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一十六,很多,非常多

八百一十六,很多,非常多

  坐在家里的茶桌前,王老实也难得思考人生,整治刘福祥这事儿像根刺儿一样,越的让他认识到自己的短板在哪里。·

  他也着调要这一辈子生都过得舒适、愉快,这是不可能的,总归有一天,他还要面对现实。

  ‘必须具备一种能应付逆境的态度。’这一句话,王老实也记不起是哪位大神经说过,他深以为然,林子琪走后他所做的一切,现在回忆起来,他没有那个态度。

  宫二到了,风尘仆仆的。

  再看他一脸的憔悴,王老实心里就一沉,得多大的事儿啊!

  宫二也不客气,坐下后,直接端起王老实的茶杯,一口就喝完了,“怎么想起弄这个来了?”

  王老实一听,呆了下,这货此刻还有心思想这个?

  他没立即回答,把刚才的杯子,泡到海里,又夹了两个杯子,用热水冲了冲,放到两人前边儿,重新倒上,这才装逼的说,“说了你也不懂,做人得讲层次。”

  宫二撇了撇嘴,“扯吧你。”

  王老实笑了笑,说,“说正事儿吧。”

  马上,一份厚厚的材料就到了王老实眼前,宫二想来是让刚才某人得瑟劲儿给激着了,站起来说,“你到一边儿去看,我来把层次给你看看。”

  没言语,王老实起来到旁边儿坐下,认真的看起材料来。

  华夏号称世界工厂,可能有人不服,可不服不行,高端的玩意儿真是不多,劳动密集型产业绝不是吹的,哪个国家都争不过华夏。

  在电子行业里,不得不提一个企业,金康达,技术上没啥,但是工厂的规模妥妥老大,金康达在华夏光雇佣工人就多大数百万,而且他们扩张的脚步还没有停下来,因为规模,他们不断的蚕食其他同行的订单,一家独大的局面无人可解。

  真算起来,金康达的利润率很一般,哪怕电子制造行业很赚钱,为了挤占市场,金康达到处点燃价格战,其中的残酷血腥丝毫不比战争差。

  总之,金康达很成功,典型的行业巨无霸,地位无人撼动,说金康达咳嗽,世界电子产业就感冒,一点都不虚。

  一看是金康达,王老实就皱眉头,他好几次都接到报告,在用工上,遭到金康达阻击,为了招员工,不得不付出更大代价。

  这个企业很霸道,可人家也真有霸道的实力,无论在哪儿建工厂,等于就是攻占了当地的一切。

  以鲁东为例,材料上数据很清楚,金康达在鲁东一共有三个工厂,员工有将近7o万人,这就是三座城市,上游供应商,下游生活辅助,说句难听的,一个县里如有金康达的工厂,政府其实就没啥必要存在了。

  金康达三个在鲁东的工厂,占鲁东全省外贸出口总额的57%,恐怖如斯!

  gdp这三个字母称王华夏已经多年,无论是哪一级都趋之若鹜,只要跟金康达沾边儿的,必须是一路绿灯,甚至违规违法也在所不惜,只要你金康达建厂,要啥条件您老随便说,做不到的创造条件也给您办成。·

  和华夏传统不同,金康达的老板来时,在他门外排队等候的是各地方政府的主要领导,他们之所以这么低声下气,就是为了让金康达到自己的辖区去投资建厂。

  金康达掌握着绝对的主动权,只负责技术、管理和生产线的引进。

  招募工人等人力资源服务,由地方政府委派公共就业服务机构负责,还要负责项目用地的征地拆迁,并在项目建设前达到‘三通一平’。

  项目的基础设施建设,则主要依赖于‘多方参与,有效引进民间资本’的方式来完成。

  王老实看到这儿,不禁重重叹口气,唉,就算是亲爹,孝顺的程度也比不过如此。

  他有点不想看了,放下材料看着宫二摆弄茶。

  宫二问,“看完啦?这么快!”

