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七百八十二,一个笨蛋遇到一个傻瓜

七百八十二,一个笨蛋遇到一个傻瓜

  过年时,无论各行各业都得总结表彰,捎带着勤快的又要展望明年。

  因为王老实得瑟的原因,年会这个词儿被媒体关注了,也带动其他公司竞相开年会。

  华夏经济正井喷着,形势好,至少表面上是,一些公司也乐于弄个高大上的年会显摆,有的是为了提振员工士气,也有给外界看的,更有的是给上级领导看,结果今年呢,王老实的这些企业都偃旗息鼓了,除了正常的工作总结,一概活动都没有。

  某些好事者就四处打听,为啥?

  打听出来的结果就是王老实在高层会议后说了句话,“搞那些花里胡哨的干啥,劳民伤财,不如把这钱省下来,用在该用的地方。”

  其实还有几句话,没有外传,王老实亲口告诉司家瑞几个,“什么是士气?员工们有实实在在的利益就是士气!只要完成既定目标,奖金不要吝啬,让大家伙儿过个肥年!”

  王老实这一番做派老特么的坑人啦,不少翻着花样儿搞年会的人那个骂啊。

  不为别的,王落实这货就是华夏企业的标杆人物,基本上就是他弄点什么动静出来,其他人就跟着套用,可这厮变化实在快,毫无规律可循,玩儿出花来了都。

  尼玛!

  既然你要实实在在的,那当初你大张旗鼓的搞什么年会,这不成心挖坑儿让大伙儿跳进去,然后你丫的爬出去埋我们吗?

  怨念不小。

  除了这些,也有人在总结。

  吴楠悦跟她二叔汇报了与王老实谈话的过程,很细。

  老吴同志听得也认真,他是非常理解王老实为啥有这么矛盾的心理,毕竟历史上出现了很多问题,哪怕后来都平反,但事情已经发生,再无挽回的机会。

  人家王老实要给自己准备条后路,或者是带有悲壮的应对预案,无可厚非。

  吴楠悦还问呢,“二叔,真的会那样吗?”

  老吴同志心里忍不住想笑,他不信吴楠悦不知道,这么问出来,是希望自己给王落实一个话,或者是个保证,同时,他又心酸,自己侄女对王落实的心思还那么重,都三十了,还孜然一身。

  他的想法很复杂,本不该说的也说了,“允许他担忧,你呢,也要对国家有信心,一切都会变好的,谁敢坏规矩,二叔第一个不答应。”

  吴楠悦很满意,她就希望听二叔这样说。

  等侄女离开,老吴同志坐在书房里,久久不能平静,王老实这事儿给他触动很大,民心不安国不定,他从书架上抽出一个笔记本,不是新的,泛黄那种,应该是用了很多年的。

  拿起笔来,老吴同志在上面写了一些话,放下笔,看了又看,叹口气把笔记本合上,重新放回那个位置。

  张家距离老吴家不是很远,但路却不通,要绕很长一段才能到。

  *一直让人盯着王落实,希望能抓住那货的短处,他现在已经不是出口恶气的想法,不灭了王家满门他都不甘心。

  不光是他,就连他爹也忌惮的厉害,因为有一点他们父子是清楚的,人家对他们家很多事儿了如指掌,不除王落实简直就如鲠在喉。

  偏生这王落实戒心很强,做事儿特讲究,滴水不漏,从不给别人留空子,而且行事狠辣,*自己是感受过的。

  所以,他很小心。

  功夫不负有心人,*总算捞到点消息,还是花边儿,王老实回滨城前,在某个女人那里住了不少日子。

  现在那个女人的资料已经到*眼前,他却高兴不起来,根本就不敢拿到他爹那去,拿过去就一个结果,让他老子抽他,没跑儿。

  *自己都能想到他老子怎么说,‘这也算个事儿?’

  不管别人怎么看,*自己都知道,真特么的不是个事儿,想来自己都比王落实玩儿的疯,还不止一星半点儿的疯,和自己比起来,王落实简直就一圣人。

  狗腿子倒是建议过,‘要不咱把这妞儿给做喽?’

  *没好气的骂,“你特么的神经啊,连添个堵都不算,长点脑子不行啊!”

