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66章 二百六十七,就这么定了

第266章 二百六十七,就这么定了

  从家里出来,王老实忽然发现自己其实真错了。

  事儿对不对放一边儿,他竟然有种砸破这老天的劲头,尤其是下令拆房子时,王老实愣是有种莫名的快感!

  邪门啊!

  怎么会是那样的感觉,好像那事儿一样,容易上瘾的。

  或许每个男人都有暴力因子活跃在身体里,前世里,没有机会爆发出来,现在有条件了,合适不合适的都不管了。

  算啦,王老实已经有了决定,无论这次结果如何,再不找谁的麻烦,什么窦勇之流,就这么算了吧,下次再犯到自己手上,加倍找吧回来。

  坐进车里,王老实拿出电话打给李铁军。

  “李哥,人不找了,那些个人也放了吧,让弟兄们散了吧。”

  “不找啦?放了?”

  “对,不找了,也放了。”

  “万一他们——”

  “没事儿,只要他们胆子够,我觉得他们不敢了。”

  王老实不能解释都多具体,被老爸骂了,在家里不是什么事儿,可要跟下属们说,还是抹不开面儿,就像老爷子说的,做人可以亦正亦邪,但事儿不能过了,怎么都是违法了,那就在还没到不可收拾之前,停下来。

  他本来就不是多想趟浑水,事儿赶事儿闹到今天这程度,也够了。

  ……

  滨城市里的不少人,心情变得极为糟糕。

  费尽心思准备了好长时间,折腾出一场大戏来,没想到结果变得有些让人说不出是喜剧还是悲剧。

  按照他们的预想,这绝对可以演变成一次强有力的冲击,甚至完全有机会改变滨城的格局,结果就是什么都没有了。

  派出去搜集材料的人莫名其妙的被拦住,甚至被抓。

  具体办事儿的都跑,或者失踪了。

  几个小子家都被拆了,就算想拿到台面上来说,还被堵了,那就不是民不举官不究的事儿,多恶劣,凭什么说拿报案来搪塞!

  现在都知道了,华夏未来老板是个不按规矩出牌的主儿,更是无法无天,反复琢磨了这事儿的发展过程,都不禁摇头,时间卡的真狠。

  事情在滨城坊间传的邪乎,不断的有各类小道消息传出,民众们不怎么关心其他的,就是想知道拆房子的那事儿。

  在他们眼里,窦勇之流,那都是坏到家的主儿,住着大房子,被硬生生拆成垃圾堆,那么爽的事儿要是不亲眼看看就觉得白活一辈子,就算看不见,听听也过瘾。

  各种版本在市民中口口相传,无非就是以前多么牛~逼的几个货,碰上了更加牛~逼的,人上还有人,华夏未来让姓窦的给欺负了,人家老板玩儿的更火爆,直接拆了他们家的房子!

  明目张胆的拆,拆完就走,连警察都装看不见。

  又有说,其实华夏未来办事儿仁义,拆迁款人家是给足了的,只不过被坏人给截了。

  受了委屈的村民才闹事儿。

  是华夏未来老板气不过,找那帮孙子出气,然后这头还掏钱弥补村民的损失————

  这是有仁有义啊,侠之大者,不过如此。

  反正谣传的速度飞快,华夏未来的名气和王老实的名声都不赖。

  王东云自然费了不少力气,话从口中出,稍加引导的事儿看似简单,实际上要多累有多累。

  华夏未来员工不少,可是挑点机灵的,在学生家长间无意间说点什么,其实是有相当技术难度的活儿。

  王老实召集人开了个会。

  事儿还远没有到说结束的时候,应该说才开始。

  各种声音涌进王老实耳朵里,想滤清不容易。

  会议上,最具有发言权的其实还是唐建兴。

  一上来他发言的时候就把事情掰开了揉碎了说。

  第一,这事儿不单是华夏未来的,也不是华夏时代的,而是华夏名号下的,至少应该建立一个临时联合指挥机构。

  王老实听了,在本子上拿笔记下来,第一要务,领导权。

  第二,舆论应对,必须有个统一的声音对外,不能东一句西一句的胡乱说,华夏未来的口碑不能在这一次受损。

  王老实再次记录,危机公关。

  唐建兴说话语调很有节奏感,大概是原来大国企里熏陶出来的,很有条理,也有层次,更会抓重点,王老实再一次对自己的前世老丈人有了兴趣,心说幸亏没让他走,要不这样的人才还真就不好淘换去。

  唐建兴还在说,“第三,加快拆迁地块的平整,尽快进入施工状态,造成一种既定事实,避免继续扯皮现象发生。”

  “第四,重新考虑规划,这个散会后我单独汇报。暂时我就想到这几件。”

  参加会议的人不少,有未来的,有时代的,但实际上,真能说的上话的也就几个人。

  王东云没说话,不是不想说,她真不知道该怎没说,打小就没遇到过那么复杂的事儿。

  王老实最不喜欢的就是开会,尤其是他不能神游的会,前世里,领导开会,他坐在角落了,脑子可以从会议主题,直接跳到清炖萝卜用什么材料上去,这儿不行,一句都不能落下,还得决断呢。

  王老实扫了一圈会议室,有谁在听,有谁在走神,一目了然,这个他很专业,“散会吧,把会议记录尽快整理出来。”

  “唐叔,王姐咱去办公室说。”

  王老实叫了唐建兴,王东云去开小会儿,总要把事儿先定下来。

  从心里面,王老实几乎认可了唐建兴的说法。

  办公室里,王老实一上来就说,“唐叔,王姐,咱都不是外人,这次我办事儿莽撞了,下回要是再这样,你们可得拦着点我,要不我还不知道闯多大祸出来。”

  唐建兴很意外,他没想到王老实这么快就有了反思,还出成果了。

  王东云更是,在她心里,王老实一直都是强势,要想改变他的想法,难于上青天,今天绝对是太阳从北边儿冒出来了,难得。

  “我肯定会说的。”

  “放心,姐看到就会提醒你。”

  两个人说话都有了默契了,王老实也没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说起要组建一个工程指挥部。

  王姐直接说,“这事儿我看还是让唐总来,我什么都不懂,在一旁帮衬下就行。”

  唐建兴摆手说,“我也不合适,还是落实你吧,除了你谁都不合适。”

  这倒是实在,王老实也知道,可自己时间肯定不能耗在这方面,就说,“我挂个名儿,唐叔,毕竟这工程还是华夏时代做就您上吧,王姐,这样行吧?”

  王东云没意见,点头说,“我觉得合适。”

  “那就这样定了。”

  大家搜罗下,看看自己还有啥票,分点过来,火匠就指望看着票数增长得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