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90章 二百九十,早去早回

第290章 二百九十,早去早回

  开窍这种事儿总是不经意的。【】

  王老实就是突然开窍了。

  以前,他老是想着让浩宇以横扫的姿态,成为行业的标杆领导者,甚至下了最大决心推动浩宇的前进步伐,无论什么困难,都要碾压过去,这种不顾死活的气势完全有二的本质。

  开窍之后,王老实不那么想了,迅速调整浩宇的方向,集中精力在京城,捎带着滨城,力所能及的辐射冀北。

  至于怎么开的窍,我也不知道,谁也别问,反正王老实懂事多了。

  大战略一变,不少浩宇的股东们都松了一口气,他们真是力有所不逮,大部分人出了京城,屁用没有,想办些实在事儿,求爷爷告奶奶的实在不方便。

  滨城和冀北就好多了,打断骨头连着筋儿,搁在古代都算京畿,有点名号的去了就好使。

  不像别的地方,举着大旗去了,让人一顿白眼翻回来,要多丢人有多丢人,这话还不好意思说,浩宇成立之初,大家可是胸脯拍的震天响,嘴里都是没问题,包在哥身上的。

  浩宇一连接了几个项目,每个项目的具体实施都不一样。

  王老实在初始阶段设立的团队竞争机制开始发挥作用。

  他出了思路,给了下面人发挥的空间和余地,这多人琢磨一件事儿,出亮点,出新奇,出效果,不难。

  为了竞争,各个团队都拼了命。

  他们想出的招数里,好多都是王老实自己没想到的,他很担心这帮货们会不会玩过了头,收不了场。

  王老实的工作状态也进入了稳定阶段,在家照顾林子琪起居,上午到浩宇每天的例会,听取每个项目组的进度和问题,解决难点,中午,他会小憩一会儿,下午到gs这头,听gs的分析会,这里他就基本不发言,因为大部分不懂,就当学习了。

  从gs出来,王老实一般会到浩宇这头,关注一些数据性的报表,或者跟滨城联系,看看总部大厦的建设情况。

  有时候他也要和王东云长时间通话,即将召开的全国招商大会筹备情况也需要王老实做出决定。

  晚上回到家,推着林子琪到胡同里转转,呼吸下外面的空气,虽然不怎么清新,也比家里窝着强。

  偶尔还要出去应付一些无聊的饭局,所谓的聚会,或者去一些有面子的各种事儿,颇有人在江湖的味道。

  任谁都觉得王老实这样的状态太正常了,其实不然。

  有种紧迫感在王老实的心里面挣扎。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感觉越发的强烈。

  困扰他的就是以什么理由过去?

  第二问题就是怎么找到人?

  第三,他去了之后干什么?

  问题不多,却复杂的要命,以王老实这货的资质,保不准做点什么事儿出来,万一没事儿找抽了,以后就没得混了。

  以他现在的胳膊腿粗壮程度还远没有到任性的时候。

  就算他手里掌控了无数未来的财富,那也是未来的,现在不值几个子儿,就算值,在大是大非面前,也只是纸。

  更何况,出了那个事儿,什么法律,什么财富,什么地位,什么自由,什么尊严,都统统碾压的碎碎渣儿。

  一个来自华夏的屁民没事儿跑到那个地方去看热闹,搁谁也得问问,你丫是来找死的吗?

  说来旅游?那么多好地方不去,在那个破地方,说没鬼谁信?

  找人?好吧,找到了之后呢,你就等在那里吗?怀疑一切,一切都值得怀疑,王老实觉得自己这想法很不靠谱儿。

  但越是不靠谱儿,他心里越是想去。

  得,这厮真钻了牛角尖。

  就算没人搭理他,乱哄哄的,他去了之后,如何回来是个问题,时间对于他来说多宝贵,耗上几个月不新鲜,王老实真玩不起。

  反正这些日子,表面上他消停了不惹事儿,心里面杂草丛生,也没找到两全其美的办法。

  每每想不去了,缩了吧,心里总有一个不屑的声音反复刺激他,让他欲罢不能。

  王老实有时候觉得自己这是精神分裂的征兆。

  想来想去,他还是觉得自己该走一趟,见证历史的机会不多,这算最有机会的一次。

  还有,他想正式做个了断,突然就杳无音信,说现在还有感情有点扯,但是,有一些遗憾是真的,甚至更多的是给自己的心灵深处一个交代。

  ——————

  王老实想到查芷蕊的时候是深夜。

  搁到地球另一端抛掉时差因素,查芷蕊正好进入大楼刷身份卡进入电梯,她打工的楼层是96层。

  没有了奖学金后,她依然坚持留在这里,家里能够给她的资助其实够用,查芷蕊不想让家里有太多负担。

  这个工作不轻松,但是要求低,尤其是时间要求很宽松,她可以顺利的让工作和读书有效衔接起来而没有冲突。

  查芷蕊要做的事儿一直没有什么进展,说顽固也行,反正这妞儿算耗上了。

  她心里没有王老实吗?

