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七百六十七,积阴德的好事儿

七百六十七,积阴德的好事儿

  二亿,钱不少了,王老实拿出来也是觉得有点冤枉,碰上靳玉玲这样儿的也没辙,他估计除了他自己,别人也好受不了。

  没猜错,就一上午的功夫,王老实接到类似叫苦的电话多大十几个,几乎都跟遭了贼一样。

  王老实再迟钝也觉察出不对劲儿来,靳玉玲以前也死要钱,可从来没这么狮子大开口过,他大致算了一下,六、七个亿是有的。

  以爱无疆的规模,这些钱实在多的不靠谱儿,再大的灾难,也不是靠一个民间慈善组织就能解决的,顶了天也就是起个查漏补缺的作用,她要这么多钱干吗?

  再说了,针对慈善基金的财务监管是非常严厉的,进问题不大,出是很难的,就凭靳玉玲的人脉,要是自己用钱,根本不用费劲,比如她给王老实打个电话,说一句,‘姐没钱花了,给姐送点过来。’王老实就得手捧着给拿过去。

  没一点犹豫,王老实抄起电话就要给靳玉玲拨,赶巧了,李璐这时候打来电话。

  “什么事儿?”

  李璐说话很小心,“房子选好了,你要看一下吗?”

  王老实哪儿有心思看什么房子,强忍着不耐烦说,“不用了,你喜欢就行。”

  李璐又说,“我得用一下你的身份证和户口本。”

  王老实此刻正心里装着事儿,一听就皱着眉头反问,“你用那个干什么?”

  语气有些不大和善,李璐也直翻白眼,可不说不行啊,“办房子手续用。”

  王老实早就有打算,忘了说而已,口气缓和下来说,“用你的名字吧,就这样,我有事儿。”

  直接挂断电话。

  李璐拿着电话直发呆,怎么可能这样啊!

  一大早,她就来到京西这个项目,千挑万选,选了一栋位置好,房型设计精致的房子,面积也不算太大,三百多平米,她最喜欢的就是周围绿化设计的很棒,移栽了很多名贵树种,颇有曲径通幽的意境。

  曹老板就是个奔波命,刚在黄边伺候唐唯买了房子,这边京城又来一个,他也了解到这算是外宅,让下边儿人不合适,必须自己亲自去办。

  第一眼看见李璐,老曹就暗自佩服王老板眼真毒,挑人水准没得说,一对比,自己当初犯了什么二,弄了个婧婧,惹得大家伙儿笑话了好长时间不说,自己还禁了一个多月,每每想起婧婧,老曹就胃里翻腾,下回再有想法,必须得王董帮着品鉴才行,质量就是不一样。

  李璐也没想到王老实说的话真不是开玩笑,她到了售楼中心的时候,还担心来着,那张卡她到柜员机上查了,有二百万呢,这钱放在平时生活,十年二十年是够了,当然计算标准就是李璐还不知道钱有时候特经不住花,买房子最多也就是首付,好点的房子,首付都差得远。

  人家曹老板话说得透亮,告诉李璐,拣喜欢的,挑好的,钱不用管,一分钱都不用管。

  不但李璐懵,那个被叫来伺候的售楼部经理也傻了,她心里一直在猜测,这个女的什么来头啊,以往老板有打过招呼的,最多也就是折扣大点,给个八五折是顶级,从来没有像这样的情况,还亲自陪着。

  知道了老板啥意思,售楼经理心里在叫苦,老板上下嘴唇一碰,要多轻松有多轻松,可财务上没办法弄啊,管着房子的大爷部门多得是,关系再好,弄出这个来,也不容易打点。

  再难也得办,只能想一切办法,甭管什么手段,既要达到老板的要求,还得保证以后不出什么纰漏,挺难的。

  李璐说话有点不大利索,心虚的跟曹老板说,“老板说写我名字------”

  老曹没意外,一套房子而已,在王老板那儿真不叫个事儿,他是觉得李璐挺顺眼的,不像某些女孩儿那么不知天高地厚,很本分,看李璐有些不安,就宽慰她说,“那就写李小姐的名字,我猜王董也是这个意思。”

  李璐还是犹豫,小声问,“真写我名字啊?”

