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七百九十九,憋出内伤

七百九十九,憋出内伤

  王落实逗留南创为何事?

  有些人闲的蛋疼,在网络上热炒这位超级富豪可能看上了某位新晋女歌手,还有图有真相,照片是真实的,那位女歌手看向王老实时的眼神儿可不大正经,而王老实是个侧脸,除了能认清是他,其他的无法判断。

  更妙的是,那个所谓小天后在镜头前一本正经的辟谣说,“没有啦,只是偶遇说几句话而已,没有媒体猜的那样。”

  可谁会信啊?

  每每有这类事儿不都是这么否认么,结果呢,些许年后真相大白之后,回过头儿来再看,原来如此。

  能说是小天后,自然魅力不差,曝光率是相当高的,而闹出绯闻来,对象又是未经证实的世界首富,这故事多劲爆,娱乐圈儿玩这个很有技术含量,也用不着什么正经媒体,在日益兴盛的网络圈里就能炒的沸沸扬扬。

  王老板不高兴?

  您千万别生气,我们已经正式辟谣了,不关我们事儿,都是那些不知所谓的人瞎扯的。

  王大老板生气没有?

  还真没有,不是他大度,是实在没心情,懒得搭理。

  他有的是手段让那位新晋的人消失在华夏芸芸众星之中,只消一句话就能办妥。

  不急,先办正事儿。

  无故停留南创确实不合适,王老实叫来邱宏伟,面授机宜。

  老邱嘴上不说,心里却迷糊的紧,他不知道里边儿有什么事儿,更无从猜测大队人马耗在南创干啥,可老板说了,他就得逆事顺办。

  正好南创方面也来打探王董有何深意?

  邱宏伟乐得去跟人家接洽,说得那叫一明白,他太有经验了,“王董在考察的时候发现南创有很多外来打工人员,他们在为南创甚至华夏创造财富的时候,却因为种种原因导致自己的孩子教育成了老大难,我们理解南创教育资源有限,所以,王董希望跟南创方面联合办学,由南创方面牵头儿组织,王董个人出资,在南创建设两所学校,一所小学,一所中学,主要是招收外来务工人员的子女入学。教师队伍也可以由华夏未来负责组建。”

  是好事儿啊!

  南创总算明白王董为啥停留了,原来人家在筹划大事儿,也理解王老实为什么谈教育问题。

  韩顺江听说后,立即替王老实脑补,这是给自己送热点,添政绩,人家王董实在是人才,这切入点找的,没挑儿,必须不能办砸喽!

  老韩通过办公厅下令,南创教育局积极接洽,必须办好,有任何困难都可以找书记解决。

  有了这句话,还差啥?

  肯定是齐活的,人、财、物加上关键的政策都有,差的就是掌声。

  而王老实本心是真想做点事儿,同时也为自己争取了光明正大留在南创的时间。

  和南创方面接洽的事儿王老实推得一干二净,就答应了出席签字仪式,其他的一概不管。

  每天他都准时出现在茶艺馆里,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人,有时候会邀请老马一起来。

  茶艺师换过一个,漂亮的多,只是王老实觉得这位不够清静,当然,他没有提出换人,只是在结账的时候问了句。

  茶艺馆的老板聪明至极,立马明白王老实的意思,很快,王老实再到这里来,肯定是第一天那位在。

  中间王老实接了一个电话,是老妈李梅的,上来不分青红皂白就是一顿训斥,说的王老实一头雾水,自己又哪儿惹祸啦?

  最后,老妈说了句,“那种人不许领家来,要是唯唯那儿出了什么问题,我打断你的腿!”

  王老实握着电话愣了十分钟的神儿,缓过来之后,王老实很快就分析明白了怎么个意思。

  第一,老妈知道了网络上那乱七八糟的谣传。

  哟,了不得啊,老太太竟然上网?

