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零七,对你真是没说的

八百零七,对你真是没说的

  有礼物?

  王董给的?

  老邱呆了呆,马上心里一阵欣喜,刚才那种患得患失再也没有,说白了,他不在乎王老实给了什么,而是老板在这个时候派来艾碧菡,并送了东西来,这才是他所希望的。⊙頂點小說,x.

  艾碧菡笑着对两位新人说,“要是方便的话,咱去看看?”

  为什么要问方便呢?这会儿婚宴中还有个比较重要的程序,那就是新郎新娘敬酒,两个意思,一是认亲戚,二是表达谢意,人家大老远来参加婚礼,他们应该通过这种形式来感谢。

  要是正在敬酒呢,放下客人跑去看礼物,会让人议论的。

  小邱拉了媳妇一把,挤了挤眼儿,他叔的老板是谁,他明白着呢,不能让自己叔脸上无光。

  他们站在门口儿说话,引来好些人瞅,还有新娘子的父母,他们两口子心里有点不大痛快,还有好几桌的酒没敬呢。

  本来看着那个老邱忙里忙外挺不容易,还做这么没眼色的事儿,真是的。

  在婚宴上说不好听的不喜庆,他们只好过来叫人。

  等走近了,还没等他们开口问,就听旁边儿人说,那么大老板,专门送来的礼物,肯定不能差喽!

  大老板送的礼物?

  哪个老板?

  谁的老板?

  自己姑爷工作是什么他们早就知道,很不错,但绝没有什么大老板,而且----不都在里边儿坐着喝酒呢了吗?

  没来得及问,也没人解释,他们压下嘴边儿的话,跟着人群走出去。

  来到这栋楼的门口,一辆崭新的越野车停在那儿。

  艾碧菡笑着说,“王董就不问你们喜欢不喜欢了,主要是考虑你们年轻,出去玩儿方便。”

  槽!

  几个小年轻眼睛都在放光,还尼玛敢不喜欢?说出来直接打死,别看他们买不起,可喜欢车的是大多数,此车是该系列的顶配,要小三百万呢!

  这得是什么样儿的大老板啊,出手这么阔绰!

  新娘子跟新郎官脸上都笑得没样儿啦,怎么可能不喜欢,对于他们来说,这车压根就不敢想!

  老邱这货会端着模样,一脸的微笑,心里怎么想是不会表现出来的,他正凑近艾碧菡表达自己对老板的谢意和忠心!

  应该是这样的,可艾碧菡有点受不了,她受不得老邱那么肉麻的话,故意向边儿上躲了躲,摆手说,“邱总,您自己有话回头跟王董说吧,我怕记不住。”

  老邱如何听不出来,却不以为意,哈哈大笑说,“那是肯定的、肯定的。”

  小邱那新上任的岳父岳母站在人群里,别的没明白,就听人家说这车得小三百万,心里真哆嗦,哎呦喂,这要换成钱得多少啊?

  再听一会儿,总算闹明白了事情由来。

  这车是送给自己闺女跟姑爷的。

  送车的人是姑爷他叔的老板。

  只要人不傻,就会算账,不管人家老板有多大,送出这样的厚礼来,只能说明一个必须重视的问题,小邱他叔在老板眼里非常得势!

  得势到连他侄子结婚都送三百万贺礼的程度!

  原先呢,只是觉得小邱勉强配得上自己闺女,现在重新比对,那可是大不相同!

  老邱也稳住了心神,板起脸来教训自己侄子,“行啦,你们赶紧回去,咱不能失了礼数。”

  “哦、哦、哦,我们马上回去。”小邱同志其实已经欢喜傻了,要不是他叔提醒,这货估计都忘了今儿是什么事儿。

  瞧瞧,人家这素质,关键时刻脑瓜真清楚,难怪人家老板看重,新娘子父母立即在心里给老邱挑起大拇哥!

  老邱转过脸跟艾碧菡说,“小艾,走,到里边儿坐,这喜酒你必须要喝!小张,你也来。”

  艾碧菡没推辞,笑着点头答应,她可是随了礼呢,不吃点回去太亏!

  门口儿的人开始往里边儿走,可是,他们没想到,还有人往外走呢,有人给新人送了价值三百万汽车当礼物的事儿已经传开了,好奇的人都要出来瞅一眼。

  尤其是女方家的亲戚们,心里都在琢磨,这姑爷选得好啊,这俩口子也不厚道,之前说的那么差劲儿,怕咱借钱还是怎么的?