  曹老板突然明白王老实为啥选中这个丫头了,至少现在看,没那么复杂。

  ※※※

  京城今天的天气不错,和南边相比,少了天灾面前的紧张。

  王老实本来要打电话的,后来又觉得不妥,反正也不远,就直接找上门儿去。

  见面第一句话,靳玉玲就笑着说,“我猜你也该来了。”

  王老实翻了个白眼儿,一屁股坐靳玉玲对面儿,板着脸说,“赶紧跟我说说,啥事儿啊要这么多钱?”

  靳玉玲问,“那个姑娘是怎么一回事儿?”

  “别转移话题,说正事呢。”

  “你那也算正事儿,大伙儿都不说,那就我说。”

  就知道这帮货没那么好打发,估计钱四儿那货没少遭罪,尤其是吴楠悦,还不滋一见他就得大嘴巴抽,不来几个反正面,对不住四爷劳心费力。

  王老实沉默了一会儿,说,“她某些地方跟子琪很像。”

  想蒙混过关?那哪儿成啊,靳玉玲摇摇头说,“不全是真的吧?”

  王老实诧异的看了靳玉玲一眼,索性光棍的说,“第二个,我怕把自己憋坏喽。”

  “这是大实话,放心,没人说你,和别人比起来,你算好的。”靳玉玲一听,没话说啦,王老实这两年日子过的什么样,大家伙谁都知道,连林子琪她妈都着急。

  有人进来伺候,出去后,靳玉玲从抽屉里掏出一盒烟扔给王老实,似笑非笑的说,“从别人那顺来的,不多见的。”

  王老实接过来看看,还真没见过,可能是个稀罕物,就揣在口袋里,说,“你胆儿够肥的,这是从哪儿偷的?”

  “去你的,什么叫偷啊,我用得着么。”靳玉玲直接赏了王老实一白眼儿。

  看靳玉玲那表情,王老实有些糊涂了,这盒烟给的蹊跷啊,搁以往,不弄半箱子,谁好意思拿出手来,这位姐什么时候这么抠唆过,才一盒?不对,不是就用一盒烟把我打发了吧?难不成用钱的方向属于保密?

  王老实这满脸的狐疑,靳玉玲捂着嘴乐,说,“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儿,最近接了个活儿,用钱比较多,没辙了,只能找你们伸手,别人的用着不放心。”

  话说出来很腌心啊,王老实挠了挠头,是问还是装不知道?

  靳玉玲从桌子上拿起一份资料,递给王老实,说,“看吧,都在上边儿呢。”

  王老实故意问,“我看合适?”

  靳玉玲一瞪眼,“你就这德行,不看拉倒。”

  这位姑奶奶一般没多少耐性,还是别惹,王老实赶紧收起狗脸儿,抢过资料看了起来。

  没多少字儿,靳玉玲出去了一趟,估计是到卫生间了,回来的时候,王老实已经看完。

  王老实扬了扬手里的资料说,“这事儿早就该做,也应该由政府牵头儿做,给你算怎么一回事儿。”

  靳玉玲早就知道王老实会这么问,低着头说,“这事儿领导的意思是低调进行,先有民间组织开始,若合适了,政府再正式进入,毕竟现在形势有些混乱。”

  王老实也知道,世界上本来没什么事儿,可偏偏美帝不让人舒心,满世界挑事儿,祸害一国又一国的,还没事儿通过各种特不够揍的手段刺激华夏,估计上层领导也是打算借鉴过去鬼子国的某些做法,通过民间组织解决历史遗留问题。

  事情很简单,就两项。

  寻找过去几十年来牺牲在境外的华夏军人遗骸,能运回国的尽量运回来。

  第二就是某些无法运回国的,就集中安葬在那些华夏军人墓地,在境外,还有不少华夏军人的墓地存在,只是那些墓地长期没有维护和修缮,状况不大好。

  爱无疆的任务就是组织人寻找遗骸,另外修缮那些破旧的墓地。

  这些事儿确实少了钱不行,都是大把撒钱的活儿。

  找上爱无疆,也容易理解,华夏民间慈善基金不少,但没有猫腻的不多,大多数要不就纯为了图名,要么就憋着名利双收,真办事儿的没几个,不是没有,有的实力太差,这活儿根本就接不下来。

  最关键的一个,爱无疆的出资人都算是根正苗红的,用着放心。

  从个人情怀上说,王老实觉得这是大好事儿,早就该做的,也代表着国家某些层面在进步,再从自己这儿想,也是积阴德的事儿。

  想了想,王老实还是提出自己的疑问,“光那点钱恐怕不够吧?”

