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一十二,就没见这么缺心眼儿的

八百一十二,就没见这么缺心眼儿的

  原想着该理顺的都折腾利索了,剩下就是享受没羞没臊的日子,王老实是充分做好了清闲的准备。

  不成啊,就有人找茬儿。

  又是出在那姓章的身上。

  章导跟美誉国际的矛盾是个打不清的官司,不能说王老实这头儿就占着理儿,也别说他姓章的就干净。

  货色都差不多。

  说到最后,一句话,谁力气大谁就是爹。

  正处于关卡时候,王老实这头儿暂时不想收拾他。

  这道理章导自己也清楚,错过这段日子,剩下的就没他的好。

  要是一般事儿,忍气吞声也就算了,问题是实在不老少钱,肉疼的厉害。

  他呢,混迹华夏如此多年,甭管遇到谁,都必须给他个面子。

  当然,他也不傻,知道打听仔细美誉国际的底子。

  确实,美誉国际以及其老板手眼通天,一般人惹不起,也不敢惹。

  姓章的不这么想。

  你牛掰,我也不含糊,我还占着理呢。

  这老章也是舍命不舍财的主儿。

  可他又没啥能制衡人家美誉国际的,就只能从他自身范围内下手。

  目前在他指挥棒下,有将近两万演职人员,光是这个吃就不是小数目。

  所以,他开始增加了关心下属的事项,主要就是针对饮食检查。

  检查就是个形式,目的就是得出结论,食材不行,排练是个力气活儿,对体能要求很高,吃不好是个大问题。

  一次说不好,二次说不行,三次就发火儿。

  事儿就反应到程志翔那儿,这会儿程志翔刚刚组织好人,即将展开一场注定是扯蛋的谈判,一听京城出了这个事儿,自然重视,弄这个赞助商的身份花了不少钱,咋还有毛病?

  细打听,总算找出根子来。

  程志翔也是有脾气的主儿,自己犯不上过去低声下气的,直接问王大老板,这事儿怎么办?

  打电话的时候正是晚上,王老实正躺在李璐腿上吃草莓呢,程志翔说完,老王一皱眉,坐起来,问,“咱的东西没问题吧?”

  程志翔特有底气的说,“肯定没有。”

  也是,前苏食品玩儿的就是食材档次高,哪儿出问题也不至于在这儿丢人,王老实说,“咱是招标进去的?”

  “招什么标,咱白给的。”

  白给的?

  “你这么抠的人还能干出这种事儿?”

  程志翔自然听得出王老实那开玩笑的意思,也懒得解释,“就说怎么办吧。”

  怎么办,凉办,王老实问,“咱要是不送了,有后遗症没有?”

  “要是咱自己不送,估计会不大合适,他们说不好,咱不送也就不送了。”

  没等王老实说话,他又补充说,“其实我早就不想送了,之前可没说那么多人,一天就几十万块钱,这冤大头当的。”

  这就对上了,程志翔从来就不是大方的人,话说的实在,而且粗略算下账,钱可真不少。

  好办啊,王老实顿时乐了,遇上老章这样的逗比,真特么的不知道他到底帮哪头儿的,“那行,赶紧趁着机会停了吧。”

  程志翔心里还有点不大放心,迟疑着问,“不会出毛病吧?”

  也是,贸然的断供,面子上过不去,总得照顾人家的心理。

  “这样吧,发个函过去,以检讨为主,就说咱认识到工作中的不足,决定在全公司进行检查整顿,以避免未来再次发生此类事件,为了不影响奥运会的正常组织活动,前苏食品决定停止供应问题食材!嗯---再说点其他好听的。”

  王老实说这个话,张嘴就来,程志翔是没在跟前儿,他要是看到王老实那一本正经的模样,估计得忍不住乐出来。

  反正李璐就实在不成,捂着嘴跑到别的屋乐去,生怕影响王老实这边儿。

  程志翔呆了好半天,“这样也行?”

  王老实说,“怎么不行?咱这叫及时纠错,态度端正,谁还能说出别的来?”