  王老实说,“看不下去,没什么意思。”

  宫二说,“再看看吧,估计最逗乐的地方你还没看呢。”

  王老实摇头,“说真的,我真替你们鲁东百姓着急,有这些人的智商做依靠,将来真不愁活不起。”

  宫二神色黯淡,“其实你自己明白,他们也是被逼的。”

  此话让王老实竟然无从反驳,再多理由,被逼一词就足够。

  宫二掏出烟来递给王老实。

  王老实摆手,说,“这屋里禁烟。”

  宫二纳闷儿,“还有这规矩?谁说的?”

  王老实指了指南边儿,说,“未来女主人。”

  “尼玛------”宫二悻悻的把烟盒塞回去。

  低头的功夫,宫二又从茶几下层现了烟缸,伸手拿上来,放在茶几上,看着王老实。

  王老实若无其事的拿起材料来,淡淡的说,“今儿中午刚打来电话说的。”

  宫二瞪着眼,喘了几下粗气,无奈的又放回去。

  接着看。

  很快,王老实觉看这玩意儿挺有意思,至少能当个喜剧剧本欣赏。

  有意思啊。·

  金康达拟在鲁东建设一个培训基地,因为他们的工厂,就是典型的血汗工厂,工人承受着难以想象的工作压力,每天入职和辞职的人川流不息。

  虽说是铁打营盘流水的兵,过分的人员流动,会增加不良品率,拉高产品成本。

  解决办法就是在工人入职前,先期进行培训,保证工人入场后用最短的时间适应生产线的需求。

  从人性角度上说,王老实认为金康达基本没把工人当人看,甚至都不如机器。

  泽城是鲁东的人口大市,在泽城西侧,还有一座人口大市,劳动力输出是他们的强项。

  在激烈的竞争后,泽城胜出,拿到了金康达培训基地的项目。

  再往下看,王老实忍不住惊叹,“大手笔啊!你们鲁东真这么有钱?”

  宫二顿时脸红。

  第一次知道这个事儿的时候,宫二自己都觉得是不是理解能力突然崩溃,导致信息量摄入失调。

  金康达玩儿得真高,一分钱不出,只保证只要该基地培训合格的学员,金康达照单全收,每一个学员他们给基地8oo元培训费。

  基地根本不会赔钱,只要喊出培训合格包工作,那些想要外出打工的老百姓绝对舍得掏钱,别看平时怨气不小,说什么都敢,可真要是政府主导某些事,老百姓是非常相信的。

  整个基地按照这个设想,必须赚钱,还是赚大钱。

  摆在眼前的困难就是资金,整个基地投资总额达到三十二亿,计划四年内建成,分三期,第一期,当年建设,当年投入使用。

  泽城方面也舍得下本儿,拿出了一千五百亩土地,按照2万一亩给该项目,还承诺将来用税收返还。

  看到这儿,王老实忍不住跟宫二说,“以后再有这好事儿麻烦二哥透露点消息不成吗?”

  宫二脸憋得跟紫茄子一样,他哪儿还听不出王老实的冷嘲热讽来。

  后边的事儿就更顺理成章。

  泽城出了个大老板,姓吴的,喊着回报家乡的口号,拿着大哥大,嘴里叼着牙签,披着黑色风衣,身后跟着一靓妹拎包儿,两个壮汉貌似保镖,最不能缺的是还得有一戴金丝眼镜的,俗称律师,手里拿着辉煌的业绩宣传单。

  吴大老板张嘴就一句话,“钱算什么?它在我眼里就是一数目字儿,只有花出去才叫钱!”

  先不谈投资,也不说项目,吴老板特豪爽,“我先带你们去考察,见识一下人家金康达的培训基地是啥样儿的,剩下的,咱回来再说。”

  所谓的考察,是泽城主要领导率队去的,吴大老板全程陪同。

  一个月后,在多级领导的见证下,吴老板的公司与泽城签订了这个被称为惠民工程的项目协议书,泽城方面敲锣打鼓,美得找不着北。

  大干快上,路绿灯,传说中的“三边政策”,边建设、边报批、边完善。

  省里的领导也有指示,在会议上肯定了泽城度。

  从此这事儿再无阻碍。

  吴大老板人家玩儿的很有档次,到处宣扬他的资本运作能力。

  政府搭台,企业唱戏的模式成为鲁东宣传的重点。

  吴老板自然风光无限。

  问题是你老吴得真金白银的掏得出东西。

  没有也成,你那资本运作甭管是坑蒙拐骗偷,能有钱也不是问题。

  工程开始不到一年,就停工了,施工方再也垫不起资,老吴同志也拿着土地抵押贷来的款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姓吴的孙子真是坑了不少人哟。

