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78章 二百七十八,有什么标准?

第278章 二百七十八,有什么标准?

  林子琪听了领导这么一问,愣住了,然后低着头不说话。【】

  “跟我来吧。”

  一看林子琪这个表情,就知道大概差不多了,怎么也不能在帐篷里问,情况不好控制。

  其实,学校带队的也是住帐篷,不比当兵的那个大。

  带队的领导也知道林子琪是怎么回事儿,面对举报,他也有些懊恼。

  “林子琪,邱鹏同志举报你在谈恋爱,有没有这事儿。”

  林子琪想都没想说,“不知道。”

  回答的干脆,领导听了当时就愣住了,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答案,什么叫不知道啊。

  “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什么叫不知道?”

  林子琪说,“什么叫谈恋爱啊,我不懂,所以,不知道。”

  领导同志,“——————”

  这话没法问了。

  “你是不是认识一个叫王落实的?”

  “是。”

  “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认识。”

  “是不是亲密关系?”

  林子琪反问,“怎么算亲密?”

  领导,“——————”

  真不好回答。

  看上级吃瘪,林子琪心里那个乐,这王老实忒坏了,这都是他教的。

  军校是个严肃的地儿,尤其是军规森严,林子琪也就是当初开了个玩笑说,等哪天让领导知道自己在和王老实搞对象,直接开除军籍回家,那就好了。

  没想到王老实当时就当真了,出了个主意,教了几句话给林子琪,这不就用上了。

  说白了,就是胡搅蛮缠,不否认,也不承认,装傻充愣,谈恋爱听起来挺严肃一事儿,可真要界定,还真不好说,总不能说,男女交往就是谈恋爱吧,没准确标准,那就凭主观判断了。

  要是别的学员,哪儿那么多废话,说你是你就是,直接处理完事儿,可林子琪不行,就算学院领导脑袋犯残,给开除了,前脚人送走,后脚就让你恶心下,人又送回来。

  领导同志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问了,挥挥手说,“你先回去写检查,深刻些,至于其他的问题,等调查结果。”

  林子琪一吐舌头,立正、敬礼,扭着小蛮腰出去了。

  看着林子琪的背影,领导同志一脸的孤苦伶仃相,他想起自己老连长的话来。

  ‘这位小姑奶奶到了你那儿,得护着,她愿意横着走,就让她横着走,只要不出大事儿,你就装看不见。’

  叫过来问话,他想着你直接说没那事儿,不就得了,可好,你真是不嫌事儿大,不知道,真说的出口。

  有心直接在调查材料上写查无此事吧,又怕邱鹏那娘们儿生事儿,老邱家的闺女,也惹不得,算啦,领导同志拿起电话,联系京城的办事处,总要去问一句,希望那小子也懂和稀泥吧,要是真一口承认了,这事儿还真有点恶心人。

  唉,这群小姑奶奶就没一个省心的。

  林子琪从帐篷里出来,瞬间阴转晴了,这招儿真好玩儿,刚才那股子邪火也没了。

  至于邱鹏,林子琪拿定主意了,只要她再敢炸刺儿,拼着多写几遍检查,也要抽烂她的嘴,昂着头,挺着胸脯儿,林子琪气势汹汹的杀回帐篷。

  这个且不说了。

  京城王老实这头儿。

  别说咱国内军人效率低,就找人这事儿,没他们这么快的。

  没多少时间,军校驻京的人就找到了王老实。

  此刻距离找林子琪问话也就二小时。

  前台说有两个军人找自己,王老实都不知道什么事儿,自己正跟几个骨干说销售上的事儿呢。

  “让他们到这儿来吧。”觉得自己不该和人家有什么交际,王老实也没在意,说完,继续说自己的。

  “————以后这楼市,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坐上火箭,带着房价一路飙升,我们要做的就是控制,老百姓眼下有点钱了,没地方去,楼市好,就奔这儿来,咱要做的就是,展现出上档次的产品,记住,我们卖的不是楼,而是产品,这个产品也不是楼房本身,而是一种生活态度,一种生存手段,一个理财保值的渠道——————”

  两个军人这会儿正好进来,也正好听见王老实在那儿胡说八道。

  他们没听懂,就觉得这小子在说胡话。

  其中高个的问,“哪一位是王落实同志?”

  王老实站起来说,“我就是。”

  另一个军官看了一眼屋里的几个娘子军说,“有些事儿要单独跟你核实下,能不能请这几位先回避一下。”

  王老实听了,心里纳闷,不过,还是挥挥手,胡丽华带着几个人起身离开了。

  会议室的门也关上了。

  矮个子的那个负责问话,高个儿记录,“你认识林子琪吗?”

  “认识。”

  “什么关系?”

