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七百六十六,王董可是个仁义人

七百六十六,王董可是个仁义人

  
王老实没打算叫醒她,自己晚上确实有些猛,那就接茬儿休息吧。{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字搬运工。-<>

  一转身,他又出去了。

  根本不用李璐回去详细汇报酒会盛况,媒体有的是本事让华夏老百姓直观的了解这次答谢酒会。

  整个酒会环节不少,组织者还借鉴了不少外国经验,新闻点比比皆是。

  比如王大老板的女伴儿就是一个爆点。

  在华夏钻石级别的富豪里,王老实当仁不让的排名第一,因为这货一贯低调行事,想要找出他的*实在难,答谢酒会是个公开活动,王老实还带着一漂亮姑娘出现,给了媒体正大光明挖掘的机会,傻子才无动于衷,只要弄到点实在的事实,配上一个够吸引人的标题,妥妥的好新闻。

  世界上什么人最厉害?这个不大好回答,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精英,谁也不会轻易服人,大都认为自己才是最棒的。

  可要关于寻人问事儿,媒体记者说自己最厉害,一般人不敢争,哪怕特殊部门的人也未必敢拍着胸脯说我最强,有时候媒体记者的挖人本事匪夷所思。

  就比如李璐是何方神圣,为啥能挽着王老三登台亮相。

  仅仅一个晚上,大体上的脉络就清楚了。

  限于纸质媒体排版等程序,看不到,可流行起来的互联网新闻平台上没那么多麻烦。

  李璐,华夏艺术大学二年级学生。

  美誉国际经纪部签约新人。

  稍微懂点行规的都能猜到些什么了。

  明摆着,李璐这小丫头很可能就是美誉国际要力推的新人,而且还很下血本,连大老板都给用上了。

  难怪两人走红毯的时候两人看着不怎么协调,尤其是李璐那谨慎小心受气包儿模样,王老实这货还板着脸,原来如此。

  一些圈里人心里叹气,王老实以前还好,不怎么关注美誉国际,任由下边儿人搞,大家还能喘口气,将就着混,可现在传递过来的信号很危险,为了捧一个纯新人,王老实都肯赤膊上阵,那说明什么?

  王大老板这是要发力啊!

  想想都恐怖,以王大老板的本事加超强的资本实力,人家要真玩儿,自然不会顺着原来的规矩,必然要彻底打破,重新制定行业规则!

  那时候,旧有的势力该何去何从?

  反制?

  那是要硬实力的。

  顺从?

  人家吃肉,自己去喝汤。

  合作?

  以王老板的人品,会看得上哪个啊。

  别的不说,就眼前看,仅仅是一个酒会,带着走了一圈儿,李璐同学瞬间从网络爆红!

  李璐同学的宿舍里已然疯啦,小姐儿几个真没想到貌似忠厚的小璐璐如此奸诈,睁着眼说瞎话,一点口风都没露。

  给这死丫头打电话还是关机,在系里,好多人都过来打听消息,就是回到宿舍,平时都没人来,今儿倒好,一*的没个完,她们几个烦不胜烦,全是拉着她们问李璐,不光是同学,还有记者呢。

  可她们现在什么都不知道啊,就算想跟人家吹吹牛,都张不开嘴,说啥啊?

  实在受不了,把门插上,任谁敲门也不开,总算能躲会清静。

  ‘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甜美的声音循环播放了半天,只能无奈的关掉。

  “死小璐,等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有一个真捧着盆坐在窗户边儿上,眼神不时朝远处的大门口儿扫两眼,她可是洗了一盘小西红柿,一会儿扔一颗到嘴里,嚼着西红柿含糊不清的说,“收拾?呵呵,李璐再也不是以前的小璐喽!”

  以前的小璐?

  屋里已经没人说话,别看都是学生,她们所处的环境就决定她们必须比同龄人更快的成熟起来,这个圈子残酷程度比其他行业要厉害的不知多少倍。

  千辛万苦考到华夏艺术大学,可不是为了完成学业来的,每个人几乎都抱有同样的目的,那就是成名,当明星,赚大钱,过光鲜闪亮的日子。

  为了达到目的,谁也不知道自己会付出什么,付出之后得到什么更无从得知,一切都要看命。

  网络上说什么的都有,可有一句话实在太对了,李璐从此星途平坦,只要她自己不毁自己,大红大紫指日可待。

  那时候的李璐肯定不是现在的李璐,更准确说不是几天前的李璐。

  ※※※

  还是那个套房,外间。

  王老实坐在中间,李璐忐忑不安的在一旁。

  那几个货已经都各自散去,老牛过来陪王老实吃的午饭,李璐是给送到房间里吃的。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还是王老实先开口问,“现在后悔吗?”

