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三十五,良善之心+雷霆手段

一千零三十五,良善之心+雷霆手段

  自己姐夫那边儿,王老实确实想多了。

  刘承君真屁事儿没有,闲得哪儿都疼。

  鲁东方面对刘承君的不识趣是恼火的,只是不好直接使什么手段,既然要熬,那就歇着。

  所以,刘副主任什么事儿都没有,除了必要的会议人要到场去听,别的都没有。

  说起来,他的工作岗位本身也没啥事儿,除了看报、喝茶或者找人聊天,真心也弄不出什么动静来。

  王馨同志算是贤惠的,本来就不是个热爱工作的主儿,别看她名校毕业,也曾在职场摔打过。

  人是会变化的,为了姐夫,她却痛快儿的辞职了,不像绝大多数夫人们挂个职位领一份待遇。

  王老实当初是拍双手赞成的,她的工作实在没必要,与其受管制去,不如自己回家舒服,有亲弟弟做后盾,根本不用管什么花销问题。

  这次是李梅电话里跟自己闺女说王老实的事儿,有些小意见倾诉,王馨正无聊,直接跑回滨城来。

  王老实太了解这姐姐了,闹清楚后,他直接小声问,“我觉得你是来看热闹的吧?”

  果然是亲姐弟,王馨笑嘻嘻的说,“聪明!”

  “姐,我就佩服你这豪爽的性子,举世无双!”王老实脑瓜儿疼,自己的事儿,老姐纯败事有余。

  吃过晚饭,王老实赶紧抽冷子拉着老爷子去书房,关于某些事儿,他有点拿不准。

  伺候老爷子喝上茶,王老实开始整理思路,把自己最近的困惑逐条的跟老头子念叨。

  过去好长一段时间,王嘉起对儿子的行为处于不闻不问,哪怕王老实开口,他也是说一半儿藏一半。

  目的不言而喻,就是希望王老实能够尽快的成熟,自己解决问题。

  总的来说,儿子的表现让王嘉起满意,反正他自己当年可没儿子如此能耐。

  “你的问题说起来都应该用哲学来解决。”

  老爷子一句话让王老实如坠冰窟,又来?

  接下来,老爷子长篇大论,王老实大大松了口气,毕竟是亲爹。

  说得真好,有深度,关键是清晰,原本是乱麻,捋顺之后,王老实知道该怎么办了。

  按照王嘉起的意思,目前高层之间的不和睦其实很好,没有竞争的团队就没有动力。

  那新盯着王冬云,王冬云不满程志翔,有人袖手旁观,更有人幸灾乐祸,都在表明这个哲学道理说得通。

  王老实深以为然,他还想到司家瑞那老狐狸也许是故意躲开不来的。

  刘美娟的问题更简单了,她想换个有劲儿的平台,绝对不行,gs成为一潭死水是她造成的,她自己无法解决,不是换个地方的问题,不成功就成仁,到了她这个层次,该有这个觉悟。

  王老实的问题是应该尽快让刘美娟自己明白,不能因为是老人就高枕无忧,对别人是巨大的伤害。

  当爹的品着茶,那眼扫了儿子一眼,问,“王冬云那里你准备怎么办?”

  王老实略一沉吟,说,“不动她,让那新继续,甚至还可以加些力度。”

  王嘉起点点头,“这是正,还差一个奇。”

  “奇?”王老实脑子急速转了起来。

  好半天,他也没有打开思路,只能期盼的看着他老子。

  王嘉起还是很会拿捏的,端着茶杯轻轻的吹了吹,抿了一口,缓缓放下才说,“你不是有过打算让那个叫什么来着------”

  “朱云。”

  “哦,对,朱云。”王嘉起拍了下脑门儿,年龄大了,记忆力就是不成了,“可以安排她进华夏未来嘛,也不用具体管什么,就挂个副总,你觉得怎么样?”

  王老实愣住。

  厉害啊!

  果然是‘当国’培养出来的,玩人的套路深邃啊!

  王嘉起特意还提点王老实,若铁了心国内发展,米帝那边儿也要提前考虑。

  结束谈话前,王嘉起告诉王老实,一定要既有‘良善之心’还得会‘雷霆手段’。

  就如同掀开脑盖,吹拂进来一股清风,今晚跟老爷子的谈话收获匪浅,王老实满心欢快的,连姐姐的揶揄都少有的没反抗,呵呵的实受。

  王老实还是回到自己院子里睡。

  王馨没走,就要回房间的时候,王嘉起叫住她,“馨馨,以后不管是承君还是落实,你都要注意一点,他们不仅仅是你的丈夫和弟弟,也许承君会成为一方诸侯,落实也是个人物,你明白吗?”

  撅了撅嘴,她没反驳,点点头。

  都是大人了,王嘉起说完就回房间了。

  躺着被窝里,王馨跟刘承君通话,说起了晚上的事儿,尤其是老爷子的话。

  刘承君略笑笑说,“你还把他当小孩子?要是落实公开来鲁东,省里都要一把手接待的,你还揪人家耳朵?”

  王馨典型的嘴硬,“那他也是我弟弟!”

  刘承君深明大义,不矫情,劝解她说,“那是,你别当着老爷子面儿就随便。”

  果然,王馨心里舒坦了。

  “还有啊,落实的事儿你尽量别掺和,老爷子怎么说,你就怎么做,可不要好心办坏事儿。”

  王老实在外边儿办的那破事儿王馨心里压根就不能接受,若非不是自己亲弟弟,她指不定说出什么来。

  “行啦,我待两天陪陪妈就回去,才懒得管他。”

  ※※※

  饭吃过了,气氛也不错,却不能阻挡人们等着看热闹的心。

  华夏未来要倒霉,这是王系各公司一致的看法。

  第一刀怎么下是个学问,老板的本事大家都是知道的。

  意外发生。

  王大老板的第一站是华夏时代,简要的听取汇报后,就召开了中层的会议,在会上,王大老板指出了最近一个时期时代地产逐渐形成的大企业病。

  此话亏心,说白了艾碧菡还在替他老丈人被锅呢。

  开完会后,逐渐有人明白过味儿来,老板不是批艾总,而是给了小艾同志递上了尚方宝剑!

  自打艾碧菡上任后,也是在不断调整,动了一些人,总体还是保持了平稳。

  现在似乎要玩儿真格的啦!

  艾碧菡的办公室里,王老实鼓舞她,“不用避讳什么,那总会全力支持你,不管涉及到谁,只要阻了我们的道儿,都要搬开!”

  艾碧菡点头,从脸上看,她信心十足。

  王老实对她的精神状态也很满意,说,“做事情就必须专注,只有专注才能专业,不要说世界,就是在华夏,时代地产已经落后太多了,不跟上,就没饭吃,石锺那边儿你也要说清楚。”

  石锺?

  艾碧菡迟疑起来。

  王老实看在眼里,“告诉他不要怕得罪人,有些时候独断专行是能力。”

  p:闹着弃书的那位,不用特意费劲跑来告诉我,你此举图啥?因为没了你的施舍,我就痛不欲生?又或是因你的刺激,我才思泉涌?都够呛,所以真用不上,大家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