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零三,由不得我、由不得天

八百零三,由不得我、由不得天

  万物复苏的时节,北方大地的颜色神奇般的迅速变绿。零点看书.ingdiankanshu

  前苏村最近发生了不少事儿。

  一直围绕在村周围的几个场子被扫,谣传很多,有人惨不忍睹、尸横遍野,也有某些不正经的人老板卷了钱跑路。

  知道内幕的人别的不知道,就知道匡家哥三个都不见了踪影,他们走的时候,甚至连一些心腹都没告诉。

  据传,某人传出话来,以前苏为中心,一百里地为半径,无论谁开这类场子,一概以匡家为例。

  真有不信邪的,只是,那个场子开业当天,就让人扫了,废了好几个人。

  最不要脸的就是那孙子报警,结果人家警察直接带着救护车来,至于破案,只留下一句,等着吧,再无消息。

  傻子都知道这里边儿有事儿,还不用别人,就王家老四干的。

  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

  只是现实摆在眼前,无论哪条路都走不通,人家不跟你讲什么规矩,甚至都不**,是个人都骂他王老实缺德带冒烟儿的,你管天管地,还管了这一行,偏生又拿人家没辙。

  为此,摆弄这个行当的话事儿人聚在一起商量对策。

  一晚上弄出来的结果让人灰心丧气,那就是把场子开到人家划定范围之外去。

  村里有人肯定得抱怨,嫌王老实管的太宽,玩玩都不方便。

  瘾头大的就聚在家里玩,没成想,也不行,只要人稍微多,一准儿让警方给抓喽,不敢挨警察的罚,村里也罚,还罚得让人肉疼。

  几次下来,就有人借着酒劲儿在街上骂,不敢指名道姓,也指桑骂槐。

  有人骂,就有人赞成,总归是好事儿,好的还是大多数,前苏村里风气为之一变。

  王老实一回村儿,立马净街,没人不知道深浅,背着人骂也就算了,要是让人听见,凭最近王家老四那手段,谁后背也冒凉气,惹不得。

  王嘉起有自己的想法,他也不跟王老实,,m..可李梅受不了,有人敢骂自己儿子,老夫人气不打一处来。

  王老实一进家门儿,李梅就拉着儿子,“落实,咱别好心当成驴肝肺,有那功夫还不如自己顺心,让他们赌,败了家也是他们自己作。”

  王老实笑笑,头不话。

  李梅一看儿子没当回事儿,问,“你觉得能管的住?”

  王老实本来不想在家里谈这个,老妈上心,那就几句,“管不住。管得了一时,管不了一世,几千年都没人管的住,我哪儿有那本事。”

  挺明白的啊,李梅不理解了,知道这个,还费这么大功夫?

  “那你还折腾?”

  王老实伸手从桌子上抓了把瓜子,老妈自己炒的,吃着香,边嗑边,“做个仁至义尽吧。”

  “哼!”正在一旁看报纸的老爷子听了王老实的话,不满的哼了一声,,“尽是些家子心思。”

  当儿子的,不敢跟老爹较劲,王老实就当没听见,可李梅不乐意,谁她儿子,就是跟她过不去,声调立马起来,“王嘉起,不话没人当你是哑巴,我儿子干啥都不对?有本事你来整!”

  王嘉起就受不得这话,扔下报纸,起身气呼呼的往外走,嘴上,“跟你不清。”

  李梅还要来几句,让王老实拉住,“妈,行了,多大事儿,对啦,明儿唯唯过来,咱吃啥?”

  此招数好使,一听准儿媳妇要来,李梅顿时来了精神,“我去庆槐家,让他留条大鱼,咱炖鱼吃。”

  着,一阵风似地,人就消失在院门口。

  老头子在花房里,王老实也进去。

  王嘉起没再风凉话,“你这次做事儿太不仔细,让人猜出来了都。”

  王老实笑笑,“瞧您的,他们也就猜,可谁也抓不住我,无所谓,知道就知道吧。”

  “你有什么想法?”

