨主意,把能说得上话的全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愣是没有。

  回到家门口儿,石老板坐在车里没动,司机看了一眼倒视镜,咽了咽唾沫,没敢说话。

  才一会儿,石锺说,“回公司。”

  司机眼神中闪过一丝无奈,车子重新动起来。

  整个办公区里空荡荡的,除了守夜的安保,浩宇公司里静的出奇。

  石锺让安保打开门,独自进去,没让人跟着,司机兼安保还有秘书都劝阻,石锺摆手说,“我就是想静一会儿。”

  四十分钟后,石锺从里边儿出来,人看上去似乎好了些。

  “回家吧。”

  路上,石锺掏出通讯录,翻找电话。

  “李秘书,你好,我是浩宇地产的石锺------对,京城浩宇地产。”

  “这么晚还来打扰,请李秘书见谅,我想知道宫市长明天有没有时间,我想和宫市长汇报下工作------”

  “是这样的,请李秘书跟宫市长提一下,王落实王董还有吴楠悦吴小姐吩咐我来见宫市长。”

  “------好的,多谢李秘书,那咱明天见,好的,再见!”

  石锺打完电话,整个人如同抽去所有力气一般,微眯着双眼一言不发,这个状态持续到他回家。

  此刻,时间不早了,平日里老牛早就睡下。

  今儿没有,石锺下车时也看到书房的灯还亮着。

  石锺直接进了书房,有些事儿还是要说清楚的。

  老牛听完,沉默许久,叹口气说,“你太冒险啦,那个项目不值。”

  石锺看着老岳父,此刻他已经炯炯有神起来,说,“与那个项目并没有多大关系。”

  老牛怔了下,不解只是一瞬间,很快,他说,“你既然决定了,那就这么办,万一-----万一出了什么,我来解决。”

  说完,老牛站起来,离开书房。

  老牛女婿看着老泰山背影,心里很是惊讶,太少见,无论什么事儿,就没见老丈人办事儿这么痛快大气过。

  女人要是仗义起来,老天都动容。

  接近凌晨时,一场小雨袭来,天地变色,吴楠悦睡不着,想起自己出主意的事儿,总算她还算有脑子,就不管不顾的给王老实打了电话。

  还别说,王老实真没睡,辗转反侧的。

  电话响起,他就一哆嗦,手机这玩意儿实在坑人,用上后,再也没办法离开,以前没有的时候,也没那么多担心,现在就不成。

  生怕有什么事儿自己不能第一时间知道,王老实和大多数人一样,把手机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拿过手机一看,吴楠悦,王老实气儿就不打一出来,这丫头又要闹咋?

  王老实接通,说话怪里怪气的,“大小姐,您老有什么指示?”

  小吴多聪明,那头不顺呢,她没想跟王老实闹气,没深仇大恨,好歹算一拨的有情分在,再说王老实眼下正有闹心事儿,她少有的说话客气了,“抱歉,这么晚还吵你。”

  咦?不对劲儿,王老实赶紧爬起来,认真的问,“有事儿?”

  “嗯,今天石锺找了我,我没跟你商量,让他去找宫二哥了,那个事儿你犯不着牵扯精力。”

  王老实沉默了几秒钟,平静的说,“你想多了,老牛他们想的更多,没那么多事儿。”

  “好,我懂你的意思。”

  王老实故意笑了笑,说,“我还以为你惦记着收拾我呢。”

  一想起上次的事儿,吴楠悦又咬牙说,“那事儿没完,回头再收拾你!”

  王老实哈哈大笑。

  临挂断之前,吴楠悦低低的说,“谢谢!”

  谢谢?

  啥意思?

