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八十九,都是惯的

九百八十九,都是惯的

  鸡鸣狗盗皆人才,古人诚不欺人。

  老白原来起家的底子就不大纯,事业做大了后,有些东西是不碰了,可对某些人从不放松,花点小钱养着,免得有事起急抓瞎,不吃亏。

  有个绰号叫骆驼的,这小子除了认字儿少点,别的都是一流人品,按照专业的说法,放到电影学院里妥妥就是学霸。

  平时呢,这家伙就在老白的一个经纪公司里混,这次被老白当法宝使了出来。

  一表人才。

  开口说话一听就是专业的。

  至于学历、履历什么的,那东西有真有假,花钱多点还能整的真假难辨。

  没几天,骆驼就成功打入了敌人内部,既然要弄出点出彩儿的动静,各样的人才就不能少,尤其是像他这样的,更是需要。

  很快,脑瓜好使,嘴巴甜,明白圈里规矩的骆驼就被委以重任,当了一个相当有份量的助理。

  确实是有份量,很多内部的事儿,他都一清二楚。

  千万不要以为演艺圈里弄点什么事儿还要防备啥消息外泄什么的,那都是瞎掰的。

  众华方面紧锣密鼓,骆驼正好赶上。

  骆驼轻松的把消息透给白老板,毕竟人家老白才是他正经的老大。

  众华商务这帮货跟棒子们这次玩儿得挺大,老白分析了半天,就得出这么个结论来。

  没别的,赶紧给王老板打电话汇报。

  其实这货才从前苏出来,还在回京城的路上,不过,事情有轻重缓急嘛。

  听完了,王大老板一丁点意外都没有,搁谁也得按照那路数玩,要不就别去丢人现眼,反正奔着怼来的,顾忌、装怂神马的压根就不该有。

  要有点动作么?

  王老实不打算动,太早,说实话,他觉得自己特么的真闲得蛋疼,跟这帮货较劲,凭白拉低自己层次。

  只是架到这个份上,都睁眼看着呢,主要还是那些棒子,忒恶心人,不收拾他们,心里过意不去。

  “不错,老白,你这事儿办得好,让兄弟们接茬儿盯着,等回头咱好好商量怎么玩。”

  就这几句话,让老白跟打了鸡血似地,拍着胸脯保证,“瞧好吧您呐,这事儿我死盯。”

  不管真情假意,冲人家老白这厚道,王老实不能不承情,赶紧笑着说,“老白,犯不上,你也忒给他们脸,归根到底,他们凭什么啊!捎带脚就成了。”

  好话暖人心,王老实这一手从来都玩儿的溜。

  放下电话,王老实扭头看了看窗外,张书记回去有几天了,按道理说,新区开发区管委会那边儿该有动静啦,出岔子了?

  心里有疑惑,王老实表面上没露出来,他打发朱云去做点前期工作,找些人,总要把自己的团队架子搭起来,不至于到时候手忙脚乱。

  问了问唐唯,京城那边儿有没有着急的事儿。

  “没有,你不用惦记我这儿。”唐唯这边儿很会察言观色,说出话来让人舒坦。

  王老实故作轻松,搂着媳妇低声说,“那正好,咱在村里住些日子,还是家里舒服。”

  他也感觉到了些不同,这两天晚上,唐唯特别主动,跟以往颇有不同,事情几乎就是捅破了,媳妇还这样,哪怕再累,王老实都愿意继续下去。

  吃饭就在老妈那边儿,明显的,补的东西很多,王老实只略诧异了下,没敢问,就闷头吃,身体确实需要补,男人天生就吃亏啊。

  唐唯心思灵活,一瞅婆婆这意思,臊得脸发烫,要不是抹不开面儿,早就跑家去了,得知闺女回来,郑婕也到了前苏。

  下午,天气转凉,还不至于到不能出去遛弯儿的程度,王老实没让唐唯跟着,她要去自己家里,反正都在一个村子里,统共没多远。

  顺着小路,奔着小河走,他打算去水库那边儿看看,吃饭的时候,老爷子提了件事儿,因为水利方面的调整,水库可能要改制,不再承担水利任务,变成湖。

  这对水库周边的几个村子来说绝对是好事儿,尤其是前苏,妥妥再添一大财源,前提是搞好喽。

  村里商量过,心里没底,找了老爷子,想让王老实给拿主意。

  王老实压根就不用多想,为难的就是脑子里好几个招数,一时不知道哪一个合适。

  还没到大堤,就远远的看见老李快步走过来,那模样肯定是有什么事儿,王老实没继续走,停下来等他。

  果然,其实也不算什么事儿。

  查芷蕊闲不住,带着人去逛街,正好碰上一档子事儿,当了一回大侠。

  听完之后,王老实哭笑不得。

  事情不复杂,华夏这边儿有人去赌了,几乎明白人都知道,久赌无胜家,但凡听谁说哪一个赌赢了,成了大富翁,别信,百分之百是人家赌场故意制造出来的,以内部安排的人为主,若不是,最多小赢,赶紧趁机离场,否则,还得吐出来,再把身家搭进去。

  王老实坚信,小赌怡情就特么是忽悠人的混蛋话,人性就那样,不把自己命赌进去是不会醒悟的,哪儿特么的还有怡情。

  事件里的那二货,就是在赌场里输光了,这倒是不要紧,输完赶紧滚回家好好过日子呗,不成啊!人家场子里服务贴心,借给你钱,当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借的,要么你有足够的资产,要不你身份不一般,人家可以确保收回钱才行。

  借了钱,又输了个精光,这种事儿反复发生,都没人当回事儿,有规矩的。

  偏偏这次出了岔子,碰上一个不懂规矩的。

  老李说了,那货好像是个当官的,权力似乎还可以,压根不怕,牛气哄哄的直接走人,说回头会安排人解决这事儿。

  王老实相信,那货说的一点都不会有问题,他也就打个电话就能解决的事儿,真没放在心上。

  前提是,他得真放在心上办,拖延了时间可不好。

  这货还就拖了,而且根本就没回来,接茬儿在港岛玩儿。

  奥岛那头跟港岛都是勾着的,不见动静,过了时间当然不干,人家才不在乎你啥级别的,直接在街上动手。

  出来干这种活儿的人文化素质都比较差,动手的时候自然嘴不干净加上手不规矩。

  那货还带着家属呢,大人叫孩子哭的,碰上查芷蕊这号不怕事儿的能不管?

  说起来都是让王老实惯的,以前多文静腼腆一姑娘,瞅瞅现在,都敢当街指挥叫嚣着让人暴打小混混,她心里还把这个当行侠仗义。

  别人且不说,王大老板听着眼泪哗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