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七百九十八,世上从没有清静的人

七百九十八,世上从没有清静的人

  南创的夜很迷离。

  身在其中,有人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能得到哪些,却很少有明白自己悄然间失去了什么。

  酒会到了后边儿节目也多了起来,不外乎就是搞点比格很高的慈善拍卖,弄点明星过来热场。

  老马透露的那个新星王老实看见了,感觉也就那样,浓妆艳抹的,很接近夜光版的成色。

  哪怕美若天仙,王老实也不想沾染这样的,不是有洁癖,他就是对娱乐圈的人有发自内心的厌恶感。

  老马透露出来的消息,这妞儿是某人故意拿来敲门的,想来那人也不是什么正经玩意儿,否则也不能走歪门邪道。

  果然,看到王老实过来,那妞儿就凑了上来。

  嗲声嗲气的说话就让王老实不舒服,他连表面上的都不愿意装,那妞儿看着王老实转身直接离开,根本不搭理自己,当时就傻在那儿老半天。

  瞅着时间也差不多了,王老实跟主办方告辞,又假模假样的绅士了老半天才脱身。

  几个记者终于逮到机会,好不容易啊,话筒不好拿,没人都拿着录音笔,刚准备发问,几个王老实的安保就冲了过来,直接隔开他们。

  “王董,我就问一个问题。”

  “王先生,我想知道------”

  根本就不给他们机会,王老实直接离开。

  他们想知道什么,王老实一清二楚,不就是想让王老实再喷几句,越激烈越好,他又不二,不是二愣子,凭白无故的去惹祸,特么得脑子进多少水才行。

  嘴可以硬,却不能滥用,态度可以强,必须在合适的时候,这方面,王老实深有心得。

  就算不怕对方,但自己这边儿也不能失了大义,乱咬人得罪的不是一个群体,而是全部,所有人都会觉得王落实这人不靠谱儿。

  回到酒店,王老实从贵宾通道刚上楼,留守的人就过来汇报,“靳小姐已经到了有一会儿,现在2102房间里,说等老板回来,过去找她。”

  王老实怔了下,这婆娘来南创干吗?事先怎么一点口风都没漏。

  心里怀疑,脚步没停,他也住在21楼,靳玉玲住的离他不远。

  还没敲门,靳玉玲就已经打开了门,看来是等着他呢。

  人还没进屋,王老实就故意笑着问,“玉玲姐这是打哪儿来,到哪儿去?”

  靳玉玲白了王老实一眼,“特意来找你的。”

  有大事儿,王老实收起嬉笑,严肃起来,问,“你说。”

  “钱花完啦!”

  这么快?王老实依稀记得才拨过去没多久,当时他寻思着那些钱怎么也够撑上好久的,这才几天阿?

  “你们吃钱啊!”

  靳玉玲早就料到王老实这反应,也不生气,点点头说,“嗯,人吃马喂的,花销大了点。”

  何止是大了点,简直是就奔着糟践钱去的,王老实知道那事儿挺费钱,可也不能这么快啊,黑着脸说,“玉玲姐,我倒不是心疼钱,换别人,我不敢这么办事儿,也就是冲你,也冲那些为国牺牲的人,虽说以后会补偿,可也不能不明不白的。”

  靳玉玲还是微笑着,静静的听王老实质疑,没解释,看着王老实发泄。

  王老实就怕靳玉玲这模样,看着瘆人,他身体后仰,翘起腿儿来,说,“就没点喝的?”

  靳大小姐少有的好脾气,笑着问,“你想喝什么?”

  “心里有火,先来瓶冰镇的汽水吧。”

  这婆娘脸一僵,起身走到冰箱那儿,打开拿出一瓶矿泉水,扔给王老实,“就这个,爱喝不喝。”

  翻脸真快,小样儿,王老实心里暗自得意,看你还装不装暖范儿,拧开,喝了几大口,舒坦,刚才真是燥得慌。

  终于可以心平气和了,靳玉玲到里边儿房间拿出一摞资料,放到王老实跟前儿,说,“没糟蹋你的钱,项目进行的比较顺利,眼下咱国家气盛,这几个国家都挺配合,原先是打算一点点来,结果没控制好,局面都打开了。”

  王老实拿起来看了看,没翻几页,气得又扔下,特么的简直就是欺负人,都是蝌蚪文字,根本就看不懂。

  算了,看明白了又如何,总不能不信任靳玉玲这大姐吧,人家好歹也算要为国家奉献一生的,属于高风亮节的那类人。

  仔细琢磨了下,起身到门口儿,艾碧菡还在,“去看看刘总休息了没有,让她过来下。”

  艾碧菡立即说,“刘总出去了,说有老同学在这边儿,她要晚点回来。”

  王老实问,“跟了人没有?”

