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八十六,这是什么混蛋事儿啊

九百八十六,这是什么混蛋事儿啊

  思考是个复杂的过程,每个人也有各自不同的方式,朱云说要考虑,更多的其实也是在了解足球那玩意儿到底如何。

  不懂的事务非常可怕。

  京城里鱼目混杂,什么人全有,朱云人脉并没有多厉害,若仅仅想找人打听足球却并不难。

  一个首都,人口众多,京油子多的是,基本都是属于那种上下不靠的,没啥太大难度,朱云只是想大概了解,当然就快、也容易。

  一连两位的瞎白话,朱云心里其实不大高兴,足球圈儿太乱,就冲这两个不靠谱儿的知情人,可以判断出,能给她施展的空间并不大,唯一支撑她答应下来的,大抵就是王大老板这个平台,或者直白点,是王落实这个人。

  朱云的盘算很简单,把那个所谓足球俱乐部做好,让老板看到自己的能力,以期待换一个更广阔的天地。

  以前朱云也到过滨城,这一次心情大不一样,不再是脚步匆匆,细看之下,滨城的韵味竟然也别样不同。

  她直接来到了前苏村里,自打一进村,朱云的眼睛就不够用了,来之前听说前苏村很好,真的呈现在眼前,她才发觉,一切美好的辞藻都无法真正形容这里的没,更没办法把那种恬静美表达出来。

  刘美娟和老邱也在,王老实在自己的小院里宴请几位,唐唯把长发简单盘起来,居家模样,是朱云所没想到的风情,在车上时,她已经知道今天老板娘也会在。

  其实唐唯也是才从京城回到滨城,王老实电话里好一阵诉苦,并甜言蜜语不要钱的使,唐唯没办法,只能回滨城来抚慰老公。

  王老实也充分体现其随和的另一面,系着围裙当起了厨师,最懂事儿的当然是老邱,这老货完全把自己当成了杂役,那个起劲儿,有他这样,刘美娟也不好坐那儿喝茶做戚,幸好有老板娘在,她只要打好下手一准儿没错。

  都有事儿做,只苦了朱云,她就是想上手也不能,第一呢是还不熟,不好意思,第二就是她从小也没弄过这些,压根不会,最关键的还是她并不擅长如何让老板高兴,不着痕迹的。

  王老实大概看出来了,笑着说,“你呀,也别闲着,先去安顿下,换身衣服,然后再过来吃饭,这儿环境不错,走一走、瞅一瞅。”

  “哎,好的,王董。”朱云赶紧按照王老实说的去住处换衣服。

  菜品并不丰盛,五、六个,没有酒,算是家常饭。

  几个人都吃得香甜,惟有朱云略显紧张,吃得有些雅致。

  都看出来了,除了唐唯多次热情给大伙儿夹菜,其他人都没言语,说多了不合适。

  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

  老祖宗留下了至理名言,走起吧,王老实自打有了保健医生后,也越发注重养生,领着几个下属,陪着媳妇,在自己倾力打造的家乡遛弯儿,这种感觉实在酥爽!

  没谈啥大事儿,煞风景,就是聊了聊滨城最近有啥动静,以趣谈为主。

  层次啊!

  朱云没办法插嘴,人家一张嘴说的事情就不是她所能了解的,别说她初来乍到,哪怕回到起家的地方,也不能,说不好听的,档次不够,不愧是王大老板,确实不枉自己不要脸的追随而来。

  王老实扫了她一眼,见她脸上愈发严肃,心里也有些纳闷儿,这娘们儿啥心思?

  “他没说什么事情?”老张同志用热毛巾擦着脸,略显疲惫的问。

  李秘书低声回答,“王董说没啥大事儿,看您什么时候空闲了再过来,或者您到前苏去一趟,放松、放松------”

  把毛巾递给秘书同志,张大书记忍不住冷笑说,“他说的话你可别信,没什么大事儿?我把话搁在这儿,这小子从来就没小事儿,还件件是麻烦事!哼!”

  “您说的还真是。”李秘书不着痕迹的拍了一句,“不过呢,他有一点说的对,您啊应该放松、放松,最近可是太累了,再这么下去,您这身体怎么吃得消?前苏那地方倒也合适,您看?”

  老张自然明白自己这秘书小心思是什么,明摆着就顺着自己意思来,知道那王落实在自己心里是什么地位,更有一层,最近确实累了些,念及如此,便点点头问,“最近日程能腾出时间来?”

  小李同志早有准备,装了装说,“后天下午到大后天晚上,您都没什么重要安排。”

  不是没安排,到这老张这位置,时间就不是他的,还好他又有权利去任性,没有重要的就能变成没有安排。

  略矜持了一会儿,老张书记才点头,“那好吧,你去安排一下,别闹出动静来。”

  “明白。”李秘书心里踏实了不少,总算完成了王董的嘱托。

  安排老张去前苏,不是个简单事儿,以老张的级别说,光是路上动静就小不了,二级保卫,那是要封路的,还得给中央报备。

  这样一来,下边儿谁也甭打算清静,老张绝不想如此。

  悄悄进村,打枪的不要。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他还有不少事儿要做,主要是跟京城那边儿,程序得捋顺了。

  不管如何,张书记打算到前苏去休息一天,谁也别拦着。

  一般情况下,负责安全的那位也会非常懂事儿的睁一眼闭一眼。

  洗过澡,王老实特别惬意的躺在屋里,心满意足的看着媳妇。

  此刻的唐唯正在做护肤,一回头看见王老实那副模样,问,“怎么了?”

  王老实不能告诉唐唯说自己又收服了一未来大神给自己打工,只好憋着说,“没啥,这不是看见你高兴嘛。”

  唐唯肯定是不信的。

  没过多大功夫,唐唯犹豫过之后,还是决定告诉王老实,“今天妈问我南港那位是怎么回事儿,我说不清楚,回头你自己小心点。”

  嘶!

  王老实那股子得意立马消散的无影无踪,这可是他心里没办法拔出的一根刺儿。

  他明白唐唯肯定是知道的,就担心明着挑出来。

  以前王老板觉得没人敢,大家默契的守着这个公开的秘密。

  现在不成啦,唐唯明着说了。

  更让王老实心里发苦的是,事儿是从自己老妈那儿来的。

  还好,瞅唐唯这意思要三从四德,老太太那儿呢?

  ‘我的妈哟!’王大老板真心不知道该怎么办,懵了半天,他想起来看了看唐唯,用愧疚的语气说,“哎,你说我办这是什么混蛋事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