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二十八,一定要会装傻

一千零二十八,一定要会装傻

  黎晓姑娘颇受打击,没到了无生趣的地步,也是啥事儿都提不起精神来。

  平常挺活泼一丫头,突然安分起来,是个人都能感受到。

  就比如吴楠悦。

  过去黎晓所谓的上班就是个样子货,赶上兴趣了才显出她忙活,不然没打鱼就晒网了。

  然而呢,这几天黎晓按点来,到时走,乖的忒吓人。

  搁在别人身上没毛病,黎晓则不通顺。

  吴楠悦知道原委,怕是最近一段日子围绕在黎晓身边儿那些货没给黎晓上什么好药水。

  感同身受啊,吴楠悦明白,黎晓这辈子遭遇恐怕跟自己是谁也别说谁,逃不脱。

  心一软,吴楠悦没顾及还在上班,甚至任性的推了一个重要的会议,拉着黎晓直接跑了。

  还是那个影视基地附近,往里边儿走深了些,等于是进山,有几栋深宅大院。

  黎晓迷惑不解,“上这儿干嘛啊?”

  吴楠悦乐了,“当然是玩儿呀,最近有些累,住两天,舒坦舒坦,噢,还有,你可别忘了跟家里说一声。”

  实际效果上,多余说,到了黎晓跟吴楠悦这位置上,肯定是有人照看的,说是因为人之常情。

  “有什么好玩儿的?”

  吴楠悦想了想说,“农家饭,温泉,嗯,清静。”

  就这?黎晓心里是崩溃的,连清静都算特点了,吴大姐跟自己得有多少代差呀!

  想归想,嘴上却要说,“环境还真不错,哎呀,我没带泳衣------”那模样多惋惜似地的。

  吴楠悦摆摆手,笑着说,“放心,就咱俩住,一会儿钱四儿过来,回头赶他走。”

  黎晓四下打量了一番,倒也别致,小住或许可以的,听到钱四儿,郁闷的扭头看着吴楠悦问,“他来干吗?”

  “问几个事儿。”

  钱四儿?

  黎晓心里有些不大自在。

  不光是黎晓,钱总的小心脏更扑腾,都不敢自己开车,亏着王老实给丫的配了安保可以兼司机。

  其实他早就到了,躲在人少的地方寻思呢,等时间差不多了,颤抖着心走进了那院子。

  吴楠悦看了看时间,“先吃饭。”

  农家院,就得吃农家饭,这年头,为了钱,鱼龙混杂,挂羊头卖狗肉的现象严重。

  今天这里很地道,没任何毛病。

  吴楠悦饭量不大,却吃的仔细,慢条斯理,看她那享受的模样,对味道应该是满意的。

  黎晓没胃口,筷子也就不时挑几下。

  钱四儿更吃不下,平时心里没事儿遇上吴楠悦也得堵心,憋得这货难受。

  看在眼里,吴楠悦心下不在意,自顾自的吃,随便聊几句闲的,但凡有个聪明的过来,一定会说有人缺心眼。

  时间没多长,钱四儿却好像熬过了半个多世纪。

  吴楠悦没打算弄什么雅致,茶、咖啡什么的一概没有。

  就在饭桌上,开始捋着时间说事儿。

  不是所有事情都说,挑着捡着沾边儿的来。

  黎晓当然清楚怎么个意思,都跟她有关系。

  事情说的时候一点都不复杂,十分钟没到,吴楠悦就给掰扯清楚了,没有说谁对谁错,毫无立场那种。

  吴楠悦较多年前高明了,这种事儿,她相信黎晓肯定能明白她的意思,也用不着她告诉人家该怎么做。

  至于钱四儿,那脑袋能凑合用就知足吧。

  本来他完全是白跑一趟的,但最后得了句话,如醍醐灌顶般。

  谈及赵宏进的时候,吴楠悦翘了下嘴角说,“这里边儿的事是他能掺和的?他姓赵的凭什么?”

  对啊,他老赵凭啥!

  钱四儿突然觉得自己明白了,也替赵宏进难过,更明白了为啥王三哥浑不在意的样子,他觉得王三哥比吴总要有本事的多。

  还有,今儿让自己过来是怎么个说法?吴老大的话虽说慢条斯理,钱四儿总算悟出了深刻,正打算配合着说几句,马上又想起了王三哥曾经说过的道理:

  ‘活在这个世界上,傻子最好,如果不是,那就一定要会装傻。’

  好吧,钱四儿傻呵呵的干笑,不作声。

  吴楠悦曾经说要问他几个事儿,根本就没问一句,都是她说的时候,钱四儿老实配合着点头。

  黎晓也想得开,知道今儿来这儿主要事儿算是办完,就等自己一句话了,她也没啰嗦,霸气的扭头跟钱四儿说,“你还不走干吗?”

  该这样,吴楠悦是满意的,都是聪明人,两家的老大定下来调子,痛快儿的,谁也甭唧唧歪歪。

  四爷腮帮子使劲儿抽了抽,努力装出贱笑,撤。

  才转身,后边儿吴楠悦悠悠的声音飘了过来,“今天的事儿就别让你王三哥知道了。”

  身体一顿,钱四儿转过身来,哭丧着脸说,“吴姐,我真不敢。”

  逗笑呢,先不说自己到底站哪边儿的,也不说他人多仗义,光是门外车里还有司机同志呢,人家傻么?

  黎晓鼓着嘴,瞪着眼,大大的意外,她绝没想到钱四儿会这么说。

  吴楠悦立马反应过来,挥了挥手,“行啦,不为难你,赶紧走人。”

  钱四儿这才松了大大松了一口气,哈着腰往外走,“得嘞您那,有事儿您再招呼我。”

  二有时候属于特性,黎晓没沾,她拿眼瞟了瞟,又回忆了自己老子的话,顿时复杂起来。

  “哦,我知道了。”

  钱四儿第一时间就是找王大老板把事情说了个详细,毫无遗漏。

  稍显意外,王老实反应平淡。

  某些话,王老实不大乐意说出来,就算钱四儿也是。

  人家吴二叔跟黎晓她老子之间,妥妥的最高层,自己真心没必要说啥,好好看着就好,再有别的都是多余。

  至于钱四儿就是个傻货,这次傻得非常到位,值得夸奖。

  “此事到此为止,跟谁也别提起了,都忘了吧。”

  “那------”钱四儿其实还是有些话想说的。

  王老实当然知道,摆摆手拦住了他,“四儿,记着,有些事儿,你我都不该掺和。”

  没等钱四儿反应,王老实继续点他,“有些人习惯吃冰棍拉冰棍,不是坏事儿,吃饱喝足,睡觉踏实,你说是不是。”

  实际上,钱四儿还是懵懂的,点头属于下意识。

  “行啦,走吧,过会儿老曹请大伙儿聚聚,咱过去吧。”

  钱四儿傻懵、傻懵的,“哦。”

  P:关于某些错误的事儿,想来是头绪太多,俺脑子没记清楚,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