  事情明摆着,这小邱家绝对没有表面儿上那么平淡,这亲结的值实!

  老邱领着艾碧菡到了老白他们这一桌上,他自己也落了座,别人怎么想他不管,至少他觉得侄子这场婚礼实在太圆满了!

  白老板拿过酒瓶就给老邱倒酒,邱宏伟赶紧起来要抢酒瓶子,让老白给拦住,“老邱,你别以为我这是跟你客气,说好了,我们可是等了你好半天,先罚酒再说!”

  邱宏伟也不含糊,笑着解开衣服扣子,玩儿出豪爽范儿来,撸起袖子说,“这酒罚得对!是我老邱怠慢了几位!今儿您说怎么喝,我就怎么喝,皱一下眉头,我就不姓邱啦!”

  “好!今儿不醉不归,咱大伙儿都敞开喽!”

  气氛活跃起来,跟刚才一比,就是一天一地。

  ※※※

  御宴这边儿。

  六十来个人不说全是,但大多数人都是高手,平时他们基本上都泡在酒桌上,活跃气氛的手段哪儿个都不能差。

  气氛非常的热烈。

  东道是刘成君,他自然会有更多人照顾,从酒量上说,他实在对不住自己的级别,差得有些邪乎。

  人家大部分人顶多算热身完刚进入正经的时候,他刘成君已经有了八分醉意。

  他还算不傻,知道接着尿遁,跑出来缓缓劲儿。

  这样下去肯定不成,碰见个服务员就问王老实在哪儿,服务员领着他到了王老实跟唐唯待着的房间。

  饭早就吃完,王老实正显摆他的所谓茶艺,最近上了点心,手艺比之前确实强了不少。

  得瑟了几下,唐唯还真夸奖了几句,王老实心头一喜,自然更来精神,可劲儿的卖力气。

  门一开,刘成君进来,王老实一看,就知道坏了,什么都想到,偏偏忘了姐夫这酒量实在拿不出手。

  起来让刘成君坐下,给他倒了一杯水,“可别喝多了。”

  刘成君也知道,摇头说,“唉,今儿才知道天下之大啊,咱滨城跟人家比差太多。”

  王老实哭笑不得,酒量这玩意儿咋还有地域之分,其实就是你自己个儿不给力,怪的着地方?

  服务员正要走,王老实喊住她,“你们这儿有醒酒药没有?”

  服务员点头,“有的,王董需要的话,我去取。”

  王老实说,“辛苦你一趟吧。”

  服务员礼貌的点头答应,转身出去了。

  刘成君说话已经有些不大利索了,迷糊着眼说,“那玩意儿能管多大用?”

  唐唯看刘成君已经把一大杯水喝了进去,赶紧给他续水。

  王老实说,“管多大用我不知道,有总比没有强。”

  刘成君默然不语,低着头不知道想什么。

  唐唯瞅了瞅王老实,给王老实使了个眼神儿,她看出来刘成君似乎有话说,可不愿意当着自己面儿,她想识趣点,出去转转。

  王老实其实也看出来,点了下头。

  唐唯起身说,“我去看看,这儿的药不好说,还是我去买吧。”

  刘成君抬起头来客气说,“不用、不用,天都黑了,外边儿------”

  王老实赶紧说,“姐夫你坐着,让她去吧,有人跟着。”

  屋里没别人了,刘成君精神似乎因为喝了不少水好了点,他犹豫了下说,“落实,今儿是不是太张扬了,传出去影响------”

  王老实问,“听见人说闲话啦?”

  刘成君迟疑了下,点了两下头。

  华夏传统讲究的是中庸,玩儿的是内敛,很多方面都特别注意自谦,官声很重要,甚至很多时候,这种玩意儿都当作考察的项目。

  从这方面说,刘成君今天搞这个联谊聚餐是很值得商榷的,负面影响肯定会有。

  今天这个事儿,王老实不是欠考虑,而是实实在在的仔细考虑了好几分钟!

  看了一眼面带疑虑的姐夫,王老实说,“你担心的不是没道理,但凡事儿总有个对比度,得看那边儿最合适,想要完全都是好处,姐夫你自己说,有那种事儿没有?”

  刘成君先是不解,皱着眉想了一会儿,说,“我懂你的意思,有影响却不如好处大?”

