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九十八,照样恨死我

九百九十八,照样恨死我

  大型的商演是有规律可循的,审批程序就那样了,躲不过却可以简化操作,宣传就不一样了,那玩意儿丝毫不能马虎的,事关成败。

  王老实被人家打了个冷不防,以前他就是盘算过,棒子想要把事儿办圆满,一定会花费大心思在宣传上。

  没想到,人家玩儿二,没走寻常路。

  他还真是大意了,棒子这次目标非常明显,赔本赚吆喝,就图打开缺口,华夏是个大市场,进来了再说。

  夏家那丫头同样,她不在乎是不是会赚钱,何况那帮货哪一个敢让她不赚钱?

  满心思就是怼,夏彤想的就是胜利,精神上的,王落实这个名字都不用在她耳边响起就让她恶心的不行。

  事情办到这个程度,搁谁都觉得再没波折,王大老板能耐大,也没戏,他嘴上没说,心里已然决定下次再折腾了。

  为了短时间里能把观众凑齐了,营造出火爆的气氛,棒子们也发狠,舍得投入,票几乎就是半卖半送,便宜的丧心病狂,与动辄千八百的价格相比,他们这次真心有新引力。

  京城不光是政治中心,更是个文化中心,这么大规模,又集中了华夏和棒子大批一线明星的演唱会,其实有时候完全用不着多厉害的广宣,特别是票价跟大白菜不要钱似地,根本不用愁。

  几万张票,二天半售罄。

  “啧啧,真是大手笔,以前小瞧了那些棒子。”王老板坐在老白的办公室里,听了骆驼传回的情况,忍不住讥讽,另外,他心里还有点发酸,国人咋就那么不矜持,一帮子人造的玩意儿就那么值得着迷?

  他大致算了算,根据这次演出的规模,完成这样儿,不赔个把亿几乎没可能,人家图啥那就不言而喻。

  老白讪笑,不知道该跟着说啥。

  “王董,我打算在煌岛跟霍建一块儿弄个项目,您给看看?”曹老板是个有眼色的,知道这事儿膈应人,转移话题打圆场。

  老牛和钱四儿也都这意思,既然不能,那就别老想着,他们心里都埋怨老白,还说这个有意思?

  王老实摆摆手,笑呵呵的说,“那位霍老板干这个是行家,老曹你就听我一句劝,他想怎么干,你就旁边儿看着、跟着,顺便瞅瞅人家啥思路和手段。”

  顿了顿,又说,“至于棒子那事儿,你们也甭说了,我有数,哈哈,不到最后一刻,谁说得准儿呢。”

  瞧了瞧王老实那模样,不大像嘴硬,屋里几个货面面相觑,王老实一向埋藏的深,他们还真琢磨不透真假。

  王老实看得出,钱四儿几个还不大明白,就故作高深的说,“还是那句话,他们舍得死,我就舍得埋。”

  临近演出的日子,众华的每一个人都忙成狗,睡觉成了奢望。

  一个大型的演出,要做的准备千头万绪,哪怕都是有经验的,也忙的焦头烂额,生怕哪里出一点差头,那就不是小事。

  严格来说,众华还是个草台班子,有专业的员工,却没有能最大限度发挥专业作用的组织者,比如夏彤,她是那种端着咖啡坐一边儿的,压根不上手,幸亏她不上,不然也是添乱。

  棒子们倒是专业,可国情不同,他们也玩不转。

  想要顺顺当当的,就一个办法,使劲儿砸钱,反正都是棒子掏。

  棒子们也没推三阻四,他们认头,只盼着打开局面后没了阻碍,现在花的这些钱,华夏老百姓都会从口袋里掏出来。

  眼瞅着,一场宏伟华丽的盛大演出这就要齐活。

  华夏还在其次,毕竟是大国,事儿多,像这样的演出,顶多就听个响动。

  搁在棒子国可了不起,扬国威的大事啊,也是,天气预报就一句话的国家,气度自然到不了哪儿,仿佛有这么一出,他们能上天一般。

  在华夏的国视,众华掏钱买时间,加上有夏彤说话,给了个录播,就算不错了。

  相反,棒子那头儿是三大电视台直播,早早的就弄得全世界都知道。

  “小国寡民的得瑟心理。”靳玉玲也跟王老实一样,死活瞧不上棒子,特别是她好长一段时间跟棒子打交道,好悬没让棒子恶心死。

  王老实一脸的讨好,问,“姐,那边儿靠谱儿吗,别惹出事儿来,要不咱就算了吧。”

  “你跟谁学的,这么虚伪,人家不说了吗,成不成的就是试试,别抱太大期望。”靳大姐赏了王老实个白眼。

  让人揭穿了,丝毫没不好意思,说话之前,他自己都没当真话说。

  王老实也就讪讪一笑,几天前,唐三家里那次,靳玉玲知道了王老实的郁闷,就联系了一个人,还特意见了面。

  人家具体是干啥的,靳玉玲没明说,那位老大哥也不自己说,王老实呢,更不能上赶着问,招人不待见。

  不过,人家说了,回去想想办法。

  那次之后,一猛子扎下去,好几天过去,没听见回声,可把王老实给憋得不轻,只好腆着脸上靳玉玲家来打探消息。

  听靳玉玲这意思,她也不清楚,换一个人,王大老板绝逼让她知道大Boss发怒有多可怕。

  跟这位姐不行,王老实没那个胆儿。

  靳玉玲的居所又换了地方,没像以前闹中取静,这回是正经的到了郊区,甚至是山区,弄了个精致的小院,王老实算是会享受了,都有些眼馋。

  正有一搭没一搭说着,张嫣进来,小声说,“白老板来电话问情况呢。”

  哪壶不开提哪壶,王老实有些控制不住了,挥了下手说,“急什么!甭搭理他。”

  正半躺着喝茶的靳玉玲抬眼看了看,撇撇嘴说,“哟,这脾气,真不错,以前可没看出来。”

  眨巴了几下眼睛,张嫣懂事儿的赶紧躲开,老板不爽,最聪明的办法就是别在眼前晃悠。

  “对啦,夏彤那丫头怎么跟你磕上了,以前可是没这样。”

  王老实摊开手,特无奈的说,“他男朋友呗,让我收拾过。”

  靳玉玲恍然,点点头,摇头说,“还是小了些,就冲她这么干,也不是个让人省心的。”

  王老实伸手从包里掏出烟,扫了靳玉玲一眼,又放了会去。

  “抽吧,我没事儿。”靳玉玲看见了,毫不在意的说。

  王老实笑了笑,摆手说,“算了吧,没那么大瘾。”

  “对了,要是这事儿成了,她们可让你坑得不赖,还不更恨死你啦!”

  王老实撇了撇嘴,“现在就不照样恨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