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九十九,老娘跟你没完

九百九十九,老娘跟你没完

  坐蜡!

  京城局领导从机要室拿到了红色字头的通报,稍微问了问下边儿人,了解清楚后,马上就头大。

  范围就那么巧。

  日子也那么寸。

  针对领导人,各国都有自己的保卫方式,华夏的算极致,相当严格,哪个国家都比不过。

  就算比较普通的一级和二级保卫,涉及的方方面面非常广,工作也极其细致,但大都做在表面之外,老百姓除了临近的,几乎感觉不到,因为是不允许公开报道的。

  作者君曾多次因为遇到二级保卫,在高速公路上一等就是几个小时,而这些事儿是没人会报出来的。

  京城更是严格,作为地方警局,京城方面必须有一整套方案配合,要不然秩序就乱套了。

  上边儿有警戒需要的时候,会通知京城警局,告知大致的需要,当然,一般情况下,范围就那么多,很少波及其他地区。

  这次通报里,也是二级保卫,涉及了国家体育场附近,虽然是在备用方案里,可也得按照条例进行警戒,不用清场,但大型活动绝对是不允许的。

  当初王老实听说要这么干的时候,着实下了一跳,他胆子是不小,也没大到敢这么肥。

  还是靳玉玲解释给他听,此事是什么性质,如何操作,后果有多么的轻微。

  “再说了,顶多就是说你年少轻狂,对你也是好事儿。”

  看王老实那德行,靳玉玲忍不住又说,“甭担心,你这听上去性质恶劣,那还是你没见识,倒灶的事儿有的是。”

  “唉,我是真不想这样弄。”

  靳玉玲挥挥手,有些不耐的说,“别腻歪了,反正就那样了,你还想咋地。又不是别人,是全总,你怕什么啊!”

  王老实也认为道理是通的,不过他还是担忧具体承办人,“别让那位代人受过。”

  靳玉玲丝毫不在意,“甭惦记,老谢没几年就退了,他也没儿子,就一闺女,嫁人当阔太享福呢。”

  听了这话,王老实差点没冒出汗来,这也没谁了,好像真不用担心啥。

  距离演出正式开始还有不到一百小时,紧张的准备工作基本上算是完成,剩下的就是按部就班,各个岗位盯着别处乱子,让演出顺利结束就是胜利。

  骆驼也累的不轻,这会儿正在彩排,一些还有精力的年轻人趁机先过瘾看看,他早就过了那个年龄段,找了个清静的地方闭目休息,心里边不时琢磨这一趟活儿干得有些糟,对不住白老大。

  叮!

  信息,就在刚才,他给白老大发了条短信,除了汇报情况外,主要就是自请处分。

  ‘没啥,安心。’白老大的回复很简单,骆驼琢磨了好一会儿,也没想明白到底怎么个意思。

  会场里,一群棒子的高层,得意洋洋的盯着舞台,憋屈了这么久,总算有了今天,可以扬眉吐气,华夏市场,终于还是让咱思密达们冲了进来,每一个人脑海里都在憧憬着,今后如何利用舞台上这些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产品,在华夏掠夺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利益,哪怕分出去一部分,那也是庞大的。

  骆驼现在的任务就是负责协调这些棒子与本公司之间的联络,他不能长时间离开,略休息了一会儿,还是来到棒子们的旁边儿,看着棒子们眉开眼笑的揍性,满满的恶心。

  再怎么坐蜡,正经事儿还得办,开不得玩笑,谁也承担不起责任,人情要分什么情况。

  京城方面立即按照程序发了通知。

  效果立竿见影。

  在众华公司里,几个同样没离开的高层拿着几份紧急通知发傻,好半天,才有一个回过味儿来,吼了一声,“还不赶紧打听怎么个意思?”

  老几位手忙脚乱的找各自的关系打探,这事儿太大,不能就这么认,否则他们可就完蛋了,至少以后这口饭绝没他们吃的。

  涉及的那件事儿,不是他们想打听就能打探清楚的,得到的消息非常含糊,却有一个特点,坚决,没有丝毫商量的坚决!

  众华接到的正式通知里,理由繁杂,什么都有,效果都一样,那场演出肯定不能如期举办。

  “咋办?”

  几个人再没有刚才的意气风发,眼珠子都发红了,脸色都灰不拉几的,做主的那个坐在上位上,阴沉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

  整出大动静的演出,可不是说改期那么简单,档期就不说了,那已经是最好办的了,这里边儿涉及的部门太多,比如国视、体育场、安保、消防、交通等等。

  “要不联系夏小姐吧------”

  夏彤是他们的王牌,每个人都把最后的希望压在夏彤身上。

  大小姐干啥呢?

  没喝咖啡。

  京城那帮货忙的跟孙子一样,人家夏彤却悠闲的约了几个闺蜜畅游欧洲去购物了。

  接电话的时候,她很不耐烦,出来之前,她可是说过,如非必要,不要打扰。

  这才几天,电话就追了过来。

  听完汇报,夏彤原本大好的心情顿时消散的一丝都没有了,要不是在大街上,她肯定会直接把手机砸啦!

  她不在乎演唱会的赔赚,更不在乎什么文化交流,骨子里,棒子也不是啥好东西,不过是拿来凑手用用,她夏彤做的一切就是让所有人知道,谁也甭想压过她一头,谁也不行!不光是她,就是她看重的人都不成。

  “彤彤,你怎么啦?”闺蜜自然看得出夏彤不对劲儿。

  夏彤深吸一口气,很想做出一幅无所谓的模样,但她还没那么高深的演技,黑着脸说,“没什么,不大舒服,回酒店吧。”

  几个人里,她是唯一的中心。

  “丁叔,怎么会这样啊?”夏彤家的关系很硬的,她回到房间,踢掉脚上的鞋子,人还没坐下,电话就已经拨了出去,别的她不管,到底怎么个意思,她必须弄清楚。

  啪!

  结束通话后,夏彤妹纸终于有机会砸了手机,咬牙切齿的低吼起来,“王落实!你个‘忘罢但’,老娘跟你没完!”

  到了一定的档次,前后稍微一联系,就能大概知道个为什么。

  棒子那边儿还傻乎乎的美,夏彤已经让王大老板给气疯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