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一十四,跟你们不自在

八百一十四,跟你们不自在

  吃饭喝酒得有佐料,闲聊很适合。

  旁边儿院里的那一拨人也被提及。

  唐建兴主动挑头儿。

  老白跟曹老板都知道那个华信,所谓的刘总只是个分公司副总,他的职权范围就是管理集团闲置资产,肥缺一个。

  王老实也听明白了,不是集团的副总,他刚才还纳闷儿呢,官儿升得也忒快,火箭都是他孙子辈儿的。

  那货倒是个脸皮厚的,老白的好几个影院都是租了华信集团的地方,也是华夏历史遗留下来的不少问题,某些国有企业集团有着庞大的资产,稍微松松手,就能有足以令人咂舌的利益出来。

  那姓刘的敢理直气壮的上老白这儿来蹭吃蹭喝,足以证明,这白老板没少从人家身上沾便宜。

  此类事情在华夏是见怪不怪的,反正国家的钱也不能装自己口袋里,白老板只要肯维护这个关系,适当的表示,人家必然会痛快的在管理权限内给予老白足够多的利益。

  华夏现行利益价值观早已深入人心,立场上必须谴责,但轮到谁有机会,也不能放过,真骂得厉害的人,更多是因为他们很少有这样的机会,不排除真有一身正气的,却无力改变整个社会的大环境。

  就拿王老实来说,他也觉得不好,但他更知道如何自处,遇上的时候,有个底限,也不用古板。

  至于所谓公平那种扯蛋的说法,王老实没心思去跟谁掰扯,也没人能跑到他跟前儿来指着鼻子谈论什么。

  这么一说,就是老白跟那边儿有着说不清楚的利益关系。

  唐建兴本来不打算去那边儿的,除了认识,两人之间并没有什么交情可言。

  刚才见面儿的时候,面子话说了不少,两个人都知道,交情完全没有。

  人家白老板这么热情,还把自己当成主宾来对待,那就得重新考虑。

  几杯酒后,唐建兴跟老白说,“白董,要不咱俩过去敬一杯酒?”

  老白心里是乐意的,却没立即答应,看向王老实,担心这位爷不乐意,如今的唐总跟以前可不一样,王老板的未来老丈人,过去敬酒?

  王老实正夹菜呢,发现老白询问的眼神儿,笑着说,“你看我干嘛,我是不去。”

  嘶!

  不对劲儿,态度恐怕值得推敲。

  白老板立马坚定的说,“唐总,我看还是算了吧,咱也图个清净嘛!”

  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唐总最近在读史书,已经开始深明大义,他端着酒杯站起来,扫了王老实一眼,说,“走吧,白董,也算是故旧。”

  闺女还没嫁过去,这老丈人的气势已然出来了,看得王老实一抽抽的。

  老白犹豫着站起来。

  王老实一瞅,赶紧说,“老白,你拿上瓶好酒,咱别失了礼数。”

  钱四儿也站了起来,“我来拿酒。”

  这货,拍马屁的功夫见涨!

  不用搭理他,愿意去就去呗。

  现在王老实琢磨的说另一边儿,吴楠悦那里是不是也该过去趟。

  想想还是等一会儿吧,人家那边儿都是女的,自己过去实在不方便。

  曹仓舒拔着脖子跟王老实说,“王董,我那事儿已然解决了,全总那里是不是该谢谢人家?”

  才特么的想起来,老曹平时那么机灵,自己遇上事儿就犯迟钝了。

  “不用,我都办完了。”

  这事儿王老实不地道,不是不用,是他也没想起来,以老曹的境界,往全总那里介绍也有点不够,他说不用,还得自己办。

  屋里人说说笑笑,不时举杯碰一下,王老实这货专注于吃,老白这里整得确实不赖,厨师的手艺很对他的胃口。

  “咦?去这么半天,该回来了啦。”

  老曹放下筷子,朝着门口儿看了看。

  王老实也觉得奇怪,这都二十分钟了,敬个酒,叙叙旧,用不了多少功夫吧。

  正要让人过去看看,门被撞开,钱四儿这夯货打着把式进来。

  哟呵,没少喝,在坐的基本都熟人,钱四爷酒量如何还是清楚的,刚才走的时候,可没喝几杯,到老白这里就图个轻松,没事儿谁也不会照死里喝。

  现在钱四儿站着都打晃,脸色也煞白,这是喝多的典型形象。

  王老实可不认为钱四儿跑那边儿贪杯,站起来问,“四儿,怎么个意思?”

