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14章 二百一十四,全能的混混儿

第214章 二百一十四,全能的混混儿

  李彦终于兑现了承诺,给王老实介绍了一个高端的人才。【】

  此人名叫丁震源,有一连串的头衔,都是什么名校的,反正各种学历拿了一大堆。

  好像他生来就是为上学来的。

  林子琪回南门了,王老实也迫不及待的约见已经回国的丁震源见面。

  在见面之前,王老实自然也大体上知道了这位学霸的光荣历史。

  丁震源以前也在美帝混。

  后来和所在项目的领导产生了分歧,丁震源就退出了,不过他不甘心,又到处拉投资去追求他的目标,他坚持认为自己才是对的。

  事实也证明技术角度他是对的。

  可是市场却没有选择他。

  按照李彦的说法,他的理想很美好,可是超出现实需求太多,打个比方,用一块钱就能满足基本需求,何必花一百块去买功能复杂、却一样只用基本那部分的产品。

  后来丁震源也跟李彦混过一段时间,不过,丁震源也没待多少时间,他已经对技术追求失去了兴趣。

  接下来五年间,这个丁震源在美帝多家公司来回跳槽,终于名声到了无人敢要的程度。

  王老实听完了之后,问,“这就是你要给我的高级人才?”

  李彦很淡定的说,“要是你能用,你就赚了,要是用不了,说明他真废了。”

  王老实当时很郁闷,“咱俩当时不是那么说的。”

  人家李彦也没给面子,“你现在有什么?”

  是啊,你要高端的,可是你有什么平台来给人家,王老实数了数,认命了,自己倒是可能有锦绣前程的位置,还都在幻想中,等待着去实现。

  说实在的,王老实这会儿被自己腰包的钱给弄的有些找不着北了,以为这高级管理人才都是大白菜,更以为自己王八之气一震,人家纳头变拜,真不是那么回事儿。

  要不是丁震源在美帝实在混的不顺,恐怕人家连见王老实的兴趣都没有。

  李彦算真给王老实面儿了,还亲自领着丁震源来和王老实见面儿,简单介绍之后,李彦没多待,浪费了一杯咖啡,就走了。

  中等身材,没有发福,也算个白净儿人,戴个金丝眼镜,好像很有学问的样子,怎么也看不出什么落魄的模样来,两只眼不时闪过精光。

  王老实觉得也算一表人才。

  丁震源的自我介绍很有美帝的范儿,上来就告诉王老实他的工作经历,从端盘子,到送外卖,写过程序,修过汽车,卖过保险,推销过化妆品,做过房产经纪人,也领导过科技项目,更做过ceo,就这么十来年的功夫,这哥们儿把别人几辈子的经历都玩了一遍。

  王老实都听傻了,这尼玛算人才?简直就是一个全能的混混儿。

  从这会儿开始,王老实同志的迫切心情没了,而是学着对方的那种直接,问,“那么丁先生觉得自己这些年有什么收获?”

  这句算是王老实能想出来的最装~逼的词儿了。

  丁震源绝不傻,他听出了王老实的意思,很随便的回答说,“丰富的人生经历。”

  乍一听是那么回事儿,仔细想,好像又不大对。

  王老实原本对这次见面抱有很大期望,他要的是能够独当一面的骨干,心腹谈不上,至少能给自己撑起一面儿来,就像王东云那样的。

  丁震源是什么人啊?

  只身在美帝混了十年,什么高端的人没见过,什么脸色没尝过,王老实已经极力控制了,他也看出王老实心中的失望了。

  别看他混的好像很**的没品,基本的素质还在。

  这次回来,他也是痛定思痛,好好反省过自己,要不然,仅凭着李彦的介绍,他才不回来,哪怕在美帝支个摊儿卖煎饼果子,他也能活。

  李彦那人,丁震源也了解,从他嘴里说出来的人才,必然差不了。

  一个还在大学的学生,能打出一片天下来,将来未必不能一飞冲天。

  至少他像王老实这个岁数时,还做不到。

  王老实最拿不出手的就是还没有一个像样儿的主业,华夏未来那里不算,用不着多高端的人管理,需要行业内的人看着,督促着就行,专业性很强,缺点是封闭性,只能在那个圈子里混,扩展性不足。

