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31章 二百三十一,权利平衡

第231章 二百三十一,权利平衡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t;<b></b></font>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br>

  丁震源的意思就是刘美娟太弱了,完全没有表现出应该具备的强硬。【】

  就算说点狠话,也是王老实逼着说的,效果几乎没有。

  一番谈论后,王老实喊来了邱宏伟。

  老邱同志眼下就是王老实的全天候助理,随传随到,除了女朋友的功能,这位老兄算是都干全了。

  见到王老实后,邱宏伟发现有别人,就把手里的一摞纸快速塞回文件包。

  王老实好奇,也忍住了没问。

  叫邱宏伟来的目的就是给丁震源一个合法的身份。

  一开始王老实打算给个什么执行总裁之类的,丁震源说份量恐怕不够,常设的职务他暂时也不需要。

  他的意思就是事儿办成了,什么职务都好说,办不成,他也没脸留下。

  王老实没坚持,按照丁震源的意思,让他当上了特别代表,全权那种。

  王老实也说了,目标就是拿下盈科和idg两家的,至于企鹅开发团队那部分的不考虑。

  授权的时候,王老实还告诉丁震源,不惜以其代价,就差说不择手段了。

  王老实心里觉得,这个丁震源带着尚方宝剑去了,不用自己在后面鼓捣,他也不会心慈手软了,没良心的事儿少干不了。

  送走了丁震源,王老实打算给刘美娟通个气,总要让刘大姐配合点,这不是小事儿,也是王老实最后的努力了,不容有失。

  邱宏伟眼珠转了半天,才伸手拦住已经在拨号的王老实,“老板,这个电话,还是我来打吧。”

  这是邱宏伟第一主动这么揽事儿,心里面忐忑的要命。

  王老实听了后,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他也刚学会装,都是跟唐毅学的,拿不定主意,或者不清楚的时候,轻易不说话,而是看着对方,等。

  这招数儿被唐毅使了好几次,王老实学的颇有神韵。

  邱宏伟让王老实看的都冒汗了,嘴里哆哆嗦嗦也说不出话来,因为他看到王老实脸上变化实在精彩,自己这个建议是不是犯忌讳了,老邱心里已经悔极了,自己这是犯哪门子神经啊。

  房间里冷了下来。

  王老实抽了一根烟,才算想明白邱宏伟什么意图,往高端了说,人家这是建议他搞权利平衡,不能让丁震源去了就直接掌控一切,刘美娟被压制,那样不好,换种恶心的说法就是挑唆,不能让下面人抱成团儿。

  建议也许不对,还没怎么样,就这么搞,会不会影响大局呢?

  肯定会,严重吗?未必。

  要是两个人因为这个影响了谈判大局,估摸着两人也混不到这个层面儿上,有刘美娟盯着也算好事儿。

  丁震源是人才,也是个桀骜不驯的主儿,没人管着,没准儿就闹出什么来。

  王老实觉得邱宏伟这家伙,一辈子可能就提出这么一个靠谱儿的阴损主意来,勉强踩到点儿上了。

  或许这才是邱宏伟的价值所在吧,甭管他出发点是什么,但王老实觉得他体现出价值来了。

  以后自己还可能真需要这样的人,脏的、乱的,总要有人处理,别人不见得行,没有邱宏伟的天分。

  邱宏伟腿都拧筋儿了,王老实这位装~逼大爷才吐口。

  “行,就你来通知吧,跟刘姐说明白了就行。”

  邱宏伟如听佛音般,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

  正不娶、腊不定,是老咧儿。

  关于王馨的婚期问题,双方家长意见一开始是有分歧的。

  分歧的结点就是正不娶、腊不定,也有的叫做‘腊月不娶,正月不嫁’,不管怎么说吧,这一下子就是两个月禁止婚嫁了。

  这说法儿的根据是,正月娶媳妇主妨公婆,腊月订婚克败婆家。

  看来对女方没什么大妨碍,都是对男方不利的。这说法怎么来的,很多解释都充满了迷信色彩,不足采信。

  虽然没道理,可就有人坚信不疑,很少有人正月结婚或者腊月订婚。尤其是‘大户人家’,更是谨遵不逾。

  王嘉起家不怎么信这个,可刘成君家不是,讲究这个,老妈李梅自然不希望还没结婚就闹出什么不好来,在婚期问题上没设置什么障碍。

  其实还有一句话,‘过了腊月二十三,结亲不论哪一天’。这跟上面的意思完全相反了。

  说是腊月二十三灶王爷就上天言好事去了,他老人家暂时不再监督民间的事了,所以你随便婚娶。

  以王老实的心思,老姐出嫁就不大操办了,近点的亲戚,不错的朋友叫上,就足可以了。

  他的建议在老妈那儿没通过,王老实也知道找人顶包,跟他老爸说的,没敢直接跟老妈说。

  李梅说了,我就这么个闺女,嫁人这么大的事儿,怎么就要低调了,凭什么!