  钱四儿还算有些意识,脸上带着怒气,说,“艹,那帮孙子不厚道,玩儿命的灌酒,我挡不住了。”

  咋地?

  王老实也顾不上问了,直接往外走,其他人谁还坐的住,都起来跟着,钱四儿是回来报信的,他也想去,就是腿脚不听使唤,拌蒜了,要不是有服务员眼疾手快,这货得摔个狠的。

  才走出门口儿,王老实又突然站住,回过身来,冲着服务员招手。

  服务员赶紧放下钱四儿,小跑着到王老实跟前儿,“王董,您吩咐。”

  王老实说,“让厨师过来,另外,你去拿一瓶我村这儿的白酒来。”

  “哦。”服务员麻利儿的跑走。

  其他人都心里猜测,王老实这要干啥。

  地方不大,厨师先过来,他们都认识王老实,自然不敢怠慢,“王董,您找我?”

  王老实搂着厨师肩膀向旁边儿走,小声说着什么。

  开始的时候,厨师是坚决摇头的。

  可后来实在架不住王老实说,咬着牙点头。

  看着厨师快步走向厨房,王老实脸上露出邪邪的笑容来。

  服务员拿着酒过来,还没走到跟前儿,王老实就冲他说,“给你们厨师拿过去,他知道。”

  别说是服务员懵逼,就是其他人也一头雾水,这位爷到底啥意思?

  还是老牛,过来问王老实,“王董,咱们------”

  王老实呵呵一笑,说,“不急,再等几分钟。”

  他也不说怎么个意思,不是不想,是不能,说出来效果会打折。

  正这功夫,吴楠悦过来了,也许是听见了这边儿动静,看见王老实站院里得瑟,就扒着门口儿问,“你又作啥妖呢?”

  王老实立即变得一本正经的,说,“那边儿有熟人,正要过去敬杯酒,你呢?”

  吴妞儿表示怀疑的瞅了瞅王老实,又扫了一圈其他人,没看出什么来,咬了咬嘴唇儿,“没事儿,出来透透气。”

  说完,飘然离去。

  钱四儿总算缓过点劲儿来,刚才实在是喝得有些急,这会儿他觉得自己突然清醒了些,回光返照都这样,他不知道啊,晃悠到王老实这儿,“三哥,咱还不过去?”

  王老实看出这小子不大对,皱着眉问,“你丫到底喝了多少?”

  钱四儿突然特傻的笑起来,然后就有点站不住,王老实赶紧扶住这货,“来俩人,给四儿找个地儿歇会。”

  另一个院里,传来哈哈的笑声,特刺耳,王老实扭头看了一眼厨房方向,只能暂时忍着,毕竟那玩意儿得是个功夫。

  厨师办事儿还是靠谱儿的,服务员已经一脸古怪的拿着酒瓶子过来。

  王老实伸手要,说,“你就别过去啦。”

  “好的。”服务员顺从的把酒交到王老实手上,然后自己躲到一旁去继续凌乱。

  远远的,刚才胖厨师也在厨房门口儿往这边儿瞅,想来他也在为自己违背职业道德而深深自责吧。

  没辙啊,碰上这么不着调的王董,他实在不敢让王老实着急,后果难料。

  隔壁房间里,老白已然不行,就剩下酒精沙场的唐建兴还在勉力支撑,看他状态,也是眼瞅着就完。

  王老实他们进来的时候,以刘福祥为为首的一小撮坏人还在热情的劝酒,也得亏他们这方面技术很精通,花样也不少,愣是把老白等几个人灌得不轻。

  他们的手法就是装熟,说挤兑人的好话,轮番上阵,欺负这头儿人少,客气热情总不是罪过吧?

  一帮人突然闯进来,屋里的几个人真有点心虚,刚才自己可是不地道。

  王老实扫了一眼,还好,没有忒出格的,老白不成了,这边儿的也躺下俩,心说吃饭就吃饭,喝酒就喝酒,没啥深仇大恨的,整成这德性,图个啥?

  还是早先在门口儿碰到的那位小年轻,两眼已经有些迷离,愣愣的问,“你们这是干啥?”

  跟着进来的都瞅王老实,意思是您老打算怎么玩儿?

  是抄酒瓶子还是咋地?

