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57章 二百五十七,填坑的时候

第257章 二百五十七,填坑的时候

  林子琪此番回来,目标明确,行动果决,毫不拖泥带水。【】

  就是奔着榨干王老实来的,以实际行动巩固自己的领地,提醒王老实,你这身板儿能吃得消多少。

  王老实在第四天就彻底撑不住了。

  偷偷去买了蓝色小药丸,反正他对自己的身体太了解了,平时锻炼还算跟得上,可真架不住一夜夜的,有时候白天还得酬宾回馈。

  买药的时候,老板娘倒是神态自若,人家见多了,王老实真觉得脸上发烫。

  要是半大老头子,年岁到了,认怂也就罢了。

  尼玛,这么一个青春大小伙子,就用上了,要么真不行,要么就是打算把那一暖瓶提前都支取了。

  王老实故作镇定的问人家,保真吗?

  老板娘眼皮都没抬,说,试试就知道了,不行来找我,我跟你试。

  快跑吧,王老实觉得这儿也不安全,老板娘估计气力不小。

  回到院里,王老实一进屋,就惊喜的发现鞋柜上放着一个超市的塑料袋子,里面好几包粉色可爱的东西。

  有了这玩意儿,说明林子琪那个到了,王老实底气总算足了。

  林子琪坐在沙发上,慵懒之意四散而发。

  这妞儿,折腾了几天,想来也累坏了。

  感情和****说不是一回儿事儿,但绝对是连体的,男和女,或者男和男,要么女和女,这三种关系都能扯到一块来讨论理论。

  林子琪武功尽失,气势也降了下来,转移两人之间的目标,吃!

  得多吃,吃好的!

  这几天消耗远远大于摄入,王老实亏的更多,库底子都见底了,压根就没得反对。

  附近开了一家餐馆,叫靓汤煲,主打的就是滋补靓汤。

  王老实点菜的时候,要了三个汤,山药枸杞子汤,海蛤墨鱼汤,木瓜海带乌鸡汤,其他菜就随意点了几个。

  林子琪看了捂着嘴偷笑。

  点菜的服务员眼珠子转的溜儿快,不用问,也甭打听,什么都明白。

  点完菜服务员转身出去了。

  上菜时,特意给了王老实一张卡片,上面是业务介绍,可以送餐上门。

  王老实真想把卡片拽服务员脸上。

  等服务员出去,林子琪再也忍不住,咯咯笑起来没够。

  王老实翻着白眼数落林子琪,还笑,不都是你,跟吃了蜜蜂屎儿一样。

  林子琪哪里肯服软,说,谁让你不去看我,这次算你运气好,我没算好日子,本来打算待半个月的。

  王老实听了,打心里往外冒凉气,作死都没这么快。

  揉了揉发软的小腿,王老实偷偷警告自己,小药丸以后要随身常备,冷不防这丫头来个突然袭击,别真栽里面儿。

  ——————

  冀北丹城。

  秦科长浑然不知自己大限将近,还在上蹿下跳,要华夏未来给个说法。

  问题是,华夏未来都撤了。

  没人陪他玩儿,纵有千般手段,失去目标,那个憋屈的劲儿很不舒服。

  一想自己家老爷子在冀北也算一号人物。

  华夏未来在冀北到处都是,丹城没了,其他地方呢,说什么也要逼对手就范。

  这会儿已经不是什么一个破学校的问题,正在失去那种执领感觉的秦科长想要立威,警告其他人,就算我家老爷子退了,我秦家依然不减当年。

  联络了几个人之后。

  秦科长被叫到了南门。

  丹城第一大少秦科长,丝毫不敢怠慢,一溜烟儿就蹿到南门报到。

  召唤他的是冯金璞。

  在国外躲了几个月之后,冀北大局已定。

  冯老爷子不知道怎么妥协的,不过坊间谣传,转年之后,冯老大确定彻底退出,回南方老家养老,不问世事。

  或许是大局真的已定,冯金璞回来了。

  其实他回来有一阵子了,开始还很小心,后来发现真没人搭理他,这才出来活动。

  不过经此大难,小冯人真的成熟了,仅仅是和过去的一些可交之友略作联系,再没动什么心思去整什么产业。

  一次饭局上,有人把秦科长的事儿当作笑话说了出来,觉得老秦越活越回去了,办事儿一点都不讲究,做了没脸事儿,还好意思找人弄场子,也不嫌丢人。

  老秦?好歹也是自己的小兄弟,冯金璞就随口问了句什么事儿。

  等把华夏未来说出来,冯金璞脸都青了,姓秦的这不是作死吗。

  于是,秦科长进省城了。

  没有久别之后的基情,而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

  别看老冯让王老实这么一顿收拾,但冀北这片儿的人还真不知道是华夏未来老板干的,都以为冯老大在京城圈里失手了。

  搁在以前,冯金璞必然不会细说,太没脸,忒丢人。

  但经一事,需涨一智、增一理。

  跟头栽的必须值,老冯做人这回算是仁义了,掰开揉碎了,把一些事儿给几个傻缺讲了一遍。

  听的几人目瞪口呆,筷子掉地上了都不知道。

  秦科长心里疑惑,怎么可能呢?