  李璐心里一揪,咬着嘴唇摇摇头,再说什么后悔不后悔的没意义,她觉得自己这会儿最难受,好像在等待审判结果,命运岔口就在跟前儿,哪里是坦途,哪个是荆棘,她根本看不清。

  本来王老实还打算艺术点,说话多些含蓄,结果坐下来后才发现技术难度很高,不容易,索性吧,还是直接点好,省的发生不确定的后果,“我给你两个选择,一,钱总会妥当安排,不会让你委屈,铺好路,后边的需要你自己努力走;二,你不用管,我来安排。当然,你要是有什么想法,可以直接说。”

  李璐心里复杂的不行,狠了狠心说,“我不是那种------”

  “这不是说漂亮话的时候,过了今天,就没现在的环境,你要想清楚。”话很难听,可王老实终归是心软了,打断她,省的这笨妞儿整出什么傻思维来。

  李璐的大脑瞬间停滞,有些转不动。

  好半天,才勉强咬着嘴唇说,“昨天是第一次,我一直很珍惜。”

  明白了,王老实觉得这李璐也不是太笨,至少做了一个很理性的选择,而且,她表达意思的方式他也欣赏,至少没有太直白,听起来不别扭。

  既然如此,有些话还是问明白的好,王老实问,“你是继续上学还是做点别的?”

  李璐回答,“我听你的。”

  聪明,乖巧,懂事儿。

  想了下说,“我挺反感娱乐圈的,你要是想继续上学,那就换个学校,各大学你自己选,我安排。”

  李璐点点头,“嗯。”

  王老实又问,“你家里那边儿自己能处理吧?”

  这个有点难,李璐太清楚自己父母的脾气,在家里,她就是小公主,一直是父母这辈子最值得骄傲的宝贝儿,想让他们心平气和的接受这个现实,不容易,可到了这个份上,李璐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狠不下心来拒绝,包括昨天晚上,她不是没有其他选择,“我会想办法的。”

  王老实很认真的看了李璐一眼,说,“没有过不去的坎儿,有事儿可以跟我说。”

  不知道咋地,李璐觉得自己怎么这么不争气,竟然为了这句话心里还有点暖暖的感觉。

  “我这人眼里最容不得沙子,接受不了背叛,如果有一天,你厌烦了,别忘了告诉我,如果-----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李璐呆了呆,这话实在太那个啥,她真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自己是不是能接受这样的命运,都到这个份上了,还能怎么样,点头呗。

  王老实掏出电话来,拨出。

  “老曹,京西那儿你有个项目?”

  “有,怎么,王董有想法?”

  王老实看了一眼李璐,这姑娘还在愣神儿呢,就说,“我安排人过去挑一套,跟你知会一声。”

  老曹顿时哈哈大笑,到了王老实这儿,已经超出了钱的概念,打这个电话,一是两人关系到了,必须说一声,二就是注意叮嘱下边儿人,别嚼舌根子。

  两人又闲扯了几句,才放下电话。

  李璐回过神儿来,看着王老实。

  王老实笑了笑说,“明天吧,我让人带着你去京西那儿,老曹做了个项目,你去挑一套房子,拣好的挑,别在乎钱,我真没打算给他钱。”

  噗嗤儿,李璐总归是个活泼的丫头,刚才气氛太沉重了,王老实的话实在让她憋不住,笑了出来。

  屋里顿时也显得明快了许多,王老实继续说,“拍下来那辆车你先开着,对啦,你有本没有?”