  不对,肯定不是,家里倒是有网络,也有电脑,几乎就没怎么用过,凭老妈的兴趣,她肯定不会去浏览,老爷子也不会。

  罪魁祸首只能是王馨,肯定不是别人,要不就不好意思,诸如郑婕,或者就是不敢,敢打小报告的真没几个,也就老姐不惧自己。

  想起那天老姐打电话来骂自己用外甥那事儿演讲,这仇恨值托托是够的。

  第二就值得玩味儿啦,王老实不敢相信老妈是这个态度,他更愿意猜测这是老妈口误,或者表达不清楚。

  不许领家来,那就是说其他地方可以?

  若真有此意,老妈到底是想要什么呢,王老实不敢猜。

  不是王老实净瞎琢磨,老太太跟上的那句话实在逼着人多想,唐唯那里不能出问题。

  一联系起来,王老实高度怀疑自己暴露了什么,他心里实在发虚,可不敢跟老妈求证什么。

  最近两年,王老实已经发现老妈说话水准增长的有些恐怖。

  很快,王老实又意识到一个事儿,唐唯会不会也看到那些破谣言呢?

  答案也直接,肯定能看到,可这些日子跟唐唯短信聊天的时候,小妮子表现的十分正常,任何异状可都没有,那说明什么?

  这种事儿上表扬唐唯信任和大度就有点糊弄自己了,王老实才发现,小唐同志其实也很有深度哟。

  王老实判断,这丫头心里指不定在琢磨什么呢。

  ※※※

  滨城的迎宾馆里住进了一个复杂且庞大的代表团。

  他们其实来了好几天,并不想停留在滨城市区,他们希望自己用最快的速度赶到新区,目的地就是前苏村。

  按照年前的约定,现在他们应该已经展开和前苏村的谈判,在达成补贴协议后,就可以立即与前速食品展开合作谈判,为了尽早达成共识,代表团各方都做了充足的准备。

  可是现在却出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问题,滨城的张书俞同志对这个事儿有不同的看法。

  本来这事儿他事先并没有参与,只是知道而已,没反对。

  谁也没想到他突然接见了代表团的几个领导,在会见的时候,张书记态度非常明确,新技术的推广值得鼓励,但是前速食品集团是滨城的重要企业,也是城市发展的名片,为了稳妥起见,如此直接和彻底的改变风险太大,滨城人民承受不起这个风险,建议代表团是不是可以搞一个小型的试点,比如滨城其他的类似企业还有几家的。

  张书记这么一表态,各方的热情立即被冷水浇灭,透心凉,全傻啦!

  代表团一共是三方代表,美帝的就别说了,级别虽然不低,但话语权并不大,他们是求着华夏来的,这时候主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他们至多就是在技术层面和经济效益上说点漂亮话。

  问题是人家张书记不是反对,而是有序的赞成和支持,求的是稳妥,在美帝成功未必就能在华夏行,没得反驳。

  科学院里来的是几个教授,说白了就是给美帝来背书的,他们同样没有啥话语权,再说了,这是美帝的技术,华夏的科学院可没有资格评论行还是不行。

  人家张书记说得顺序非常符合科学现行体系,平日里,他们没少这么教育别人。

  部里来的是个副司长,级别倒是不低了,可跟人家张书记没得比,哪怕部委干部见官大三级,那得是在人家求上门的情况下才行,现在是在人家滨城地界,另外,就算到了京城,以张书记的地位,你这三级也大不起来不是?

  最重要的是,张书俞提出的程序太符合华夏几十年来的办事程序,先论证,再试点,最后才是推广,搁谁都得承认张书记办事儿稳妥。

  综合起来,就算代表团请上边儿说话,还能说出什么来?总不能把白的说成黑的吧,那样说可以跟老百姓行,但是谁又敢跟一个如此高级的领导这么瞎掰扯?

