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一十九,活明白了不容易

八百一十九,活明白了不容易

  程志翔赶到王老实家,头一件事儿就是吃

  忙活了一天,老程同志真是没顾得上。

  在老程吃饭的时候,王老实就想,其实自己开个小面馆,过得恐怕比现在要舒坦的多。

  折腾了这么些年,产业不少,钱也够上了天文数字,最朴素的快乐却没有。

  程志翔吃得快,放下筷子,看王老实在愣神儿,就没言语,自己把碗筷收拾了,轻轻的端出去,交给张阿姨,躲在院子里抽了一根烟,让自己脑子也清一清。

  “吃好啦?”

  程志翔回头,笑着点头说,“你这儿的面很地道。”

  说着递给王老实烟,王老实接过去,自己点上,说,“饱了吃蜜蜜不甜,人呢,绝大多数其实就是贱骨头。”

  话里有话这是,他没问,静等。

  王老实欲言又止,晃了下脑袋,说,“进屋吧,外边儿还是凉。”

  回到房间,程志翔把自己的判断和想法非常有条理的跟王老实说了一遍,最后他说,“我认真的想过,哪怕将来有什么不可预知的后果,事情也可以最大限度的避免发生在我们身上。”

  王老实立即接上说,“全部外销?”

  程志翔加重语气说,“对,全部。”

  “那以后要是这玩意儿有啥说法,不得说咱华夏不厚道?”

  程志翔笑了,“这就是关键的,咱是卖得美帝货,个高的顶着呢。”

  对啊,王老实立马兴奋起来,再也坐不住,在屋里转着圈重新梳理这里边儿的关系链条。

  “退税现在什么政策?”

  程志翔有备而来,连笔记本都没拿出来,迅速回答说,“五种基本粮食的出口退税已经取消,不过,根据协议,美帝给补。”

  “他们的那部分给我理解,咱这边儿的也给?怎么给?”

  美帝那帮孙子祸害全世界的心思忒重,根本不考虑什么后果,程志翔笑着说,“他们的说法叫技术开发资金扶持计划,金额就是退税部分,一分都不带差的。”

  原先呢,王老实打算就是拿这帮货涮着玩儿,最后关头,直接叫停枪毙,为了气死周兴甫,已经任性到不顾后果。

  那样做,伤人品,非常不划算。

  程志翔这边儿提出来的建议,几乎就是完美的抓住对方整体计划中的合理漏洞,唯一的遗憾就是无法让周兴甫立即感受到。

  那个其实不重要,王老实没那么二,总得说,只要最后不让华夏人戳脊梁骨,还特么的有钱赚,谁搭理什么周兴甫,那是神马?

  琢磨了一会儿,王老实自己忍不住乐,跟程志翔说,“你说他们哭着喊着给咱送钱,图什么许的呢?”

  程志翔也跟着笑,打趣说,“以后得注意,其实好人还是多。”

  王老实撇了下嘴,“你快拉倒吧,什么好人,纯粹就一二傻子!”

  ※※※

  二傻子周兴甫压根就不知道那哥俩算计的美嗞嗞,他也正高兴。

  大伟从前苏传来的消息都是正面的。

  基本上能确定,在不久的将来,技术问题解决后,双方签约是肯定的。

  美帝方面也保证说了,技术不是问题,现在双方谈的很愉快,但还需要时间,因为整个项目涉及的技术数据非常庞大。

  时间不是问题,只要没有意外,周兴甫真得不急。

  他给大伟做出指示,不要节外生枝,可以适当的做出更大让步,另外就是密切关注王落实的动向,毕竟,整个谈判过程中,王家不大寻常,老的离开,小的不回来,周兴甫很担忧其中有什么埋伏。

  人做到这程度,老周同志也是够累的。

  ※※※

  王老实同意了程志翔所建议的,并全权把事儿交给程志翔操办。

  接下来,他把目光重新集中到美誉国际的项目上,这玩意儿绝不能出任何差错,多盯着点,没毛病。

  四月的脚步来临,在2日那天下午,王老实接到电话,是邵丽的。

  放下电话,王老实慌不迭的往外走。

  钱四儿吓了一跳,三哥不对劲儿,“三哥,怎么啦这是?”

