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44章 二百四十四,这得庆祝

第244章 二百四十四,这得庆祝

  企鹅的股份易主了一部分。【】

  这要是搁在几年后,全世界都是轰动性的新闻。

  地球上稍微有点脑子的媒体都会疯了一般去挖掘背后的故事。

  想来他们还会编造点小传奇,弄点吸引眼球的花边儿,再说一个新的世界巨富诞生。

  王老实必然被推上风口浪尖,卧槽,这么年轻的世界级富豪,还是富一代,甭管他长什么熊样儿,也得是众多人眼中的钻石或者肥肉,几十亿人还不得扑上来咬一口。

  那时候,可别怪媒体。

  不造谣生事,还好意思说自己混媒体?

  没有节外生枝,编造荒诞,凭什么做媒体?

  若不整点喜闻乐见的假消息,怎么立足媒体?

  幸亏啊,王老实这厮动手真早。

  结点掐的好。

  这会儿的企鹅,还在迷茫的路上摸索着,神马盈利模式还没个准谱儿,都知道是好东西,大家都在用,可怎么盈利,没人晓得。

  晚上一两个月,就没王老实他什么事儿了。

  眼下,这个消息,县级的报纸都懒得瞅一眼。

  也就美帝那头,一些实在版面儿填不满的,给个豆腐块大小的地方,说一句,idg多成功的投资,赚了不老少倍数,但绝对不能提具体钱数。

  钱数说出去丢人。

  idg不这么想,这是他们最成功的投资,不是之一。

  这家投资公司很奇葩,投资方向与范围广泛的令人发指。

  可绝大多数都是前期投资,超过一千万的,不能说人家没有,凤毛麟角。

  王老实赶走了邱宏伟之后,开始忐忑等待。

  七十二小时的时间里,除了接了几个电话,王老实愣是没出屋,哪怕是饿了,也就泡面对付,吃得都恶心想吐了,也没有。

  他怕,就怕出去了,突然手机没电了,重要的消息来了接不到。

  丁震源办事儿利索,不如刘美娟仔细,这两人之间关系不是多融洽。

  老丁同志也曾尝试改善下关系,后来发现对面儿这位压根就没这个心思。

  顿悟了,老丁也是经历坎坷的,悟透了之后,笑笑就完,再不做什么尝试。

  不过,工作的时候,两个人互补性很强。

  普华永道方面接触多了,也对这两个合作伙伴兼对手充满了敬意。

  尤其是丁震源,普华永道很欣赏。

  他们很想把这位收入麾下。

  一打听,知道这位爷过去辉煌的历程,那份心思就淡了。

  王老实终于接到了那个电话,影响一辈子的电话。

  接下来干吗?

  这特么还用说,得庆祝,得分享!

  咱国人讲究,什么事儿都可以用吃来解决,好事儿就吃点好的,喝点好的。

  不太好的事儿,就吃饱拉倒,管你饱就行。

  很不好的,就别惦记吃了,喝口瓶装水就算主人大方了。

  王老实也没脱离这个范畴,大排筵宴,发请柬。

  理由是嘛?

  谁知道呢,就是请客行不行,联络下感情行不行,反正就是请你吃饭,还不收礼那种。

  去什么饭店,不去。

  自己还闲着一个大院子呢,那儿可什么都有,找李子君派点厨师、服务员啥的都有了。

  宫亦绍头一个就来了,提前了一天。

  “说,怎么开窍了,想起请客来了?有好事儿?”

  王老实说,“当然是好事儿,我请完了,你也得请,玉玲那儿也得请。”

  宫亦绍想了想问,“你说的那个事儿成了?”

  丫的,这位爷心真大,一个来亿扔进去了,不管不问,要不是王老实提醒,这位大爷还不知道问呢。

  王老实掩饰不住喜色,嘴叉都快裂到后脑勺了,笑嘻嘻的说,“成一半儿啦!”

  宫亦绍一听,撇着嘴说,“才一半啊?”

  宫大少是真说不上高兴,他觉得王老实这人靠谱儿,办的事儿也该靠点谱儿,怎么才一半儿。

  “行,既然你喜欢,回头我也摆几桌。”

  就当玩儿了。

  然后,宫大少开始挑刺儿,“我说,你这衣服不行吧,好意思请客时穿?”

  王老实也知道人靠衣裳马靠鞍,还没顾得上,“还没换呢,着什么急。”

  “不是我说你,该捯饬捯饬了,别让人说不好,你也知道,这帮人眼窝都浅,看人下菜碟的事儿还少了?”

  王老实点头认,不管你真实情况如何,国内眼下就看几样儿,穿的,戴的,行的,住的,至于你欠银行多少钱没人问,甚至有个很扯蛋的理论,你要是欠银行几个亿,那你就牛叉大了,属于特有本事那种,到哪儿都吃得开。

  宫亦绍问,“这事儿你通知子琪了吗?”

  王老实好奇,“通知她干吗?”

  宫亦绍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懒得说了,扭头就走。

  王老实赶紧问,“干嘛去,你?”

  “回家啊,在你这儿扯蛋啊?”

  王老实说,“还想让你带着我去添几件衣服呢,你的眼光我信得过。”

  说好话也得分事儿。

  宫亦绍顿时笑骂,“去你丫的,你见过俩大老爷们上街买衣服啊,成心恶心我不是!”

  王老实没话说了,走就走吧,留下吃泡面,估计宫亦绍得啐自己一脸霞飞。

  到衣橱那儿,拉开看,还真像宫大少说的,自己的这些衣服,眼下层次低了点。

  尼玛,一想要添新衣服,王老实心里就别扭,发愁。

  让王老实自己去买,真是不愿意动弹。

  想起来刚才宫亦绍说的,王老实给林子琪打电话。

  “最近累不累?”

  “不累,就是想你了。”

  “嗯,过几天我去看你,忙过这一段,我就清闲了。”

  “额——你好请假吗?”

  废话,不好请假的学生是好学生吗,林子琪根本就是视学校规矩与无物。

  结果今儿碉堡了,林子琪还真请不了假,要拉练。

  王老实纳闷了,想让人接林子琪回京的事儿没说出口来。

  翻找电话本,得找个合适。

  通讯录停在傅颖号码那儿老半天,忍了好几忍,王老实没拨。

  就魏大姐吧。

  人家魏大姐听了,说的更直白,“一边儿玩去,谁有功夫跟你折腾这个,找你媳妇去。”

  得,又挨了顿数落。

  唐唯那儿应该没问题,可王老实觉得唐唯挑衣服的眼光未必就比自己强,这丫头最近拼命的学习,憋着劲儿考研,还是别讨没趣儿。

  “玉玲姐,我是赖上你了,不行也得行————”

  没词儿了,推荐票的事儿,不是我麻烦,主要怕你们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