  事儿不对啊!

  冯金璞扫了他一眼,叹口气说,我看人家是挖好了坑,等着你跳,然后就是连根拔起,顺带着震慑全省。

  卧槽,有这么牛~逼!

  几个人听了都觉得有些玄乎,可冯金璞说的又怎么可能是假的。

  老冯问秦,你不服是吧?

  老秦回过神来,赶紧说,怎么可能,冯哥,我还敢不服吗?你给出条道儿吧。

  话是这么说,他心里却在想,不服行吗,碰上这么个妖孽,不死脱层皮,连你冯大少都输干净了,我这个小屁屁算什么。

  冯金璞喝了一口酒说,别看我让人家算计了,可我服他的手段,最后还结了个善缘,我想,王老弟,还是会给我个面子的。

  几个人都快疯了,大哥,您能说点符合常理的话吗,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沉吟了一回儿,冯金璞才拨通王老实电话。

  这会儿王老实正陪着林子琪逛街呢,转天林子琪就要回南门了,换季的时候,林子琪要给王老实买衣服。

  王老实觉得有点反了,不是该自己给女友买吗?

  林子琪说了,军校里,只能穿军装,买了也没机会穿,等能穿了又过时,不划算。

  王老实当时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不好意思的缩了缩,身上的好像是前年买的————

  就这功夫,电话响了。

  一看号码,王老实当时就愣了愣,怎么是这家伙?

  接吧,看看这奇葩老冯还想咋。

  老冯没攀交情,直接说事儿,到了歉,然后说,这小子一根筋儿,办事儿不地道,王老弟给我个面儿,就别跟他计较了,你那头有什么损失,怎么处置都行,只要王老弟消气。

  话说的漂亮,道理讲得也顺,搁在平时,王老实怎么也得捏着鼻子认了。

  挖了大半年的坑儿,兔子没跳进来,在坑边儿直接跪了,确实有些闷。

  不过,现在王老实真不能点头,只能叹口气说,晚啦,冯哥按说你的面儿我得给,今儿早上你来这个电话,我二话不说,可现在,已经递上去了,我无能为力了。

  冯金璞听了之后,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问王老实,王老弟,能跟我说到哪儿了吗?

  冯金璞身边几个,大气都不敢喘,尤其是秦科长,裤子都快被尿了,看老冯那表情,得多吓人的话啊!

  秦科长觉得自己这小胳膊小腿,在丹城或者冀北还行,再往上,任嘛儿不是。

  王老实也没藏着掖着,人家老冯都这份儿了,再逼就显得不地道了,说,你得找华宣部的人,把明儿的稿子扯下来,动作快,找的人有能量,或许还来得及。

  老冯沉默了,搁在以前,或许他有办法,眼下吗?就算他老爹也未必行了。

  冯金璞说,王老弟,一事不烦二主,你能抬抬手吗,有什么随便说,那小子真是傻冒,不值得生这么大气。

  王老实笑了,就算求饶来了,冯金璞有面子,可自己也不能抽自己嘴巴子装好人。

  人是你王老实请来的,关系是你王老实找的,事儿是你王老实要办的,最后尼玛王老实自己又去抽梯子,得多牛叉的关系或者多二的人才会这么折腾。

  王老实只能抱歉了,说,冯哥啊,只能说抱歉了,我办事儿的时候,只管齐飞,没留降落的道儿,就别在我这儿耽误时间了,赶紧找人吧。

  又补充了句,说,冯哥哪天来京城,兄弟摆酒赔不是,这回我是真没办法了,早几个小时,也不至于不是。

  冯金璞明白了,也想通了,自己把事儿想简单了。

  人家不光要收拾姓秦的,这是要把丹城收拾了,杀鸡呢!

  自己就算再有面子,也不成,谁也不成。

  还有别的办法吗?

  冯金璞敢拍着胸脯,站在天门上对着太祖的画像说,肯定有,但自己办不到了。

  冯金璞看了一眼不争气的秦科长,心里不由一阵悲凉,曾几何时,自己竟然落到如此程度,都是拜电话那头所赐,也是犯贱,偏偏还恨不起来。

  王老实本以为就完事儿了,没想到冯金璞又提了一个让他为难的事儿,再不答应,就真说不过去了,王老实还是厚道人,有心软的时候。

  冯金璞希望王老实站在局外人的角度,给出个主意。

  尼玛,这说站就能站出去?

  都到了填坑的时候,自己拿着铁锨铲土,还一边指点坑里的人往哪儿躲,这不有病吗。

  得,再装一回吧。

  王老实是极不情愿的说,冯哥,派出所墙上有句话,我比较欣赏,也很认同。

  老冯问,为人民服务?

  王老实真想一头撞死这个笨蛋,咬着牙说,还有一句。

  老冯脸也红了,没说出来,挂电话前说,我知道了,多谢王老弟啦,有情后补。

  补你妹儿啊!

  王老实真心觉得自己其实真差太多,一点枭雄本色都没有,都这样了,还狠不下心,拉不下脸,以后可怎么混!

  票票不给力啊,火匠计算了下,至少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没给票,积极点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