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27章 二百二十七,理论联系实践

第227章 二百二十七,理论联系实践

  王老实有种春风得意的得瑟劲儿。

  走路都带着风。

  几年来,他第一次这么踏实过,也是头一回把钱花的那么舒坦。

  任谁看见王老实这模样,都得说一声,这货儿让人给煮了。

  这几天里,王老实已经谢绝了多家媒体的采访要求。

  人家媒体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

  华夏未来正是热点时期,挖掘下总有点料出来。

  仔细一打听还真就有点意思。

  在大会上高调宣布华夏未来今后将逐渐加大捐资助学力度的王东云并不是大老板,仅仅是持有部分股份的管理者,真正做主的另有其人。

  媒体新闻报道讲究个时效性,更追求新奇事物。

  华夏未来是这几天的时效,而躲在幕后的老板就是新奇人物。

  王老实得意归得意,他得意的地方和别人想的并不一样,就算王东云都不会理解他到底美在哪儿。

  媒体采访的要求被拒绝,王老实自己想的明白,出名需趁早这个说法和自己不搭界。

  因为王老实还相信一句话,人怕出名猪怕壮。

  还没有厚实的装甲可以保护自己,怀里揣着很多人忙活几辈子都无法拥有的财富,就真是猪壮了。

  不是所有的媒体都好打发。

  张瑜就打来电话,告诉王老实,教育报要采访他,让他配合下。

  教育报的主编也是神人,愣是摸清了王老实和张瑜同志家关系不错,求上门去了。

  王老实说,“采访王东云不一样吗?”

  张瑜笑着说,“不一样,我知道你小心,过了。”

  然后,张瑜又补了一句,“这算政治任务,不能讨价还价。”

  王老实沉默了好久,才点头答应,没得选择,早一天晚一天的事儿,他真想多了,与真正的肥猪相比,王老实什么都不是。

  采访的地点就在学校。

  既然要爆,王老实索性就把地点做实了。

  对方来了两个人,都是女的,一个大概四十多岁,另一个就年轻了,估计是实习生什么的。

  对方算重视了,其实他这样的角色,派个人儿来就能办了,所谓的采访其实就是个程序,真到了报纸上,很多内容和具体采访时说的根本就对不上。

  为了应付采访,王老实也算做了些功课,就是没想到,这两个记者实在没溜儿,完全没有大报记者的那股子精气神儿,八卦精神让王老实都叹为观止。

  一开始还靠谱儿,都是些场面上的话。

  “你是怎么想到要在大学设立永久奖学金呢?”

  “华夏未来创办的初衷是什么?”

  “华夏未来的捐助计划会不会影响学校建设?”

  诸如此类问题,还算中规中矩。

  王老实也回答的顺利,没别的,就按照精神文明高大上那头儿凑。

  反正王老实也想开了,以后就不指望华夏未来赚钱,她的使命就是给自己刷荣誉,踏踏实实为这个国家办点涨脸的事儿。

  赚钱?王老实觉得自己能赚钱的产业太多了,联合能源算一个,度娘也算一个,华夏时代也行,大头儿还有g-s,不差华夏未来这一个了。

  听着跟新闻里的意思差不多就行了。

  等到后面儿,尤其是那个年轻的女记者,问的问题就让王老实招架不住了。

  “你有女朋友吗?”

  “你的择偶标准是什么?”

  “如何————”

  尼玛,国家级报社也需要八卦来吸引读者眼球提高销量啦?

  最后一个问题似乎又被拉回到正常轨道上,此刻王老实后背都快湿透了,真有点招架不住。

  那个岁数大的记者,好像就没听见旁边儿女孩儿的胡闹一样,看看时间到了,就问,“还有一年多毕业了,你是想继续深造,还是开始创业呢?”

  王老实抬头看了一眼窗外,想了一会儿,才说,“毕业后,我会选择创业,学校里学习了知识,需要实践来检验,更需要社会上的磨砺来沉淀自己,如果有需要,我还会回到学校来,带着问题来学习,我想效果会更好。”

  分手的时候,王老实问,“成稿后能先给我看看吗?”

  年轻点的说,“你有邮箱吗?回头我发给你看。”

  犹豫了下,这个丫头都快变身魔女了,王老实真怵了她,不着调都算夸她了,真想不通,教育报里怎么什么人都敢招,更要命的是还敢往外派,胆子肥没边儿了。

  王老实想了下说,“还是算了吧,看不看的也没什么意义。”

  “为什么?”

  王老实反问,“我提出修改意见来,你们会听吗?”

  “一般情况下不会。”

  王老实说,“那不结了。”

  送走了人,王老实还坐在那儿胡思乱想,今天这个采访透着一股子怪异,尤其是那个记者,怎么就看不出一点记者该有的素质呢。

  邱宏伟进来了,拿着信封汇报,“老板,人家没收。”

  王老实不觉得奇怪,采访完之后,他已经有了觉悟,说,“没收就没收吧,礼数到了就行。”

  ——————

  再次踏进程力老大的办公室,待遇没变,程老大还是白眼欢迎人。

  王老实对程老大还是很佩服的,不是别的,这家伙对自己班里的学生很负责任,就冲这点,也值得尊敬。

  程力说话很直接,“系里有意在你的华夏未来开设国学课程,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国学?

