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一十一,思想怎么这复杂?

八百一十一,思想怎么这复杂?

  世上最容易的事儿里,拖延时间最不费力。·

  张书俞要拖两天,只需两天不开口提这个事儿就够,他不说,也没人敢过来问。

  王老实要拖,同样简单,组织个专业点的队伍,认真细致起来,寸土必争,想要更多的时间,容易。

  什么最难熬,还是时间。

  周兴甫近乎绝望的心情去等待最后的判决,一度他自己认定自己忒特么的二,整这些干啥,事情到了这么个程度,他再想找谁都没意义,只能等。

  王老实此番在京坐镇,主要就是几个方面的事儿,一是美誉国际承接了那么多项目,由不得他不重视,任何一方面又疏漏,都能算是民族罪人,不管老外怎么说,华夏民族就这个规矩,万国来朝,必须得丝毫不差。

  二一个就是傅颖信托的那个事儿,王老实认定了唐唯,那么涉及到未来的一些事儿,王老实不想抛开唐唯自己决定,一些文件确实需要唐唯来签字,实际上傅颖不大赞同,因为从法律意义上说,这里边儿就没唐唯的关系。

  结果王老实这货很犟,‘我说有,就得有。’

  这一句话差点没把几个律师的嘴气歪喽。

  还是傅颖明白事理,创造性的弄出了点文件来,为了保证这文件的作用,还不得加了无数附加条件,但凡是个明白人就能看出,这些玩意儿就是强加进来的。

  除了把问题搞更加复杂,作用基本上没多少。

  就这,王老实也乐意。

  王老实这货还振振有词,‘你们弄明白了有什么意义,记住你们的职责,满足雇主的需求。’

  第三件事儿,就是落实唐唯的工作问题,过去好长一段时间里,唐唯都纠结于京城和滨城两地,拿不定主意,王老实觉得还是确定下来好,他的任务就是坚定唐唯的信心,主要还是从唐唯个人喜好出,而不是考虑自己。

  要达成目标,需要做大量的思想工作。

  ※※※

  周兴甫没白等。

  消息总算传来,张书俞作了批示,同意了。

  老周同志泪流满面,不容易啊,搁在平时,这得放鞭炮来庆贺。

  只是他实在让这事儿折腾的没精力,踏踏实实的补个觉才是他最需要的。

  已经被折腾散架的代表团重新捏合起来,浩浩荡荡的奔向前苏村。

  大哥王庆其已经得到了程志翔的通知,他很担忧,怕王老实最后做出什么事儿惹恼了村里老少爷们。

  程志翔苦笑着告诉他,‘前苏村才多少人,知道全国有多少我们的种植户吗?’

  王庆其还真没这个数,问,‘多少?’

  程志翔说,“上百万户。看·”

  王庆其同志彻底呆住!

  代表团抵达前苏,几个带团的主要人物想要去拜访王嘉起,只不过很可惜,王嘉起一家不在前苏,就在他们抵达的当天,已经启程去台山礼佛了,据说要过些日子才能回来。

  他们哪儿知道,王嘉起是嫌烦,故意带着李梅躲开他们。

  知道了这帮孙子没啥好意,眼里不揉沙子的老头儿选择让自己眼前和耳根子清净。

  ※※※

  京城大学的老曹同志就闲不住,是个折腾的好手,唐唯才来了几天,这货又组织了一个项目,即将离京。

  按说唐唯可以不去。

  好不好的赶上一车祸,好几个学生受了伤,问题是不大,可要是再去外边儿干活儿,有点说不过去。

  老曹只能要求唐唯去,而唐唯自己也乐意去。

  王老实不愿意啊。

  唐唯就来做王老实的工作,讲道理是没用的。

  小唐同志就做了一件事儿,双手拉着王老实的胳膊,用那种使人头皮麻的声音说,“好--不--好----吗?”

  王老实这货就受不了这个,直接缴械投降!

  送唐唯登上列车,王老实还没从站台上离开,就掏出京城大学卖吗?随便开价!”

  “啥?”艾秘书正在开小会,登时整个人都不好了,她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

  不光是艾碧菡,就在王老实旁边儿,也有个人听到了王老实这话,他下意识的加快脚步,意思就是想躲这个神经病远点。

  艾碧菡特小心翼翼的问,“王董,你什么意思,我没明白?”