  王老实心里大概知道什么事儿了,原先开玩笑的事儿搁在眼前了,他脑子里转弯儿,琢磨是哪块料又跳出来找不自在,也是认识的人忒多了,一时也想不起来是哪个。

  再看这两个军官,不少玩意儿啊,怎么干这么没脑子的事儿?

  就算真问出点什么来,自己一口承认了,你回去交得了差?上级领导要不剁了你们都对不起你家大人。

  “挺复杂的,也说不清什么关系?”

  高个子一听,眉头就皱了起来,抬头问了句,“你们是不是在谈恋爱?”

  王老实不慌不忙的掏出烟来,自己点上,还没说话呢,高个子说,“把烟掐了,这儿不让抽烟。”

  王老实没搭理他,眼皮都没抬,轻吐一口烟,说“我这儿就没不让抽烟的规矩。”

  后面就差来一句,‘你算那根葱儿!’

  “你————”这话有点噎人了,高个子放下笔,蹭的站了起来,想了想不是地儿,呼的一下又坐下。

  矮个子一看不对,赶紧面容严肃的说,“请正面回答问题!”

  王老实说,“说不好。”

  矮个子就郁闷了,这有什么不好说的,“有就是有,没有就没有,有什么不好说的。我再问一遍,有没有谈恋爱?”

  王老实这人就受不得这口气,他看着两人问,“你们的标准是什么?比如拉手几次,亲到上嘴唇,或者下嘴唇,要么是整个亲上?要是有什么标准,麻烦你们告知一下,我好自己判断清楚再回答。”

  摆明了就是成心恶心人,尼玛,真有这样的标准,得多变态的人编出来。

  谁受得了这个,人家也不问话了,起身就走。

  本来他们就不乐意来,调查这个,算什么事儿,这么多年就没听说谈恋爱还要调查的,觉得我们闲得蛋疼啦?

  反正问话记录在,上级领导自己看着办去吧,我们可不愿意受这个罪。

  王老实也没客气,连起来送的意思都没有,爱走就走呗,谁乐意你来一样。

  掏出电话来,给林子琪拨,还是打不通。

  王老实真不踏实,走心了,林子琪在草原上肯定是有事儿,不然人家屁憋得找自己来调查?

  可眼下,想知道林子琪在哪儿都费劲,王老实拿着电话不知道该找谁。

  草原上,学院领导接到京城的报告,没生气,反而踏实了下来,这就好办了,查无此事就得了,反正都没承认,事实上,也都没否认。

  林子琪她们的帐篷里,几个姑娘正唧唧喳喳的闹腾,邱鹏坐自己那儿运气,她等着上级处理林子琪呢,这巴掌不能白挨了。

  几个人的对话她也听见了,都在问林子琪男朋友的事儿。

  一开始林子琪还不好意思说,后来不知怎么就放开了。

  “他啊,还在上学,京城大学的。”

  ‘哼,证据确凿,看你怎么狡辩。’

  “来过南门,等下回来,我让他请你们吃饭。”

  ‘好啊,还有下回,做梦去吧。’

  “他家挺好的,上次他姐结婚,我也去了。”

  ‘哎呀妈呀,你还要不要脸了,都上人家去了。’

  邱鹏的心里随着林子琪每说一句,就扑腾的欢实一些,越看林子琪满脸的幸福,她恨意也更深些。

  林子琪的检查写得也确实深刻,可就瞅不见邱鹏同志的字眼儿。

  到了晚饭的时候,她交上去了。

  邱鹏是越等越急,都快吹熄灯号了,这领导怎么还不来宣布处理结果?

  实在等得心焦,邱鹏跑了出去,她不能看着林子琪那么嚣张,必须给她个教训!

  “报告首长,我是来问关于林子琪谈恋爱一事儿的调查结论。”一进领导的屋儿,也不管有谁在,邱鹏就嚷开了。

  邱鹏就不知道领导多膈应这事儿,你还跑来找吧,今儿不发作你,回头也不会轻易放了你。

  调查结果都有了,领导直接说了个查无此事就打要打发了邱鹏。

  邱鹏哪里肯,说,“怎么查无此事,刚才林子琪还在说她男朋友的事儿,她们都听见了。”

  领导眼皮都没抬,说,“那行,你找人来作证吧。”

  邱鹏敬礼,咬着牙出去。

  回到自己帐篷里,活动了半天,也没一个人愿意跟着她闹。

  林子琪也知道了邱鹏干的事儿,要说让她忍了,就没可能,不就是对着干吗?

  反正从那会儿开始,女兵班就没消停的时候了,吃亏的就是邱鹏,谁让她没得到群众支持呢,告状去了,开始领导还说两句,可后来,人家领导也烦了,直接就不搭理了。

  邱鹏真怕了,都不敢睡觉了。

  她这些日子里,出的最多事儿就是被子里突然冒出个什么玩意儿来,危险没有,就恶心人,吓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