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七百九十五,胳膊扭不过大腿

七百九十五,胳膊扭不过大腿

  南创的夜与滨城大不同,更区别于京城,这里更有活力,也更年轻。

  哪怕就坐在酒店的阳台上,也能感受到南创的魅力气息。

  王老实没有出去逛逛的意思,甚至都没喊人过来跟他聊聊,自己拿着一瓶矿泉水,连茶都没泡。

  全总传递过来的意思很值得他思考。

  生态新城在王老实眼里就是个坑,投资巨大,却充满了不确定性,搁上辈子,王老实是觉得那里很高大上,必须是高端范儿的人士才有资格住那儿。

  后来悄无声息了就。

  换到今生,王老实见多了,也看破了不少本质。

  说白了,生态新城在滨城推行不下去,就是与相关产业脱钩所致,一个充满高科技和新思维的居住区,竟然没有相关产业支撑,那么如何撑起生存基础?

  指望那些普通市民过来捧场?呵呵,洗洗睡吧,搁谁也玩不转。

  老全特意打电话来说这个事儿,估计是受姬总委托,希望王老实将gs的滨湾产业园区跟生态新城结合起来,思路是对的,王老实自己也有信心凭此一举扭转新城的不利局面。

  办成这个事儿,绝对是给姬总抹平这个新城的不利决策。

  问题是值不值?

  未来的gs滨湾项目落户到哪儿,王老实是有着充分准备,也有极大想法的,配合了未来大趋势,他费尽心机搞gs与滨湾的重组,目标就是那个,可不是为了多挣点钱,也不图从国家身上沾多大便宜。

  如果答应了,那就等于是杀鸡用了宰牛刀,浪费。

  不答应,后果是什么,王老实不大好拿捏,最大可能他也想得到,姬总应该不会为此而做什么,甚至也不会说什么,可王老实自己心里就不大舒服了,毕竟姬总这老头儿对自己是真新不赖的,做人不能忘本的。

  还有这个韩顺江,老全的意思也挺逗的,别看他极力推荐了老韩,可在南创今天的局面上,老全同志态度很明确,让韩顺江自己应付,王老实无需参与过多。

  尤其是那句话,‘你不是已经到南创了吗,还不够?’说到王老实心眼里去啦,真到位。

  王老实想了老半天,也没想出个什么道道儿来,看看外边儿的灯火通明、一派繁华,忍不住摇头,自己这是太贪婪,什么都想要,什么都舍不得丢,哪儿来那么多好事儿?

  电话响起。

  这个点还打来电话,王老实赶紧去接。

  哟,是老姐,难得,好长时间了,自从有了外甥后,自己这老姐基本上就把这个弟弟给忘得一干二净。

  王老实一接听就忍不住逗,“您老这是发善心呢,竟然舍得亲自给我打电话?”

  话筒里,怒气冲冲,“没时间跟你逗,找你帮忙,你就说办不办吧?”

  谁啊这是,得什么胆子敢把这位姑奶奶气成这样?

  王老实不敢接茬儿逗,连忙问,“什么事儿?谁惹你啦?我姐夫?”

  王馨怒气不减,说,“是也不是,你外甥让老师给打了。”

  老师打学生?

  不应该吧,现在的教育环境很现实的,得多负责的老师才敢打孩子,像王老实外甥这样的,学校方面必须是重点关注,绝不能放松那种,当年唐唯也当过老师,回家吐槽学校领导要求老师们摸排孩子家长的背景,然后召开什么恳谈会,其实就是变相逼着家长捐款,要钱。

  老师敢打孩子,搁王老实这儿看,这小子不知道作多大祸呢。

  心里想着,嘴里就溜了出来,“那小子惹什么祸啦?”

  这句话把他姐给气坏啦,嚷了起来,“王落实,你什么意思?那是你亲外甥!”

  王老实赶紧把话筒远离自己耳朵,以他对自己老姐的了解,这股邪火不发出来,没完。

  果然,王馨同志按照自己的脾气,冲着王老实吼了好几十秒才消停。

  事情其实也简单,就是孩子淘气,平时也惯得不像样,虽然王馨说得有些含糊,王老实也能猜到其中自己外甥绝对该打。

  人家老师其实也没真打,就是拍了屁股几下,那地方皮糙肉厚的,伤害度等于零,就是这倒霉孩子受不得这个,又哭又闹的,让当妈的理性不成。

  不过老姐这话都说到如此程度,王老实只好耐着性子问,“你让我干什么?”

