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二十五,吃药也不行了吧?

一千零二十五,吃药也不行了吧?

  人活在世上,好些人都能活出不同寻常,其中一小部分是越活越年轻。

  比如林之清这货,颇有返老还童的劲头,当然,他的穿着打扮还那么仙风道骨,要不是熟悉,真能被唬住。

  他要是再弄出点鹤发童颜的效果来,就更靠谱儿了,王老实真想建议他再换个化妆师,那东西讲究一分钱一分货,如今,老林头大概要靠颜值和忽悠联合混了。

  打扮这么骚气来找自己,妥妥不是闲的来秀模样,那是找不自在。

  王老实没猜错,林老头有事,并非来秀什么存在感,他那岁数,不至于了。

  事情并不复杂,眼下京城进入采暖季节,空气质量直线下降,根据保健医生的建议,林子琪她爸继续留在京城不合适了,对身体损伤太大。

  提到林国栋和邵丽,王老实脸上发烧,好些日子没去看看了,这女婿当的不合格啊。

  没让林老头接茬儿絮叨,王大老板倍儿有气势的挥手问,“你就说怎么办吧。”

  林之清特干脆,“换个环境。”

  王老实问,“怎么个换法?”

  老林头儿来之前是做足了功课的,一本正经的给出了几个选项,优劣都有,至于价钱就不用考虑了,多豪的宅子都没关系,搁在王大富豪这里就不叫事儿。

  王老实沉吟稍许,几个地方都不错,也正如林之清说的,各有利弊。

  前苏村各方面都方便,但空气质量上却在几个选项里略差。

  还是南岛吧,那里对病好。

  眼下的问题是如何让林国栋愿意去。

  曾经有段日子,林国栋是按照王老实的要求这样办过,怎奈熬不住寂寞,还是回了京城。

  再劝?

  王老实真心没啥把握。

  正没奈何,打算先搁置些日子,王老实抬头时,从林老头儿脸上看出点不对来,老杂毛还有心思?

  身体后仰,翘起二郎腿。

  一瞅王大老板这架势,林之清心里就发毛,他可研究过,非常确定人家必然猜出了点啥,心虚就是这样,脑子里总特贴心帮对方想周全。

  赶紧招吧,免得事儿。

  林之清很不要脸的咳嗽一下,低声下去的说,“王董,还有个建议。”

  “嗯,看得出来,说呀,等着听呢。”

  老林头冒汗了,语气有些不大对,还说不说呢?

  都到了这个份儿,说与不说意思差不多。

  “我觉着吧,其实还可以考虑点别的方式。”

  说完这句,林之清含糊着偷眼看王老实。

  王老板戏谑的正看了个满眼,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丝让人看不透的笑模样,伸手说,“嗯,我猜也是,别抻着了,赶紧的。”

  林之清内心突然有种想抽死自己的崩溃感,来之前咋就那么糊涂。

  “买岛。”扭捏了半天,林老头吐出两个字儿。

  “啥?”王老实都听愣了,咋都没想到林之清出了这么个主意。

  既然说了,那就别藏着掖着,林之清可是清楚这位爷啥脾气,赶紧捡着干货往外倒。

  话说加勒比那边儿,有个海岛,美得不要不要,设施齐全,房子啥的都有,拎包入住,说句难听的,只要你王大老板不嫌弃,连暖床丫鬟都现成的。

  听上去不赖,王老实好像挺有兴趣,问,“这谁的啊?”

  林之清说了个名字,没啥名气,是个什么不高调的米帝土豪,最近点背,准备卖岛套现。

  事情能有这么简单?

  但凡脑子没进水,就不可能不多想,王老实多精,都不用耗费啥,这老家伙一准儿有毛病。

  冷不丁的,王老实冷笑一声,“老林头,交际面儿够广的,都歪果仁啦,知道‘作死’这词儿用米帝话怎么说吗?”

  林之清紧张的嘴哆嗦起来,从口袋里掏出手帕连连擦额头的汗,不自然的陪笑说,“王董说笑了,说笑了。”

  王老实自顾自的端起茶杯来,漫不经心的说,“老林啊,咱也算认识不少年头,按说你不能缺那点钱了,再说你这岁数,还能折腾小姑娘们,我瞅着费劲,估摸着就你这身板儿,吃药也不行了吧,嗯?”

  你特么真损,林之清心里都不知道该咋了,自己都这岁数了,让人说出这话来,传出去多难听呀。

  没办法,老林只能硬抗,“真是受人之托,抹不开面儿。”

  “谁那么大脸?”

  王老实还真猜不到,他也不想忒不给老林头脸,差不多就行,说起来,人家算是忙前忙后,没少受累,老家伙做事儿还是广泛的。

  冯金璞?

  这家伙不至于还找林老头儿递话儿,平时虽没啥联系,过往的都已经过去,见面儿也能算朋友,光介绍买岛,他完全可以自己来。

  狐疑的瞅了瞅老林头,王老实彻底想不出别的了,难不成想多啦。

  套路就那么清楚?

  乔帮主的手笔?

  老冯跟人家混呢,说得过去,再说了,洋鬼子走人情也是高手。

  王老实眼珠子转了又转,总是觉得里边儿还是不大实在。

  处理起来简单,不上钩呗。

  王老实直接封死,“我要那个破岛干什么?”

  “我觉得------”老林头悬崖勒马了,对面儿王老板眼神太不对了,发邪性。

  王老实问,“冯金璞给了你什么好处?”

  林之清赶紧摆手,“啥也没有------”

  王老实打断他的话,“今儿说跟以后我知道是两回事儿。”

  内心应该是挣扎的,还得艰难,只是面对王老实,生出抵抗之心不容易,林老头儿只能把冯金璞给的好处说了。

  世间的所谓好处无外乎就是金钱和人。

  钱对林老头吸引力不大,那就是人,林老头的后辈在米帝那边儿,如果有苹果这样的大公司照顾,前程不能差喽。

  不置可否,王老实没全信,也不认为全不靠谱儿。

  直接断了对方念想,王老实没给自己留个什么牵着玩儿。

  赶走了那老头儿,王老实第一时间下令老李加强安保,尤其是某些老林头安排的那些人,要密切监控,并着手换掉,用着再顺手,有了隐患,也不可留,混到这份上,王老实特别明白,大意就是对自己这辈子的不负责。

  至于整件事情,王老实猜测有人在利用苹果,想要把自己推到跟某些人直接怼的位置上去。

  华置很厉害,若不是拼命,招惹他们不划算,多少好处都不值得,苹果那一大块儿肉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