  王老实听的懵逼。

  ※※※

  清晨,天还有点阴沉。

  王老实昨晚没休息好,起来后,气色不大好。

  心里惦记着事儿,他也没心思睡觉,今天他打算去看几个地方。

  邵丽跟林国栋居住的地方条件一般,他们不同意王老实安排。

  想法很好,王老实想着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让林国栋安心静养,他是肺癌,更应该呼吸新鲜空气。

  林国栋不同意,邵丽也不同意。

  他们的理由很充分,京城的医疗资源无可比拟,在这儿更方便,另外,换了地方后,人生地不熟,亲人朋友都在京城这边,搬了家等于是把自己的生活圈子给抛弃。

  林国栋就说,“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邵丽也同意自己老头儿说法,不过她也照顾了王老实,说,“偶尔找个地方小住些日子也不是不可以。”

  王老实没坚持,人家说得有道理,他也退了一步说,“在京城换个地方吧,京城也有些地方不错的。”

  林国栋还要反对,邵丽开口同意了。

  说真的,王老实在地产界那是呼风唤雨的人物,自己能做主的项目不老少的,可真让他立马说哪个地方合适,王老实还真就够呛。

  事儿呢,交代给了老邱,说好今天去看地方。

  老邱还没来,宫二先到。

  昨天接到秘书汇报,说了石锺的事儿,宫二想问王老实,又知道王老实有大事儿,就忍住没打扰,早上起来,想着又不放心,巴巴的跑来。

  若不是吴楠悦打来电话,王老实还真没准儿说漏了,这么一想,王老实心里舒坦了不少,至少吴妞儿还是办了件厚道事儿。

  “老牛岁数大了,就不让他折腾了,石锺那儿合适,他们现在不缺资金,就缺项目,他们的买卖估计也没人敢惦记,换别人去,我真还不放心。”

  说点两头堵的话,王老实信手拈来,一套套的毫不费力,条理还清楚,听的宫二频频点头,他本来持怀疑态度的,可让王老实这么一忽悠,好像真是那么回事儿,浩宇最合适不过。

  事情说明白,宫二也就不问,关心起林国栋来,“你那头儿怎么样啦?有什么需要跟我说。”

  王老实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你快拉倒吧,有事儿我找嫂子去,你能干啥?”

  宫二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没见过这货如此损的,“你丫就损吧,等着我的。”

  两人扯了一会儿,宫二蹭了顿白蛤汤煮面,乐颠颠的去跟省里那帮人会和,等着与石锺的见面。

  王老实做人还是讲究的,直接给老牛打了个电话,说,“老牛,这个事儿你们办的很好,想到我前边儿啦,项目不会有太大问题,让石锺下手狠一点,鲁东方面没退路。”

  老牛揪着的心放了下来,拍着胸脯保证,“王董,放心,我会跟石锺说清楚的,事情一定不能出差错。”

  在去见宫二的路上,石锺接到自己老岳父的电话,他脸上总算是露出了笑模样,事情峰回路转。

  ※※※

  老邱来的有些晚。

  不是他不上心,实在是难度太大。

  王老实要求很高,第一是地段,第二是房型,第三是周围环境。

  可这整个京城,能够符合老板要求的地方就没几个,好的地方肯定连一点机会都没有,全是国家核心区域,再有钱、有势力全百搭,连找个人问都没戏。

  只能退而求其次,找那些稍微合适的。

  那也不好找,合适的房子同样不多。

  老邱发动了所有的力量去找,才勉强找了四套房子。

  这房子人家是不是卖还两说着。

  看了好几遍,王老实指着一份资料说,“要是没有更合适的,就这套吧。”

  邱宏伟一看,就呲牙了,那一套啊!?

  王老实也没抬头,问,“跟房主联系了没有?什么时候能看?”

  老邱额头上冒汗,心虚的说,“正在联系,还要等些时候。”

  “那也行,老邱你在辛苦下,看看其他地方有没有合适的,还有林之清那个老货,问问他,那几个大夫谁合适,安排时间我也见见,不光是京城这边儿,滨城前苏那里也得一块想着。”

  老邱松了一口气,老板还是体谅下属的,没有逼太紧,马上答应说,“好的,老板,那我去安排。”

  王老实放下资料,揉了下头,略带疲惫的说,“这几天事儿多,老邱你经验丰富,多提醒着我点。”

  邱宏伟点头,“好的。”