  王老实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润润嗓子,,“也没什么,就是搞事儿看看。”

  王嘉起很有兴趣,“我听听。”

  王老实很少愿意这么正式跟自己老子探讨什么,真有不大适应,不过老爷子要听,那就得,“最近几年,前苏有了钱,可人心散了,凡事不能都靠理想,还得有现实利益,我不求所有人都我好,只要大多数人心里明白就成,顺带着,我也想看清楚,在前苏里谁是谁。”

  常年住在前苏,王嘉起听懂了儿子的话,村里确实有些人很不像话,王老实你有理想,那是你的事儿,他们并不认同王老实,却很识时务,跟着王老实发财是可以的,为了多捞钱,卖良心也豁得出去,最后让他们跟着王老实步调一致恐怕就没那么容易。

  想及此,王嘉起犹豫了下,“路是自己选的,人家愿意怎么走就怎么走吧,尽人事,看天意,你也别太较真儿。”

  王老实真没想一管到底,老爷子的话也对他的心思,“您放心,我没那么大功夫,到底,人心难测,由不得我,也由不得天。”

  老头子看了王老实一眼,头赞许,“你明白这个道理就好。”

  “对了,你姐夫的事儿怎么样?”

  “张书记那儿没问题了,就这几天的事儿。”

  看王老实那表情,老头子严肃的,“你呀,还是年轻,到了那个层面儿的人会这么肤浅?我记得跟你过,政治是最残酷的,往往是你死我活,你牵扯太深了。”

  王老实不话,就看着自己老子。

  王嘉起自然明白这子啥意思,确实,无论哪个国家,政和商是割不断的,买卖有生意的层面,大商人有大老板的关系,把事业做到王老实这个地步,想不掺乎都不行。

  深深的看了自己儿子一眼,王嘉起语气加重,“我很担心你。”

  老头子的话让王老实心里特不是滋味儿,安慰的话了也没用,有些事儿还不能直,不过某些已经可以了,“吴楠悦她叔是下一任,已经确定了。”

  王嘉起别看退休了,却看得明白,拿起铲子来,走到一盆花前,,“恐怕未必能一帆风顺,阻力不啊,眼下有些事儿,我是看不大明白。”

  哟,老爷子这道行可以呀,王老实发自内心的佩服,他特想知道老头子是打哪儿看出来的。

  换了个轻松的语气,王老实,“您也别担心,我一直控制着自己这边儿,不做留把柄的事儿。”

  王嘉起似乎不大爱听这个,瞪了王老实一眼,这玩意儿有用吗?

  得,还是别了,王老实心里知道,老头子的担心是对,可自己一直努力确保站在胜利者的一方,至少大方向上不会出问题。

  晚饭的时候,大哥还是来了,转基种子的事儿是他心上的病,久拖未决,村里人找他问的不在少数。

  目前他倒是底气足,还没轮到他话,市里就卡住了,可他担心这事儿最后还得回到前苏村上,到那时,他可没安宁日子过了。

  上次王老实给他分析的很透彻,不过老哥还是有拿不定,酒盅子在手里拿着,喝不下啊,问,“落实,那事儿你确定?”

  自己侄子为难成这样,当叔叔的也不能看着,王嘉起也跟着,“落实,这个事儿你还得仔细想想,未必真如你猜的那样,也许------”

  唉,那帮所谓的砖家真是害人不浅,王老实也注意到,最近不少狼心狗肺的玩意儿在媒体上大放厥词,给转基种子粉饰,真可谓不遗余力。

  科技跨越发展法很有蛊惑性,别普通老百姓,就是某些知识分子,都经不住人家忽悠,还以为多好的事儿。

  放下筷子,王老实很认真的,“美帝鬼子狼子野心的话就不了,咱就安全,现在都没有实例证明转基食品对人有害,这个我承认,但反过来,也没有科学能证明这玩意儿没害吧?”