  越想就越发愁,小张同志就纳闷儿,这王落实难不成就自己克星?但凡碰上就没一回是好事儿,老这样,年还咋过呀?

  周兴甫家,老周同志没舒坦的躺着,而是毕恭毕敬的站在地上,正打电话。

  通话的那头儿论起来他得喊叔,这次周兴甫下了血本儿,死活求着老叔把事儿给办了。

  传回来的消息很乐观,这都过年了,周兴甫得走动走动,尤其是这位老叔,幸亏这些年维护的还算好,要不临时抱拂脚,还真够呛。

  放下电话,周兴甫连连叹气,现在不比以前喽,求人办事难多了,漂亮话说得多,真办事儿的少。

  哪像以前,老爷子还在的时候,根本就不用愁,随便找个谁,妥妥的痛快儿办。

  同样站着的大伟心里那个别扭啊,实在憋不住了,看周兴甫打完电话,就问,“哥啊,我咋就觉得这事儿不大对呢,我想不通。”

  周兴甫看了大伟一眼,心情好了很多,坐到炕沿儿上,慢悠悠的说,“你也觉得是好事儿?”

  大伟看周兴甫的样子,知道说到他点儿上啦,马上顺着说,“可不就是好事儿呗,您看这政策,还有技术,又给补贴的,搁我,我也干,还有比这更好赚钱的?”

  周兴甫点点头,不过他还是担心的说,“要不是部里派下去,人家未必真接这个赚钱的项目。”

  “啥意思?周哥,我不明白。”大伟适时的表现出他的机灵劲儿来,一脸的懵懂样,本色演出。

  周兴甫嘴里哼了几句西皮流水,过了下瘾才得意的说,“那个王落实不傻,相反,可着整个地球算,比他聪明的没几个,要不人家白手起家打下这好家底?”

  大伟点点头,这话没错儿。

  “美帝这头儿的事儿也就糊弄老百姓,什么高科技,什么推广造福人类,都特么的扯蛋,就是为了坑人赚钱,大伟啊,记住哥一句话,洋鬼子从来就没有一毛钱的好心眼儿,鬼子给你好处,那就是鱼饵,咬上就由不得你喽。”

  大伟就糊涂了,不是装,他真不明白,他就没看出来哪儿不好。

  瞅着大伟那脸,周兴甫难得有耐心,继续点明了说,“打地头儿起,美帝那帮孙子不是防着咱华夏,有个什么技术不都是护得死死的,这又送钱,又低声下去的求着咱用,你觉得能是好心?”

  大伟同志疑惑的问,“哥,可我咋就看不出哪儿不成呢?”

  周兴甫说,“我也看不出来,但我相信,美帝鬼子绝没有好心,将来一定在哪儿等着我们。”

  “那人家王落实能看不透?”

  周兴甫笑了,满脸得意的说,“所以,我才玩命的求农叔办这个事儿,部里加科院,就是打消他王落实疑虑去的。”

  他很有信心,连王落实他爹都亲自作陪,这就是个信号,说明对方很重视,也很当回事儿,要不然不能把这位爷端出来镇场子,王落实在外边儿多牛掰,回家也是个儿子,而且那老家伙不是糊涂蛋,既然他都肯出来,说明请部里和科院出面牵头是对路的。

  本来挺懂事儿一人,大伟忘了见好就收、过犹不及的道理,多了句嘴,“要是他还不上套呢?”

  周兴甫冷眼扫了他一眼,气哼哼的没搭理他。

  大伟马上知道犯了忌讳,讪讪的不知道该说啥,又不敢走,站那儿犹豫。

  ※※※

  前苏王家已经开始总动员,特别是王老实家这一支,更是热闹。

  自打日子好过后,王家在前苏倍受尊敬,大伯年岁大了之后就管一件事儿,那就是规矩。

  他总说一个道理,“别人日子好了不是咱家给的,那是人家干出来的,切莫存了那个心思,不长远。”

  礼尚往来的事儿,王家从不落后,也绝不冒尖,王家又是大户,王老实这好事儿一传出,可着全村都来道喜。

  唐唯家还没接来,王家几个院子里就已经堆满了各家的媳妇,按照传统,她们要帮着打扫卫生,准备吃食,伺候客人。

  到这会儿啦,哪儿来的活儿干,所以,这些婆娘们光剩下吃零嘴跟聊闲天。

  出来进去的,不免要听几句进去,王老实就没少听见,倒都是好话,不外乎就是说王家如今发达了,将来必然如何如何,还有就是讨论谁家闺女这么有福气能嫁到王家来。

  说得最多的就是王家明年办喜事儿的时候,得多大场面。

  有说七天流水席的。

  也有说六十四杠大轿的。

  更不靠谱儿的说怎么也得唱几天大戏。

  王老实听见这么一个事儿,还真惦记上了,是啊,真办事儿的时候,咋个办?