  王馨,“------”

  其实呢,就是王馨跟刘成君说了这事儿,结果人家刘成君不同意转天去找那个老师理论,觉得没必要,一下子就把王馨给惹怒了,然后找王老实撒火。

  真要她说如何人家老师,她又没什么想法,王老实也能知道自己老姐现在的状态,就是在姐夫那儿憋了火,找自己撒出来。

  “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老姐扔下这句话,就挂了电话。

  看看时间还早,王老实想起个事儿来,以前有过想法,但一直没来得及说。

  估计这会儿王冬云还没睡,王老实就拨了过去。

  两人通话时间很长,王老实说了很多,王冬云一个劲儿的反驳,就是不同意王老实的做法,几乎到了苦口婆心的程度。

  她认为按照王老实说的那样办,疯了才行。

  最后王冬云甚至哀求说,“落实,我知道你是对的,可眼下这个大趋势,咱真这么施行了,就是惹了一个天大的麻烦,华夏未来的根基等于是毁了,还得是无尽的麻烦,咱胳膊扭不过大腿啊。”

  确实,王冬云说的很现实,王老实不是不知道,他是有准备的,甚至都有牺牲掉华夏未来的打算。

  可王冬云这么一哭诉,王老实心软,这事儿就不该自己来推动。

  唉,也是让老姐这事儿给刺激的,促使自己突然间忧国忧民了,还特么的为民族未来着想,头脑清楚了,王老实安慰王冬云说,“我就这么一说,王姐不同意就当我没说,不过,你这儿还真得多思考这事儿,不为别的,就当图个心安吧。”

  这一晚,王老实没怎没睡好,起床的时候,略带疲态,看了下时间,王老实吃了点东西,又跑回房间里睡了个回笼觉。

  可把艾碧菡等人给急坏了,老板睡觉不是问题,可行程安排咋办?

  还是司总压事儿,等不来王老实,直接找了上来,问了情况后,他直接闯进王老实房间喊人。

  今天上午的安排是到南创大学,有王老实的演讲,这也是南创搞跟国际接轨的想法,邀请王老实这样在年轻人中受推崇颇高的人演讲,很有国际范儿。

  南创大学是个新学校,历史较短,却很有活力,也出了些能人。

  对王老实来演讲,校方准备的很仔细,按照校领导的话说,这是来之不易,必须在世界面前展示南创大学的风采。

  谁都知道,王老实每次在大学演讲,都给世界带来不小的震动,语出惊人是必须的。

  所以,敲定了王老实演讲的日子后,南创大学直接进入准备模式。

  第一,筛选媒体。

  王老实考察南创的事儿经过南创媒体这么一宣传,早已世界皆知,而在南创大学的演讲如南创校方所预料的那样,引发了绝大对数媒体的关注和兴趣,采访申请如雪片般飞来。

  既然多,那就得是够档次的才能进来,一般看不上眼儿的,对不住,下回再有机会吧。

  第二,筛选学生。

  南创大学数万师生,可以进大礼堂的也就千数人,僧多粥少,谁不想近距离聆听王大师的演讲。

  啥叫展示风采,校领导的意思很明确,根红苗正,学习成绩好,平时表现好,得能充分展示南创大学教学成果的。

  这一筛选可不要紧,弄得整个南创大学不得安宁,有些学生不以为然,不当个事儿,有的则不同,奔走不停,就为进大礼堂一睹王落实风采,近距离看看这神人也是好的。

  好多所谓的砖家说大学生是象牙塔里的生物,与社会脱节的厉害,话可能有点道理,但偏颇的厉害,大学生们早就通过各种途径清楚的了解了什么叫社会,好的学不来,邪门歪道没少划拉。

  为了获得一个名额,各种智机百出,弄得校园里不得安宁。

  直到王老实的车队进了南创大学的校门,整个会场才确定下来谁能在里边儿,为了平衡,还特意整出了些加座儿。

  随同王老实来访问的人员也个个兴奋,为啥?

