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三十,以后好相见

一千零三十,以后好相见

  从宫二那里出来,王老实就离京返回滨城。

  原本就因为心里有鬼,与媳妇商量时,他只是很不实在的问唐唯是不是一起。

  唐唯很平静,拢了下秀发,轻声问他是不是必须一起跟着回滨城。

  当然不能是。

  王老实其实听出了含义,笑着说,“没多远,按照你的安排走。”

  郑婕要来京城,陪一个亲戚看病,这事儿唐唯已经请蒋小西帮着安排了,她得不能不在。

  最近几天还有大学同学有喜事,她也不希望错过,王老实说过她好几次,生活圈子太窄。

  还有琪书堂事情也不少,她不放心。

  王老实巴不得,这厮装出某模样说,“没关系,我回去处理几件事就回来。”

  唐唯笑笑没再多说什么。

  有些事儿王老实没瞎掰扯,是真有些情况需要他过去。

  头一个就是华夏未来,那新传过来的资料显示企业正处于非常微妙的动荡中,这是起家的地方,王老实不能容忍。

  第二个是刘美娟,她相当于一个看守,上次来京,就曾透露出点意思来,希望换个有激~情的地方,王老实能理解。

  第三个就是朱云,动静弄得很大,眼下媒体炒得火热,她压力不小,作为老板,王老实必须适当帮她一把。

  人家张书记那里也得去看看,老全说了几个事儿,恐怕老张也在反复辗转等着了,如果老张不提那就最好了,王老实不愿掺和过深。

  那么多事情都在遮掩一个,查芷蕊和李璐都要准备生产了,王老实不打算再跟家里含糊不清,查芷蕊的事儿家里已然知道,也是时候把李璐摆到前边儿来了。

  老妈他倒是不担心,别看嘴上厉害,其实心里边儿应该是高兴的,隔辈儿亲不是假的。

  他怕的就是老头子,岁数越大,原则性就越强,事情说了之后,他老人家肯定要闹出点动静来的。

  这么多年了,王老实对老头儿发脾气还是肝颤。

  多年来,他头一次有近乡情更怯的赶脚,王老实自己手心里竟然冒汗。

  回到家时,老爷子跟老妈都不在,王老实大大松了一口气。

  那新进门,瞅着王老实脸直纳闷儿,咋就不对呢?

  没忍住,他问,“你这是怎么了?不舒坦?”

  王老实回过神儿来,摆手说,“没有的事儿,有点冷。”说着紧了紧衣服,是单薄了些。

  那新翻了个白眼儿,话说来之前大哥您自己个儿在院子里好不好?

  屋里还算暖和,北方的农村里,能把温度提到这程度,一般都是小康的村儿,前苏肯定是。

  喝了口热水,那新也觉得从里到外舒服,随意的扫了扫王老实这个屋子,一脸羡慕,马上开玩笑说,“我妈那边儿又喊我回去继承了,你赶紧给我涨工钱,要不她可真敢把我揪回去。”

  “拉倒吧你。”王老实翻着小抽屉,脸上满是瞧不上,“你要是给鼓捣出个小崽来,她老人家会搭理你?”

  那新咬牙切齿的看着王老实没脾气,他是知道人家两房都挺着大肚子呢。

  王老实善于揪住什么往死里使唤,“我说你也是的,不行就找老林头儿,让他找人给你弄点药,使使劲儿------”

  “停、停、停!”那新惹不起王老实,横是不能恼羞成怒,躲吧,“咱说正事儿。”

  王老实意犹未尽,笑着说,“我可没开玩笑,你不行,就得多吃药。”

  华夏未来家业大了,自然指望它吃饭的人就多,人多自然是良莠不齐,啥鸟全有。

  王老实在看材料,那新也在介绍大概的情况。

  性质恶劣,也很严重,但没到积重难返的程度。

  王冬云难辞其咎。

  王老实问,“她自己知道吗?”

  “应该有所察觉,估计是不愿意或者是不敢承认。”

  王老实又问,“那她有措施吗?”

  “处理了几个,也开会专门说这个事情,是上次从京城回来之后。”

  王老实的手指在桌子上有节奏的敲了好多下,决心难下。

  起家之地,多年来的老人,最是难下手,王老实有心狠手辣的时候,那得分人。

  点了一支,顺手扔给那新,半支过去,掐灭,缓缓的说,“你这边儿动静小点,给王姐多些时间,我觉得她还是可以的。”

  “落实,我觉得她------”

  王老实摆手,“先这样吧,留些人情味儿以后好相见。”

  老板念旧,要给机会,那新也没必要死揪着不放,且等吧,但他坚信王冬云没本事把华夏未来拉回到正确的道路上来,必须来次不留情面的大清洗,否则没戏。

  “刘总那边儿你了解多少?”

  “刘总?”那新愣了下,仔细回忆后摇头说,“没什么动静。”

  王老实忍不住乐了,看来那新也认为那是养老的地方,谁也没看出来那里将来有多牛掰,或者说那里不容易出成绩而已。

  晚上,王老实留那新吃饭。

  饭后直接赶人,他要去串门,没功夫陪这货。久看中文网首发

  大伯那里得去,几个长辈儿家里都要走一圈儿,还有老丈人家得登门。

  一圈儿下来就很晚了,结果老妈还是没回来,打了个电话,才知道老爸老妈今儿就没打算回来,电话里,老太太把王老实使劲儿骂了半天,不外乎就是回来不提前打招呼。

  二老后天晚上回。

  老舅家嫁闺女,不是亲舅,而且那种热闹人多的事儿王老实不想凑合,这几年他越发喜欢清静,好在老妈也没逼着他过去。

  王老实立马找人撒气,他问小朱,“老爷子他们不在家,你也不告诉我?”

  人家小朱同志委屈,心说你自己一家子都不知道还赖我?

  不过王老实是老板,小朱没言声。

  张老板没见着,根据李秘的说法,日程都排满了,连半个小时都挤不出来。

  这说法也就糊弄洋鬼子,王老实是不信的。

  反正也就是客气下,没时间也好,知道咱来点卯了就成。

  王老实让车队去朱云那边儿,才上快速路没多久,李秘电话又来,话筒那边儿是老张。

  老张问王老实是不是有事情。

  当然没有啊,就是过来瞅瞅,王老实又说带了两盒茶叶,其实就是他从宫二那儿顺来的。

  老张说,“那行,过两天吧,现在实在忙。”

  电话放下,王老实心里舒坦了不少,老张还是讲究的。

  王老实扭头跟张嫣说,“让老邱安排下,就在前苏,我跟张书记吃顿饭,简单点。”

  P1:我回来了,三周后再去,继续没心没肺的熬吧。看了书评,‘醋吃鱼’那哥们儿,感觉你的主意好有道理!哈哈,俺的事情已安排好,没什么牵挂了。

  P2:之所以提前出院,纯为了腾病床,竟然是老家的亲戚,巧的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