  私家小厨,就别说了,高档餐厅而已,用不上什么高端。

  联合能源,王老实还说不上话。

  华夏时代,就一个名字好听的壳儿。

  度娘,好吧,这里王老实的话语权还不如联合能源。

  几个项目里,丁震源看出来的是王老实没有核心业务,而是什么赚钱做什么,明确的目标没有,虽然现在都在赚钱,也算奇迹,可经不起风浪,扛不住打击。

  这在丁震源看来,不是什么弊端,反而是自己的机会。

  他要做的就是说服王老实,让对方认可自己。

  喝了一口咖啡,丁震源问,“我没有从你现在的那些里找出你可能的主业,华夏时代或许将来可以,但是变数太多,眼下太多的人和资金涌入,或许能带动一个行业,甚至推高整个国家经济的繁荣,不过,尾大不掉时,这个行业就是危险的包袱,所以,你的主业是什么,我不知道,也看不出你自己有什么明确的目标。”

  太尼玛直接啦,也真准确。

  王老实心里重新重视起来,从来没有一个人把自己的事儿分析这么精确,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说出了地产业未来运行大势。

  这家伙能忽悠那么多美帝的鬼佬,也不是没有真本事的。

  人才,绝对是人才,至少是王老实这几年来见到的人里最高端那种。

  瞬间的功夫,王老实决定问那件事儿。

  王老实说,“我现在正在组建一个投资公司,在开曼注册。”

  丁震源听着,点头没说话。

  王老实继续说,“公司组建完毕之后,我会加快发起一次收购,将投入绝大部分资金。”

  丁震源终于听不下去了,他不明白了,就这么玩儿,他到底是怎么生存到今天的。

  丁震源问,“我们先不谈什么收购,也不谈投资一个项目占用所有资金的事儿,我就想知道,注册开曼群岛真的有那么好吗?”

  王老实迷惑了,这可是很多大公司,超牛的公司都在玩儿的路数,咋还不对了。

  他耐着性子,把自己从中介那儿听来的几条说了说。

  丁震源笑了。

  他说,“除了你说的,其实还有更重要的,比如,所有能想象到的金融服务业大佬全在开曼开展业务,有需要的时候不受其它繁琐政策限制。这意味着你在国内开公司你的公司账户也不用跨国,直接在这些大佬的分行运行。”

  王老实心头一震,这事儿他还真不太清楚,也就是说,除了找关系把钱弄出去,或者地下钱庄,他还有这样的渠道可以考虑,那真是太爽了。

  丁震源也注意到王老实的震惊了,他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让王老实消化下,然后接着说,“除了对银行、保险、军事等需要单独申请外,公司用途无限制,你想干什么干什么。在国内你享受的是外资待遇,且注册成功后直接可以投资,比如控股、合资、独资,都行。”

  王老实已经彻底明白了,在开曼注册公司,简直就是无法无天,想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

  丁震源语气一转,说,“但是,你觉得这个便利条件能维持多久?”

  王老实一愣,问,“什么意思?”

  丁震源笑了笑说,“开曼群岛这么玩儿等于是挖各国的税源,损人却不利己,哪个国家会这么容忍?”

  王老实问,“可现在不是没什么举措吗?”

  “现在?”丁震源撇撇嘴,“现在是没有,但都给你记着呢,只要利益关系协调好,国家在法理上完成准备,那么之前你赚多少,就得成倍的吐多少出来,谁也跑不了。”

  王老实心里就凉了,这事儿还真不是丁震源这家伙忽悠,极有可能。

  王老实说,“没人敢把国家当傻子,我也没有,可眼下,我只能这么做,否则,我的计划将毫无希望。”

  他不能让丁震源牵着鼻子走,否则将来这个人很难驾驭,主弱仆强的公司注定都不会有好下场,就算是对个人来说,都是一种悲剧。

  丁震源也没在意,这个话题现在探讨有些大,也太远,就问,“你那个项目有多少成算?”

  王老实想了想说,“谈不上什么成算,就是一个投资,或者说一个赌博。”

  丁震源问,“输了呢?”

  “无所谓,不至于伤筋动骨。”这有点吹牛了,那几乎是王老实能抽调的所有资金了。

  丁震源又问,“赢了呢?”

  王老实这次回答没忽悠,“几辈子都糟不完。”

  听到这个回答,丁震源失望了。

  王老实这个人明摆着就是胸无大志,以赚钱为目标,根本就没啥社会责任感在身,在他看来,做企业其实到了一定程度已经不是为了赚钱而做,而是为社会而做,王老实的境界明显不够。

  最后,丁震源认为是最后一问了,“你赚钱图个啥?”

  王老实真答不出来,憋了半天,他才说,“还不知道。”

  也算诚实。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