  从林国栋突然生病,王老实猛然间醒悟,自己对家人的关心实在太少了,整天瞎忙活,一点正经事儿都没干,尤其是他隐隐确定守实不攻的大战略后,更是乱七八糟的。

  他和邵丽商量过,在京城寻找一个幽静方便的地方,给林国栋创造最好的居住环境,组织配备一个以华夏传统医学为主的医疗小组。

  当然,他也没忘了自己爹娘和自己,他们岁数一天天大起来,身边儿得有靠谱儿的人跟着,省得将来后悔。

  真有本事的人大都恃才傲物,不容易请动,可还有一句俗语太说明问题,学会文武艺、货卖帝王家,不是每个人都清高。

  找林之清办事儿,也是这个道理,这货可能有本事,王老实不信归不信,但林老货往富贵圈儿凑合是真的,那么他的圈子里人大概是相同的。

  林之清这么折腾,目的除了名就是利,而名也是为了利服务,说白了,就是图利,是钱。

  只要钱能解决的就不是问题。

  真是难为老邱。

  费劲巴力的找到了房主儿。

  奇怪的是,放着大好的房子不住,这家人竟然在京郊住了一套经济适用房,让老邱忍不住唏嘘每个人都有复杂的世界。

  好不容易敲开房门,邱宏伟真是脸带诚意,把买房的意图说了。

  人家一听说买房,脸色一掉,直接回了句,“你看我像缺钱的人么?”

  接着,不等老邱说话,就直接把门儿使劲儿关上。

  老邱幸亏站的远,要不没准儿就撞了脸。

  咂摸下滋味儿,老邱就纳闷儿啦,这特么的不缺钱,你丫住这儿算怎么一回事儿,再说卖不卖房子跟缺钱有关系吗?

  有心再敲门,似乎也没用,看刚才那态度,老邱没给自己再添堵。

  从楼栋里出来,老邱直奔居委会,他想了解下情况。

  居委会里,人家嘴挺严,甚至连涉及居民**,无可奉告都没有,直接问老邱,你是干什么的?

  老邱苦着脸说,“我想买他家的房子。”

  居委会一大妈语重心长的告诉老邱,“这儿是新入住的,他们还没权利卖呢,再说了,这儿的房子又有多好,咱京城好房子有的是。”

  后边儿还有句话,老太太没说,你缺心眼儿啊!

  老邱赶紧解释,不买这个房子,是买人家京城里边儿的房子。

  大妈压根就不信,在那地方要是有房子,还能分到这个房?放着大院子不住,跑这儿来,他家傻啊?

  老邱听明白了,合着居委会这帮压根就不知道里边儿的事儿。

  不过,老太太有句话对,有那个房子的人不可能有住进这个小区的资格。

  这里面有问题,很可能那家人压根就不是真正的房主,顶天算是个当外衣的。

  老邱也不在这儿浪费时间,好不容易才摆脱要跟他好好唠嗑的居委会大妈,直接返回京城,去了区房管局。

  从房管局出来,老邱又跑了好几个地儿,也得亏他这些年积累了不少人脉,还能进得去门儿。

  结果让老邱很沮丧,一点有用的消息都没有。

  至于经济适用房怎么到了那家人手里,负责的人只是告诉老邱,这里边儿牵扯事儿太复杂,一时也说不清楚。

  意思是告诉老邱,您老别想了,打听不出来。

  邪门儿啊!

  他就没想知道那家为什么可以分配到经适房,他就想买房子,大半天下来,一点有用的都没有。

  事儿办证这样,老邱也没脸去见王老实,只好给王老实打电话,说明一下情况。

  王老实没有说老邱什么,就告诉他,“没关系,不急,慢慢来,也不一定非要那一套。”

  邱宏伟放下电话后,心里堵得慌,多少年来,也没这么丢份儿过。

  想了半天,老邱也没招儿使。

  他跟林之清约了时间见面,因为房子的事儿,老邱忘得一干二净,还是林之清打来电话找邱总,他才想起来,还有那么一档子事儿。

  本来是一起喝茶说事儿,赶在饭点上,邱宏伟与林之清换了地儿,边吃边说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