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七百八十三,有我呢,小傻瓜

七百八十三,有我呢,小傻瓜

  丁亥年、甲寅月、丙子日,宜:纳采、嫁娶、祭祀、祈福、出行。

  早上起来,王老实脑袋还不大清醒,昨天晚上实在没溜儿,村里凑一块儿就一个事儿,喝。

  尤其是王老实这样平时很少在村里住的,加上他这个人,赶上没大没小的时候,直接被灌倒。

  这还得是有人护着,要不然,凭王老实那素质,今儿一整天基本算交待。

  大哥等人已经过来,他将代表王家,跟着王老实去接唐唯,原本王老实不打算让别人去,经历了昨晚,王老实觉得还是让大哥去比较靠谱儿。

  因为晚上有人逗笑说,那边儿招待未来姑爷,得是个什么阵势?

  原来那边儿也有啊,王老实啥都不说了。

  用凉水结结实实洗了洗脸,让自己精神下。

  老妈早给准备好了衣服,没矫情,换上。

  刚穿好,又脱下,没吃早饭呢,万一不小心弄身上粥,凭老妈那个脾气,这节骨眼,挨抽是必须的。

  美美的喝了两大碗棒子面红薯粥,王老实才觉得自己舒坦了许多。

  掐着点,王老实跟着大哥带着队伍从前苏出发,临走前王老实特意给唐唯发了条短信,告诉她自己这儿出来啦。

  新区的唐家,从一大早就热闹起来,本来唐家这两口子就不大懂村里的**,人一上来就有些懵。

  因为唐建兴这些年发达了,尤其是他做房地产,不少亲戚都凑了上来,送个砂石料,弄个小工程啥的,没少赚钱,这也是人之常情,那新也知道,他也就跟王老实说老唐把关很严。

  其实他就是说不行,王老实也不能说什么,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自古有之,不说人家老唐,就是他王老实,身边儿的亲戚有多少跟着自己的路子发财,他都数不清,再掰着手指头数,各级高管们谁不帮衬着自己人?

  华夏是个人情为重的民族,避免不了,哪怕洋鬼子把规章制度或者亲情分得那么明白,细挖掘一下,都一个样儿。

  ≮;

  真如某些主题人物那样,玩什么原则高冷,下场就是自绝于亲族,自绝于社会,肯定没有好下场。

  当然,连带着,诸如唐建兴同志,某些不大着调的事儿就没那么严谨。

  可这回不大一样,唐唯的对象是王老实,咱家唐唯争气是争气,你唐建兴是主心骨也没错儿,问题是咱不能干丢人到姥姥家的事儿。

  人家来接唐唯过去过年,你们跟着凑什么热闹?

  甭管是唐家的、还是郑家的亲戚,都或多或少的以各种委婉口吻表达了同样的意思。

  其实不用都来得瑟,唐建兴两口子也懂,郑婕早就后悔了,原本是打算给闺女壮胆,留个退身步,没成想会落笑话。

  有心说不去了,可话都放出去,人家李梅都打了电话来,说给他们家准备好了住的地方,还绘声绘色的把一起过年的重大意义给突出得那么完美!

  好意思说不去?

  最后还是唐唯有主意,说,“想去就去,哪儿来的那么多说法!”

  得小唐一表态,谁都没话说。

  没人看得出唐唯心里不痛快了,还有人凑上来说,“唯唯啊,你赶紧收拾下,打扮打扮。”

  别看唐唯说话柔声细语的,其实呛着火呢,“打扮?我又不是新媳妇,平时什么样,今天就什么样。”

  话有些噎人。

  都看明白了吧,咱就乐乐呵呵的过来混个脸熟,千万别真把自己当什么姑啊、姨的。

  今天来到唐家帮忙的,全是聪明人,不然也凑不上前来。

  没多大功夫,唐唯的房间里人就都没了影儿,全都跑厨房帮忙去了。

  郑婕没走,过来搂着唐唯说,“丫头,别着急,人家也是好意。”

  唐唯咬着嘴唇点头说,“我知道,就是心里烦。”

  不是烦,是紧张。

  闲言碎语中,唐唯总结分析出不少东西,到了前苏,阵势也小不了,她实在心里发慌。

  叮!

  手机短信,唐唯打开一看,是王老实的,看完她跟郑婕说,“他出来了,过半个小时就到。”

  郑婕看了下表,哟,可不是咋地,都十点多了,也是该来了,说,“毕竟上人家去,就算不化浓妆,也好歹收拾下,道理我不多说,你比我懂,我先下去看看。”

  唐唯没说话,点了点头,手使劲攥着电话,心里不知道有多紧张。

  “来啦!来啦!”