  不尽然,家里人虽然不提起王老实,可有一张嘴总忍不住问她,没心没肺的顾晓楠,这个不靠谱儿的表姐。

  后悔吗?

  也许吧,她为了断了念想儿,切断了与王老实的一切联系,可实际上呢,她自己说不清楚,也不想弄清楚了。

  ——————

  夕阳下,王老实推着轮椅,走在河边儿上,城市的喧嚣在这里毫无踪迹。

  “你有心事?”

  王老实听了之后心头一惊,随即笑着问,“怎么会这么说?”

  林子琪咬着嘴唇,看了好一会儿,说,“感觉。”

  好深奥的感觉,王老实轻轻拥住林妞儿,低声说,“不是有心事,是有心结。”

  打心眼里,王老实不想瞒着林子琪,也没有什么不可以说的。

  林子琪听了之后,没有继续问下去,说,“最近工作很累吗?”

  “不累,他们都很努力,很多事儿都不用我出面了。”

  “嗯——子琪,我想——去——”

  林子琪眼睛很亮,看着王老实问,“去什么?”

  王老实鼓了鼓气说,“我想去趟美国。”

  林子琪脸上没啥变化,眼睛还是那么亮,伸手握住王老实的手说,“是去看她吗?”

  王老实摇摇头,“是去把心结去掉。”

  林子琪说,“去吧,早去早回。”

  ——————————————

  找到顾晓楠一点都不难,甚至都有点神奇的味道在。

  浩宇所在的写字楼,也是顾晓楠工作的地点。

  王老实让刘彬找人。

  刘彬动作真快,一个多小时,就发了短信过来。

  两个地址一个电话。

  地址一,顾晓楠现在的家。

  地址二,顾晓楠公司地址。

  电话就不用说了,顾晓楠的。

  王老实拨通了电话。

  顾晓楠对王老实还有印象,甚至她还记得在机场分开的时候,印象很深。

  写字楼的旁边裙楼里,有一座咖啡厅,眼下这玩意儿京城遍地开,在这里面说事儿谈话好像很有档次的样子。

  顾晓楠来的时候,王老实已经坐在那儿等了一会儿。

  看到顾晓楠来了,王老实也没站起来,而是招了招手,服务员过来了。

  似乎很熟悉,顾晓楠很文青的说了句,“卡布奇诺。”

  几年不见,顾晓楠不再是疯丫头,稳重了不少。

  顾晓楠问王老实,“几年过去了,你还没忘掉蕊蕊?”

  王老实说,“你觉得应该忘了吗。”

  顾晓楠摇头,这种事儿一辈子都忘不了。

  咖啡端了上来。

  王老实说,“我下个月可能要去一趟美帝那里,时间来得及,想去看看她。”

  顾晓楠抬起头,“想再续前缘?”

  王老实摇摇头说,“我现在有女朋友,很好,就是叙旧,不方便也没关系,我把电话给你,你告诉查芷蕊,她想见我联系我也行。”

  顾晓楠说,“算了吧,你要是能劝她回来也好,这都成什么了。”

  说着从包里拿出一支描笔,就在餐巾纸上写了电话和地址,递给王老实。

  看了地址之后,王老实真想立刻飞到查芷蕊身边儿,直接拉着丫头走人,那地方能待吗?

  死地儿!

  王老实真没想到这么顺利就拿到想要的东西,还以为顾晓楠这娘们儿得多刁难自己呢。

  没有,人家这么痛快,弄得王老实都怀疑手里的餐巾是假的了。

  这要是拿着东西就走,可忒没人味儿了,王老实只好问,“你在里面儿工作,还好吗?”

  顾晓楠说,“就那样儿,说不上好坏,混呗。”

  得,京城姑娘傲的可以,甭问了,待遇肯定差不了,再问,得把人气死。

  就等于是人家妥妥高大上的收入,坐到地摊儿和你吃烤串,那是扶贫亲民来了,绝不是人家常态,你得夸几句,说羡慕之类的,要不再不跟你玩了。

  顾晓楠问,“你快毕业了吧?还有一年吗?”

  “是,还有一年。”

  顾晓楠的眼神在王老实身上绕了好几圈,才问,“看你不像学生样儿,也在打工。”

  王老实指了指旁边的楼,“跟你在一栋楼里。”

  顾晓楠很惊讶,“哪家公司?”

  “浩宇。”

  “哟,大公司啊,我听说了待遇特牛叉!你混了个什么职位?”

  这话怎么说,王老实重新发现这顾晓楠还是那么不靠谱儿的人,赶紧说,“就打杂的,赚点零花钱。”

  顾晓楠撇撇嘴,她是知道王老实一些底细的,“就你?还赚零花钱?说出来你自己信吗?至于吗,又不找你借钱,没劲!”

  没法交流了,赶紧撤。

  今儿火匠给大家推荐一个民间助学组织,信天助学,就是在六一的时候,让山区里的孩子吃一顿猪肉,有能力的朋友可以搜索‘信天助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