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七十八,人生的烂牌

九百七十八,人生的烂牌

  成功的标准不同,可迈向成功的过程都少不了执着与坚持。

  朱云就非常渴望成功。

  原因很多,大体有几点:

  一,小时候穷怕了。

  第二,过去多年的几次职业经历让她非常憋屈。

  第三,她渴望让抛弃她的那个男人看看,自己有多强。

  和很多企业家不同,朱云不墨守成规。

  来参加这个节目很巧合,经过润色后就成了她非常重要的一环。

  黎晓当初并没有主动邀请她来。

  此次进京,朱云是来洽谈一个广宣项目,饭局上,偶尔听到。

  酒喝多了,大多数人都好吹吹牛逼。

  正好,跟朱云一起吃饭的人是大多数人行列中的。

  红着脸,唾沫飞溅的兴奋中,无数信息就从他嘴里飞进朱云脑中。

  这个事儿是国视与美誉国际合办的。

  里面有王落实。

  有黎晓。

  更有吴楠悦。

  在华夏要想做成点事儿,尤其是大事业,必须在知道很多事情的时候,还要知道太多人,知道了之后攀上点关系就更靠谱儿了。

  所以,能够成功的都不容易。

  朱云还不算成功,顶天是刚起步,也是不赖,董事会暂时满意,没有换帅的意思。

  她脑子里信息量还是不错的。

  必须知道王落实,在华夏很多经济著作和讲座中,这位爷出场率忒高,属于华夏非常牛掰的企业家和经济学家,不光是华夏,更是世界的。

  吴楠悦,有国视的人在,谁会不知道她是何方神圣呢?

  只有黎晓,目前还算低调。

  按说朱云知道的可能性不大,偏偏,她就知道这位不着调的。

  有这三位弄出来的东西能差?

  朱云一番运作,她就堂而皇之的成了嘉宾,也是时间仓促,来不及精雕细琢,若王老实自己经手,她费劲。

  费劲心思,还故意呛声王大老板,图个什么,朱云自己个儿也不是特别清楚能得到什么,就觉得应该这么办。

  需要出头鸟的时候,根子不大硬气的朱云就被摆在了明处。

  她刚回到公司,就被通知参加董事会。

  会议上,过去一些鸡毛蒜皮和莫须有的事儿纷纷被拿出来说。

  朱云刚开始还分辨反驳,没一会儿,她选择了闭嘴。

  傻子都看得出,气氛不一般,人家摆明了就是要办自己。

  最后,她没猜错。

  董事会决议是暂时停职。

  根据章程,后边儿就是解除职务之类的程序。

  会后,朱云相当平静的走进董事长办公室,轻轻的问了一句,“为什么?”

  董事长凝视朱云些许时间,面露惋惜的说,“我接了好几个电话,虽没有明说,却也能听明白,都是让你走人。”

  朱云心里一惊,抬头看着董事长,“是上边冲我来的?”

  不能够吧?

  打死朱云都想不到,这类事她是听说过,没想到竟然能发生在自己身上,就凭这么屁大点的公司?

  值得?

  “谁呀?”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董事长翻了个白眼,双手一摊,“轮的上我知道?”

  朱云沉默。

  “小朱,不是我们心狠,你也知道,咱这个小庙,随便来个神就能拆喽------”

  “何总您别说了,我明白,我不怪你们,明天我就把辞职报告给您。”大致搞清楚了怎么回事儿,朱云也能心平气和了。

  姓何的立马做出姿态,“你放心,补偿什么的我都亲自盯着。”

  补偿?

  朱云笑而不语,告辞离开。

  一个人遇到烦心事儿就喝酒并非必须,不过是个形势,无关男女。

  朱云还是靠谱儿的,那么多次了,不在乎这一回,她端着酒杯,红着脸想起录制节目时王董说的话,越发觉得有道理,‘人这辈子就像打牌,总会抓到烂牌,抓的多了,也就无所谓输赢。’

  抓到烂牌了。

  简直就是自己的人生写照。

  华夏人习惯死的明白,影视剧里,正义的一方会拖拉一会儿,去衬托反派的恶,相反,反派会在同样的情境中因为装逼而失去胜利机会。

  好歹是个总,朱云也有一些能说上话的人可以去打听消息。

  这一次,一点门儿都摸不到,哪怕有人知道点,也支支吾吾,完全是打死也不说的架势。

  朱云彻底懵了,啥意思,就自己这样的能惊动什么档次的人物?

  思前想后,把自己记忆中的所有片段都串起来,朱云都贴不到身上来。

  怪哉啊!!!

  在京城里,黎晓凝眉瞪目、咬牙切齿,正气愤填膺。

  吴楠悦在一边儿都不知道该怎么劝。

  本来挺高兴的,节目录制相当顺利,黎晓还自掏腰包请节目组的人吃饭。

  可没几天,幺蛾子就来了。

  首先就是受邀的一些嘉宾,变卦的有好几个,各种推脱都有,就是来不了,来不来并不重要,黎晓嗅到了不同味道。

  然后就是国视这边儿,本来说好的也变了,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压力,来跟黎晓说话的人几乎跪下了,求黎晓高抬手。

  没给面子,黎晓直接问,“吴总答应啦?”

  要是能让吴楠悦都同意,黎晓也认。

  国视方面的人苦着脸说,“得您点头了,我们才敢再去找吴总------”

  黎晓提高了音调问,“我不为难你,你就告诉我是谁?”

  来人一个字也说不出。

  吴楠悦家里,黎晓看到吴楠悦跟没事儿人一样,不由的问,“姐,你就不生气?”

  “我干嘛要生气?”

  “她可是冲着咱来的!”

  这倒不是夸张,凭借她们俩,要弄明白怎么回子事儿压根就不难。

  端着果盘回到沙发前递给黎晓,吴楠悦一脸无所谓的说,“小丫头片子不懂事儿,不就是添点堵嘛,咱不跟她一般见识。”

  黎晓一瞪眼,坐直了身子说,“那不成,我凭什么惯着她?”

  “先不急,再看看吧。”吴楠悦语气中带有一丝丝的冷意。

  搁在以前,或许她跟黎晓一个样子,暴脾气上来直接怼丫的。

  那个姓夏的丫头跟那人的儿子搞对象,说是跟黎晓早年有矛盾,吴楠悦是不信的,为了那点破事儿,不能够。

  恐怕,正如王老实说的,这个事儿,没那么简单,且看着,然后让家里大人知道,先别忙着出手。

  瞅了一眼黎晓,吴楠悦只好无奈的说,“你跟你爸说了没有?”

  黎晓泄了气,说,“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