  找老爸老妈商量?

  不合适,这才哪儿到哪儿,什么事儿都没定呢,就憋着商量那事儿?

  往院子里一瞅,王老实自己心里也发毛,此阵势一出,唐唯那薄脸皮能受得了?

  这还是今儿,到了明天,人得更多,谁不惦记着瞅瞅王家未来媳妇啥模样。

  王老实心里发虚,想想都觉得害怕,还是给唐唯个心里准备好,免得明儿不下车,那可不好办。

  正要准备溜到外边儿去打电话,李梅冲他喊,“落实,去拿点烟来,你九叔他们来啦。”

  得,王老实真是哭笑不得,按老妈这大方劲儿,多少烟搁这儿都不够用的,才一下午的功夫,十几条就没了影儿。

  一开始,他没想有这么大动静,老妈让拿烟,他直接就从小仓库里往外倒腾,都是好货色,谁知道老妈那个爽快,来一个人就给一盒,架不住人多啊。

  算了吧,这东西时间长了也不能用,都得瑟了回头再抢新的,这玩意儿,王老实是不打算买,不是舍不得,主要是外边儿买的没有从人家那儿要的好,质量不一样。

  不光是递烟,还得沏茶倒水来着,回村里就一样不好,你要雇保姆,得让村里人看不上,老妈自己还不服老,更不愿意,王老实就提了一次,再不敢说这个事儿。

  他本来打算让滨城家里那个临时来帮忙,结果一看王家这媳妇大军,彻底熄了心思,来了也是供着没活儿干。

  好不容易偷机会跑出来,王老实长长舒了一口气,赶紧掏出电话来,翻找唐唯电话拨了出去。

  “喂。”电话很快接通。

  王老实心里安稳下来,唐唯的声音有种功能,多着急也让你踏实,“自己在家呢?”

  “嗯,我爸妈去买东西了。”

  “都这会儿啦,还买什么东西?”

  唐唯总不能告诉王老实说,去买红包了,王家辈大,在人家过年,来了拜年的,唐唯得发红包来着,这东西宁可剩下,也别不够,家里没有,郑婕张罗着出去买,唐唯不乐意去,就拉了老唐的壮丁。

  “没买什么,就是出去逛逛,透透气。”

  王老实没再问,他现在突然不知道该如何跟唐唯开口,难不成直接说,明天家里老多人等着看你,你得有个心理准备,谁知道唐唯能不能接受,敢不敢来,哟,这口还真难开。

  王老实憋着劲儿说,“明天中午,我去接你。”

  这是规矩,午饭要在唐唯家吃的,然后接着唐唯回前苏,至于唐建兴与郑婕要晚一点再到,按照规矩,他们是不能来的,也就是到了万事皆可变通的年代,否则会让人戳脊梁骨笑话的。

  “嗯,我知道的。”

  “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准备。”

  其实王老实不是想说这个,但确实说不出来,还是决定不说了,顺其自然吧,无论说与不说,都要过那一关。

  也是关心则乱,人家唐唯未必没有准备,又不是火星上来的,哪儿能不知道村里那些事儿。

  他哪儿知道,唐唯也想跟他说一件类似的事儿,不光你王家有人,唐家照样人不少,已经有好多亲戚都通知了,明天也会来唐家看未来姑爷呢。

  也就是说,王老实得先与唐唯过关。

  两人又说了几句话才结束。

  王老实心慌,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他四下打量了一圈,除了几个安保人员,没别人,自己躲这个地儿挺背静的。

  抽了一根,打算回去,手机突然跳出一个信息:‘一个笨蛋遇到一个傻瓜,无数人羡慕和嫉妒,风风雨雨,平平淡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