  放下电话,王老实一想这个,自己就忍不住乐,这老章也特么的二,不扫听明白喽,就敢呲牙!行,你丫也算办了件好事儿。

  李璐在屋里换好睡衣出来,脸上还带着笑意,刚才那事儿说得真有意思,虽然不是多明白里边儿的事儿,但也能想得到王老实肯定是发坏呢。

  她刚坐到王老实身边儿,王老实突然搂住她,问,“你亲戚走啦?”

  李璐脸一红,轻咬嘴唇儿点点头,“嗯------”

  王老实这货也憋得够呛,直接跳了起来,“那还等什么啊!”

  “啊------”

  ※※※

  老章负责排练的地方一共有三个,但距离都不算远,也是为了方便统一指挥。

  一到早上起来,负责后勤的人就拿到了一份传真,看着上边儿的内容,整个人都发愣!

  关于食材的事儿他肯定是知道,还是他把消息通知前苏食品的。

  章导故意找茬儿他也是清楚的,所以跟前苏食品王经理说的时候他还特意安慰,并给支了招儿,回头儿做个姿态出来,找个时间,请几个领导坐坐,送点小礼物啥的,对付过去就算了。

  万没想到,前苏食品这么回复。

  真要这样,要出乱子的。

  基地一共就储存两天的货,今儿不送,明天就得闹出点什么来。

  他赶紧给前苏食品京城公司负责这边儿的王经理打电话。

  “小王,是我,你赵哥,对,就那事儿,我说你们脑子进水啦还是怎么回事儿,出了问题你们承担得起责任?”

  “别跟我说那没用的,告诉你,赶紧的把今天的货给我送过来------”

  “得嘞,算哥哥求你成吗?你们跟那货较什么真儿啊,看哥的面儿啦。”

  “啥?那------不是,你听我------那啥------”

  放下电话后,老赵同志拿着电话手直哆嗦,他岁数可不大,身体没那么糠,一是气的,二是急的。

  王经理电话里说得明白:

  一,这边儿反馈的意见已经到了大老板那里,老板震怒,京城公司的负责人已经停职。

  二,京城公司除了部分涉及民生业务暂时不能停之外,其他业务都要进行整改。

  三,调查后,公司会拿出一个意见来,向组委会进行专题检讨汇报。

  总之,这事儿闹大啦!再想让前苏食品免费供应食材是没可能了。

  老赵同志也是个京油子,弯弯道道儿不用猜也明白,前苏食品借着机会解套,话说得漂亮,一下子不知道省了多少事儿、多少钱。

  当初是怎么糊弄过来的老赵不清楚,可后边儿要出什么事儿,他门儿清。

  伸手弹了一下那份传真,老赵同志自嘲的跟自己说,“关我屁事,天塌下来有高个顶着!”

  掏出手机来,看了看时间,不忙,还不到九点,关处长应该到不了这么早,喝完一泡再说也来得及。

  他打开柜门儿,拿出一盒茶叶来,里头已经没多少,老赵很不舍的捏了一小撮放到自己茶壶里,沏上,看着茶叶盒心里叹气,以后再想喝这么好的茶恐怕难喽。

  前苏出品,绝非一般品质,尤其是这个茶叶,多年的经验告诉老赵,不是拿钱能买来的。

  可惜啊,本来前两天前苏的小王还说要再给他弄两盒来,现在估计也没戏了,一想起这个,老赵就恨那姓章的,吃饱了撑的!

  刚喝了几口,就有人敲门。

  “进来。”

  门儿开了,进来个小伙子,老赵认识,是前苏食品的,每天送货就这小子负责。

  老赵一搭眼儿,心里就有数了,他笑着起身说,“你小子怎么跑来啦?”

  小伙子也姓王,就是前苏村的人,表面上很憨厚,其实猴精,手里提着一个塑料袋子,笑着说,“我老叔一早就让我过来,说给您带了几盒茶叶。”

  老赵马上装着板起脸来,说,“你叔也是,多大点事儿,还让你跑一趟。”

  小王把袋子放到茶几上,说,“给您放这儿啦,您忙着,我先回去,说不好今天总公司的人就到了。”

  老赵揪了下心,问,“动真格的啦?”

  小王苦着脸说,“这事儿不光是程总知道了,关键是我那四爷也知道了,听说是气坏啦!时间不早了,我赶紧回了。”

  老赵送到门口儿,“开车小心着点。”

  看着车走远,老赵自言自语,“难不成是真的?”