  王老实脚步没停,一边儿往外走,一边儿说,“子琪她爸病了。”

  “啊?那我也去。”钱四儿赶紧跳起来跟上。

  最近一个多月来,老林同志总是莫名的低烧,吃了药就好,转眼又烧起来,他自己不大当回事儿,可邵丽却心知不妙。

  终于说服了林老头儿,邵丽带着他去医院做了检查。

  林国栋觉得没啥大不了的,就是最近天气冷暖转换,自己没大注意。

  检查完,结果还没出来,他就忙不迭的离开,说忘了跟人家约好的,其实就是不大乐意待在医院里。

  医生认识邵丽,很严肃的告诉她,根据症状和检查的各项指标,高度怀疑是肺癌,建议立即住院。

  邵丽算是坚强的,哪怕林子琪的离开都没击垮她,现在她真是承受不住,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坐了好久。

  醒悟过来后,她第一个念头就是找王老实。

  王老实赶到医院时,邵丽还在那儿坐着发呆。

  一看见王老实,邵丽再也忍不住,抱着王老实哭了起来,顿时,王老实心里一沉,绝不是一般的病,否则邵丽反应不会如此。

  他没劝,得让邵大妈哭个痛快,很多人都有个错误,认为哭不对,实则不然,哭是一种情绪的释放,痛痛快快的哭一通,对身体是有好处的,有种解释说女人比男人活的长,就是因为她们哭的机会更多,而男人的寿命都让男儿有泪不轻弹给糟践掉。

  在邵丽还在抽泣的时候,王老实轻轻的拍了拍她后背,轻声说,“您先休息一会儿,我去找医生问问。”

  邵丽闻言,松开王老实,抬头看了看王老实,忍住心里的难受说,“是肺癌,他还不知道。”

  王老实看了一眼对面墙上的医院介绍,问,“咱再去总医院确认一下吧,我估计是误诊。”

  邵丽眼中顿时闪过一丝色彩,不过马上又黯淡下去,哆嗦着嘴说,“这里的医生是我朋友,她和好几个专家一起会诊的,就是命啊。”

  王老实招手喊来钱四儿,小声吩咐了几句,钱四儿快步离去。

  “咱先回家吧。”

  邵丽此刻早已没了主意,很机械的跟着王老实离开医院。

  到家的时候,蒋小西已经到了。

  人都没进屋,王老实就把检查的单据交给她,“嫂子,这事儿不要跟其他人提。”

  蒋小西一脸郑重的说,“放心,我懂的。”

  屋里没人,邵丽早就知道,叹口气说,“现在还在打桥牌呢。”

  本来打桥牌是个很不错的事儿,老林同志迷上了很久,随不至于废寝忘食,也是入了迷。

  王老实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人,而且这也不合适说什么,只能宽心,“小西嫂子已经去找总医院的专家,让他们再会诊,她也说了,现在的检查误差还是很大的。”

  其实他自己也知道,纯属宽心安慰人,什么叫名医专家,就是从医多年,见的病例多,经验丰富,很多时候,他们甚至不用检查一看病人的症状,基本上就能确定什么病,到了什么程度,说还要进一步检查,只不过是给自己留个万一。

  高度怀疑,其实就是医生自己确认,还需要通过检查来让病人家属自己明白。

  邵丽惨笑着摇摇头说,“没用的,检查之前,我自己就有预感了。”

  王老实脸一抽,这邵大妈跟平常人就是不一样,话也能这么说?

  “一会儿,回来怎么说?”

  邵丽脸上坚毅起来,“实话实说。”

  王老实赶紧拦着,“别介,怎么也得等小西嫂子那儿确诊不是。”

  只略微犹豫了下,邵丽还是说,“都这岁数了,瞒着也没必要,你爸不是那种放不下的人。”

  “------”王老实张了张嘴,还是闭上吧。

  邵丽突然说,“落实,你先回去,有什么事儿,再说。”

  “我不能走-----”

  邵丽语气不容置疑,“落实,听我的话。”

  ※※※

  蒋小西和宫二在家里等到了王老实,他们也准备了饭,王老实哪儿还有心思吃饭,“嫂子就跟我直接说吧。”