  艾碧菡回答说,“朱助理派了人。”

  那就好,王老实想了下说,“没事儿了,你也去歇着吧。”

  艾碧菡问,“用不用通知刘总?”

  王老实摆了摆手,说,“没什么事儿,回头再说一样。”

  返身回到屋里,他问靳玉玲,“你给我个大概的用钱数目和进度,我这边儿也尽快给你安排。”

  靳玉玲疑惑的看着王老实,“怎么?你资金有压力?”

  哪儿有什么压力,王老实现在基本上没啥投资方向,就算有好项目,他也控制着自己不去投,资金总的走向都是在维持几个原有项目,可这一次,靳玉玲开口要钱的态度让王老实警惕起来。

  不能给人留下他这儿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钱,那样真的不好,至于上边儿掌握了多少情况,王老实也不大清楚,但稍微谨慎点,遮掩下,总比傻不啦叽的掏钱强。

  论演技,王老实是有实力的,他故意装出不为难的模样,这个面部表情很有技术含量,一般人真来不了,哪怕影帝弄,也得琢磨些时候,“压力没有,我得控制着点你花钱的速度,就你那大手大脚的,多少钱够你扔的。”

  靳玉玲果然让王老实给唬住了,犹豫着说,“落实,姐不跟你见外,你要是有困难,就告诉我,我再找别人想办法。”

  王老实赶紧摆手劝阻她说,“别介,你还是可着我一个人坑吧。”

  事情已然说开,没有让靳玉玲找其他人的道理,只要办好这个事儿,能名利双收,傻子才往外推,别说人家还补偿,就算干掏钱,王老实也不能犹豫。

  “对啦,你不会是专程为这事儿来的吧?”

  靳玉玲点点头,“是为这个事儿。”

  王老实松了一口气,没别的事儿那就好,只要是钱能解决的,就不是问题。

  接近凌晨的时候,刘美娟回到酒店,艾碧菡还是偷偷给她发了信息。

  刘美娟给王老实房间拨了电话。

  王老实还真没睡,正琢磨张家望的事儿,那新发回来的消息是,这老小子到目前为止没啥动静,应该还没发现他自己被监控。

  刘家也没动静,按说他们知道了之后,应该火速有所动作才对,再不济了,也应该给王老实来个话儿。

  什么都没有。

  这就让王老实有些不好决定,他的算计是,今天刘家必有决定过来,自己大可以明天直接离开,躲开这事儿。

  刘家啥意思呢?

  王老实还是把事儿想简单了,他给刘家送过去的资料无异于惊天霹雳,如此重大的事情,不查清楚,怎么可能轻易做出什么决定来,更不会冒然采取什么行动。

  还有个事儿,王老实自己都觉得后怕,以那新跟老李的本事,都玩儿出监听的把戏来,那么自己这边儿呢,虽说用着当初刘彬他们给的保密电话,王老实也不大放心,特别重要的事情还是尽量避免在电话里说。

  忧心此事,他当然睡不着。

  找刘美娟就是关于靳玉玲所需资金的事儿,还有就是傅颖那边儿的一些工作,王老实需要单独跟刘美娟交代。

  一见刘美娟,王老实就闻到一股强烈的酒味儿,这大姐今儿没少喝,“喝不少吧?”

