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49章 二百四十九,就不能办

第249章 二百四十九,就不能办

  “小子,你啥意思,你姐夫找你办点事儿,推三阻四的。”

  王馨是真向着自己人,一上来就对着王老实开喷。

  王老实早有准备,“什么叫推三阻四?不认识就是不认识,办不了就是办不了,再说了,又不是自己家的事儿,犯得着求爷爷告奶奶的?”

  王馨不争气的抽了抽气,说,“可你姐夫以后怎么混啊?”

  “怎么混?该怎么混就怎么混!他们领导只要不傻,屁也不敢放一个。”王老实说话时好像多有信心一样,王馨有点不大信。

  “真的?你糊弄谁呢?”

  王老实无奈的说,“我糊弄你有意思吗,这事儿真不能办,办了我姐夫就让他们领导看不起。”

  “怎么说?”王馨彻底不明白了。

  王老实懒得解释多清楚,直接说,“别的你甭问,听我的,逆事儿顺办,官场上的事儿太复杂,得让姐夫自己悟。”

  王馨不说话了。

  可她不放电话,王老实也没办法,出绝招儿吧,“姐,你把这事儿跟咱爸说说,你听咱爸怎么说。”

  王馨说,“好。”

  她还真就去问了,人就在娘家住着呢。

  上楼找王嘉起,几句话就说清楚了。

  王嘉起听了之后,问王馨,“你认为落实办了就是帮他姐夫?”

  王馨不确定的点点头,说,“总没坏处吧?”

  王嘉起正浇花呢,手上就没停,说,“我看不出有好处来,至于坏处,那就多了。”

  “啊?”王馨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老爸也是这个口气。

  “您跟我说说吧?”王馨真担心了。

  王嘉起没说多少,但王馨记住了其中几句话:

  领导不大会提拔太有背景的下属?

  更不会给有大能耐的下属什么机会。

  坐火箭的干部都走不稳,基层的人就做基层的事儿。

  市里领导都没做成的事儿,你一个办事员办成了,置这一串儿领导于何地?

  王馨懂了,再不说什么,悄然退出去,给刘成君打电话。

  “别办了,没好处,爸说的。”

  刘成君也是聪明的,很快也理解了透彻,后背都湿透了,吓得,混官场不怕没成事儿,就怕走错路。

  还有一层,王嘉起没说,王老实在京城混的不容易,为了公家的事儿,去托关系,搭人情都不是大事儿,问题是,你参合到政治里面去,本身就是不合规矩。

  不过,这话就不能跟闺女、女婿说了。

  刘成君又辛苦的跑了两天。

  邱宏伟依然热情的接待了两天。

  吃吃喝喝的事儿。

  最后,一行人又回到了滨城新区,没办成。

  王老实重新从已经不适应的学校里撤出来,几天的功夫,他的脑子清醒了不少。

  ————————

  在宫亦绍家,蒋小西亲自下厨,王老实和靳玉玲都在。

  那天事了之后,宫亦绍就一直在琢磨,王老实为什么那么办。

  饭前,王老实说,人多力量大,这种事儿,人少了不好办。

  第二句就是法不责众,大家都在玩儿,不好找典型,即使有什么风雨,抗的住。

  靳玉玲突然问了句,“你想说了算?”

  王老实没退缩,“我说了不算,那谁能说?自要有人觉得自己能说,我就不管。”

  靳玉玲说,“姐不是说你不能,而是不值,万一呢,这帮人,看到钱时都往上冲,可有点事儿,比兔子跑的都快,把你晾那儿怎么办?”

  王老实笑嘻嘻的说,“不是有玉玲姐吗,我怕啥?”

  靳玉玲一板起脸来,说,“别嬉皮笑脸的,说正事儿呢。”

  宫亦绍也点头,“我也担心这个,总觉得这事儿不是多稳当,不行,咱就别参合了。”

  王老实笑着说,“没啥可担心的,这买卖上不得台面儿,翻出来也就是个擦边儿的,保持好距离,没什么要命的,大不了拆台散伙呗。”

  靳玉玲看着不争气的王老实,忍了忍没发脾气。

  王老实也看出来,靳玉玲是真替自己担心,宫亦绍或许还有些不确定,也绝不是没一点诚意。

  能在这个圈子里,交下几个真正的朋友,殊为不易。

  “事情可以做,会不会做过头儿,不好说,所以,我想自己掌控,如果不能,我是不建议你们跟进去。”

  宫亦绍听了,挠挠头,叹口气说,“落实,你提的这个事儿莽撞了啊。”

  莽撞吗?王老实不知道,可也许过不了多久,这事儿就成了气候,整整十年间,都是这样的人把持着。

  宫亦绍想说王老实牵头搞不合适,话到嘴边儿,又觉得不合理,没王老实谋划,就凭这帮人的脑子,得闹成什么样儿啊?