  意外,王老实少有的笑脸,直接把酒瓶子放到桌子上,说,“这不看他们来的时间有些长,知道多年未见有说不完的话,拿瓶酒过来,就当赎人啦,哈哈。”

  后边儿几个赶紧跟着烘托气氛,净捡着好听顺耳的说。

  酒场上,见人说人话,遇鬼喷鬼语,屋里有一个算一个,都特么的是高手。

  王老实这边儿如此热情,刘福祥等人反而不好意思了,想起刚才自己那不够揍的事儿真是亏心。

  不为别的,就看那瓶酒,几个人眼睛就放亮光,不是没见识,那玩意儿一般人见不着,人家能给拿来,真是大方的没边儿。

  刘福祥赶紧站起来,他有点摸不清王老实,不敢拿捏,“这怎么话儿说的,您忒客气啦,谢谢、谢谢!”

  一帮子人互相吹捧了几句,王老实从唐建兴那儿接过酒杯,说,“我们就不打扰了,这样吧,我代表唐总给诸位敬个酒,然后我再给大伙儿斟上。”

  根本不由分说,王老实仰脖子就干掉。

  刘福祥等人一看,没说的啊,人家都这样了,咱还能不讲究,顺坡下驴吧。

  全跟着干。

  刘福祥还待要劝阻别倒酒。

  可王老实手快,抄起酒瓶子,好似用力一般,拧开,走到刘福祥那里,倒酒。

  人家刘总心里那个难受啊,刚才自己特么的真不是人啊!

  喝了不少酒,脸红也显不出,心有愧疚,嘴上就跟不上话。

  王老实给倒了一圈儿酒,说,“您几位继续,我们那边儿已经喝好了,就先走啦,咱下会有机会再坐。”

  事儿整得妥当,话说得漂亮!

  一群人扶着老白和唐建兴,特有礼貌范儿的告辞。

  刘福祥等人都起身相送,搁谁看,这够相亲相爱了吧。

  王老实没怎么,自然有其他人客气。

  回到自己的院子里,王老实看看老白他们,再扭头瞅瞅那边儿,一脸的冷笑,嘴里骂道,“特么的,都是什么玩意儿!”

  曹老板懂事儿,低声问,“王董,咱下边儿------”

  一下子让人放躺下俩,还一个摇摇欲坠的,这饭吃得堵心,王老实咬着牙说,“上老牛那儿吧------”

  他又看了下时间,“到了那边咱再接着热闹。”

  “好咧!”

  好好一顿饭,让人搅得不像话,到老牛那儿重新来是正理。

  寻思了下,王老实还是决定到吴楠悦那边儿说一声,显得自己上档次不是。

  刚进院门口,吴楠悦就迎了出来,撇了下嘴问,“你们那边儿怎么那么闹啊?”

  王老实搓了下脸,说,“老白他们喝多了,我们正要走,跟你打声招呼。”

  吴楠悦没多想,“那好,路上小心吧。”

  犹豫啊,王老实内心挣扎,要不要提醒吴妞儿呢?

  一会儿可能出现的场景实在有些污,闹不好吴楠悦又得算自己头上。

  不能冒险,王老实想了半天,还是说,“你们吃好没有?要不一块儿吧,到老牛那儿再热闹、热闹?”

  吴妞儿哪知道这头儿有老复杂的事儿,一脸高冷的拒绝,“不啦,跟你们凑合不自在。”

  得,随你的便吧,要不说好人难当呢,愿意受着,咱犯不着。

  王老实等人迅速离去。

  唐建兴还是坐王老实的车,他喝多了,脑子却没乱,闭着眼让自己缓了一会儿,等车开了几分钟,他才开口说,“落实,刚才你是怎么回事儿?”

  王老实笑了,故意问,“唐叔,没什么啊。”

  唐建兴才不信,“那不是你的风格,我还怕你来硬的,结果大大出乎意料,别蒙我,你肯定是有什么瞒着我,就是猜不出来。”

  王老实还是笑,拿出一瓶水来,拧开递给唐建兴。

  老唐同志确实口渴的厉害,接过来就大口大口的喝。

  王老实也凑近了,小声跟唐建兴说了一句话。

  “噗-----!”唐建兴嘴里的水直接喷了出来,然后使劲咳嗽。

  王老实赶紧轻轻的拍着未来老丈人的背,很正经的说,“您慢点喝、慢点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