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一十八,事儿搞大啦

一千零一十八,事儿搞大啦

  老何头大小是个人物,每次进京都得上新闻,配属在领导很忙那一段,捎带脚儿的,这次也没例外。

  恰好,王老实看到了,他撇着嘴跟媳妇说,“老不死的,早晚得漏了馅。”

  放下筷子,擦了下嘴,唐唯扭头看了一眼才问,“漏什么馅儿?”

  “标榜爱国人士,骨子里却一丁点都没有,遇上风吹草动,跑得比兔子还快。”

  唐唯认真的看着王老实,“你跟他很熟悉?”

  王老实愣了下,摇头说,“知道一些。”

  “那么说你见他就是人生如戏了吧?”

  “哈,好像真是那么回子事儿。”王老实乐了,媳妇总结的很到位,老何头拜访自己,自己费心思接待可不都是在装给外人看,心里边儿其实都恶心的不行。

  回京后,几个破事儿都算了解,谈不上好坏,很多气性的东西,王老实也看得淡了。

  原来打算的是老何头来,自己单独跟那老货瞎扯一通,再弄条鱼炖了吃,巴拉巴拉的糊弄过去完事儿。

  这几天突然升华了思想后,王老实总算发现那忒给华夏人丢国际份儿,虽然老何头号称华夏人,王老实却没把他归入老祖宗的麾下,总的来算,老何是洋奴才,只不过,眼下还没特别明显表现出来而已。

  好吧,更多的是王老实这货心情不赖,吴楠悦答应了某事儿,办得还特别快,当晚就来了消息,她二叔同意了。

  咱就来正经的,老何头算是沾光的。

  喊来老邱,操持此类事儿,得有得力的,邱总就是,张嫣还是嫩了些。

  “怎么上档次就怎么来,反正也是闲着没事儿。”王大老板这想法让老邱真是哭笑不得,是不是太随意了?

  王老实的要求不高,“看着顺眼的,愿意来的就都来,一个羊也是赶、俩羊也是放。”

  老邱按照王老实的想法开始准备,很快,他就找王老实建议,“不如就直接弄成慈善酒会吧,规模有些不好控制,既然敞开了,咱就把格调提起来。”

  “搞这么大了啊。”王老实一听老邱的意思,有些意外,纯粹说,主要还是他自己个儿没想好。

  眼神儿恍惚了几下,他点点头说,“那行,回头你跟钱四儿商量一下,让他也跟着忙活。”

  不知不觉中,事儿不受控制了。

  京城突然曝出消息,以往活在传说中的王落实王董要举办一个慈善酒会来欢迎港岛的何董,邀请函就要送出了。

  脑瓜儿快的,第一反应就是介尼玛必须得去啊,有没有脸面就看有没有那张金黄的卡片了。

  酒会有的是,可王落实主办的就这回了。

  太多人疯了一样打听消息,想办法找关系,这个酒会说啥得去。

  去了,那就是身份,被认可的身份。

  按说呢,有这种想法的人基本上属于上下不靠的,真正有实力的不该着急,不担心没有,完全没能耐的也甭惦记,只有那些不靠谱儿的才着急。

  这次又不太一样,因为发起人是王老实,这货出牌没路数,没着没落的是绝大多数人。

  口口相传里,人家王老实没混了那么多年,逼格相当有层次,也就是含金量相当高,突然有了这么个酒会,不在乎的人极少。

  事情出乎意料的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搞大了,王老实压根就没意识到,自己在华夏上层圈儿里有这么大的范儿。

  老邱懵了,动静吓人。

  钱四儿哆嗦,这货不是害怕,而是得意,兴奋,尼玛,原来三哥那么牛比啊!

  王老板没含糊,赶紧召唤,让刘美娟进京,喊老李来忙活,叫那新过来盯着。

  “我特么的哪儿知道弄成这样儿。”私下里,王老实那叫一个后悔,早知道就不得瑟,让老何头跟着自己吃条大锅炖鱼拉倒。

  事情还在发酵,特别快。

  人在美帝的丁总也透过来几个意思,美帝商务圈儿的几位想要参加,正好人在京城呢。

  一听这个,王老实咬牙切齿的骂道,“这帮洋鬼子跟着凑什么热闹!”

  然后还有吴楠悦,这娘们儿绝对是故意来看笑话儿的,带来的也不是好消息,说是好些国的使馆商务参赞希望来参加,为慈善事业助力。

  “特么的都吃饱了撑的啊!”王大老板翻着白眼,都懒得骂点什么有文化的了。

  “想来就都来,换地方。”索性呗,藏着掖着的不是王老板的性子,怕个鸟儿。

  人多了,地方就要仔细挑选,王老实不用亲自上阵,倒是老何头不好办了。

  原本是欢迎人家的酒会,现在规模不是了,当然,拿过来继续用也不是不行,老何头肯定乐意。

  王老实不干,给你脸啦?

  必须换!

  既然慈善了,那就正经的弄点钱,反正要钱的地方有的是。

  至于老何头,单独请丫的吃顿饭拉倒。

  “呃?!”

  接到王老实的通知,老何头非常的凌乱,这老货确实在得意,他也知道王老实肯定不是特意为自己,但搞出这么大动静来,面上好看是必须的,何老绅士是满意的。

  眼瞅着就要到时间,突然来了宴请,鬼精的老何哪里不明白事情有变,人家就不按常规思路出牌。

  何绅士特别想把王老实拽过来,一脚踹死,多好的装逼机会啊!说到哪儿都倍儿有面子。

  吃饭的地方回归老白的那地方。

  似乎是为了表示厚道,王老实特意安排弄条大鱼,老何头应该知道王董这次大方了吧,不知道没关系,就那样儿。

  饭吃的不是多顺溜儿,几个作陪的人都憋着没笑出来。

  纯粹的吃饭。

  谈论的话题很少,有心人统计了下,百分之四十的话题其实是围绕着那条倒霉的鱼展开。

  老何先生几次想把话头引到酒会,人家憋屈,希望来点安慰也是正常的。

  王老实装傻是专业的,不接招儿,岔开话题的本事他第一。

  饭后,老关同志批评王董,“落实,你也是,把他气个好歹的多不划算。”

  王老实满不在乎的说,“我还没让着他?”

  关海军没好气的指着王老实说,“你就没看那老头手都哆嗦了?”

  王老实一本正经的摇头说,“没瞅见。”

  老关白了他一眼,晃了下脑袋,说,“不说那没用的,你那酒会的邀请函,给我来几十张------”

  王老实瞠目结舌的看着关海军,“------”

  “对啦,落实,我这儿也要------”一旁的魏大姐凑过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