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七百八十六,人命关天

七百八十六,人命关天

  快到晚上饭的时候,朱助理赶回前苏,并跑到王老实跟前儿汇报。·

  “怎么不多休息两天?”

  小朱同志憨厚的笑着说,“我闲不住,觉得要去京城了,还是早点回来的好。”

  王老实点点头,也是,使唤顺手的人,陡然一换人,确实有些不习惯。

  朱助理汇报的是王老实安排的侦察任务,正如王老实猜测的那样,围绕着前苏,有四五个场子,现在正火爆的时候。

  这就是附在前苏身上的毒瘤,必须清除,可怎么办,王老实还没下决心。

  “都打听清楚啦?”

  小朱略带紧张的说,“只是个大致情况,太细的东西摸不清。”

  时间太紧,还有就是某些深层次的信息就是有功夫,也未必能知道,不过,根据规律猜还是没问题的。

  王老实又问,“都是哪里人?”

  朱助理说,“南民人居多,也有些冀北的,还有滨城的。”

  “嗯------”

  王老实看出小朱还有话要说,“别支支吾吾的,有话就直说。”

  小朱颇为不解的说,“这些场子都有个奇怪的地方,那就是相当注意分寸,不过分逼债,有些输得惨的,只要查清楚确实没钱了,就直接消债,我没听说过这样的。”

  是不多见,该行业历史悠久,传承至今是有自己规矩的,不说光明正大,确实很讲道行,有时候为了所谓的行规,下手是相当狠辣的,哪怕钱不要,规矩要坚持。

  欠了钱的,如果实在要不回来,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人,非死即残,除非有人逃跑本事强,一辈子不再露面儿,成功者也寥寥。

  “很邪门啊,你没听到些什么?”

  小朱挠了挠后脑说,“他们弄的有些人性化,欠了债的进黑名单,再不许进场子,除非还清了才行。”

  这尼玛是整以人为本?

  王老实手指在桌子上敲了几下,毫无节奏可言,小朱同志静静的等待指令。

  王老实估摸着时间,不急一时,就吩咐小朱,“你先回去吃饭,跟铁军细说说,具体怎么办,我再想想。”

  朱助理没说话,点头转身出去。

  什么人性化,屁的转性,王老实是不信的,估计对方还是忌惮王老实。

  这帮货别看都是狠人,却很有眼色,在别的地方敢让人破家,可前苏他们还真不大敢,闹出事儿来,前苏不能善罢甘休。·

  王老实觉得应该有村里人在他们内部,玩儿以求财为主,反正榨不出什么来,干脆就放宽条件,没准儿还能吸引更多人来玩儿。

  看来人家手里有人才,懂得因人而异、因地制宜,可惜用错了地方。

  王家晚餐一般都已清淡为主,一顿饭吃的娴静。

  饭后,王老实本来打算回屋的,老爷子喊住他,“落实,你跟我来一下。”

  进了暖房,老爷子脸上露出凝重之色,“跟你大哥意见不合?”

  其实王老实自己也有点后悔了,当时不知道为什么就控制不住,听老爷子问,回答说,“是我不对,有些急了。”

  老爷子正没有细说教育的意思,看王老实低头,就说,“言宜慢,这句话你还是没领悟透。”

  想来事情将来也瞒不住,王老实索性就透些口风,“最近我现村里有些现象很不好,心里急,没控制住。”

  儿子这么一说,王嘉起脸上严肃起来,到了他今天这个地位,家里是不用他什么,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能让村里变好,帮王家传家,将来有一天,也有颜面见列祖列宗。

  “你现什么啦?”

  王老实把自己观察的一些以及自己的分析跟老头子说了一遍,至于转基种子的事儿大致也谈了些,不过不是从技术和经济角度,而是换了政治上的考量,这也是他白天无中生有弄出来的。

  老头子果然如王老实所想,陷入深思,好久才说,“你的决定对,但方式方法要注意,你大哥那里,回头儿你去一趟,让后我再跟他讲,以后别这样了。”

  “至于村里------”

  老爷子心里很矛盾,其中关窍,王嘉起很明白,想要扭转,谈何容易。

  从心思上说,王嘉起缜密程度在前苏肯定是拔尖儿的,有些事儿可以做,却不能做足,有些事儿就不该做,真做了,前边儿一切都付之东流。

  赌只是表面现象,关键是村里人的活力会被消磨干净,再好的底子也得糟践干净,前苏食品早晚就得让村里人给毁了,按照这个趋势下去,前苏回到十年前是没跑儿的。

  王嘉起知道自己儿子本事,抬眼看了他一下,问,“你想怎么办?”