  李璐一阵的惊喜,又是房子又是车的,实在来的太快,有点不大真实了,车本是有的,高考完,她就学了,只不过平时没机会练手而已。

  “有,就是开的不好。”

  “有就行,好坏就是个熟练程度,不过任何时候,开车都是大事儿,不能大意。”

  李璐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

  王老实想了下,又掏出电话来,发了个信息出去,嘴里说,“叫服务员端点水果来,一点服务意识都没有。”

  李璐强忍着笑,起身去喊服务员。

  王老实扫了一眼,心里怪不对劲儿的,昨天还是有些不注意,李璐这会儿走路还很不自然。

  接下来的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两人基本上都在闲聊,这李璐还是有点逗的,聊起兴头来,很放得开,没有那种谨小慎微,王老实就冲这一点,才给了她第二个选择,要不然,就一个纯正工具型人才,王老实犯不上费这么多心思。

  艾碧涵来了,她只是略微看了一眼李璐,把一个信封交给王老实,就出去了。

  王老实看也没看,递给李璐,说,“这张卡里有点钱,你先用着。”

  李璐慌乱的摆手说,“不、不、不,我生活费够用。”

  王老实知道这是抹不开面儿,或者是她还没完全明白自己的命运从这一刻已经走了另一条路,也没挑明,就放到桌子上说,“用不上就留着备用,不该花的咱不浪费,该花的不用省。”

  没多久,老牛来了,这老小子聪明,先冲李璐微笑点头,然后询问王老实晚上是不是再安排兄弟们聚聚?

  王老实笑骂说,“快拉倒吧,说的好像我整天没正事儿一样。”

  顿了下,他冲老牛说,“老牛,我得麻烦你个事儿,这间屋子,还要住些日子,另外,你给安排个车给小璐用,等房子收拾好了再搬走。”

  老牛多精明的货,立即笑眯眯的说,“王董这是说外道话呢,跟老牛用得着吗?”

  回过头儿来,老牛又跟李璐说,“李小姐聪明漂亮,不是我老牛捧,王董可是个仁义人。”

  李璐顿时满脸绯红,不敢抬头。

  王老实摇头笑笑,这个老牛啊,实在特么的人精儿。

  当晚,王老实没留宿风景山庄,他怕自己忍不住,李璐回头儿再留下心理阴影,那种事儿得和谐才行。

  ※※※

  本来没打算在京城停留太多时间,事儿赶事儿的,反而越来越多,他又跟傅颖见了两次,关于信托方面,两个人都不是特别精通,很多细节都要沟通。

  结果又来了事情。

  酒会的热度被瞬间袭来的南方冰冻给替换,全国都在为抢险救灾而忙碌,靳玉玲的基金会当然不会坐视不管,开始谁也没想到情况会这么严重,很多都准备不足。

  靳玉玲实在撑不住就给王老实打了求援电话。

  王老实问她,“你现在缺什么?”

  靳玉玲想了下,叹口气说,“什么都缺,人,钱,物,没想到那边儿这么严重。”

  当然严重,可王老实知道主要不是天灾,而是*,基础设施从一开始就没有准备好,而开始的懈怠不当回事儿更延误了时机,等着急的时候,却又一拥而上,没了科学组织,直到高层震怒,雷霆手段,才扭转了局面。

  王老实劝靳玉玲说,“这样吧,凡事儿不能全压在自己身上,你就奔着你专长下手干。”

  靳玉玲问,“我专长是什么,我怎么不知道。”

  王老实真想凑到靳玉玲跟前儿,使劲鄙视她,这些年,靳玉玲每到需要钱的时候,都高昂着头跟债主子似地往人跟前儿一坐,底气十足的勾勾手说,“姐缺钱了,你掏吧。”

  而且最让人不能忍的是,这娘们儿喜欢杀熟,不是亲近人不舍得宰,弄得这帮货门,一看见靳玉玲都心惊肉跳,生怕这位大姐再勾勾手。

  偏偏她还振振有词,“你们丧尽天良赚钱,我帮你们散财积德,算起来,你们还得感激我。”

  救灾、救灾,最后还是体现在一个钱上,其他什么都是虚的,王老实很干脆的说,“你就说个数吧。”

  靳玉玲也懒得跟王老实墨迹,直接说,“二亿。”

  她倒是真大方,王老实钱多也不能这么糟践,肉疼的说,“你咋不去抢呢?”

  靳玉玲悠悠的说,“多了啊?对不住、对不住,我听说王董都有钱包小姑娘啦,还以为王董财大气粗呢,看来我是冤枉你了。”

  王老实那个恨啊,咬着牙说,“我让老邱给你办,再别来烦我。”

  话筒里,靳玉玲一阵得逞的笑声,王老实自己也忍不住笑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