  想找不自在也得分是谁,张书俞肯定是不行的。

  消息传到京里,无论是哪边儿的,都差点憋出内伤来。

  台面上说不过。

  私下里不能说,说了得暴露多少东西,没人敢,就是周兴甫,除了在自己家转磨磨,痛骂张书俞不是东西,他啥都干不了。

  必须说,张书俞这一招真狠,滴水不漏,根本就不给转圜的余地。

  搁在王老实这儿,看待此事的角度就完全不一样啦。

  在张书俞截杀转基种子与前苏合作的事儿上,还得搭上另外一件毫不起眼儿的小事。

  那就是组织部里递交给张书记审阅的文件多了个批示,暂缓。

  本来是不需要他这级别签字的事儿,老张愣是给写了几个字儿。

  一暂缓不要紧,刘成君脱产学习的事儿可就耽搁了下来。

  王老实脑瓜活泛,立即得出一个信息,张书俞对自己有意见啦。

  两个决定的目的就是在敲打王老实,或许就等王老实向张书俞汇报下思想,解释某些事情的由来和目的。

  什么事情?

  只能是刘成君去学习的事儿,让姐夫去学习是王老实私下运作的,没跟老张通气,后续的打算更没有透露,应该说这事儿办得不地道。

  王老实心说这张书俞还有小心眼儿的一面,都这么大干部了,真不省心。

  另一方面,王老三也对老张的水平感到担忧,从现在他处置转基种子这事儿上不难看出,合着老张还以为那是什么好事儿呢。

  他把卡住此事当作大棒挥向王老实,一点掩饰都没有,就是给你小子看的。

  王老实还真有点哭笑不得,特么的事儿他张书俞都办了,我这儿准备了半天,还没来得及爽,就没下文,他自己都不知道这算哪一码子事儿。

  电话里解释肯定不成,不够尊重,没准儿说不明白,更坏事儿,老张在gs的问题上很仗义。

  必须是当面说明白,让张大书记心里没有芥蒂,还得给人家台阶下。

  解释没有难度,台阶可不好找。

  老张这次估计是真动了怒,下手真黑,按照转基种子方面给的条件,明面儿上真不老少的。

  老邱办事儿不拖拉,既然老板意思是照着好建,就没在钱上耽误功夫。

  学校的地位才是最难解决的,在华夏有些看似几乎无法办理的事情,如果有领导开口支持,那么特事特办起来,比正常走程序又要快的多。

  王老实提出来的几项条件,南创除了教师队伍没要之外,其他的都同意。

  邱宏伟没坚持这个条件,这老货也会过日子,他没明确告诉南创方面,提供教师队伍可都是带工资来的,很是不少钱呢。

  签字仪式搞得也很隆重,又是大书特书了一番,以韩顺江为代表的南创方面几乎倾巢出动,弄得王老实还觉得怪对不住人家的。

  刘家终于来了消息,是刘彬打来的电话,说想三哥了,啥时候回来上老白那吃那货一顿去。

  玩儿的够高,估计也是看到王老实这边儿撒钱买时间,不落忍了吧,王老实问了下那新,张家望那边儿有什么动静?

  那新说什么都没有,一切如常。

  王老实想了下,不管了,说,咱来了不少日子了,该回去了,都走。

  回到京城,王老实果然带着刘彬,还喊了一大帮子没羞没臊的货,跑老白那儿祸害了人家一顿。

  刘彬在喝多之前,跟王老实说,三哥,我喝多了,你可得送我回家。

  聪明人就不办糊涂事儿,刘彬这话透着意思呢。

  刘彬这熊孩子办事儿太不着调,说完后就特么的抢酒喝,完全本着醉酒去了,王老实想告诉他,你丫就不会装醉?

  没坚持到最后,刘彬就不省人事。

  大伙儿都纳闷儿,彬子这是咋啦?平时不敢啊,小云管得效果下降了,自打娶了宁小云,刘彬靠谱儿多了,今儿邪性。

  在刘家,王老实只停留了几分钟。

  得到的信息量也不大,那就是此事刘家正在处理,会圆满。

  王老实有些担心,他从张瑜的表情上看出些许的无奈和坚决。

  坐在茶艺馆的时候,王老实自己也琢磨了很多方法,当然,都是站在刘家角度想的,没有找到合适的。

  最干净利落的同时也是最危险的,事情在悄无声息中结束最符合刘家的利益。

  问题是他们恐怕办不到,到底牵扯了谁,张瑜没告诉王老实,他也猜不到,但左右就那几个货,跑步出圈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