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53章 二百五十三,办得漂亮

第253章 二百五十三,办得漂亮

  刘彬总算明白啥意思了,一下子,颓废全无,直接从床上蹦下来,这就要走。【】

  王老实没动,问刘彬,“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刘彬瞪着眼说,“不是要给我出气吗?我不去,出哪门子气?”

  王老实撇撇嘴说,“放心,一准儿给你来个有图有真相!三哥出手,错不了!”

  刘彬一脸的不大相信,问王老实,“三哥,你亲自去?”

  王老实转过身来,“我有病啊,知道吗,三哥将来是大人物,能干违法的事儿?我只是祈祷而已,默默的。”

  “我艹!三哥,你能有点正型吗?”刘彬差点被气乐啦!

  王老实根本就不搭理他,往外走,“等着吧,明儿见真扎儿!”

  “你去哪儿?”

  “回家睡觉呗,这不废话吗!”

  ——————

  谭老板眼下特别后悔自己为啥留个后门在。

  更后悔没多几个保镖。

  平时为了自己出入方便,以及一些特殊客人来,老谭在装修的时候,高规格弄了一个后门,连停车位都给准备好了。

  会所里依然纸醉金迷。

  满足了一下事业的蒸蒸日上后,谭老板准备喝点酒回去,最近来自hk的那个大明星,似乎有点接受他了,老谭心里寻思着怎么再加把火儿,要是真能娶到家里来,那可是极好的。

  他看到推门进来的四个人时,就已经傻了。

  戴着黑头套儿,全身就没露出什么肉来,个个剽悍。

  老谭故作冷静说,“几位朋友,老谭没别的,就喜欢交朋友,要是有难处,跟我说,决不皱眉头。”

  没人搭理他,而是合围过来。

  老谭没反抗,那是找不痛快。

  “朋友,抽屉里有几万,不够我再————”

  嘴堵住了,胳膊绑住了,腿脚也帮助了。

  谭老板脑子里就一个评价,专业的。

  抽屉没打开,钱也没人拿。

  但是半个小时的时间里,没动地方。

  已经被装进一个大布袋子的谭老板心里拔凉拔凉的。

  自己惹上的,不是简单人。

  不用猜也知道人家在翻东西。

  半个小时后,老谭同志被抬起,再后来的感觉就是上了一辆车,然后就觉得后颈一阵剧痛,不省人事。

  谭老板没了,愣是没人知道。

  三楼经理曾经进来找谭总,下面的客人喊谭总过去。

  进了办公室,一切如常,谭总没在。

  推开后门,谭总的司机兼保镖也不在,再往楼下看,车也没了。

  人内心最怕什么?

  有可能是死,有可能是穷,也有可能是什么。

  但有一样儿,几乎没人不怕。

  狭小空间的黑暗,还清楚知道自己处于危险中。

  谭老板真害怕了。

  车还在路上走着时,他就醒了,没敢动。

  对方绝对不像普通的劫匪,更像是————他不敢想了。

  说屎尿齐流有些扯蛋,谭老板也算见过世面的,不是小卒子了。

  他就是想不透自己招惹谁了。

  当然,最近招惹了一个厉害角色。

  但,凭借对方的身份,应该不会用这样的手段,人家会堂堂正正的办自己。

  更何况,这事儿老张也说了,他会处理,不用担心的。

  谁尼玛知道自己的人招惹了一个傻小子就那么大来头。

  再说了,也没让人家吃亏,钱早就还回去了,加倍还的。

  那还有谁呢?

  谭老板真想不出来。

  王老实家里,李铁军正在汇报情况,人是他找来的,虽说都是多年的老兄弟,可这事儿就没有说准能把住门儿的。

  他是真不想让老板这么干,但没拦住。

  王老实看着一脸紧张的李铁军,不由笑了,“你怕什么?”

  李铁军这会儿说什么都晚了,按照时间来说,应该得手了,摇头说,“不是怕,就是担心。”

  “不一样吗,没事儿,出了事儿也没关系。”

  李铁军不大相信没事儿。

  似乎看出老李的心思了,王老实也不怕跟自己的心腹说实话。

  “这事儿啊,就算漏了,也是京城警方办,你觉得会有人使劲儿办?”

  “姓谭的自己知道了就知道了,他又能怎么着,算不上事儿。”

  “可————”李铁军总觉得悬乎。

  王老实摆摆手说,“别多想了,最近我听了一出戏,给你来两句。”

  “看前面黑洞洞,定是那贼巢穴,待俺赶上前去,杀他个干干净净!!”

  李铁军什么都不想说了,唱的是真难听,也是他听过最难听的挑滑车。

  看得出,老板这次铁了心要收拾人,李铁军再说,就有点不知道盐打哪儿咸了。

  当然,李铁军也认可王老实说的,警方不卖力,什么都查不出来,几个兄弟办事儿还是谨慎的,他心里有底气。

  老板这两年积攒了多少势力,老李同志也看在眼里,虽然不理解为什么这次要这么办,想来老板有自己的想法。

  就算真有人查,也和老板扯不上关系,一想到这儿,李铁军心里突然一激灵。

  老板只交代了自己这个事儿。

  那几个真办事儿的兄弟都不知道给谁办。

  也没见过老板。

  给的钱是现金。

  真要查,查到自己这儿,就算断了,自己可没有什么录音、字条之类的东西,凭口供?