  王老实能怎么办,他直接告诉他老子,大哥说的那三违自己守不住。

  老头子瞬间懂了。

  问,“后果你想过?”

  王老实说,“可能会有点,但影响不大。”

  这话老头子信,又问,“如果还不行呢?”

  王老实脸上露出狰狞,咬着牙说,“不行只能说做得还不够,那就再狠些。·”

  王嘉起眯着眼不说话,老半天才吐出一口浊气来,“别闹出人命来。”

  这个真不好保证,不过尽量控制就是,毕竟王老实也不希望不可收拾,但这时间有些人的命恐怕还没有那么大的酵能力。

  只是这话不能跟老头子说,他答应说,“不会,我知道厉害。”

  “这事儿别人村里人知道了。”

  说完起身,又叹口气说,“这世间太难琢磨,尽人事听天命吧。”

  王老实知道,老爷子信心不大,就算雷霆手段,可治得了标,却改不了人心。

  是夜,风雪大作,苍茫大地银装素裹。

  清晨,王老实从窗户看到外边儿的雪景,心情大好,麻利儿的起床,跑到外边去心旷神怡。

  打开院门儿,如王老实想的那样,李铁军已然到了。

  王老实问,“等了很久?”

  李铁军笑笑说,“哪儿能呢,听见动静才过来。”

  指着远处,王老实颇有兴致的说,“陪我走走。”

  老李同志知道老板这是要说重要的事儿,他向后做了个手势,示意其他人不要靠近。

  他是接到汇报,就立即动身,虽然老板没说什么,敏锐的老李意识到了不寻常,那种事儿跟自己八竿子打不着,老板却特意让人细说,必然有大想法。

  李铁军一看到王老实现自己时的表情,就知道自己来对啦。

  两人就在旷野里,踏着深深的积雪缓步前行,谈话内容丝毫没有遮掩,王老实说的非常直接。

  李铁军听完后,也没觉得哪儿不对,只是在细节上确认了几个点。

  以暴制暴不是主流的方式,可王老实相信这是最直接也是见效最快的,至于法,王老实没觉得不尊重,他的计划里,不是没给法留下空间,李铁军的安排,只是后备。

  李铁军憋着一个想法,好几次都差点说出口,最后看了看王大老板冷峻的面孔,咽了咽唾沫,没说出来。

  他认为王老实的想法还不够,应该可以更进一步,既然都决定要做了,那就给做绝,老板明显没有那意思,李铁军想起老邱同志的办事儿理念来,在佩服的基础上,让自己做出了选择。

  李铁军表示会积极安排。

  王老实犹豫了下,还是说,“注意控制下,人命关天。”

  老李愣了下,说,“明白。”

  当晚,王老实在大哥王庆其家吃的饭,喝了点酒,大哥最后说了句,“老四,你放心,我们是一家人。”

  王老实总算舒坦了许多,也安了心。

  初五,也叫破五,宜出行。

  王老实离开前苏,在唐唯家站了一脚,送了些新鲜的蔬菜,唐唯可能要在家里住到十五之后,王老实只能自己去京城。

  本来大雪天不适合出行的,只是京城那帮二货不干,一遍遍电话催。

  每年聚会的次数已经压缩到了不能忍,王老实也认为该去,尤其是宫二来消息说,姐夫的事儿有眉目,让王老实到京城见一位鲁东方面的人,只要他同意,剩下的事儿妥妥的。

  过年后姐夫来的时候也提到这个事儿,当时王老实就有些不大好回答,幸亏他脸皮厚,吹牛说问题不大,可这事儿真办不好,他哪儿还有脸见姐姐啊。

  单为这事儿,他也得去。

  抵达京城后,王老实先到邵丽那儿报到,也算有心。

  然后把钱四儿喊来,满满一车东西直接塞给钱四儿。

  小四儿同志苦着脸说,“三哥,这么些家我一个人得送到半夜去?”

