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195章 一百九十五,有兴趣管管

第195章 一百九十五,有兴趣管管

  王老实回学校了。【】

  还到班里去上课啦。

  同学们就跟看怪物一样,瞅着王老实进入教室。

  找了个空座坐下,王老实旁若无人的把书放在桌子上。

  可这一个系里找,都没有王老实这么没溜儿的学生。

  考上京大真不容易,谁不珍惜,要是一个个都跟王老实似地,京大从上到下,都得一头撞死也难掩羞愧。

  败类学生,就是给王老实这厮封的。

  同学们也纳闷,怎么学校就不处理了他。

  还有人佩服王老实。

  因为每次考试王老实都及格,就连英语四级也过了。

  无耻不过王老实。

  他的四级考试不是自己去的,但拿的确实是他的身份证。

  王老实有经验,找替考的,找了也给身材差不多的。

  一千块搞定,绝对高价,一般替考四级,五六百就行了。

  这时候的身份证还是塑封的。

  在考试前两个月,王老实就拿薄刀片把身份证的塑封给划开了。

  想起来就拿到太阳地晒晒。

  没多久,他的身份证上,眼睛、鼻子、嘴,就都看不清了。

  替考的拿着进去,理直气壮。

  监考老师也没辙,赖不着人家学生,公安做的身份证质量忒差。

  来上课的老师进来了,一眼就瞄中王老实,同学们以为教授说啥都得教育几句。

  嘿,没搭理他,翻开教案,开讲。

  气定神闲的样子,很有无耻的风范。

  神马原因?别人不知道,王老实心里愧疚的狠。

  他已经发誓,有时间一定给老师们捧捧场,这丫的学生,也算给京大涨脸了。

  王老实都没注意,身边坐了一个女同学,其貌不扬,厚厚的镜片预示着人家很可能是学霸。

  推过来一张小纸条,王老实心里惊讶万分,哥魅力值提升了多少?这样都行?

  拿过来一看,臊的差点没钻桌子底下去,只见上面写着,‘同学,你的书是上学期的。’

  这课没法上了,经此一事,王老实熄了好好上课的心思,自己真不是读书的料。

  好不容易耗到下课,王老实想溜,人家教授早就盯着了,“这位同学,来帮个忙————”

  王老实傻住了。

  明白点事儿的同学都笑出声来了。

  想走?门儿都没有。

  中午,王老实到食堂的时候,无精打采。

  宿舍的几个还不停的拿他开涮。

  这学上的,王老实心中不免悲怆了些许。

  曹博最是厚道,不再开玩笑了,说正事儿,“魏锦华出事儿了,我看班里就你能帮一把了。”

  王老实听了一愣,回忆了下,好像是没看见魏锦华的影子。

  王老实问,“她能出什么事儿?”

  曹博说,“在ktv里打工,好像被讹了,撕打的时候,她抓了对方一把,对方挺有来头。”

  王老实特好奇,以魏锦华的姿色去夜店打工,也轮不上什么岗位,就算想惹点事儿都难,她怎么有那么大的本事?

  “抓一把脸不至于吧,多大点事儿。”

  曹博无奈的说,“谁说不是呢,到现在也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儿,可她已经三天没上课了。”

  张涛在一旁说,“程老大应该知道的更多些,要不去问问?”

  王老实觉得没多大事儿,估计就是魏锦华脾气不好,说话不好听,惹怒了人家,动了手,那边儿吃亏了。

  那就去打听下吧。

  程力开始还不想说,架不住几个人说王老实帮忙,他才算说,可见这个魏锦华多不招人待见。

  事儿是真简单。

  夜店嘛,里面藏污纳垢,什么人都有,客人掏了钱,自然就要玩儿个痛快、舒坦。

  找几个小妹陪陪酒,唱唱歌,不算出格。

  动手动脚也是正常的。

  尺度再大点,也就睁一眼闭一眼,谁会去计较。

  魏锦华呢,去那儿打工,无非就是图个不占用白天时间,工资待遇啥的不错。

  夜光里,也不会有人挑剔一个服务员的长相。

  问题就在于,魏锦华同学,很有正义感,看到客人欺负小妹,其实也不叫欺负,整个时代都这样,小魏妹妹有些落伍了,她就心里窝火,也不管人家愿不愿意,她就看不过去。

  开始还能看在钱的面子上忍,后来觉得忍不下去了,偷偷的骂了句,‘臭流~氓’

  人呢,越是流~氓就越怕人家这么说。

  你魏锦华就算骂,也在心里骂,实在想鱼死网破了,就大声骂出来,然后抡起什么照着脑袋招呼,也算为民除害了。

  偏不,她就小声骂了,巧的是还让人听见了。

  这算惹祸了。

  闹将起来。

  夜店里当班的也不懂事儿,一般这种情况,处理的时候最忌讳报警。

  他们应该强压着魏锦华赔礼道歉,然后给给客人免单啥的,把面儿送上去。

  回头再处理魏锦华,开除扣工资,都行。

  遇上也给二百五,直接报了警。

  归了官面儿,人家自然揪着不放。

  魏锦华可没挨一下,对方脸上都是血道子,说破相是够了。

  破相不算啥伤,评不上,可要是真留下疤,也能靠上刑事案。

  刑事拘留十天最要命,罚款赔偿什么的都不算事儿了。

  夜店也算仁义,知道自己办事儿差了,承担了医药费等赔偿。

  可魏锦华这里就不行了,要不是学校看在魏锦华好学生的面儿上,花力气保她,这会儿她已经进去啃窝头,丢学籍了。

  魏锦华本来就危险的人生就彻底玩完了。

  程力说,“系里跟那边儿沟通了好几次,对方就是不松口,派出所那头也不好再拖了。”

  王老实心里琢磨了一下,问,“那边儿什么来头?”

  程力说,“冀北驻~京办的,很不好说话。”

  王老实一听,说,“这事儿我管了,哪个派出所出的警?”

  不提别的还好,冀北这个名字成功的激起了王老实的兴趣。

  派出所里也有熟人,正好是姜所那片,真是省了不少事儿,原本要是不熟悉的,还得让那残废刘彬活动下,这下省了。

  王老实没打电话,自己没那么大的谱儿。

  姜所见到王老实还很高兴,这位爷来了,还真讲究,来看我了。

  结果王老实这厮说了没几句客气话,就直奔目标,“姜所,我是为魏锦华的案子来的。”

  姜所眉头微蹙,这件案子正顶牛,他还真不好办,按规定走,也是那个学生吃亏。

  “这个案子不好说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