  蒋小西看了自己丈夫一眼,宫二点点头。

  “我找了四个主任,他们比较一致的意见是基本确认------”

  最后一线奇迹希望没有了,王老实叹口气插话,“真是老天无眼。”

  宫二安慰说,“落实,别灰心,有病怕什么,咱积极治疗就是。”

  话都这么说,换做被人,估计王老实也会这么去安慰,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儿,“嫂子,你接着说吧。”

  蒋小西深吸一口气说,“根据检查的结果看,他们认为目前情况还是比较乐观的,没有到不可挽回的程度,不过,具体还需要进一步的检查和会诊。”

  王老实精神一振,“这应该是不幸中的万幸了,我这就打------”

  他本来是说打电话的,一想邵丽那个人,还是明天再说吧。

  ※※※

  第二天,王老实起得特早,或者说,其实他一晚上就没怎么睡,一直在琢磨这个治疗该如何进行,至于邵丽的态度可以尊重,不过该拿主意的时候,王老实打算坚持一下。

  子琪没了,他有责任,也有义务照顾好他们。

  吃完早饭,他就想着直接去林家,把蒋小西带来的‘好’消息告诉老两口。

  人还没出门口,就让人给堵里边儿,是石锺,王老实一看,嘿,跟他老丈人一德行。

  石锺来意,王老实大概也猜的到,现在他没心思谈这个,也就没让他进去谈,直接说,“我有事儿要出去,有话等过后再说。”

  石锺脑子嗡的一下子,懵了,他误会啦,以为王董生气,赶紧解释,“王董,就几句话,您听我说------”

  王老实心里装着事儿,虽不耐烦,可也没给石锺脸色看,他停住脚步耐心的跟石锺说,“我是真的有事儿,好吧,回头有空我联系你,就这样。”

  说罢,转身就走。

  石锺还要跟上再解释什么,被安保拦住,很客气的,“石总,请您留步。”

  呆呆的看着王老实上车,然后车队直接离开,石锺脸都青了。

  麻烦大啦!

  就在昨天晚上,他跟媳妇回了家,吃完饭知道了那件事儿,一听老丈人的话,他顿时就急了,又不能说老丈人什么,只能耐着性子给分析。

  按石锺那口舌,当初劝鬼子投降也就那样。

  老牛心里早就嘀咕了,说不后悔那是他自己嘴硬,只不过是借着女婿的话找台阶。

  翁婿二人商定,由石锺来找王董谈。

  眼下的结果是石锺没有预料到的,他也认为王老实可能会失望,却不会太过,这些年的交情不是白来的,何况自己岳父有迟疑也是人之常情,几十个亿的大项目,哪儿可能几句话就敲定?

  问题是,王老实就这么急匆匆的走了,是留下话回头再说,石锺没感觉到余地在。

  他现在觉得两条腿发沉,根本迈不动。

  ※※※

  在胡同口,邱宏伟已经等在那里,小朱招呼了一下,老邱下了自己的车,上了王老实这辆。

  王老实上来就急急的问,“联系的怎么样?”

  老邱掏出小本子来,说,“一共有六位比较靠谱儿,不过还需要仔细的打听是不是真的如传的那样。”

  王老实可不是病急乱投医,他有自己的打算。

  “那些过于神奇的就别浪费时间,还有就是多听听林之清的意见,他这方面还是有点人脉的。”

  老杂毛林之清要是听见王老实这么捧他,感动的必须哭,这么多年来,他就没在王老实跟前喘过大气。

  老邱很在意,他接到王老实电话后,就没闲着,老板的信任已经超出任何人想象的范畴,来之前,他就已经考虑过,等王老实说完,他建议说,“老板,是不是联系一下其他人,比如全总,请里边儿的------”

  王老实立即摆摆手,或许那些人确实有能耐,而全总也一定会帮这个忙,不过他不想。

  就人家邵大妈来说,找里边儿要几个专家过来还不轻松?

  说句妄测的话,在里边儿挂上号的所谓专家眼已经太高了,除了上边儿,很难让他们踏实给外边儿治病,顶多过来指点几句,作用并不大,没准儿还起反作用,与其那样,不如不请。

  王老实叹口气说,“人活着不是个容易事儿,活明白了更不容易,顺着我说的意思办吧,其他的,你就别考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