  见王老实问出来,靳玉玲颇有一种松口气的意味,很理所当然的说,“这不还有你呢?”

  靳玉玲的话让王老实愣了半天才回过味儿来,不大相信的问,“就凭我一个人?上边儿是不是太看得起我啦?”

  赚钱不就是为了花么,更何况还是这个事儿,王老实别看没啥高尚情操,可是对那些为国捐躯的军人还是很敬佩的,能为他们做点事儿,义不容辞,问题是也不能这么办吧,说句糙话,国家这么玩儿,不厚道。

  靳玉玲刚才一直在观察王老实的表情,差点乐出来,尤其是王老实这货脸上那个不自然,她也不想逗了,直接说,“瞧你那小气样儿,国家还不至于,不过就是图个方便,也信得过我们,你花多少钱,都在税收上给你找回来。”

  王老实一下子精神起来,腆着脸说,“什么叫我小气,为这事儿,倾家荡产也值,不就是怕耽误大事吗!”

  说这话的时候,王老实尽显本事,愣是没脸红。

  靳玉玲没想到这货变得如此厚颜,也是目瞪口呆,好半天才说,“你这不要脸也够上档次的。”

  爱无疆这档子事儿让王老实精神头倍儿足,还别说在税收和政策上将有回报,哪怕没有,这钱花的也得花,别小看那些捐躯域外的人,他们从某种意义上代表着现在的规模体系。

  王老实积极配合办了这事儿,在很多人眼里,这就是自己人。

  跟靳玉玲吃了顿工作餐,王老实还没回到办公室,滨城就传来消息,谈判结束,很成功!

  又一喜事。

  整合gs滨城项目就是王老实目前最关注的一件大事儿,不但事关未来发展方向,更牵扯到傅颖信托项目的实际操作。

  谈判成功后,gs资产剥离才名正言顺,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丁震源希望王老实尽快返回滨城,落实谈判成功,早日签订正式文本,把新的gs产业园区调整到新的轨道上,让那些一直揪心的公司们也可以安心搞发展。

  王老实承诺,最迟三天,他就返回滨城着手这件工作。

  ※※※

  华夏艺术大学。

  灭绝师太终于看到了那个让她痛恨加惋惜的学生李璐,她正要严肃的批评教育和挽救这个潜力极高的姑娘,还没开口就被李璐的话给堵了回来。

  “金老师,我考虑清楚了,准备转学,不想学表演了。”

  金灭绝实在惊愕不已,她有点不大相信自己的耳朵,盯着李璐的眼睛问,“你说你要转学,不学表演,不再追求梦想啦?”

  每一个踏入娱乐圈的人都会告诉所有人,他要追求儿时的梦想,听起来很励志,现实却很可悲。

  李璐点头说,“是的,或许我就不是那块材料,趁现在还年轻还,是老老实实的学点本事。”

  老金大娘仔细打量了下李璐,很平时的穿着打扮没有任何的不同,还是素颜,一身休闲装,就是添了件新羽绒服。

  老金人严厉,却是个很负责的老师,又给了李璐一次机会,追问,“你想清楚,将来不后悔?”

  李璐咬着嘴唇摇摇头。

  师太重重的叹口气,她不清楚李璐碰到什么事儿,想来也跟那个王落实有关,别看年岁不小了,老金同志还是很关注某些媒体的,李璐这两天发生的事儿,她大抵猜到了一些端倪。

  在她看来,李璐是铁了心要去当那个不知道未来的金丝雀,苦口婆心的劝不是老金的风格,只是她实在认为李璐放弃演艺事业是个巨大的错误。

  老金决定缓一步,说,“这样吧,我先给你放几天假,你跟家里商量一下,如果真决定了,再办手续。”

  李璐又不傻,知道人家师太是为自己负责,很感激的看着老金,说,“谢谢金老师,我会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