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二十七,人生难再有色彩

一千零二十七,人生难再有色彩

  美帝,某地,深夜。

  乔帮主聚齐了几个主要同事,商量眼下的境遇,因为王老实同志的插手,苹果的产品优势没那么悬殊,他们在全球都始终都有来自华夏企业的挑战。

  不是多紧迫,也不能忽视,还有个他们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若不是王董搅和,他们这‘缺一口的水果’会牛逼大发。

  产品方面就那样了,华夏好歹在中低端,关键的还有商品流通渠道方面。

  很多年前,华夏只是智库嘴里的重要市场,那属于政治范畴的,到了企业层面儿,真心重视的没几个。

  无他,华夏穷。

  这几年不成了,谁都该有吃肉的时候。

  厚积薄发几十年后,再看眼下华夏人花钱的架势,老乔都发怵,不是心疼,纯无法理解,尊重谈不上,眼馋是人之常情。

  聪明人已经改变某些旧有观念,尝试着去适应新华夏人带给他们的印象。

  乔帮主就是其中之一。

  苹果产品价格一直让人肉疼,所以,老乔和他的团队原本是非常看中几个传统势力范围的。

  突然间,华夏蹿起来,成了谁也无法忽视的一个,而且还那么牛掰,再说不在乎那是扯。

  跟王落实的合作,苹果得到了利益,当然也刺激了他们的贪婪。

  某些利益方的加入,苹果在华夏偏离了本该简单且正确的轨道,这是王老实致信老乔时说的话,当时自认正确的乔帮主没往心里去,有大米帝做后盾,他不觉得谁能让苹果损失啥。

  然后就稀里糊涂了。

  缺一口几乎成了缺心眼儿,整个团队都无法理清楚,好端端的咋就变成今天的样子。

  “我们的一个华夏员工认为我们似乎陷入了华夏人不同势力间的斗争中。”

  这种话,老乔也听说过,有可能,但他不觉得是,对伟大米帝拥有自信是米国商人必须有的素质。

  乔帮主很自信的表示,“无论是谁都必须考虑我们不应该遭受利益损失,任何人都是。”

  有个叫杰克的耸肩说,“但我们正在困境中,且无力自拔。”

  脏了良心啊,说白了,这帮货就是暂时少赚了些而已,不过以人性本质来说,算成损失也过得去。

  汤姆接过话也说,“我认为事情很简单,却难以前行,他们总是有各种各样的借口。”

  乔帮主抬头看那个叫唐纳德的,“王呢?还没有同意谈判的迹象?”

  唐纳德无奈的摊开手,“是的,他似乎一点也不感兴趣。”

  老乔皱眉,端起咖啡来喝了一口,邪啊,无论谈判结果如何,都相当于给对方送钱,那是别人梦寐以求的利益,他就真不屑一顾?

  在一旁角落里,没怎么说话的贝拉克建议说,“我觉得从一开始我们就处于被动的境地,干吗非要与那个王合作,或者说,我们必须要与其他人合作?”

  几个人都不知该怎么解释,贝拉克是技术负责人,几乎没去过华夏,或者说,他压根就没接触过太多这个世界上桌子下面的事情。

  但,他的话似乎提醒了老乔。

  没错儿,没有比现在更糟糕了,为什么不自己来呢?

  我特么的大苹果是米帝大企业,只听说咱米帝人不要脸欺负别人,啥时候轮到让华夏人玩弄啦?

  这话不算瞎掰,米帝人有多臭不要脸举世闻名,甚至连遮羞布都顾不上用。

  华夏其实另有一个特色,沾上歪果仁的事情就容易走板儿,不可思议总能很好的形容,甭管是过程还是结局,都差不多。

  大多数情况是老乔预料的那样,老乔也认为自己有底气,别人也看着苹果是米帝企业,硬气。

  苹果不光有资格谈底气,人家还有钱,更有产品,努力去做一个国家的市场,真心不是多难,老乔觉得自己就中了丫王落实的道儿,好几年愣没咂摸透滋味儿。

  真特么的丢人!

  必须立即纠正,老乔霸气啦!

  问题在于,华夏这个民族和国家都忒讲究,各种深厚是歪果仁无法企及的,必须得承认,洋人在精明的同时,总自以为是的把某些自己的弱点当强硬使唤,那会给他们自己带来相当麻烦。

  苹果有了新决定。

  华置公司方面还是不言声,好像跟他们没关系。

  某些傻不至于垂足顿胸,也是撇嘴不乐意,他们有理由不开心,因为黎晓。

  这丫头办事儿不沾边儿,一点华夏优良传统都不讲就,她爹让疏远,一般情况是逐渐的,慢慢各种借口,让对方瞧出来,双方默契不伤脸的掰,她倒好,特直接。

  就她这做法,自己痛快,压根不管别人感受,能活着算她爹本事,于是,但凡是个老江湖都要夸她够二。

  还有些不纯看热闹的,真替歪果仁着急,一点耐性都没有,折腾了那么多弯儿,又特么出岔子,操碎了心哟。

  赵宏进似乎已经有了预感,很久之前,这种情况他非常习惯,似乎那人就没怎么吃亏过,也从不咬钩,他咋做到的?

  王老实知道后,仔细琢磨了一会儿,好像对自己没啥损失,倒是可以放心坐一边儿看热闹了,嘿,这个干得过!

  京城的事儿似乎没啥值得关注了,苹果那破事儿妥妥就是别人家的,王老实之坚决让好些人受伤。

  冯金璞是个聪明的,他在王老实身上吃过亏,有了准确的消息后,立马弄了几瓶洋酒屁颠屁颠找王老实来叙旧,民族气节、感情神马的不谈,正确态度得有,多年的颠沛流离,老冯是明白人。

  反正自己也不是啥关键人物,老冯不慌。

  赵宏进就不同了,搁谁都觉得这货不地道。

  跟王老实汇报前,老李和老邱,还有钱四儿凑一块儿商量,这事儿咋说,以前的情分还有没有。

  老李不置可否。

  钱四儿觉得为难,他跟赵宏进交情最深。

  邱总是最懂如何办事儿的,他的建议几乎就能决定几个人的意思。

  “咱没必要商量,还是让老板自己看着办。”

  钱四儿直接翻白眼儿,鬼都知道是这么个道理,要不用商量,不就是想给老赵留点后路么,弄那么难看多没劲。

  老邱和老李推举钱四儿去见王老实,钱四儿纠结了一番,电话里约见赵宏进,打算再劝赵宏进,可惜人家没接茬儿。

  王老实拍着钱四儿的肩膀,没埋怨,反倒是觉得钱四儿这货人品真不错,“人家攀高枝儿呢,你我还是别丢人现眼了。”

  钱四儿心里暗自替赵宏进难过,这些年了,他如何会不了解王三哥啥心思?

  ‘你老赵剩下的人生恐怕再难有色彩喽!’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