  王老实脑子里一片空白,后来倒是有国学热,可国学是什么,王老实自己大体上也就有点非常毛粗的概念,具体的是一句也说不上。

  但有一句话,王老实认同,一个人的思想、人格、胸怀,最终决定他的事业高低与成败。

  国学能不能解决这个,王老实心里没底,但是开设这个课程,他是举双手赞成。

  为什么?

  以后就要开遍世界的孔子学院,不就承担了这个文化输出的任务吗。

  那是国家大战略,华夏未来开设这个课程,绝对符合大潮流,又当弄潮儿啦!

  王老实拍着胸脯说,“开设课程我没意见,问题是,教授们有那么多时间吗?而且华夏未来分校数量也多,恐怕师资上跟不上————”

  程力立即鄙夷的打断王老实的话,“你觉得让教授们去教小孩子?”

  王老实顿时没话说,是有点过了。

  国学是由浅入深的学问,让京城大学的学生们去教授孩子们,已经很富裕了。

  不过,王老实还是不放心的问了句,“他们行吗?”

  程力撇着嘴说,“你以为都跟你一样不学无术?”

  得,没法好好说话了,王老实再不敢胡说,还是让华夏未来和京大来谈吧,那样对等,绝不会像程力这样态度恶劣。

  国学,这玩意儿被很多人直接解释成儒学,王老实读书不多,也知道偏颇了,但以儒学为主是真的。

  从王老实个人的知识层面儿来看,儒学的传承遭受了几次重大的打击。

  秦朝那次比较狠,断子绝孙的招数,直接焚书坑儒,闹腾的很过分。

  损失大,恢复也快,主要是秦朝自己个儿命短,没多少年就完蛋。

  但要想看到儒家在秦之前的典籍,作者建议请去始皇陵里翻找。

  再后来就是佛教盛行的唐中后期,从皇帝王宫贵族到平民百姓趋佛成风,儒家道统几乎被灭绝!

  但是,最伤害最深的不是这两次,而是满清完蛋之后,那时候儒家学说等同于民族落后愚昧,有一个例子说明了很多问题儿,儿子回家不管老子叫爹,而是喊名字,似乎这才是平等民主。

  王老实不懂这些历史的对与错,就知道国学这个词儿会越来越热。

  华夏未来开设这样的课程,不但可以跟上国家民族文化复兴的大趋势,还能巩固自身的层次,京城大学合作办学单位,这要多牛!?

  这股子热情到了华夏未来被王东云一碰冷水浇了过来,醒醒吧。

  王东云说,“华夏未来是艺术类学校,说句难听的,咱的学员里面,真学习好的就没几个,大都是奔着特长生那条路去的,你觉得有几个人愿意花费时间、金钱去学这些个对考试无用的课程。”

  王老实反驳了,底气不怎么足绷,“国学对提高孩子的自身修养是很有益处的,终身受益的事儿————”

  没说完,王老实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

  果然先驱不是那么好做的,第一个吃螃蟹的也可能吃的是蜘蛛。

  眼下的形势就是,考试还决定着一个人的命运,不管对不对,谁都要去挤那个独木桥。

  王老实知道自己不坚持,这个课程铁定没戏,只好说,“那就搞几个试点,免费的,挑条件好的地方办。”

  王东云问,“非要现在弄?”

  “是,我觉得和奖学金项目效果一样,甚至会更好。”

  王东云没再强烈反对,很多事儿,王老实提出来时,她都不太理解,但事后证明是对的,也许这次也是。

  别看作者寥寥几句就把这事儿说了,事实上王老实说的口干舌燥,编造了不少大道理来忽悠王东云,比劝鬼子投降难得多。

  王姐最终同意,成立一个课程项目组,算是高规格待遇了,也可以理解为,把这项课程**于其他课程之外,避免影响正常的教学秩序。

  没什么不能满意的,王老实也认了,总算有了个开端不是,开始艰难些,想来也是符合实际情况的,别人也不能怪。

  觉得事儿说完了,王老实这就准备挂电话了,这一通电话打下来,他明显感觉到手机现在有可能增加摊鸡蛋的功能。

  “咱说点正事儿吧。”

  王东云这话让王老实差点没背过气儿去,合着刚才不是正事儿,瞎扯淡?

  “王姐,你觉得什么是正事儿?”王老实真不高新了。

  王东云也知道自己话欠妥,抱歉的说,“口误。”

  “什么事儿?说吧。”

  王东云说,“有人找咱借钱。”

  “借多少?”

  “二十万。”

  钱真不多,王老实觉得这个数字透着一股子邪性,单位间拆借,不会因为这点钱张嘴,个人借,也不应该找到学校头上,问,“谁?”

  王东云说,“丹城的一个副市长,他夫人出的面儿。”

  官不小了,搁在地方上,这就一个土皇上,王老实心里大概有谱儿了。

  “没说借钱干什么用?”

