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43章 二百四十三,扯上不就是关系吗

第243章 二百四十三,扯上不就是关系吗

  反正黄庆信了王老实的话,由不得他不信,王老实本事在这儿呢。【】

  他相信那帮孙子挖了一个大坑儿,等着自己往里跳,以后成为京城大笑柄,成为家里的耻辱。

  夺妻之恨都比不上这事儿。

  黄庆还相信,王老实这人也不咋地,论冒坏水,杨波他们靠不上前儿,手段啥的太小儿科。

  王老实绝对是专业坑人的。

  黄庆给自己立了条规矩,以后有啥事儿尽量都躲这个王老实远点,让人卖了,自己都是那替人数钱的,到时候都不好意思喊冤。

  杨波想来做梦都不知道,自己又要被人家玩儿啦!

  王老实的招数一点都不复杂,就要个收据,钱一定要交到杨波手上。

  黄庆还问呢,要是杨波不管呢?

  王老实头都没抬,“不要?那就回来呗,算他小子运道好。”

  “要是别人来要呢?”

  “别人?大嘴巴子直接抽丫的,老黄,这调调会不?可别忘了本,什么时候,你们成了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了?”

  对啊,咱可是京城响当当的爷们儿!

  黄庆走了。

  带着即将报复的快感走了。

  刘彬没。

  王老实一个眼神过去,他哪儿能不知道。

  什么都没说,等了几分钟,王老实才说,坐你车回去。

  车没走几步,王老实就问刘彬,“那个晓燕,你得手了没有?”

  刘彬一脚把车踩死。

  也就是刚起步,后面车也没跟多紧,要不菊花不保。

  王老实差点撞到前挡上,“干嘛呢这是!?”

  还得等刘彬回过神儿来,后面车喇叭响的那个欢实。

  王老实摇摇头说,“还能开吗?”

  “能,没事儿。”

  “靠边儿吧,我开。”

  刘彬摇摇头,说,“我真没事儿。”

  后边车超了,司机摇下车窗,腆着脸正骂呢,无非就是什么丫的,孙子之类。

  别看京城爷们有国骂传统,但词儿的选择余地不大,没什么出彩儿的。

  刘彬不是害怕,而是心虚,自打说出二万多,他就有这个觉悟了。

  王老实问,“人在医院呢,还是在家?”

  刘彬再扭头,这人得妖成啥样儿,什么事儿都瞒不过啊!

  “别看我,看路。”

  王老实摇下车窗,初春的时候,气温已经不低了,预示着夏天还是不好熬。

  刘彬讪讪的说,“在医院呢。”

  王老实点上烟,“去看看吧。”

  这个要求出乎刘彬的意料,啥意思啊?

  “三哥,你这是————”

  “去看看不行吗?”

  王老实说话的语气很平和,好像就那么简单一样。

  这会儿,刘彬脑袋真不够使唤了。

  王老实也懒得跟这个二货细说,催着他去医院。

  那个晓燕很有手段,把刘彬玩儿的团团转,王老实不是没提醒这货。

  结果就是晓燕领着刘彬去了趟医院,隔着玻璃窗看了看里面的一个病人,老头还冲着刘彬呲牙乐。

  于是,刘彬再无什么怀疑。

  搁谁也得说刘彬傻。

  王老实不这么认为,这算是真性情。

  要不然,以刘彬的家庭出身,不可能和王老实走到这个程度来。

  走在去病房的路上,王老实还有点犹豫,这个结果是不是对刘彬太残忍了。

  忍了又忍,王老实一些话没说出来,做了就够凶残了,再说就丧心病狂了。

  还是那间病房,还是那个病老头,家属也在,正安排着准备出院。

  看得出,人家儿女双全,父慈子孝,美满的不像话。

  老头红光满面的,要说他回光返照,这得多傻的人才敢信。

  反正一堆人里面,绝没有什么晓燕的影子。

  不管这老头是治好了,还是真回光了,晓燕同学必须在,多大的事儿,她也该在。

  王老实什么都不说了,倚在墙上,看刘彬的反应。

  刘彬站哪儿,心里什么滋味儿呢,谁也不好说。

  复杂?

  悔恨?

  恼怒?

  都有可能,都该有。

  一般的错事儿都有一个理由,可以让人去原谅,唯独骗不行,特别是感情上的骗。

  王老实肯定刘彬不是投入了神马爱情,那玩意儿太高端,一般人都理解不了,真正的爱情,是纯粹的,纯粹的爱情就不可能在世俗社会中生存,这是王老实近期读哲学的体会。

  眼下人们热烈讨论的爱情,其实充其量就是搭配的生存伴侣,不讨厌就不错了,要是有点喜欢,那就烧高香去吧,已经很接近爱情的传说境界了。

  刘彬的情况大概就是碰上个眼前亮的人,还会点小手段,耍个心机啥的。

  要不是骗钱这个终极目标在,没准儿刘彬还真能找到点什么心里上的升华安慰。

  现在破碎了。

  砸的粉粉碎。

  王老实上前拍拍刘彬的肩膀,低声说,“打算怎么弄,哥们跟你一块玩儿。”

  “三哥,不是玩儿,这就不是玩儿的事儿。”

  王老实没想到刘彬能说这么有品位的话,错愕了下,才说,“行,你没打算就这么认了吧?”

