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一十一,坑已挖好

一千零一十一,坑已挖好

  瞅着宫二,王老实特别纳闷儿,这货今天跟以往大不一样,意气风发啊,“他们找你了?”

  马上,他又摇头否定,“不能够,这点事儿不至于。”

  按照王老实自己的判断,无论是事情还是人,都没可能闹到这个程度。

  回京几天了,事情悄然,没有沸沸扬扬,却在慢慢收紧。

  王老实不着急,他是有决心要收拾那孙子的。

  宫二翘着腿儿,看似轻松,摇头笑说,“你想得太多,我没那么肤浅,就是过来跟你聊聊天。”

  “不信。”王大老板直爽,说话忒干脆。

  不给面子,宫二直接翻白眼。

  以王老实对宫二他们这类人的了解,交换和妥协中,甭管是谁,都有意义,就看值不值而已。

  此番宫二来的蹊跷。

  说了好半天,人家不承认,王老实也懒得跟着演戏,那就玩儿呗。

  不等宫二说,王老板就把人攒起来,吃吃喝喝的局就摆在了宫二面前,看你几个意思。

  嘿!

  不怪说官场锻炼人,宫二依然满脸红光,浑不在意,好像还很愉悦。

  吃喝聊,那叫个痛快,大伙儿都识趣的没说正经事儿,一个个聪明的遭恨。

  也就是靳玉玲仗义,说了句‘需要就说话。’

  弄得王老实自己最后都怀疑真错怪人家宫二哥。

  直到酒后去泡温泉,宫二这货嘴脸才露出来。

  “筝城副市-长,入常。”宫二跟王老实相交多年,哪里会不清楚王老实这货好哪一口儿,一上来就把对方条件端了出来。

  本来王老实打算说点脏话的,愣是给憋了回去,看上去好像跟瀛城时差不多,但差别很大的,这是正经的,瀛城那会儿算高配的,虚,不夯实。

  这个好处实在是让他眼红,要是说给他王大老板自己什么好处,他肯定瞧不起对方,无论如何他不相信对方能拿得出什么来。

  问题是姐夫这儿呢?

  当然,王老实不能直接怂,吃相太难看了让人瞧不上,便撇着嘴说,“我要运作也没多难啊。”

  这话有些假。

  真要那么简单,国家就乱了,当然,王老实还是有能力帮自己姐夫的,全力以赴的情况下,也是可以的,却不符合一直以来他处事原则,更不符合大环境的趋势。

  事关自己姐夫,王老实不能私下做主,另外,还得问问老头子呢。

  心里有了决定,面上则不太在意的问,“二哥,别藏着了,给你啥好处?”

  宫二没好气的扫了王老实一眼,“没意思了吧你,要是有好处,咱就不是这么办了。”

  嗯,还成,关键时刻,宫二立场还是清晰的,他要真拿了什么,两人之间裂痕就难说了,凡事还是事先说好才对。

  王老实点点头,给宫二递了根烟,帮着点上,不解的问,“有一件事儿我没想明白,就那小子,他有那个份量,他老子有那个本事?”

  职位已经非常不轻了,真不是那么简单的,有刘彬这个专业的,王老实坚信自己的判断,常鑫他老子没戏。

  宫二摆了下手说,“不是他,姓张的手笔。”

  “那个张?!”王老实忍不住坐了起来,他对这个突然的消息很惊讶,咋他们又混到一块儿了。

  宫二点点头,“可不,看出来没有?这老同志心很大哟。”

  不划算吧?

  王老实狐疑的看着宫二,等解释。

  宫二给自己增添了些狐狸的基因,故作深沉的说,“哪儿有那么好的便宜占,大红苹果,红又亮,千万别咬,里边儿全是臭虫。”

  这才对嘛,王老实就知道,玩儿那些的没一个好相与,都特能算计,说不好最后谁赚了,不过有一点,王老实大体是有点理解的,在大趋势的平衡下平稳过渡,谁也不能逆势而动。

  老张似乎不大服老!小动作多了些,这姓常的恐怕就是其中之一,别人自然也不是瞎子,听宫二意思,坑已经挖好了。

  那就不掺和了,“行,这事儿我跟老爷子还有姐夫念叨、念叨。”

  必须是应该的,王老实这话几乎就是说同意,宫二当然满意,咧开嘴乐了。

  宫二让服务员拿红酒过来,自己端着在那儿装知识范儿,好像很懂一般,说起来,过上所谓有钱人的生活后,王老实总算弄明白了一件事儿,大庭广众之下装模做样品红酒的货们基本压根就不懂,纯装呢!

  至于王老实自己,也不懂,但他不装,鄙视的瞅了一眼宫二,端杯一饮而尽。

  宫二完全装没看见,扭过头向外瞧了一眼,说,“玉玲跟你说了没有?”

  王老实正襟起来,点头答应,“说啦。”

  此事王老实心里是不打算同意的,一个是其中利益太大,另外,现在他已经不缺这点钱儿,犯不上落个什么名声,哪怕没有也不行。

  当年,王老实钱还没这么富裕,正好就把靳玉玲和宫二的一部分钱给算做了资本金,两人入了股,当时每人一亿左右,现在早不知翻了多少倍。

  两人都没拿钱走,但王老实没装王-八-蛋,钱上绝不含糊,该让人家知道的一分不能差,按时给财报。

  就在刚才开饭前,靳玉玲悄悄拉着王老实说了这个事儿,意思很简单,钱要弄清楚。

  按照靳玉玲的说法,当时的投资和产出都要有明确的说法,说清楚不难。

  让王老实纠结的是第二个,钱他们不要了,出处也有了,就是靳玉玲一直做的那事儿,算他们俩私下资助,王老实只需要在财务程序和文件上做瓷实,再往后,钱上跟王老实掰扯清楚了。

  理由是什么,王老实也明白。

  宫二的人生理想早就变了,靳玉玲则是觉得钱花得太多,不好意思再要了,隐约间,她透露出关于她家里的某种恶心,也是存心找清静。

  做人得讲究啊,王老实略一沉吟,四下打量,确实没人靠近才压低声音说,“那钱还没花多少呢。”

  他是想告诉宫二,当初那钱投的有多值,就算靳玉玲那么败家,也没花干净。

  宫二想都没想,摆手说,“咱争那个多少没意思,这事儿就定了,将来我们要用你还能不给?”

  得,再说好像王老实如何似地。

  扯其他的,王老实也懒得说了,都在心里搁着吧,本来就不能拿到台面儿上。

  P:本来打算明天更新这一章,再写点催泪的话纪念一个让火匠改变人生轨迹的日子,想想又觉得自己矫情,还纪念个毛啊,就盼着明年的十月六日,火匠还能继续跟大伙儿贫,另外,祝大伙儿健康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