  王嘉起头,王庆其还有懵。

  王老实把一个盘子挪到自己面前,又拿了个酒盅过来,他觉得自己也够二的,讲什么科学道理呀,那东西没啥服力,还是通俗合适。

  他指着盘子,“这是前苏食品,眼下咱国家数得上的大公司,全村老少爷们的家当都在里边儿,一大盘子东西都是咱们的。”

  又指着酒盅,“这是转基种子的好处,就这么一玩意儿。”

  王老实把盘子往酒盅上放,打算让酒盅支撑起这个大盘子。

  李梅端着一盘菜正进来,看到王老实这儿玩儿杂耍,顿时嚷起来,“臭子,你干嘛呢,心别摔喽,这盘子可是一整套的。”

  嘿,真好,王老实一乐,冲着老妈挤了挤眼儿,扭头跟大哥,“听见了吧,就是这个意思。”

  看老爷子跟大哥那表情,王老实心里忍不住夸自己机灵,这随机应变的本事真不赖。

  还别,王老实这比喻真象形,捡了芝麻丢西瓜的道理哪个都明白。

  前速食品现在家大业大,发展的也不错,绝对是赚钱传家的买卖。

  转基种子是个不确定的玩意儿,哪怕真好,赚的钱也不会多太多,可出了事儿,赔就不一定了,这账还用算?

  老爷子想了一会儿,就表明了态度,“我看落实的想法有道理。”

  大哥王庆其也想通了,他这人没太多心眼儿,凡事都讲究个赔赚,王老实讲什么大道理,弄什么科学技术都不好使,但可能让前苏食品赔个底掉,打死他也不愿意去冒险。

  临走的时候,大哥拍着胸脯,“村里就交给我,外边儿落实你看着办。”

  这一晚,王老实睡得很香甜,连梦都没来打扰。

  美中不足的就是一大早就让老妈给揪了起来,有任务:接唐唯去!

  老妈的命令就是,“赶紧去!”

  王老实,“我还没洗脸呢。”

  “回来再洗。”

  “没吃饭呢?”

  “回来吃!”

  好吧,您老人家狠,斗不过,咱忍。

  王老实打着哈欠上了车,这次他自己开车,老妈特意嘱咐的。

  饿的不行,王老实在半路上停了下来,不吃太难受。

  吃饱了,王老实给唐唯打电话。

  没人接。

  再打。

  还是没人接。

  打家里的,郑婕在。

  “唯唯出去跑步了,一会儿就回来。”

  王老实看了下表,是够早的,还不到七呢,老妈这是着了哪门子急。

  车子在唐家门口停稳,王老实还没下车,就看到一身运动装的唐唯跑了过来,哟,真是英姿飒爽!看到自己未来媳妇这样儿,王老实心里一阵火热。

  唐唯也是老远就看到王老实的车队,直接跑了过来,王老实必须殷勤,纸巾递上。

  唐唯接过去,就是没用,问,“怎么来这么早?”

  两人事先商量过,在前苏住一晚,然后一起回京城,她知道王老实今儿来接,没想到一大早就到了家门口。

  王老实笑嘻嘻的,“老太君想你了呗,昨儿晚上就张罗要给你做好吃的。当然,主要也是我急着见自己媳妇儿。”

  唐同志赏了王老实一白眼儿,不过微微翘起的嘴角表明,唐唯很喜欢王老实这么瓷实的伪甜言蜜语。

  “来,搭把手。”

  李梅这个当娘的办事儿就是地道,一大早就准备了好些东西,菜啊,玉米面儿神马的,装满了后备箱,还捎带着后座也放了不少。

  几个跟来的安保要来帮忙,王老实偷着挥了下手,这是表现自己的时候,你们跟着凑什么热闹,一边儿歇着去。

  以朱为代表的几个人,马上闪到远处,他们都恍然,相互偷着乐。

  王老实真没想到东西那么多,唐唯帮忙也是象征性的,老妈太实在,全是大袋子的,齁沉齁沉的。

  来来回回倒腾了五、六趟才把东西搬到唐唯家储藏室里。

  进了屋,王老实接过唐唯给的毛巾,看了一眼客厅,就有傻,半屋子东西,甭问,这是人家郑婕的回礼,你得带上。

  唐唯去洗澡收拾,郑婕跟王老实坐着,王老实端着郑婕给倒的水,还没开口话,郑婕就问,“你们还拍不拍婚纱照?”

  王老实没准备,怔了下,,“我听唯唯的。”

  郑婕显然不满意这个回答,别看她是唐唯的亲妈,但是某些事儿还是该男方拿主意,委婉着,“有些事儿是该商量,不过你该做主的就得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