  王老实没否认,说,“学习完,你就跳出滨城,换了地方后,那才是真正的官场,跟滨城是两个概念,你得换个思路,得让别人知道,你不是空着手来的。”

  这一期学员中,鲁东的干部也有好几个,估计刘成君到了鲁东后,他是怎么回事儿很快就能传开,对刘成君工作上打开局面是很有好处的,经济挂帅,像刘成君这样的干部,到哪儿都吃得开!

  还有些话,王老实没好意思说,怕姐夫脸上挂不住,注意影响是对的,可得看人,你就这么屁大点官儿,要什么影响啊!

  就算此事传得到处都是,谁会真的当你是个人物?

  ※※※

  京郊,周家院子里。

  周兴甫一个人坐在炕头儿上喝闷酒。

  下午的时候,段伟从滨城打来电话,事情很糟糕,比他预料的还差劲。

  美帝公司的代表没闲着,已经在接触其他公司,据说谈得还不错。

  如果这边儿谈成了,那么周兴甫就等于被釜底抽薪,主力都没了,还拿啥跟人家玩儿?

  周老板还安排了人接触前苏村,这是试探性的,跟前苏方面直接对话,言明困难,让前苏方面想办法疏通。

  他很想知道自己的猜测对不对。

  如果不对,那么前苏的力度会比其他方面都大,没准儿就能峰回路转也说不定。

  传回来的消息不好也不坏。

  首先,前苏的王庆其没反对,答应想办法。

  第二呢,又不好,人家说了,想办法跟上级沟通没问题,可也不能跟书记硬顶不是?

  这特么的话都让人家说了,周兴甫无法判断,心里那个憋屈。

  嗞儿一声,周兴甫又喝了一口,然后扔了一颗花生到嘴里,两眼通红的盯着对面墙,仿佛能从上面找到什么似地。

  啊!

  突然,周兴甫发癫一样的,使上浑身的劲儿把酒杯砸到墙上,酒杯瞬间粉粉碎!

  ※※※

  曹老板端着酒杯,跟老邱说,“老邱,王董对你真是没说的,仗义!这杯酒,我干啦!”

  说着,一仰脖,曹老板一饮而尽!

  邱宏伟此刻醉眼迷离,却丝毫不含糊,跟着干掉,大声说,“能跟着王董,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福气,哈哈!”

  此时,大部分宾客已经告辞离开,留在这里喝酒的已经没多少,基本上都是特别近的亲戚或者新郎新娘的好友。

  服务员们已经在收拾,就等着剩下这几桌结束。

  大门外,还有不少人围着新车看,其中就包括新娘子的父母在。

  两位心情此刻好的不像话,自打这个车送来后,他们再和亲戚们说话时,明显感觉到了不同,虽说也没人会直接说点什么,可在态度和眼神儿上绝对大不相同。

  他们两个倒没有特别凑到车边儿上,就这么站在旁边儿看着,心里都那么舒坦。

  时间已经不早,按照老京城的咧儿,他们此刻早该回家了,可不知道为啥,这老两口子就舍不得走。

  这时,负责收礼金的人过来报账。

  按照两家的约定,邱家负责婚宴的开销,而收的礼金,两家都不要,全给小两口。

  两家办事儿都很大气,不过,女方这边儿耍了个心眼,他们安排了人负责这事儿。

  刚才没顾上,这会儿吃饱喝足,三个负责收钱的人过来跟老两口子汇报这个事儿。

  其中主要负责的人说了一个数儿,这让老丈母娘很吃惊,“怎么会这么多钱?是不是算错了?”

  “我们数了好几遍,没错儿,您看,这有好几个人都上的十万呢。”

  拿过礼账过来,一看,名字都不认识,明显不是自己家这边儿的,不用问,都是冲着邱家来的。

  老头儿明白,拉了自己老婆一下说,“别算计了,有这个在,那就不奇怪。”

  说着,他指了指那辆车。

  ※※※

  御宴里。

  吃了唐唯买的解酒药,再理顺心思的刘成君鼓起余勇,重新投入,硬是让自己撑到了最后。

  结束时,王老实又带着唐唯在门口相送。

  还是刚才那些车子,把这些意气风发的干部学员送回学院。

  目送车队离开,王老实揽住唐唯的腰,松了口气说,“咱也回吧,这一天真够折腾的。”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