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19章 二百一十九,还逞能,都肿了

第219章 二百一十九,还逞能,都肿了

  “什么?结婚?”王老实一听这个信儿,刚喝到嘴里的水直接喷了出去。

  靳玉玲要结婚了。

  不是说人家不能结婚。

  而是王老实算是和靳玉玲走的比较近了,压根就没听说过这娘们儿谈过对象。

  再有一个,靳玉玲这样的人,得何方神圣才能拿得住,二二巴巴的主儿,不被欺负死,算王老实白说。

  靳玉玲长的不丑,端庄秀丽的外表下,其实是一个恶魔般的灵魂,这话是王老实嘴损了些。

  对看得上眼儿,靳玉玲还是很讲义气的,可她脾气秉性实在和姑娘家沾不上边儿。

  唐毅很久没折腾什么了。

  这次,他主动把人聚到他家里,主题自然是怎么给好‘哥们儿’靳玉玲大婚涨脸。

  唐三哥风光过,而且是可这京城圈儿大风光了一回儿。

  冯金璞那件事儿,在王老实的谋划下,唐三哥一时无两。

  不过,也有恶心事儿,杨波。

  唐三哥办事儿走迹啦,伤了人心,散了队伍,风光不再的时候,三哥也在反思。

  这次靳玉玲大婚,就是唐三儿心中的好机会,重新凝聚队伍。

  “今儿没喊玉玲,就咱哥几个,玉玲大婚,这么多年了,总算有个归宿,咱几个必须让玉玲妹子风风光光。”

  一上来,唐毅就给定了调子,没有杨波,就四个人了,其实宫亦绍是打算找个借口不来的,还是王老实磨着他来的。

  从本心讲,王老实也不愿意来,表达心意,他自己就可以,事实上,g-s投资已经把靳玉玲和宫亦绍捆在一起了。

  等于是唐三哥原有的小团体已经彻底分裂,要不是有个联合能源维系着,今儿这个局都不用办。

  既然唐毅说话了,宫亦绍也说,“那是,玉玲妹子头一次结婚,咱们说什么也不能落下不是。”

  这就不是人话,啥叫头一次结婚,要是靳玉玲在这儿,大嘴巴子抽上去,宫亦绍都没话说。

  王老实笑着说,“三哥有啥主意就说,哥几个还指望三哥挑头儿呢。”

  这话有点意思,唐毅满意极了,心里也知道王老实心里还有疙瘩,还不小,但能说这个话,算是给面子了。

  小武在一旁听着,没说话,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早就习惯了唐三儿说什么就是什么。

  唐三儿摆摆手说,“我这还没谱儿,咱几个合计吧。”

  合计个屁,不就是显示其实你会做人,有个当大哥的台面儿和心胸吗,王老实和宫亦绍心里早就念外经了。

  王老实问了句,“男方是谁?没听说过啊。”

  似乎对王老实问这个有点意外,靳玉玲和王老实走的近,唐毅也有耳闻,就是没想到王老实楞不知道,“夫家姓张,叫张承季,一直在金陵军区,现在中校了,两人早就订婚了,拖了好几年,也算修成正果了。”

  王老实一听,就知道这婚姻大概也是个烂摊子,靳玉玲未必心里乐意,要不然也不能一点口风都不漏,甚至还拖上好几年,唐毅张罗着给靳玉玲撑威风,没准儿拍到蹄子上。

  怎么涨脸?

  没啥新招数,不外乎就是随份子的时候,来个让人意想不到的数目。

  送亲的时候,弄点震撼性的车子抬点。

  婚宴的时候别把自己当人,照死里喝。

  要再玩出花样来,那是找笑话。

  丫的,不是靳玉玲娶老婆,是她给人家当媳妇,你整出事儿来,夫家脸面往哪儿放。

  要是做过了,没准就一锅粥。

  商量完,吃完饭,耐着性子喝点酒,王老实和宫亦绍离开。

  回去的路上,王老实发短信问林子琪,‘玉玲姐结婚,你知道吗?’

  林子琪回,‘知道,我明天回京城。’

  王老实想了下,回来也好,反正快过年了,学校都放假了,自己要不是事儿拖着,也回家了,不光是靳玉玲要结婚,自己的老姐也要在年后结婚了,自己这个当弟弟的,马上就要升官当舅爷了。

  刚进家门,电话又响了,还是林子琪,“还没睡,明天我让人去接你。”

  林子琪说,“不用跑了,我和小云一起走,正好她那里有方便车。”

  王老实想了下,也好,省不少事儿,“路上小心,我在家等你。”

  林子琪说,“嗯。”

  翌日,不到中午,林子琪就到了。

  一进门,就扑到王老实身上,早就等的不耐烦的王老实,自然没客气,自家媳妇,哪儿有干看着的道理。

  事必,天已经大黑了。

  两人躺在床上,林子琪头枕在王老实臂上,浑身都提不起力气来,还是王老实强撑着起来收拾的残局,这次两人算是发狠了,直接用掉半盒。

  王老实搂着林子琪,问,“咱差不多该起来了,一回儿去吃饭。”

  “不饿。”

  “瞎说,中午就没吃吧,这都快七点了,还不饿?”