  王老实也算半个专业人士,在他眼里,整个事情就是一处闹剧,每一个环节都在违规违法。

  甚至只要有一个环节认真一下,不至于闹成今天这个烂泥坑一样的局面。

  最后有个附加的资料,那是事后调查吴老板整出来的。

  没出王老实心中所猜测的范围,那位吴老板其实就一个体户的身家。

  这货在泽城呼风唤雨当大爷小一年,临末了还卷走六七千万的钱。

  其实他是没走正道,有这脑子干点啥都是个人才。

  王老实放下材料,一脸看热闹的表情,说,“二哥,合着你们这是让一个体户给玩啦!还玩得那么嗨?”

  宫二脸上不搁了,板起脸来教训说,“别光说风凉话。”

  他生气,王老实才不怕,手指头敲了敲那份厚厚的喜剧剧本,说,“我真想知道,他们考察都看什么啦?姓吴那小子有没有实力会看不出来?说句难听的,有一只眼就够了吧?”

  宫二刚要解释,被王老实拦住,“千万别跟我再说交学费,那玩意儿上世纪流行完啦。”

  宫二心里苦啊,特么的,这事儿又不是老子干的,还有王落实这货,冲我神气什么。

  半天,他憋出一句来,“你丫别揣着明白装糊涂。”

  虽说早就猜到会是这么一码,哪怕是宫亦绍,王老实还是坚决的摆手,“我不做接盘侠!”

  没着急,宫二知道王老实肯定不能上来就同意,问,“跟我说说,为啥不接?”

  嗬,王老实差点让宫二或者说鲁东这态度给逗乐啦,神马逻辑,你们脑子犯二,惹出乱子,让别人来擦,还这么理直气壮的,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不对,不是没见过,是以前没到自己身上。

  “我凭啥要接?”

  “呃-----”宫二还真一时找不出理由来。

  王老实端起杯子刚要喝,嗯-凉啦,倒掉,放下杯子,“二哥,你知道我现在多少事儿吗?”

  宫二摇头。

  王老实又问,“知道现在我的资产有多少吗?”

  宫二想了下,很正面的评价说,“很多,非常多。”

  王老实等的就是这个,笑了笑说,“他金康达有什么资格让我给他做配套商?金康达找前食品做食材供应商,我都不搭理他,就因为他们层次太低。”

  这比装得有些水准,还不显得离谱儿。

  理由特有说服力,王老实这儿家大业大,人家犯不着低眉顺眼的去伺候金康达,哪怕金康达在电子行业里牛掰的不像话,跟王老实跟前儿,还是有些够不着。

  宫二本来有一肚子话可以说,王老实这一个理由就给他堵住了。

  正如刚才王老三说的,接了这个项目,那么王老实就成了金康达的配套商,说不过去啊。

  犹豫了一下,宫二说,“我出去一下-----”

  王老实伸手,“别介,你在这儿打吧,我去放水。”

  走到门口儿,王老实回过头来问,“一会儿吃点什么?”

  宫二毫无生气的摆摆手,他哪儿有心思吃饭。

  到了院里,王老实伸了个懒腰,刚才坐得功夫有点大,背上酸,屋里已经传来说话声,宫二哥这应该是跟上边儿请示,或者跟家里说这个事儿。

  真说起来,这个事儿不大,尤其是对王老实目前的状况,简直就小菜一碟,也不是他故意贬低金康达,那不过是个由头而已。

  有利没利呢?

  肯定有,不说别的,仅仅是土地就够让人心动的。

  几乎等于是白送的,材料有一点没瞎说,建成之后,盈利是必然的。

  拒绝的原因呢?

  王老实自己也说不清楚,反正就是很讨厌,一种打心里涌上来的不乐意。

  可宫二咋办?

  王老实更多的是替宫亦绍愁,接了这么个活儿,实在够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