  王嘉起什么话都没说,就把王老实给卖了,说,这是儿子说的,你找他去。

  李梅直接给王老实打电话,给我滚回来!

  老妈这一怒,王老实顿时没脾气。

  这事儿一开始王老实是打算谁都不告诉的。

  如今不成了,该说的还是得通知下。

  刘彬那儿就不能不说,都干儿子了,老姐结婚,他不知道,回头儿还不捅破了天。

  宫亦绍呢?

  靳玉玲?

  唐毅?

  小武?

  关海军?

  ——————一流名字,王老实列出来之后,自己都觉得有种膨胀的意愿。

  通知吧,王老实第一个电话打给刘彬。

  等王老实说完了,刘彬问,“三哥,我第一个通知的吧?”

  “是啊,没事儿挂了,还好多人呢。”

  刘彬嘿嘿笑了,说,“三哥,别怨我说你,你要是这么办,回头儿京城里都是你的笑话。”

  王老实楞了楞,问,“啥意思?”

  刘彬洋洋得意的给王老实说道了下京城圈里的规矩,最后他问,“老朱给你送请柬了没?”

  王老实说,“送了。”

  “那不结了,你也得这么办。”

  王老实头疼了,说,“我要是都不请了,你说他们是不是还得闹个便宜怪?”

  刘彬说,“肯定的,谁也饶不了你。”

  王老实脑袋真大了,问,“最近你忙不?”

  刘彬没听出来什么意思,随口说,“我忙啥,闲得蛋疼呢。”

  “行,这事儿交给你办了。”

  挨个上门送请柬,还得烫金的那种,王老实心里别扭,又不是自己结婚,用得着请吗,可不请,这帮人指定闹出什么来。

  刘彬放下电话之后,傻了半天,怎么就变成自己的事儿了,无论如何也没明白过味儿来。

  说是交给刘彬,也是王老实胡闹,这事儿就交不出去,京城的大爷们儿都是讲脸面,交情越浅,越要讲究,反倒是亲近的人不用讲究。

  王老实得一家家的跑,一个个的送,他还特任性的在请柬上注明,只待客、不收礼。

  宫亦绍看了之后笑骂说,“你觉得有可能吗?胡闹!”

  等一圈儿送完了,王老实回过头来一数,赫然吓了一跳,六十多号人。

  这都哪儿来的啊!

  王老实给老姐打电话,问,“酒店订的哪家儿?”

  王馨可不是好说话的,阴阳怪气的说,“哟,王大老板,你还有时间关心这个吗?真想不到啊,我是不是该荣幸啊!”

  得,王老实知道自己惹到老姐了,可不是咋地,自打回京城,他就没正经儿关心过这事儿,到现在还没回去,老姐要是心里痛快就才怪!

  王老实赶紧说,“回去您再收拾我,现在说正事儿。”

  “你————算啦,懒得理你,说吧,什么事儿?”

  想来也是大婚临近,王馨童鞋气度上还可以,王老实暂时逃过一劫。

  王老实赶紧汇报情况,“京城有些朋友可能要去,怎么也得给我留五桌出来,六桌最好。”

  王馨吓了一跳,几乎吼出来,“你要干吗,不是咱家办事儿!”

  婚礼是男方办,给女方留几桌是有定数的,王老实突然冒出来这么多人,搁哪儿都受不了。

  再找人家要桌确实不适合,王老实说,“你别管了,我自己订吧。”

  王馨没听明白,很严厉的说,“小老实,我警告你,被给我整出事儿来,你要是让我那天不痛快,我就让你一辈子不痛快!!”

  怎么听着像某个人的话,王老实真心觉得自己老姐没赶上好时候儿,要不也是个翻天覆地的主儿。

  知道了哪家酒店,王老实真有点心虚了,那地方大是足够大,可这帮人们去了,档次就不怎么好看了。

  王老实又不能找姐夫去说,咱换个好点的酒店,这尼玛以后还能不能做亲戚了。

  咬了咬牙,王老实给自己老爹打电话,说了这事儿。

  王嘉起问,“你打这个电话是什么意思?诉苦还是求助?”

  王老实一听味儿不对,赶紧改口说,“求点拨。”

  王嘉起笑了,自己儿子什么德行,他明白,知子莫若父,说,“你啊,最近飘了,他们既然来了,就入乡随俗,有什么吃什么,脸面这东西不是一顿饭或者什么金碧辉煌挣来的,而是事儿,要真因为这里简陋,有人瞧不起你,其实是好事儿,这样的人未必真是你朋友。”

  王老实心里拜服,自己脑子里瞎琢磨的还真不是地方,老爹这几句话,足够上祖训了,说,“谢谢爸,我懂了,也想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