  刘美娟脸上泛红,刚回来的兴奋劲儿还没过去,说话就有点冲,“我没事儿,有什么事儿你就吩咐吧。”

  王老实笑了笑,摆手说,“哪儿有那么急的事儿,就是想起来点闲事儿,打算问问你来着,现在解决了,刘姐赶紧回去歇着,有话明天再说。”

  刘美娟坚持说,“我真没喝多。”

  王老实还是笑眯眯的说,“真没什么事情了。”

  刘美娟眼睛眨了眨,不再说什么,“那我先回去了,不早了,王董也赶紧休息吧。”

  王老实还特关心的说,“刘姐,喝了不少酒,多喝点热水,要不明儿非得头疼不可。”

  送走刘美娟,王老实摇摇头,他不想知道这刘大姐跟谁喝的酒,不过她今晚确实大失水准。

  回到自己房间,刘美娟倚在房门上,肠子都悔青啦!

  她是在王老实说没事儿的时候醒悟过来,自己今晚上有多不合时宜。

  第一,不该打那个电话。

  第二,更不该这么晚去老板房间。

  第三,也不能那么说话。

  如果转天一早去找王老实,那就什么问题都没有,老板最后几句话敷衍的味道太浓烈,刘美娟体会到了。

  虽说她及时回过味儿来,可到底给老板留下了很糟的印象,这些年来,刘美娟一直帮王老实掌控着很庞大的资金,哪怕那么多高管挤了进来,刘美娟的地位也没有被撼动过。

  她自己总结过,就两条,谨慎加忠诚,建立起信任来有多难,刘美娟自己最清楚,可要毁掉这一切有多容易,刘总更明白。

  现在那个傅颖做的工作就让刘美娟很在意,只要持续下去,刘美娟可以推断,用不了几年,她自己就得靠边儿站。

  自责了一会儿,刘美娟不由的想起今天老同学说的话,‘你呀,就是太实诚,该替自己考虑的时候,也得多替自己想想。’

  当时没特指什么,刘美娟也没大在意,可这会儿,她突然发觉这句话咋这么对自己目前的状态呢?

  第二天早上,吃早餐的时候,王老实告诉老邱,回程时间不确定,如果谁有急事儿,可以自行离开。

  别人老邱不管,他是不能张嘴说要走,哪怕后天自己侄子娶媳妇这样的重要事儿也不行。

  老邱通知了所有人,要走的只有司家瑞一个,他真是日理万机的主儿,耗在没有什么实际事儿的南创没意义。

  他跟其他人不同,年轻人都想在老板面前儿晃荡、表现,他司家瑞不用这个。

  吃完早餐,司家瑞跟王老实照了面,直接带人离开。

  刘美娟没说走,她恢复了平日的沉稳,跟着靳玉玲去讨论资金拨付,整个一上午,忙得不可开交,靳玉玲大叫吃不消,就没遇见过工作这么疯的人。

  王老实看在眼里,什么都没说,在刘美娟拿单子来找他签字时,王老板才说了一句,“刘姐,你可得照顾着点玉玲姐,她可没见过这个。”

  在下属面前一直是女强人的刘总愣了好几秒钟。

  老板在暗示什么?

  几乎一整天,王老实都坐在四楼,那里有个茶艺展示体验馆,身穿华夏传统汉服,跪坐在王老实对面儿,把喝茶这事儿弄得忒艺术范儿。

  那位茶艺师模样很一般,可这么个调调出来后,颇有仙子降临人间的味道。

  看人家的手艺,王老实总算明白自己跟人家差多少,不光是器具,就这个心境就十万八千里,淡淡的妆容,始终一种享受的微笑,哪怕坐累了换个姿势或者要去解决个人问题,都显得有些仙风道骨,那么自然。

  某人说的对,茶是一种文化,可以修生养性,却需要大道行。

  至于味道,王老实喝着很好,好在哪儿就不用问了。

  王老实并没有表面上那么淡然,内心其实是焦急,等待的感觉不咋舒服。

  茶艺师在给王老实换了第三种茶后,轻声说,“先生,您心里有事,静不下来,还是换个时间再品的好。”

  王老实收回思绪,笑着问,“你能看出来什么?”

  茶艺师说话的语调很好听,“至清至洁的茶,悟至灵至静的心。半盏清茶,观浮沉人生,一颗静心,才看清静世界。”

  王老实叹口气说,“哪儿有清静世界,都是糊弄人的,世上也从没有清静的人,硬要说有,至多也就清静片刻而已。”

  茶艺师展颜轻笑一下,再不言语,重新煮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