  楼下不知道谁家的亲戚,一半大小子,喊着从院外边跑进来,那声调一听就是个男高音的料子,估计半个小区都能听见,楼上的唐唯自然也听得到。

  “呀!”

  小唐同志哭丧着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这么老半天,她竟然啥都没干,就坐那儿发呆来着。

  她起身跑到窗户跟前儿,向外张望,她家房子位置不错,远远的看见一溜儿车缓缓驶过来。

  再低头,院子里已经站了不少人。

  门被推开,回头,是自己老妈。

  郑婕一眼就看出唐唯什么都没弄,不由的发愁,闺女什么时候脾气这么倔啦,这要真嫁过去,两人能过得到一块儿?

  眼下是不能说了,郑婕只能顺着点说,“唯唯,你到门口儿去迎迎吧。”

  唐唯羞红着脸点点头。

  娘俩下了楼,唐唯正要往外走,被她姑拦住了,“你干嘛去?”

  唐唯诧异的说,“我去接接他们。”

  她姑笑着说,“傻丫头,矜持着点,虽说今天不是正式出嫁,也是差不离的大事儿,要不咱家这么多人干嘛来的,有他们呢,你就楼上坐着去。”

  郑婕狐疑的看了看这个大姑姐,又扭头看唐建兴,意思是说,到底是不是啊?

  唐建兴也不知道啊,这种规矩他是闻所未闻的,不过想来自己姐姐不能糊弄自己,当时真的吧,就点点头。

  哦,原来还有这样的说法。

  唐唯是满心的纳闷儿,一步一回头的重新上楼。

  车里,王老实也看见院子里那么老多人,手心都出汗了,当年没这段子,接亲也是大嫂去接的,自己就在饭店里等着典礼。

  今天弄出来的阵仗有些大啊,别看见过大场面,这玩意儿挺让人发怵的。

  一共六辆车,清一色的黑巴赫,哪怕这车讲究内敛,也足以让人看出其大气和奢华。

  院子里站着十来个人,由唐家的人出面到门外来接。

  大哥王庆其率先出去,拉着有些发愣的王老实,加上其他人,妥妥就是会亲家的模样。

  好在有大哥在,他是经历多了,玩儿的顺溜,几句话就把气氛给说活泛了。

  从下车到进屋坐下,要不是大哥捅了他一下,这货还醒不过味儿来呢。

  唐建兴跟郑婕也是不适应,亏着他们这边儿也有能人,糊弄着算是没出笑话。

  王庆其是跟着进来的人,其他的王家人都是小辈,负责搬东西,一样样的都有说法,按着顺序送进来。

  送来的东西都有讲儿,全是图吉利、讲老咧。

  不光送有说法,收礼也有规矩的,有些东西就要全收下,有些就能收一部分,另一部分要当回礼加上唐家准备的东西带回去。

  反正挺复杂,王老实也就听过一些,没记住,一想就脑仁儿疼,比特么的高科技还难。

  好在王老实这货会装,一直端坐在那儿,听大哥跟人家说话,至于说什么,他是不大用心听的,吉祥话儿、拜年话,也没啥实际意义。

  还有唐建兴,他今儿是主人,问题是他也不大精通,也是跟着哼哈,幸亏是这事儿,用不上多上纲上线。

  两家都有全和人在,事儿就顺利。

  唐唯她姑看了下点,时间差不多了,就冲王老实说,“落实啊,唯唯在楼上呢,你上去看看吧。”

  王老实一想,哦,对,还有说法呢,他手一摸,擦,那个包没拿吧?

  这里有个规矩,王老实得给唐唯送点礼物上去,然后两人待一会儿,下楼,就开席,吃完带人走,整个接人仪式才算圆满。

  王老实的侄子凑过来,把包儿递给王老实,小声说,“老伯,你的包。”

  这小子机灵,没白疼他,王老实赶紧起身,冲着大伙儿很有模样的笑笑,然后上楼。

  他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接个未来媳妇到家过年有这么复杂?

  从来没听人说起过啊,尤其是自己家,整的有些让人头皮发麻,到底谁出的馊主意?