  以老板现在的身份,口供神马算得什么?

  哎呦喂!老李同志明白了,当老板的就没一个省油的灯。

  王老实其实心里也是有担心的,做这种儿事儿,总是犯法的,虽然觉得不会出事儿,担心是有的。

  拍拍李铁军的肩膀,王老实很装的说,“行啦,多大点事儿,过一阵子,把几个兄弟安排到滨城去。”

  其实真没多大点事儿。

  王老实当时说的是让姓谭的长一辈子记性,永远起不来床。

  李铁军没这样要求,重伤害啊,毁了人一辈子,没有任何余地了,在京城这样的案子,肯定不能轻易放过。

  他觉得老板是气头上说的,就把要求给改了,变成狠狠教训一顿,让他记一辈子。

  第二天,早上。

  上午,谭老板家小区的环卫工,发现了情况。

  报了警,打了120电话。

  搁谁看见都要心里抽抽,这得多大仇儿,都打成没人样儿啦!

  就算老谭他亲妈来看,也绝认不出眼前这个有人形的玩意儿是她儿子。

  警察来得比医生早,看了之后,也是唏嘘不已,估摸着不是小案子,派出所估计兜不住,上报吧。

  区分局接到案子后,还是很重视的,直接派刑警队接手,然后上报市局。

  可到了市局,就悄无声息了。

  追问了下,市局给的回话是,先查着,看情况再说。

  医院里传来消息,验伤结果是轻伤。

  尼玛,轻伤?

  区分局领导差点掀桌子,看照片,人要能活就不错了,还轻伤。

  刑警队领头的报告说,真是轻伤!

  然后,再汇报就是受害人不报案,不报就不报吧。

  有事儿!

  里面肯定有事儿,能坐到区分局局长位置上,就必然是个机灵董事儿的。

  结合下受害人的反应,市局的回复,特么这案子就不能碰。

  刑警队怎么去的,怎么回来,连个案卷都没带回来。

  还要个屁的案卷。

  但有上报程序了,这事儿必须有个交代,那就让派出所办吧,反正他们最会蒙事作假了,把事儿埋了,万事大吉。

  谭老板为啥不报警?

  报了也没用。

  对方从一开始就没说过一句话,没留下任何蛛丝马迹,他心里有数,自己得罪人了,这是人家按照道上的规矩升级报复自己。

  不要命,不废人,出口恶气,留了道儿。

  自己要做的就是发动关系和势力,把人找出来,原样儿还回去。

  这种事儿找警察,京城圈里自己还有脸混吗。

  他发愁的就是怎么找出来对方是谁。

  那么多年了,谭老板掰着手指头数,有资格、也应该找自己的人,不老少的。

  有能力做到的,几乎都有,无非就是小心点,多花点钱,请高手,真不难。

  结论就是,若不是凑巧,或者人家自己说出来,这顿揍就白挨了。

  **第一时间就到了。

  他问谭江,“是刘彬干的?”

  谭老板很坚决的摇头,“不可能,他要报复,就必须明着来,要么查我的公司,要么就直接砸店,玩儿阴的,他不会。”

  **心里一松,若这样还好,和刘彬对上,他自问胜算不大。

  眼下他在京城举步维艰,能不招惹人就不招惹,可下面重要的小弟受了气,他必须出手,不然以后没法带人了。

  “是谁?大致有谱儿吗?”

  潭江还是摇头,他一点也想不出来,要说可能,得几十个人。

  在王老实的院子里,就刘彬在。

  他正在观赏一部质量不怎样的录像,拉上窗帘,锁死门。

  刘彬开始还不乐意,说,“让人看见,以为我看****呢。”

  王老实没搭理他,放带子。

  看完之后,刘彬张着嘴都合不上了,太惨了!也太爽了!

  刘彬看向王老实,“三哥,你办的?”

  王老实取出录像带,直接走到院里,扔到早就准备好的火盆里,“碰巧拣到的。”

  刘彬再不问,嘴上不说,心里却明镜儿,就是三哥自己动手给自己出气了。

  其实李铁军还带了其他东西来,算是有点价值的东西,王老实都烧了。

  李铁军觉得可惜,这玩意儿交给有关部门,姓谭的好过不了。

  王老实则说,“要是想办他,没这些东西也照样办,不想动他,有这个也没用,留着是祸害。”

  潭江和**彻底把刘彬排除嫌疑名单,是三天后的事儿了,刘彬和王老实一起去医院里看望潭江,一顿的冷嘲热讽,要多得瑟有多得瑟!

  主意是王老实的。

  应该称赞一声,事儿办的漂亮!

  例行求票,我没忘,大家也别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