  王老实敲了下他的脑袋,这个不争气的,说,“你丫不会多找几个人。”

  撵走了钱四儿去干活儿,王老实直接去找宫二。

  一进门儿,蒋小西就笑着迎上来说,“落实可有些日子没上家来啦。”

  王老实笑嘻嘻的小声说,“二嫂,这个怪不到我身上,你看宫二哥那模样。”

  蒋小西一扭头儿,看到宫二一本正经的坐在沙上,满脸的威风,家里还有两个人在,说是汇报来的,其实是什么,大家心里明白。

  蒋小西戳了下王老实脑门儿,说,“都多大了,还没个正型,走跟我上厨房忙活去,我记得你挺能做饭的。”

  客厅里坐着的两位有些坐不住了,他们没认出王老实,可宫夫人带人直接进厨房,傻子都知道今儿就到这儿啦。

  可他们委屈的想,我们大老远来,还不到十分钟啊!

  厨房里,王老实瞅了瞅蒋小西准备的东西,不仅撇了撇嘴,毫不留情的说,“二嫂,就算过年不缺吃的,也得差不多吧,就给我吃这个?”

  蒋小西白了王老实一眼,笑着说,“有吃的就不错了,这还是我费劲从婆婆那儿带来的呢。”

  王老实仔细打量了下厨房,哎哟,真不像过的,他看到锅里那厚厚的尘土,也有点泄气,说,“算了,别做了,我让人送点现成的吧。”

  蒋小西脸有些烧,作为一个女主人,让客人说出这话来,有些挂不住,正要反驳,宫二从外边送人回来,恰巧听到,就直接说,“行,快点的话,还来得及。”

  一道寒光,王老实心里默默为宫二这么不知趣默哀,真以为这是你的地盘?

  得躲着点,万一溅到身上不划算。

  王老实给外边儿人打了个电话,然后跟蒋小西说,“我侄女呢?”

  蒋小西换了个正常脸说,“跟同学外边儿疯去了。”

  “得,回头二嫂给她吧。”说着,王老实从口袋里掏出个包来。

  宫二推辞说,“落实,你这是干什么?”

  王老实才不在乎宫二的官腔,说,“跟你没关系,我妈给的,咋地?你有不同意见?”

  宫二没敢言声,人家蒋小西大大方方接过去,说,“我就不拆开了,回头直接给她。”

  两家关系早就到了这地步,王老实直接说,“不是什么贵重的物件,我妈年前到妈祖庙求的平安符,图个吉利。”

  酒足饭饱,王老实跟着宫二到了书房。

  宫二给王老实扔过去一盒烟,自己也点上,问,“你确定让你姐夫到鲁东去?”

  王老实接过来烟,放在桌上,说,“滨城倒是好运作,就是扎眼。”

  宫二也知道内里的事儿,建议说,“要不调京城里,也是条路子。”

  有些心动,不过一想将来,王老实还是摇头说,“没有基层这个阶段,根基不稳。”

  宫二笑了,指着王老实说,“你啊,不走仕途可惜了。”

  “快拉倒吧,我都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拼了命的往里挤,多累啊!”

  宫二不以为意,吐了一口烟,眯着眼说,“落实,跟你说实话,当初我跟你一个想法,可你不知道,后来那种感觉让我着迷,你能体会到么?”

  王老实赶紧举起手来,他就怕听这个,能不停的进步确实能有那种感觉,但大部分人是无法成功的,只能蹉跎一辈子,那种悲哀又谁能承受,“不说这个了,既然他选了,那就成全他,说说吧,那一位是谁?靠谱儿吗?”

  预料到王老实是这个态度了,宫二笑着说,“常务副,关系不错,喜好书法,东西我准备了,晚上你安排地方吧,别去老牛跟老关那些地方。”

  王老实点点头,不管是老关还是老牛那儿,这会儿估计热闹着呢,人多眼杂不合适,想了想,就说,“东西就用二哥的,我跟你不客气,地方让老白安排,他有个点儿,没人,清静。”

  宫二很乐意听王老实这么说,“行,你打电话办妥,我约老常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