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八十三,王董够意思

九百八十三,王董够意思

  华夏足球名声极其臭,各种不好的因素都有,花样作死弄出来的高度颇令世人仰视。

  当然,国际上的足球并不比华夏实际好多少,黑猫腻玩儿的比华夏还深。

  不管是什么世界杯还是洲际比赛或者是各国联赛,其实都严重受某种利益集团的控制,只不过,人家歪果仁套路深了之后,不大明显、能唬人而已。

  这人的层次越高,对事务的理解就愈发不同。

  赶走刘彬,跟媳妇聊了一会儿,可惜唐唯今天可能累了,没大功夫就睡了,好多想说的话都没来得及张嘴。

  这晚,王老实思绪难眠。

  宗秘书透过来意思让他搞一搞足球,起个带头作用。

  他知道绝没有那么简单。

  足球在世界上的地位与华夏已经非常不同,老外整足球更多是为了多弄钱。

  在华夏,当一座城市的足球成绩好起来时,并非什么足球基础,而是政治立场的体现。

  如何实现?

  简单,资本投入,大量资本的投入。

  只要有钱,聚拢起好教练跟好球员,形成好的化学反应,成绩立马起来,放之四海而皆准。

  吴二叔突然想起这玩意儿来,恐怕就是要逼着下边儿人站队喽。

  王老实判断,自己这个被打着吴二叔标签的货突然风风火火的去折腾足球,加上以前对他足球的态度,搁谁都明白啥意思。

  东部经济发达地区,有钱的企业到处都是,华夏企业的特点之一就是离不开政府资源。

  地方主政之人只要略透出点意思来,谁会逆着领导想法?

  肯定拍着胸脯可劲儿上。

  再说又陪不了钱。

  千万不要以为那些投资足球的企业会赔钱,没错儿,单从俱乐部账面上陪的底掉。

  那是明面上的。

  背地里,政府随便**就全回来,比如某个地块上照拂一下,又比如某个项目歪一点。

  总之,领导高兴了,绝不会让你吃亏。

  关键就是领导需要与否。

  在华夏,谁真喜欢足球?

  不多。

  可吴二叔这么一玩儿,就需要很多人考虑自己的立场了,是不是该喜欢呢?

  喜欢就得有行动,不然别人可不会知道。

  一晚上的胡思乱想,不知道几点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早上醒来时,王老实一看时间,都快九点啦,唐唯可能看他睡得香,自己先走了。

  原本打算胡乱吃点东西就不出门了,没成想,粥刚端上来,张嫣就进来了。

  “有事儿?”

  一般情况下,张嫣这会儿待在前院,既然进来,必然是有事情。

  “吴总刚才打电话来问您有没有时间,想约您一起喝咖啡并介绍一位朋友认识。”

  王老实忍不住一皱眉,什么意思啊,吴楠悦可没这么不靠谱过,不过,眼下,这个面子得给,点点头说,“你安排一下吧。”

  得到指示,张嫣退了出去打电话。

  京城之大,很难用语言准确形容,各种上档次的去处也不是谁都能知道的。

  王大老板算是个家里宅着的,很少知道外边儿这些所谓够档次的地方。

  张嫣引领他进入这家咖啡馆时,他上下打量后,还是忍不住小声问,“不便宜吧?”

  能感觉的到,这里在装潢上真是上了心思,显得非常有文化氛围。

  张嫣摇头说,“我也是第一次来。”

  人家服务员见过世面,如王老实这般土包子似地的评价根本没让她有任何波动,还是非常有素质的把王老实跟张嫣引导到吴楠悦所待的位置。

  除了吴楠悦,还有黎晓和朱云,王老板都认识,打了招呼,王老实坐到她们对面,特没见识的问,“怎么不要个包厢?”

  他的认知里,一般咖啡馆包厢都要最低消费,自己这边儿人不少,也没差钱的,不要个包厢不划算。

  吴楠悦就差捂脸了,那是臊的,白了他一眼低声说,“不知道别瞎说。”

  “嗯?”王大老板终于看清楚,人家压根儿就没包厢,而且仔细看来,偌大面积里,座位也极其有限,尼玛,这是哪样儿缺心眼的设计师,弄出来这调调,不赔死?

  刚要揶揄两句,黎晓在一旁显摆,“我朋友开的店,我帮着设计的,怎么样啊?”

  好吧,你根本对钱没概念,加上你那所谓的朋友就打算陪你玩儿呢,王老实嘴角抽了抽,勉强笑着转换话题,“今天叫我过来有什么事儿啊?”

  “是这么回事儿------”吴总开口。

  接下来,喝着不知道好坏的咖啡,王老实挺明白了咋回事儿。

  第一,那个夏彤挺能折腾,似乎就是奔着自己这边儿来的,要提防,想想如何反击。

  第二,这个朱云是被倒霉的,得给人家个说法。

  王老实瞅了瞅吴楠悦,他想从吴楠悦脸上看出点什么来,要说以美誉国际如今的规模安排朱云根本没难度,今儿却推给自己,明显就是她不想要啊!

  你不要就塞给我,我搁哪儿?

  王老实一时竟然有些不知该怎么开口,本来开始不管就没现在的事儿,都到了这里,不管就说不过去了。

  一旁的朱云,没怎么说话,别看这娘们儿脸上都是镇定,其实心里颇忐忑不安。

  她也不是痴傻捏呆,大体上看出来自己好像是甩货,吴总那里并不打算收留,冤枉啊,朱云并没有那么想。

  猛然间,王老实灵光一现,若非当着那么多人,他差点抽自己,多简单的事儿啊!

  眼下的朱云可不是将来那样的,还没到独当一面那份儿上。

  端起咖啡想一饮而尽,又觉得跌份,放下抬头看了一眼朱云说,“这么着吧,正好我有个想法,朱总要是有兴趣的话,咱就聊聊?”

  朱云仅略矜持了一下,就点头说,“我听王董的。”

  明白啊,这就等于是告诉王老实,赖上你了。

  有意思,王老实心里一乐。

  吴楠悦脸上也是笑容,松快了不少。

  当然,黎晓也放下悬着的心,她倒不是没办法安排朱云,可像人家朱云这样的,自己那些所谓朋友场面不够大,只有王董这儿才够。

  幸亏这王董够意思!

  就要分开的时候,王老实接到钱四儿电话,说老白请客,问王老实去不去。

  王老实捂着电话问,“昨儿不是才喝了吗?”

  “三哥,好像是有什么情况,老白拿不准儿。”

  “他自己咋不给我打电话?”

  钱四儿顿时乐了,“这老货就在我旁边儿呢,让他说?”

  老白赶紧摆手说,“四爷别逗了,回头更没脸见王董了。”

  S:那帮没羞没臊的,净给咱老百姓添堵,在有生之年,你们这些踢球的就不能让我痛快一回?若非剧情需要,真不想碰这玩意儿,恶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