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九十五,有人不想查

九百九十五,有人不想查

  贾晖回到了工作岗位,至于脸上的伤,谁敢去问?

  有港岛那事儿在前,人家王老板还放话不在乎钱,该多少就多少,要求只有利索,不留尾巴。

  好办。

  王老实特有礼貌的给张书记打了招呼,人家书记忙,没空儿,也没指望他,见了说八卦好像不大合适。

  剩下的就是请一顿,方方面面的几个领**都到齐,王董的面子要给。

  饭局也都是套路,说些不靠谱儿的辛秘,讲点擦边儿的混蛋话,要是有些事儿,自然能拍胸脯的就使劲儿拍几下,以后鬼才记的。

  王老板喝的不少,兴奋劲儿似乎还没过去,刘美娟跟老邱都陪着,半途中,那新也跑来凑热闹,主要是这货听说王老实在港岛玩儿那么嗨,他觉着新鲜。

  滨城的事儿妥了,又在家住了两天,舒坦够了,王老实带着媳妇跟爸妈告别去京城,才出村儿不远,就让老张给叫了过去。

  王老实心里咯噔了一下,早先说不见了,现在突然又有说法,恐怕就是贾晖那货犯事儿了。

  官场就这样,非常微妙,事实清楚,谁都知道,却可以因为各种原因安然无恙,换一个人或许就完蛋。

  就拿贾晖这回惹的祸,搁谁身上都危险,他不光是违纪,还违法了呢,怎么办他一点毛病都没有。

  王老实出手救他,也是算准了贾晖还是有生路的。

  没错儿,就是组织纪律程序才真正决定他的生死,法还不是。

  如贾晖这样级别的干部,得张大书记亲自点头才能查,否则像扑风捉影这样的举报一点用没有,哪怕告到京城,按照政治规矩也得转到张书记这里来,还是老张说了算。

  事关社会稳定大局,除非要当公开典型,否则绝对不能出幺蛾子,若老张控制不住常~委~会另当别论。

  老贾犯的事儿大不大呢?那得看咋说,在华夏传统文化里,王老实觉得是可大可小。

  单纯从贾晖那儿说,把这货枪毙十分钟绝对不冤枉,王老板都懒得知道除了在奥岛这回贾晖还有哪些不干净的底子,应该不会少,这么混蛋的事儿都干,能好到哪儿去?

  大环境如此,高要求没可能。

  之前张书记可没有明确表示,难不成有啥新看法?

  见了面儿,王老实先偷眼瞅了瞅老张,脸上看不出什么来,这老家伙越发像老全了,王老实心里是不喜欢的,不当老妖精不行?

  果然是关于贾晖的,有人举报,还是实名的。

  王老实没问是谁,无关紧要,重要的是老张啥态度。

  张书记沉吟了一会儿,瞅了王老实半天才问他,“石局没找你?”

  “跟他不熟。”王老实关键时刻立场坚定,老张一直想把那姓石的换掉,甚至还弄了明升暗降,偏偏那货就是赖着不动。

  提起姓石的,王老实大概有数了,贾晖也通过老邱告诉自己,石局非常关心俱乐部的情况,专门过问,对这次收购是不大满意的,虽然不是主管,他在滨城浸淫多年,影响力不一般,老贾有些含糊。

  老邱最后还是用张书记坚定贾晖信心,再说了,贾晖没退路,只能跟王老实合作。

  虽然还没有最后签字,明眼人都知道,那就是个时间问题,连关心足球的媒体都公开报道了,就不大会有什么波折。

  除非张书记反悔,会吗?

  绝不会,那是抽他自己嘴巴。

  跟王老实又说了一会儿,借口他还有外事接待,赶王老实走人,弄得王老板撇了半天嘴。

  回到车上,唐唯问,“出事儿啦?”

  王老实整理心情笑了笑说,“没有,有些事儿张书记不清楚,找我问问。”

  不是装的,王老实其实心情不错的,老张喊他过来就两个事儿,一是提醒他,这次贾晖的事情过去了,他老张做了后盾,第二,告诉王老实,捣乱的是那姓石的,得长点心。

  除了这二点,王老实琢磨老张是不是想通过自己向某些人反馈,这石副主席该挪窝啦?

  不能够吧,王老板真心怀疑自己想多了。

  ※※※

  “你还真没想多,老张没准儿就那意思。”回到家,王老实非常意外的见到靳玉玲,这大姐如今多了沧桑范儿,自打她接了那个任务开始,王老实就没怎么见她,每次都是靳大姐过来要钱。

  王老实摇摇头,自己不想掺乎,没往下接,转而问靳玉玲,“怎么着,又缺钱啦?真当我这儿有印钞机啊!”

  这大姐也没谁了,平时根本见不着人,只要露面,就是伸手要钱,不给都不好意思,哪怕再有资产,可王老实的现金流并没有牛到随意支取的程度。

  再要,他王董真有点含糊。

  “瞧你那点出息,那事儿完活,后边儿不用了。”靳玉玲直接翻了个白眼,一看王老实没出息的模样就气不打一处来。

  王老实一听,嘿,好事儿啊,自己这边儿压力大大减轻,傅颖也不会再每次怒目相视,赶紧笑嘻嘻的说,“那就好,怎么着,姐你是功德圆满?”

  “算是吧。”靳大姐说话都带着轻松,那事儿不容易。

  王老实赶紧关心的说,“那你可得好好歇一阵子。”他可不敢当面说靳玉玲现在黑不溜秋的样子有多惨。

  靳玉玲坐直了身子,抬头问王老实,“你玩儿足球的事儿我听说了,玩儿归玩儿,别出圈儿啊!”

  “哟,都闹到你那儿啦?这是谁呀,路子够野的。”王老实略微一愣,马上皮笑肉不笑的说。

  这口气让靳玉玲懵了一会儿,马上她回过味儿来,自己刚才说话是有点让人误会,赶紧摆了摆手说,“别瞎琢磨,就是替你不值,犯得着吗?”

  王老实撇了撇嘴说,“我就看不惯咱国人这毛病,吃什么顺嘴儿了就不让别人掺乎,凭什么啊,都小家子气,光想吃现成的,就没一个有魄力的,不想着把蛋糕做大了吃更好的?一个个的那没出息劲儿,我还就偏折腾,有本事就特么的使劲玩儿,哥们儿就不信啦!”

  一番话顿时把靳玉玲给逗乐了,她拿手指着王老实数落,“本事没见涨,脾气可不小,你得小心着,这回奚亚龙进去,好些人不乐意呢。”

  王老实疑惑的问,“不是说正在查他吗?”

  靳玉玲翘了翘腿儿,伸手从盘子里拿了个葡萄,笑眯眯的看着王老实,“可也有人不想查他啊!”

  “谁啊?这么大本事?”

  “别人就不说了,唐三你总不能忘了吧,他要是跟你张嘴,你怎么着?”

  “我特么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