  王老实这会儿正在气头上,咬牙切齿的说,“买下来,我把姓曹那老家伙调去天天刷厕所!”

  “咯咯------”艾碧菡不顾下属看着,乐得前仰后合,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

  ※※※

  唐唯一走,王老实除了关注程志翔那边儿之外,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美誉国际。

  连续多日,王老实都到美誉国际里盯着。

  为了方便他,赵宏进特意给他准备了两间办公室。·

  王老实没要,他又不是瞎子,早就看出现在办公区域十分紧张,自己挤占了地方,其他人就更拥挤,这会儿就不是舒服的时候。

  不过也得有个待的地方,艾碧菡会找地儿,在角落里找到一间房子,那是堆放一些杂物的,当小仓库使。

  里边儿东西其实也不多稍微收拾下,就能用。

  赵宏进和钱四儿都觉得不合适。

  尤其是钱四儿,他跑到王老实跟前儿,死活要王老实去他那屋儿。

  王老实不耐烦了,说,“有功夫多琢磨点正事儿,我用得着么。”

  说真格的,美誉国际的实力除了有钱,其他的忒没档次,做出来的玩意儿有时候真看不过眼去。

  本来王老实的打算就是盯着,给大伙儿来点压力,偶尔给他们鼓励鼓励,后来是实在看不过眼去,好些个环节,看得真窝火,用惨不忍睹来说,都算是夸他们。

  王老实真是了火儿,数落完人,进展还是不大。

  没办法,他自己也不大会,王老实下了死命令,自己没本事,那就找有本事的去。

  钱四儿苦着脸跟王老实说,“姓章那老小子到处放话,好些人都不愿意接咱的活儿。”

  王老实一听,气儿更不顺,瞪着眼问,“就那么半大糟老头子你搞不定?”

  “倒不是他有什么。”钱四儿也有难处,这两天没少让王老实寒碜,只能硬着头皮说,“眼下那孙子正得势,有什么手段咱现在用不上,等过了那日子口儿,让他跪地上给我舔脚丫子。”

  “等过了那日子口儿?他没跪,你丫先跪了!”

  王老实嘴上没绕人,心里也知道这次钱四儿不冤枉,姓章的确实敢这么不着调,别人还真不好招惹。

  美誉国际别的都好办,就是策划和现场导演紧缺的厉害,另外,一些技术环节上,经验丰富的人实在少,至于演员到在其次,姓章的放出话来,他们也不敢跟美誉国际掰脸。

  办了他?

  王老实在考量这事儿的可能性,毕竟人家承接了奥运最重要的一个环节,那是正脸,其他的都是策应。

  嘿!

  遇上这么一玩意儿,王老实还真觉得难以下手,想想也是,连钱四儿那么不靠谱儿的都没辙,可见此人现在要多得瑟!

  投鼠忌器呀,还忌的特厉害。

  赵宏进看到王老实愁,凑近了小声说,“要不咱从国外找人?”

  王老实斜了他一眼,摇摇头,没说话,要是别的事儿,没问题,要紧的是这个时候还有这个事儿。

  弄一帮黄毛洋鬼子来,百分之百的不成。

  钱四儿可能实在给折磨的够呛,小声嘟囔说,“不是说跟国际接轨吗?还国际盛会呢?”

  不是没道理,可王老实这货坚持认为,只有华夏人才搞得出原汁原味儿的民族范儿来,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按照赵宏进跟钱四儿的想法,弄个国际大杂烩出来,有违王老实这些年给自己树立的民族形象。

  最后,王老实拍了板,找官方渠道要人,从各地方那些闲着的人里找。

  华夏别的都不敢称雄世界,人有的是,每个省市的各类演出团体里,窝着的人才有的是,他们欠缺的就是机会,没有展示的舞台而已。

  目前的状况是,美誉国际有的是钱。

  美誉国际还有大把的机会。

  那些人只需要把自己的本事拿出来卖就成。

  姓章的可以在演艺圈儿里拿一把,但在那些体制内的圈里,他的话屁也不是,没人当他是回事儿。

  算算时间,紧是紧了些,不过赶赶工还是可以的,原材料基本上都凑齐了,就等着厨子来掌勺。

  还有个要紧的,那就是本子,宣传片的本子,这不怕,有能写,就是想法差了点,眼界窄了些。

  没关系,有王老实呢,这货别的不成,嘴上功夫没得说,把那些笔杆子叫到跟前儿,他说自己想法,让他们根据自己的想法去编本子。

  这货实在不专业,说得有些多、也有点乱、更杂了些。

  王老实不在乎,他本来就不专业,花了那么多钱养了这么老些人吃闲饭?