  他把事儿又从脑子里过了一遍,不应该啊,至于么?

  从他的办公室门口正好能看见基地大门口,关处长的车缓缓驶入,老赵想了下,回身进了屋。

  袋子里没少装,一共六盒,老赵咬着牙拿出两盒放在一边儿,剩下的放在自己柜子里,顺手拿了个礼品袋来,装上那两盒,这时旁边儿处长办公室也有了动静,老赵推门出去奔处长那屋。

  当天,前苏食品退出的事儿就闹到了组委会那头儿。

  几个领导都被惊动了,这节骨眼儿上,真不是小事儿。

  眼下正值冲刺阶段,谁不忙的跟孙子似地,在紧要关头不想为领导排忧解难,你还整出点破事儿来烦人?

  尤其是负责后勤保障的一位副主任直接拍了桌子,“乱弹琴!什么时候一个导演也管到厨房去啦?”

  为了这个事儿,领导们抽空开了个碰头会。

  会议精神就是:

  安抚前苏食品方面,尽快恢复供应。

  批评教育章大道,你特么的没事儿找事儿干啥,出了事儿你解决的了?

  负责后勤的做出检讨,他章大道不懂人事儿,你们也跟着起哄?

  本来按照这个意思,事情也就简单了。

  可问题是碰上的是王老实。

  和稀泥哪有这么容易,这么痛快就办喽?

  要不你就别折腾,怎么开始我说了不算,结束你得看我的。

  前苏食品的回复很快:

  一,前苏食品正在整改,也发现了很多问题,暂时不适合恢复供应。

  二,因为前期工作疏漏,前苏食品并没有与组委会签订供货合同。

  两个意思,你说我们有问题,好吧,我真有问题,我承认,俺们改,正在改,很积极向上的改正。

  第二个意思,以前我们是免费供应,对不住了,现在出了问题,免费是不成了,您受累算算多少钱,掏钱吧。

  傻子都看得出来,人家前苏食品犯得着?不要钱的东西给你用,特么的还挨着骂,如此不公正的待遇,犯贱呢?

  ※※※

  章大道先生这会儿忙啥呢?

  心里正美滋滋呢,可特么的出了一口恶气,他一早上到了基地,就从助手那儿知道前苏食品停止供货了。

  该!

  恶心死你们,丫的,敢阴我,扣我的钱,现在就让你们知道,想要一手遮天,门儿都没有。

  老章有间特气派的办公室,虽说是临时的,他也整得极上档次,不光是普通的玩意儿,还特意弄了几瓶红酒摆着,显得很有外国范儿,他觉得这才配得上自己国际大导演的地位。

  端着一杯手磨的咖啡,闻着那芬芳的味道,这些日子的阴霾从心头一扫而光。

  他现在基本上算是想开了,那钱老子也不要了,这头儿你们也别想赚,哥们混这些年,有的是渠道赚钱去。

  老章酸爽的心情维持的时间不大长。

  从他开始接到电话算起,溜溜整一天,他愣是什么事儿都没干,光该训了。

  章大道同志算是明白了好多做人的道理。

  不过有些领导说话忒直接,一点情面都不给留,尤其是那句,‘以为除了你就没人能干啦?’

  太伤自尊啦!

  还有个严重的问题,上边儿领导要求他压缩开支,不能由着性子糟践钱,必须抽出一部分经费负责后勤采购供应。

  跟关处长那儿打听了后,老章才明白自己干了件多欠抽的愚蠢事儿!

  这还是上级领导实在不愿意节外生枝,要不来个临阵换将,章大道同志悲催的还得惨不忍睹,老赵在后勤部门聚餐的时候喝多了点,当着众人的面儿点评,就没见他这么缺心眼儿的!

  按说前速食品这事儿办得挺给领导添堵的,事实是,没有一个领导说前苏食品不是的。

  原因就是王老实会办事儿。

  在事情还在扯皮的时候,王老实就嘱咐人去找了相关的部门,前苏食品集团要赞助五百万做经费,前提条件就是这个钱坚决不能放到排练基地去,一分钱都不行!

  这事儿办的漂亮,谁还能说王老板办事儿不讲究?

  王老实这儿也合适,算起来,真省了不少钱,划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