  王东云说,“她说她儿子出国留学用。”

  斟酌了下,王老实说,“可以借,但手续做好,别以后说不清楚。”

  王东云为难了,她试探过,人家说了,我家老魏在,还签什么协议?有必要吗?

  王老实听了之后,差点没把鼻子气歪了,这尼玛就不是借钱来的,是要,是抢!

  人家估计都想好了。

  找你借钱,是看得起你,谁不想巴结个实权的副市长,就算巴结不上,也别得罪不是。

  不懂事儿的去要账,只要人家老魏还在位,手中有权,你好意思张嘴?

  就算老魏通知光荣了,或者荣休了,你凭什么找人家要,有借条吗?

  我们这么大干部,就贪图你二十万?说出去不丢人?

  不借的后果就明摆着,华夏未来在丹城绝对好受不了。

  王老实问,“我们在丹城有合伙人吗?”

  王东云说,“有,就是他领人来的。”

  有意思,王老实敢说,这借钱才是开始,相信后面还有更多的事儿接踵而至。

  最终的目的就是逼着华夏未来自己撤出。

  地方上很多人无法无天都惯了,估计那个合伙人心里不平衡了,华夏未来赚钱速度赶上印钞机了,凭什么你们拿大头儿。

  “那边儿什么来头?”

  王东云早就准备好资料了,回答的很顺利,“信用社的一个副科长,他父亲是刚退二线的书记。”

  这才对,这小子是打算把华夏未来分校据为己有,手段不算新鲜。

  王老实知道这次事儿解决不顺利,对华夏未来的影响会很大,就算最后赢了,也会给人留下桀骜不驯的印象。

  王老实考虑好半天,说,“不借钱,让他们折腾,做好暂时关闭学校的准备,减少损失。”

  王东云有些不太相信,“我们退出?”

  “是暂时。”

  暂时也不行,王东云受不了这个,说,“就二十万,我自己掏钱行吗?”

  王老实笑了,难得这厮还笑得出,“不是钱的事儿。”

  “那是什么?”

  “给别人立个标杆,以后就照着这样来。”

  王东云没明白,问,“你能说明白点吗?”

  必须得说清楚了,王老实可没功夫陪着那个二货瞎胡闹。

  说白了,王老实就是挖坑儿,深深的挖,然后等着人家跳进去,再埋上。

  让他们可劲儿闹腾,什么手段华夏未来都接着,然后悲愤的关门撤离。

  第一阶段就这样,受点委屈无所谓,回头再找吧。

  华夏未来眼下名声鹊起,那么受重视,还敢下手,那就怪不得别人坑人。

  王老实这人也不是什么善茬儿,要说起来坑人害人,这本事他是不愿意用,用起来,绝不比别人差到哪儿去。

  找个由头,弄个记者一直跟着做追踪采访,等事儿完了,写个长篇出来,谁搭手了一准儿倒霉。

  如此档口,华夏未来绝对有佛挡杀佛、神挡屠神的范儿,甭管是谁。

  王老实这个大叔级的童鞋真的想看看对方能不能有点二的潜质,把事儿做的轰轰烈烈,也检验下手中那把无形刀是不是够锋利。

  华夏未来是王老实给自己做的盔甲,这玩意儿好使不好使,还要看实际应用,没人来惹事,怎么看?丹城这一次,来的好巧。

  王老实还没来得及夸一通,丹城那头就有了动作,手腕儿挺高。

  没什么联合执法之类的,就是动用了消防,消防安全检查不合格,人家就来了一辆车,一个参谋,足够了。

  态度也不恶劣,就是说有安全隐患,你得改。

  也没说停课什么的,就是给了期限。

  算什么?

  警告呗,上午王东云通知了那位夫人要签借款协议,下午就来了,这速度真心不慢,也告诉华夏未来,我是认真的态度。

  接到消息时,王老实正去唐三家的路上,有个什么人生了个闺女,要办酒席,得去。

  是什么时候认识的?什么人?干什么的?王老实是一点印象都没有,可宫亦绍也说,去就去呗。

  人家动手这么讲究,王老实觉得自己这头不能弱了,告诉王东云,找个明白人看看,真有问题,咱真改,没有问题,装样子改。

  放下电话,王老实才问,“今儿那位爷什么来头?”

  宫亦绍没回答,反而关心起华夏未来了,“有人找事儿?”

  王老实笑笑,摇头说,“还算不上事儿,不说那个了。”

  瞅了瞅王老实,宫亦绍总觉得这小子在发坏,的提醒一句,“欺负咱,咱不忍着,可要害人咱别干,小心遭报应。”

  王老实翻了个白眼,怎么说话儿呢,“没有的事儿,我现在啊,就学会了一个字‘忍’,什么事儿,我都忍。”

  这话,宫亦绍早就学会了不相信,王老实办的桩桩事儿就在眼前,就没个能拿到台面儿上来的。

  “对啦,今儿给多少?”

  宫亦绍说,“怎么也得一个数吧。”

  王老实砸吧嘴说,“还得赚钱啊,要不真混不下去。”

  “滚,你好意思说这个,我们的钱都让你骗走了,你觉得自己有资格说没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