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八十八,强龙要压地头蛇

九百八十八,强龙要压地头蛇

  老张同志此番确实以休息为主,停留前苏二十多个小时里,这家伙好好的放松了放松,至于王老实说的那个事儿,他没大放在心上。

  滨城他就是老大,掌控能力还是不错的。

  就一个挂靠在开发区下属公司里的俱乐部,里外不讨好的玩意儿,卖也就卖了,那倒霉孩子有的是钱,给他折腾去呗,再说了,免得吴老二觉得哪儿不好。

  不出王老实所料,临走的时候,老张同志安了王大老板的心,“你这边儿也准备一下,我会打招呼的,让他们研究怎么办着顺畅。”

  搞定!

  “好,有您把关,我没啥好担心的。”

  “滑头!”老张差点没忍住想揍人。

  送走老张,王老实立马召集人,他觉得自己已经开始算是浪费时间了,做到现在的程度,下边儿就不该再有他自己什么事儿了。

  人家老张的意思明白,就是答应了。

  华夏从来这样,没把握的事儿,打死都不会提前说,老张同志还是给力的,头天来的时候还不是,今儿就这么给力,啥都不说了,讲究,下次炖鱼还给老张弄条野生的,少放油------

  有些事儿呢,他本想打个电话交代,后来又改了主意,媳妇唐唯无意间说的,有些话当面说更尊重些。

  太有道理!

  按照这思路,王老实把跟这个俱乐部有关系的人都召集到前苏来。

  来了人得管饭,华夏优良传统,王老实这次依然还是在自己院子里,不过不是他自己动手,有厨师呢。

  别人都好说,朱云脑袋有些大,前期还好,有刘美娟跟邱总帮衬,拿到俱乐部不是多麻烦,关键是拿到之后。

  按照老板的想法,这妥妥的就是害群之马,不光是华夏足球圈儿的,那节奏完全是奔着祸害世界足球去的。

  更大的可能就是,滨城足球将引领华夏给世界足球界留下人傻、钱多、速来的清晰印象!

  真留下那名声,不好玩儿!

  老朱算是进入角色了,很坦然的把担心跟王老板汇报了。

  刮目相看啊,王老实都没想到,本该胆大包天的一娘们儿会如此讲规矩了。

  “没事儿,你想多了,都是人家玩剩下的,咱至多就是发扬光大而已,会有人跟进的。”

  解释不清,那就直接给个痛快的命令,省得下边人迷茫,王老板没犹豫。

  朱云也不矫情,点头表示了解,人家老板都这么说了,她无所谓,糟践钱的纯难度不高,本来这玩意儿她就打算当跳板的,好坏再说吧。

  事儿呢,大体算是交代清楚了,只等老张最后敲定,这边儿就开干!

  吃喝之后,王老实一敲脑袋,还忘了个货,赶紧给钱四儿打电话,“四儿,有事儿找你,明天有空来趟前苏。”

  王老板召集人到前苏,这么大事儿,四爷如何不知道,他还在纳闷儿,是不是自己在远离三哥核心圈子啦?

  接到电话,这厮浑身骨头都轻了一大半儿,不是那么回子事儿!

  “三哥有事啊,等着,我过会就到。”

  王老实一看表,不早了,赶紧拦着,“都几点了,不急,该干嘛干嘛去。”

  “三哥就甭管了,我有数。”钱四儿哪里还等的了。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不管了,爱咋地咋地。

  没放下电话,王老实就琢磨过来了,这边儿好几位呢,都能跟钱四儿玩到一块儿堆去,由他们去呗。

  王老实没猜错,四爷赶到了前苏,好几个老货都等着他呢,不光如此,钱四儿把霍建给带了过来。

  早上起来,王老实从老李那儿知道了些细节,脑子里懵了半天,这帮家伙要闹成啥样?

  典型就是要玩儿出圈呀!

  特么的,不知道咱也惦记着那啥?

  ------唉,就没一个可心的。

  找钱四儿来前苏,严格来说也是没必要,到京城里说一个样,可钱四儿来了,这货显得非常得意。

  稍微长点心就知道他到底什么心思。

  王老实也没多想,瞅没人的时候,拉着钱四儿到外边儿,某些话,还是背着人点好。

  华夏足球圈正处于黑的无底线时期,往后也没好到哪儿去,王老实也没指望谁,谁来也白给,这玩意儿全世界都已经玩坏了。

  按照他本心,都不想掺乎进来,可既然进来玩了,那就不能差喽。

  王大老板有底线的。

  第一,不管别人怎么着,盘外招不许使唤到自己身上。

  第二,参考上一条。

  “四儿,记着,咱不做不教而诛的事儿,回去该打招呼的打招呼,该喂喂的就喂,反正就一条,回头儿咱滨城不能受半点委屈。”

  钱四儿脸上皮紧,有些哭丧的味儿,摇着脑袋胡说八道,“三哥,这不符合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规律啊!”

  “哟,听你意思,感情那书你看过?”王老实停下脚步,钱四儿话里有话。

  确实有些话要说,钱四儿比以前勤快的多,尤其是涉及王三哥的,四爷嘴勤腿勤。

  足球圈里乱,到底怎么个意思,他很快打听了些猫腻出来。

  “三哥,您就别抬举那帮废物,他们也就在表面上戳着,顶多拿点小钱,欺负欺负那些不硬气的,得利的都另有其人------”

  王老实也不是不知道,所以他才喊钱四儿过来,可听着话茬儿,他就不爽了,两眼盯着钱四儿追问,“你的意思是我惹不起他们?”

  “不是,绝对不是。”钱四儿赶紧摆手,别尼玛逗了,还有三哥不敢惹的人?

  “那是什么意思?”

  钱四儿没辙,搓着手说,“那帮孙子档次忒低,跟他们打交道,显得三哥没层次------”

  王老实乐了,拍了钱四儿肩膀一下,“我就没打算跟他们打交道,你丫想左了。”

  “那------”钱四儿愣了愣,张着嘴竟然不知道说啥。

  人家再不上档次,王三哥也是在人家嘴里夺食儿,那得多招恨,听意思,还没准备按照规矩办,要玩强龙碾压地头蛇。

  四爷倒不是怕,大体上什么人在摆弄,他还是知道些的,没听说有多牛掰到不能惹的人物,可麻烦着实不少。

  就算人家认怂,答应某些条件,滨城这俱乐部也未必就能顺畅,钱四儿怀疑王三哥把事儿想的太简单了。

  四爷脑子里正乱着,冷不丁的,王老实回过头来,“四儿,这事儿你盯着点,哪个扎刺儿,就拍平了他,用不着手软,有人给撑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