  “就不饿。”

  “好,那就再躺会儿,咱俩去吃夜宵,然后送你回家。”

  林子琪身体使劲儿拱了拱王老实,呲着牙说,“今儿我不回去了。”

  王老实心里也不舍,可那个丈母娘没问题,老丈人不行,人家闺女什么都不是,就在自己这儿过夜,好说不好听,不是时候,伸手在林子琪屁股上拍了一下,“别耍小脾气,回头我怎么登你家门。”

  林子琪说,“没事儿,他们不知道我回来。”

  怎么可能不知道,又不是王老实自己接过来的,跟着小云,还有其他人,只要林家还有心要这个闺女,就不可能不知道,王老实掐指一算,过了十一点,林子琪不回家,邵丽电话必到。

  林子琪没心没肺的说,“我说去玉玲姐家了,玉玲姐那儿我也发了短信。”

  王老实神情一呆,这丫头,办事儿有派头啊,“好啊,敢糊弄我,小心家法!”

  林子琪说,“来啊,谁怕谁!”

  这个时候,王老实哪怕腰酸腿软,也要一振夫纲,林子琪也讨饶了,经验上,王老实超出她几条街去。

  王老实给林子琪收拾的时候,说,“还逞能,都肿了。”

  此刻林子琪一动也不想动了,迷离着说,“我就是想你了。”

  王老实没说别的,咬着牙起身到卫生间,放好水,返身回来,抱着林子琪去洗澡,两人身上都腻腻的,不洗洗实在难受。

  享受着心爱男人的伺候,林子琪双手环住王老实的脖子,说,“真好。”

  王老实强打精神说,“咱先休息会儿,然后再吃东西。”

  林子琪其实早就饿了,期间有两次,她太主动了,体力消耗也很大,没再硬撑着说不饿,“一回儿我想吃肯德基。”

  王老实说,“那破玩意儿有啥好吃的?”

  林子琪说,“就是想吃。”

  王老实没辙,说,“行,那咱就吃去。”

  这会儿王老实无比怀念送餐时代了,登陆网页,半个小时送上门,多省劲儿,这大晚上的,还得摸着黑儿出去,要是吃点什么靠谱儿的还好,结果这小妞要吃那玩意儿,真有点不划算。

  王府大街,肯德基餐厅,这会儿人潮还没散去。

  不过不是那么拥挤了,两个人算找到了地儿。

  点了一顿乱七八糟的,也许真饿了,王老实也吃得挺香。

  “对啦,你知道张承季吗?怎么没听玉玲姐说过。”

  “他啊,知道,怂货。”

  “嗯?什么意思?”

  林子琪四下看看,压低声音说,“那家伙都上不了玉玲姐的床,你信不信?”

  王老实一呆,知道会有事儿,没想到还这么火爆,问,“真的?那还结婚?”

  “没办法,玉玲姐不想折腾了,名义上嫁了就完,至于以后,不好说。”

  王老实想了想,那个姑奶奶真玩儿得出。

  王老实说,“这不是毁人家嘛。”

  林子琪好像来了八卦精神,眼睛都放光,小声说,“我跟你说,你可别告诉别人,张承季是那个,两个人有默契的。”

  “哪个啊?”

  林子琪脸有点不自然,不过还是说了,“同~性~恋!”

  王老实一捂脑袋,以后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出餐厅门的时候,王老实觉得这风真冷,身子虚了,这一天昏天暗地的,王老实觉得自己现在腿软了,看来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真是不假。

  那会儿还累得毫无精神,这会儿再看,林子琪满脸都放光。

  这要回去,林子琪不再索取点,都对不起她的面貌。

  可王老实知道,自己真不行了,还好,她那儿伤的不轻,否则,王老实真不敢带林子琪回去了。

  回到家,王老实就张罗着睡觉,林子琪这丫头也是不知节制,还试图撩拨。

  王老实就一句,“都肿了,先养伤,不然会留下病根的。”

  糊弄年轻人,王老实功底还是不赖,果然,林子琪老实了,搂着王老实再不乱动,她其实也累坏了。

  这一觉直睡到日上三竿,要不是电话吵,两人还醒不过来。

  刘彬这厮扯着嗓子喊,“三哥,我在楼下呢,赶紧的。”

  王老实问,“大早起的,干吗去?”

  “还大早起呢您那,瞅瞅吧,这都几点啦,玉玲姐请吃饭呢,快点!”

  挂掉电话,王老实再看手机上,赫然有一条短信,是靳玉玲发来的,‘今日午时,私家小厨,宴请好友,过时不候!’

  还真就是她的风格,这样请客,可着京城也是蝎子粑粑独一份儿!

  看着还睡梦中的林子琪,王老实一巴掌拍在她白嫩的屁股上,“老婆子,起床啦,咱吃大餐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