  还真就离不开王老实。

  —————————

  与此同时,关海军也在和几个人聊这件事儿。

  他们压根就没考虑什么后果多严重,而是顺着王老实的思路在往未来推算。

  某种程度上,王老实还是小看了这些含着金汤勺出生的大少爷和大小姐们。

  不说别的,打小,就算他们不愿意学,家庭环境和成长的环境,熏也要把他们熏出点能耐来。

  关海军没说什么,但其中一个拍着大腿说,艹,这小子心够野的,以后这行价不是咱说了算吗?

  还有比他更明白的,鄙视的扫了他一眼后,纠正说,不是咱说了算,而是他王落实说了算。

  凭啥?一听这个就有人不乐意了。

  关海军接过话儿,说,就凭人家脑子里有想法,人家有人捧着,人家能让大家伙儿赚钱,还不够?

  一屋子人都没话说。

  半天,其中一个说,按照他说的,咱自己撇开他也能干。

  关海军就见不得这样的人,真要这么干了,不说京城的圈子里还有没有脸,就是以王老实的那个鬼脑子,人家没准儿又给你切一层去,另起炉灶,你上哪儿说理去?

  再说了,关海军一直认为自己和魏云芳欠王老实一份人情。

  还没还清了,现在又来,不是人的事儿能办吗?

  办了之后,自己可就真不是人了。

  和大多数人一样,关海军也被王老实描绘的蓝图刺激的热血沸腾。

  事儿想起来有点匪夷所思,或者说不容易干,但绝对有可能,这才是他想象中的赚大钱的机会!

  关海军终止了这个话题,意思也表达清楚了,按照人家说的办,到时候出力拿钱就是了,想那么多没用,关键是把咱手头的事儿办扎实了。

  手头上算得上事儿的就是联合能源了。

  **全力在反扑,死咬着不放。

  唐毅也在摇摆,这样的局面不在关海军等人的算计当中。

  平心而论,关海军真没把**当什么对手看。

  可眼下,**发挥出了不小的能量,关海军骑虎难下了。

  说起来,也是王老实给找的事儿。

  恨吗?

  真恨不着人家,没说瞎话,评估过之后,关海军知道这真是一个大金矿,拿到手里,将来吃不了喝不光。

  估摸着唐毅也想到了,自然是后悔了,想抽手不卖了。

  哪儿有那么便宜。

  你唐毅不是想做煤炭吗?

  缺的就是资金,**有的,咱也有。

  路子你有,我也有,能帮你,也能毁你。

  就看你是不是讲面儿。

  唐毅确实是后悔了,他当初真没觉得联合能源会有太大的可能性成为万人景仰的那种存在。

  不是他没有后眼,而是被当时的利益蒙蔽住了,更有与宫亦绍、王落实等人之间的嫌隙在。

  **提出的条件也确实让他动心了,就是没想到,王老实摆了一道。

  这时候,唐毅想起来,王老实当初说的那些话,隐约间,唐毅觉得自己做了一件极为愚蠢的事儿。

  **不舒服,关海军等恼火,唐毅其实是憋屈。

  曾几何时,呼风唤雨的唐三哥,落到如此田地。

  他曾给靳玉玲说过这事儿,希望靳玉玲从中说和下,可靳玉玲也满肚子的不高兴。

  唐三儿做这些举动的时候,忽略了一件事儿,靳玉玲可是联合能源眼下的领头人,人家是总经理,不是你唐毅。

  靳玉玲的原话是,三哥还用跟我商量?您自己个儿决定就行,不用考虑我。

  得,唐毅总算是体会到什么叫里外不是人儿啦。

  ——————

  王老实准备搬家了。

  他要搬回四合院里住,其实他不愿意。

  可没办法,老妈说的,必须腾地方,不腾也行,只要你小子有本事,跟唐唯住一块儿,我也没意见。

  王老实被彪悍的老妈给吓尿了,您就是真有这心思,也别当面儿说出来不是,让我这当儿子的脸都没地儿搁。

  唐唯正在做毕业论文,同时也在准备考研。

  学校那儿就不能住了。

  人家唐唯可没找王家说,而是李梅无意间听到的,那也不成,别看李梅对林子琪的存在认头了,但心里对唐唯还有一种不割舍,说什么也不能委屈了唐唯。

  于是命令就火速传达到了王老实这儿。

  王老实听老妈命令的时候,就觉得咋这么突然呢,一点准备都没有。

  搬家是个辛苦活儿,尤其是收拾东西最累人。

  在房间里,已经有了不少林子琪的东西在,王老实收拾的时候,心里有了愧疚,好久没见子琪了,忙过这一段儿————刚想到这儿,王老实突然鄙视了自己一下,这样的借口,好像有几次了。

  收拾了一上午之后,王老实决定不干了,把林子琪的一些东西打好包,自己平常用的带上,其他的就留着吧,想来唐唯也不会给扔出去。

  今儿还得提醒各位看官,看完了,就记得去投票的那儿点一下,我就是怕你们忘记了,不是我矫情,有时候我也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