  话还得从头说,知道王老实要演讲后,邱宏伟就组织几个笔杆子不错的人开始准备稿子,老板用不用是一回事儿,你有没有准备又是另外的事儿。

  艾碧菡在车上把稿子递给王老实,老板同志摆摆手说不用。

  一车人立马明白,今儿老板要自己说。

  兴奋从何而来?

  因为每次老板发表惊世之言都是这个节奏,不愧是王老板,肚子里就是有货,随便弄出个点子来,就足够让这个世界震撼。

  都准备着跟南创方面一块聆听王大老板的圣训。

  王老实在礼堂后厅先跟南创大学的领导们见了面,双方寒暄过后,南创的校长就引导王老实步入礼堂。

  他把王老实送到礼堂侧门,就把王老实交给一个漂亮妹纸,这个程序也是仔细研究过确定的,那些上档次的大学都这么玩儿。

  漂亮妹纸怀着激动,压抑躁动,仪态端庄的伸手请王老实跟她走,一走上主席台,现场的反应立即让校方领导们想挨个把这些学生仔踹死,上不了台面儿的东西们,把南创大学的脸都丢到国际上去啦!

  看看礼堂里那林立的摄像机,再瞅瞅演讲台下密密麻麻的话筒和录音设备,哎哟喂,这尼玛------

  鼓掌是可以的,可那口哨儿,尖叫,胡言乱语是该有的吗?

  几个校领导脸都发黑。

  等王老实站定,向着大伙儿微笑时,礼堂里彻底沸腾。

  王老实算是见识过大场面,心里对南创大学搞出来的动静也觉得好奇,一点小小的满足感让他情绪好转了起来,看来哥在学生群体还是有点市场的,至少现在的反应就很说明问题。

  本来那个漂亮妹纸还要介绍王老实的,没想到王老实向前跨了一步,直接挤占了她的位置,对着话筒就开了口,说,“和你们在一起,我原本的压力突然消失,我是王落实,你们好吗?”

  “好!!!”

  学生们反应热烈,在领导耳朵里的杂音也没了,他们脸上总算阴转晴,偷眼瞅瞅陪同的市里领导,几个校方的头儿心里才踏实下来,不难看。

  就是一样儿,那个漂亮妹纸傻傻的站在那里,她的词儿没机会说,不知道该下去还是咋地。

  负责会场组织的老师拼命的冲她使眼色,意思大姐,您老别傻站着,麻利儿的下来吧!

  嘿,这妞儿就站那不动,两眼都不知道往哪儿瞅,恨得那些领导们真想过去一把拽下来。

  会场里也有人发现了这位学姐的异样,发出一些善意的哄笑声。

  王老实一扭头,看到那漂亮妹纸呆萌的模样,也觉得好笑,他也明白,大概是自己刚才抢了先,把人家妹纸搞懵了,就解围说,“这位漂亮的同学,真是不好意思,估计是我抢了你的词儿,实在是南创的同学们太热情,你别难过,我替他们向你道歉,另外------”

  说着他脱下自己的外套,递给那妞儿,继续说,“麻烦你帮我把衣服拿下去好吗?你和你的同学让我再次感受到了青春激扬。”

  漂亮妹纸是个有素质的,立马回过神儿来,羞红着脸,接过王老实的衣服,重新端庄起来,冲王老实点点头,转身迈着猫步走下主席台。

  现场一片掌声。

  都是有素质的人,都看得出,王老实在给那位同学解围呢,而且很巧妙,这传出去就是美谈呀。

  重新面对众人,王老实熟练的把话筒取下来,尽量走到主席台边儿上,“各位尊敬的领导、老师、同学们,非常高兴来到南创大学,也感谢校方给了我这个演讲的机会!”

  又是掌声,不等声音停歇,王老实接着说,“本来我的同事们帮我准备了精彩的演讲稿,可昨天晚上我接到了姐姐的电话,我又给华夏未来教育集团的ceo王冬云女士打了一个电话,思虑一夜,我决定临时改改,以一个孩子舅舅的身份谈谈教育的问题。”

  台下几位大佬的脸色顿时复杂起来,他们心里那个忐忑啊,心里祈祷,王大爷,您老悠着点,可别点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