  目前,他高度怀疑是林之清那个老杂毛。因为老妈嘴里已经好几次说出他的匪号,估计这两天,林之清这老货没少装神弄鬼折腾自己。

  敲了下唐唯的门。

  “进来。”

  王老实推门进去一看,嚯,唐唯这姑娘真有端庄秀丽的范儿,盘腿儿坐在窗户上呢,愣了下他问,“怎么坐那儿啦?”

  这可跟王老实印象中的唐唯完全相反,或许这才是她的天性吧,前世人家估计没机会展现出来呢,或者是王老实这货就没去发现真实的唐唯。

  唐唯实在忍不住,苦着脸说,“吓得。”

  王老实偷眼往身后瞅,没人跟着,轻轻关上门,然后一把松开衬衣扣子,不管不顾的往唐唯的大床上一趟,也诉苦说,“我的个妈呀,回头我就打死林之清那老坑货!”

  唐唯拖着下巴,一看王老实这样,顿时眯着眼笑起来,心情也放松了不少,问,“林之清?我听说过,他怎么啦?”

  王老实翻了个身,看着唐唯说,“我高度怀疑,今天这事儿很多内容都是他想出来的。”

  原本王老实的意思就是一个人过来,把唐唯一家接过去就得,哪儿知道短短的功夫,弄成如此规模跟复杂,始料未及啊!

  唐唯是深有同感的,附和着说,“可不呗,吓得我都不敢去你家了。”

  王老实心猛跳了下,坐起来说,“你可别闹出什么逃跑新娘那种事儿来,要不回去我肯定被我妈打死!”

  “去,净瞎说,谁是新娘子?”

  王老实没接着话茬儿向下顺,转而说,“你家亲戚来了不少,跟我家差不多。”

  这是给唐唯打预防针呢,其实他说得有些保守,前苏比唐家可规模大得多,几乎赶上婚礼那么热闹了都。

  唐唯故意做出一脸的恐惧样来,夸张的说,“真的啊,那我不可不敢去啦!”

  王老实怪笑着说,“哈哈,你是跑不掉的,我绑也要把你绑了去,唐唯同学,你绝对逃不出我的手心!”

  大概是觉得唐唯坐在窗台上挺好,王老实也走到窗台,坐了上去,嗯,没床上舒服,不过,两人坐一块儿,别有一番风情。

  没正经的话两人说起来没完,直到有人敲门。

  王老实才想起正事儿来,一拍脑袋指着那个包儿说,“那个是给你的。”

  唐唯好奇的问,“什么东西?”

  “谁知道呢,我妈准备的,好像是一套化妆的东西,古董呢。”

  唐唯跳下窗台,哎哟一声,差点摔倒,唬得王老实赶紧下来伸手扶住,“怎么啦这是?”

  “腿麻了。”

  王老实一听,笑嘻嘻的说,“没事儿,我给你揉揉。”说着就伸手。

  唐唯赶紧闪开,一把打掉王老实的手,“别闹,让人看见。”

  王老实撇着嘴说,“看见又怕啥,我自己媳妇------”

  唐唯鼓着嘴瞪着眼,王老实把剩下的话又咽了回去。

  又有人敲门。

  唐唯无奈的喊了声,“来啦,这就下来。”

  唐家的饭挺丰盛,也亏着地方大,摆了好几桌,就这唐家的人好多都没轮到上桌。

  酒倒没有多喝,都知道喝酒就是个形式,王老实跟唐唯一下楼,就引来好多双羡慕的眼睛盯着看。

  郎才女貌,金童玉女,才子佳人------好多词儿都让王老实这货给糟践的不轻。

  大哥王庆其喝了些酒,王老实就跟着沾了沾,没等他吃饱,就宣布结束了,其实他还有好几个菜打算瞅机会尝尝的,只能不舍的多看几眼,以后再找机会。

  唐家的明白人已经把回礼都帮着装上了车,唐唯的包儿让王老实拎着。

  整个接人这件事儿算是完成了一半儿。

  等上车的时候,王老实才发现,不光是唐家人不少,周围邻居也围了很多,都是来看热闹的,大部分人也不大明白这是咋回事儿,就是看人家停了那么老些车,还有十来个酷酷的壮汉站在外边儿,没见过啊,都在互相打听猜测。

  唐唯有些害臊,王老实握住她的手,马上感觉到唐唯手上一紧,一想自己的那个紧张劲儿,估计唐唯更厉害,王老实低声在她耳边说,“别害怕,有我呢,小傻瓜。”

  唐唯低着头轻不可闻的回了句,“知道啦,大笨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