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52章 二百五十二,举行与不举行

第252章 二百五十二,举行与不举行

  也没明着说,反正唐建兴再不说辞职的事儿,也不问唐唯的事儿,俨然就是一个职业经理。

  关于项目的可行性,唐建兴是能充分理解王老实想法的一个,就算赔钱的想法,他也同意,只是特意问,是不是不要太刻意,痕迹太明显,不好看。

  王老实说,咱不拿着喇叭去街上喊就不错了,办了明白事儿,就得让看的人明白,没关系,遮遮掩掩反而落了下乘。

  唐建兴听了就没在纠结这个问题。

  既然达成共识,那就开始着手。

  立项,规划等这一系列手续,都不算什么大问题,只要解决了领导关心的困难,其他的都可以特事特办,王老实是很喜欢这个特字,有内涵,能广用,效率高,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硬道理。

  最难啃的骨头就是拆迁补偿这一块儿。

  王老实的意见就是,咱听招呼,自己不主动接触,全部交给政府,由政府和村里协商,出标准,然后把钱交给政府,也让政府代办。

  唐建兴皱眉,说,这样的话,容易出乱子,谁能眼看着这么多钱不动心,你这不是害人吗?

  王老实摇头说,不是这么说的,三天,三天之内,村里要不变成工地儿,算我输,条件您随便提,这种情况,必须得讲规矩,谁会讲规矩?肯定不是咱,我们没有那个权力,也没有义务,更没有必要。

  唐建兴张了张嘴,发现自己其实也相信那种事儿必然发生。

  再一想,如果自己去负责拆迁补偿洽谈,主持拆迁工作,结果是什么,往最糟糕了想都觉得不合适。

  这小子,才多大啊,心思就那么精,要是再大点,还搁得下他?

  剩下的事儿多,但不难。

  按照市里规划布局,做细致功能设计,也就是细规划。

  筹集资金,这么大的项目,没有银行支持,想都别想,若放到十年后,或许王老实轻松一挥手,大楼平地而起。

  目前还不行,王老实家底没那么厚实。

  招聘人员,组建团队,华夏时代有壳还没有骨架更谈不上肉。

  王老实和唐建兴的想法一样,借着这次机会,把华夏时代推出来!

  王老实提出了几个要求。

  第一是安全,宁可像蜗牛爬的那么慢,也不允许出安全事故。

  第二质量,这是华夏时代的第一炮,必须打出口碑来,决不允许豆腐渣工程出现。

  三就是项目实施中,立好规矩,管好人,形成风气,不能一开始就烂根子。

  四就是选苗子,积累经验,拓展关系网。

  王老实说,唐叔,咱输不起。

  唐建兴脸色凝重,啥也没说,就点了点头。

  临走前,王老实也承诺,他会不断的选派合适的人过来,唐建兴同样表示,自己把这个项目当作自己人生的新起点来做。

  这个决心真的不小了。

  回京路上,王老实又去城中村转了一圈,果然,一辆辆的拖拉机正逶迤驶进村子里,上面都是红砖,水泥,沙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村里要折腾多大的工程。

  王老实心里复杂,他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来评价,到底谁是弱势群体?谁是受害者?这个结论真难下。

  一个巴掌拍不响,或许后来愈演愈烈也是没办法,执法不严,利益分配不公是核心关键,但村民们一些做法,也给了那些无法无天的人一个堂而皇之的借口。

  唐建兴与王东云都对王老实匆忙回京感到不解,眼下可是关键时期,你这老板就没点紧张感?就那么放心、放手?

  不是王老实心宽,而是回京真有事儿。

  刘彬被抓了,然后又被放了出来,不放不行,李铁军的人到了,打赢了。

  李铁军的回报就是,刘彬和那个女的谈崩了,这不用猜,王老实觉得刘彬多余谈,文艺青年都不用这么办,可这小子没经历过,脑子里不知道中了哪位阿姨的毒害,偏要追寻一个什么狗屁理由。

  想来这个谭老板此刻心里还不知多忐忑呢。

  这两年来,他算混出格调来了,任谁要是不了解,都得说人家谭老板有背景,有能力,有魄力,愣是在天子脚下,做出这么个大场面来。

  说姓谭的结交了些人,王老实认了,说某位太子罩着他,让谭老板当前台代言人,那就有点扯过分了。

  以**眼前的行情,距离太子那个层次还差得太远,就算以后都算不上,抱大腿的水准,老谭同志不高。

  王老实认定这个谣言就是姓谭的自己放出来的,他自己呢,绝不承认,造成一种高深莫测,让人看不透,这样的保护倒是能有点效果,不过,不大。

  回到家,王老实就惹祸了。

  掏钥匙开门进去,就碰到唐唯在,估摸着刚洗完澡,幸好小丫头动作快,滋溜儿一下子就钻进屋里。

  王老实眼神再不济,白花花的一片也看到些,他是觉得没啥,上辈子不是没看过。

  但这会儿不行,王老实心虚了,赶紧大嗓门喊,唯唯,我就拿充电器,我先走了啊!

  然后,赶紧麻利儿的逃吧。

  等小姑奶奶穿戴好,冲过来,自己还指不定怎么倒霉呢。

  刘彬家。

  王老实很有眼色的又从附近菜市场弄到了不少蔬菜,这次不花钱,自己三哥给准备的,前苏蔬菜在京城小范围内有名气了,按照王老实的指点,买下了几个摊位当总批发据点,离刘彬家不远。

  张瑜是越看王老实,越喜欢,“落实,这次对亏你了,要不刘彬又指不定闯什么祸呢。”

  王老实不敢接啊,这算表扬还是批评,真不好拿捏,反正要是倒根儿,王老实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没跑,他是有责任的。

  王老实低着头说,“张姨,这事儿您就交给我,绝不给谁惹麻烦。”

  张瑜看着王老实,好半天才叹口气说,“别胡闹。”

  说完,指了指里屋,意思是刘彬在里面关着呢。

  一进屋,刘彬耷拉着脑袋,毫无生气的样子。

  王老实说,“这事儿没多少人知道,铁军办事儿你放心。”

  刘彬没说话。

  王老实也不打算听他说什么,就问,“想要什么程度,不举行吗?”

  刘彬愣了半响,不明白,“啥?”

  王老实这会儿的口气绝对有江湖范儿,“举还是不举,你给个痛快?”

  刘彬有点懵,“三哥,你到底要干啥?”

  王老实说,“哥给你出气去,咱是有层次的人,送那孙子一场富贵。”

  “还富贵?”

  “对,富贵,一辈子有人照顾!”

  大家投票前,我透露下,本章章节名是应一位书友要求,送给另一位书友的,特此说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