  “不可能。”

  王老实说,“交给三哥办行不?”

  刘彬扭头看王老实,“三哥,这事儿我自己来。”

  就你丫一个愣头青,手段啥的就不说了,不把自己玩儿进去才怪,就算你家有势力,最后你没事儿,可你一辈子都完蛋,不说别人,小云必然突突了你。

  “这事儿我说了算,坑的是我,你别拦着。”

  “啥?”刘彬不明白了,怎么坑王老实了又?难道?刘彬的想法有些不好了。

  王老实一仰头,“那可是我的钱。”

  刘彬当然不干,他自己的事儿,必须自己解决,要不然传出去多没脸。

  王老实太清楚刘彬此刻的心思,按住他肩头说,“你这事儿要是闹大了,小云那关你怎么过,想好了,我撒手不管。”

  刘彬顿时蔫了。

  那一关他就过不去,死都不行。

  刘彬精神头没了,沉默了半天,才低声说,“三哥,我先见见她再说。”

  王老实问,“还没死心?”

  刘彬摇头,“不是,就想见见她。”

  王老实说,“冤有头、债有主,姓谭的也别想摘出去,见就见吧。”

  “跟姓谭的有什么关系?”刘彬心里那根脆弱的神经被挑动了。

  王老实笑了笑,说,“没关系也得有关系,扯上不就是关系吗,早就看那小子不地道,怎么,不行?”

  刘彬没说话,看王老实的眼神儿也变了,王老实觉得这小子正看神经病呢。

  刘彬开车走了。

  王老实没动地儿,给李铁军打了个电话,上次就是他安排人盯着的。

  “看好了她,别让她潜了。”

  “另外,找出姓谭的窝儿,盯紧了,回头准备掏!”

  李铁军丝毫没有犹豫,“明白。”至于合法不合法的,老板说的话就是法,李铁军算是成了王老实御用c~i~a局长啦!

  要不是关海军通气儿,王老实真不知道这姓谭的不知不觉抱上大腿了。

  他还一直纳闷呢,姓谭的怎么就那么胆肥,敢跟那么多人叫板,还把京城的警局给叫跐了。

  原来根子在这儿。

  **盯着自己的联合能源,可劲儿的使坏,想来将来也不会心慈手软。

  不过王老实大概也想明白了,**试图疯狂,可悲了剧。

  这姓谭的,估摸着是个拉关系、洗钱的狗头军师。

  先剁了再说。

  反正都这样了,王老实可不想抱什么幻想,书里可说了,这个社会,是赢家通吃,输者一无所有,社会,永远都是只以成败论英雄。

  不光输光了所有,以**的尿性,更过分的他都做得出。

  仅仅一天不到的时间,丁震源和刘美娟先后致电王老实,idg谈判结束。

  刘美娟带着哭音儿说,“我们拿下来啦!”

  而丁震源说的是,“我们赢啦!”

  意思差不多,但味道决然不同。

  邱宏伟也在这一天回到京城。

  这家伙真没白去,买了不老少的东西,算是玩儿痛快了。

  到家第一件事儿不是向老婆报道,而是跑到王老实那儿,送上一份小礼物,就一支笔。

  态度就不用说了,总管能力体现的淋漓尽致。

  此刻的王老实,激动的心情还没缓下来,一下子给了邱宏伟一个熊抱,把老邱同志真吓坏了,脑海里思想斗争极其激烈,我是从了呢,从了呢,还是从了呢?

  王老实没顾上看邱宏伟煞白的脸,自顾自的说,“老邱,你抓紧时间,回美帝去,把任命书带上。”

  “啥?”老邱同志时差还没开始倒呢,就回去?

  “对,赶紧去,等着用呢。”

  王老实决定任命丁震源为gs的ceo,没有这个身份,他是没办法签署合同的。

  谈判的结果非常理想,idg没留什么尾巴,老麦的华夏情节有,但他是商人。

  it行业里,初期投资的平均回报率,在美帝那边儿也就19%,这一次谈判的结果,老麦该满足了,总价一千一百八十万美刀,回报率达到百分之四百,idg没什么不满意的。

  成功拿下idg,王老实心里底气就足多了,哪怕hk那头出了岔子,他也不在乎了。

  至于神马联合能源,什么都不是了。

  他敢跟自己说,折腾吧,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爷也可以随意任性了。

  ‘恢弘志士之气,不宜妄自菲薄’想起这句话,王老实觉得自己真的可以不用妄自菲薄了。

  发现好多人都忘了投推荐票,火匠这人就厚道,友情提醒下,推荐票是不用过期作废的可再生资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