  反正想法有了,你们去搞吧,还得弄得漂漂亮亮的。

  忙完这个,王老实又开始撒手不管,只是偶尔背着手,从旁观者的角度在美誉国际里晃荡。

  他这种行为是很遭恨的。

  在每一个员工眼里,你丫就是大老板,为了这些项目,几乎每个员工都快被无穷无尽的加班给压垮,现在你还到处瞅瞅,满处问问,还让不让人活啦?

  溜达了三天后,这货总算消停下来,除了偶尔到吸烟室里抽一根,去喝一杯咖啡,不再乱蹿。

  整个美誉国际的人都松了一口气,钱四儿跟赵宏进脑门儿上汗也少了些,再这么下去,这哥俩也得神经喽。

  功臣是李璐。

  美誉国际地方不小,但也不至于碰不见,只不过每次都有好多人围在王老实身边儿,谁让他是老板他最大呢。

  李璐在项目组里的地位没多高,基本上属于最普通那种,干活儿最多,钱拿得最少,待遇特次的。

  两人碰上了好几回,一次王老实冲着李璐挤了挤眼儿,差点没把李璐给吓死,赶紧跑开,连上厕所都顾不上。

  不是她胆小,实在是毕姐说得严重。

  出差回来的毕姐,找到李璐,说你这小姑奶奶哟,咋就这么老实,让你来你就来,给我打个电话不成?

  李璐跟王老实在短信聊过后,心态早已调整过来,笑嘻嘻的小声告诉毕姐,‘他知道的,没反对。’

  李璐没觉,毕姐听了她的话,再瞅她那表情,心里可是咯噔一下,犹豫了半天,毕姐只得警告李璐,“千万别让公司里任何人看出一点端倪来,会要人命的!”

  从此,李璐真是在公司里躲着王老实走。

  她哪儿知道,王老实这大老板也胆小心虚,她不敢,王老实更不敢,万一闹出动静来,收场都费劲。

  虽说这事儿知道的人不少,可暗地里的和明着闹出来终归还是两回事儿。

  ※※※

  事情有了突破性进展之前,王老实也没心思多想什么,一直没到李璐那里去,这么多天里,晚上要么就回家歇着,要不就喊上个没羞没臊的货找地方喝点小酒,让紧绷着的神经放松放松。

  终于,钱四儿又办了件人事,通过官方渠道,弄到了美誉国际眼下急缺的人才。

  有这样的好事儿,上赶着要来的其实很多,本来还可以更快,问题是感兴趣的远比美誉国际需求大的多。

  别看钱四儿面子大,让谁来也不是他说了算,得让领导来平衡。

  就这么一平衡,耽搁了好几天,还不能说什么。

  只要能解决问题就成。

  一下子将近二十多个人加入美誉国际的各个项目组,让王老实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来一半儿。

  他坐在屋里,透过玻璃,远远的看到了李璐,坐回去,寻思了一会儿,给李璐了一条短信,“晚上,我过去。”

  李璐正在忙活,等她缓口气的时候才看见,忍住朝王老实这边儿看的冲动,忐忑着心给王老实回了一条,‘不太方便,亲戚来了,还要两天才过去。’

  王老实回了,李璐看完差点没气得背过气去,‘年纪轻轻的,思想怎么这复杂,非得那种事儿?’

  忒不要脸啦,哪次见面儿不是为了那事儿?李璐觉得自己怎么这么冤得慌,比窦娥还冤,碰上这么一不讲理的。

  真是咬着牙,强忍着气愤,给王老实又回了一条,‘哦,我知道了,要不要准备些吃的?’

  王老实回,“不用,去老牛那儿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