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194章 一百九十四,对面儿就是绝望

第194章 一百九十四,对面儿就是绝望

  老冯同志感觉非常不好。【】

  他做了不少工作,目的自然就是改善下境遇。

  效果不佳。

  唐老三等人似乎铁了心要整死自己,冯金璞心中愤怒却无从发泄。

  老老冯那里也在逼迫他,甚至咆哮着告诉他,到京城去,让他们随便折腾,死了都行,就是也不能影响大局。

  什么狗屁大局冯金璞不知道,但是,这次他真明白了一件事儿,无所不能的老爹也帮不了他,甚至,他好像还坏了事儿。

  当爹的都每个爹样儿了,冯大少彻底没心思了。

  硬着头皮,冯金璞进京。

  应了那句话,风水轮流转,还有一句,明白人都不做糊涂事儿。

  就算以前称兄道弟的交情,这会儿,喊出来喝杯茶都推脱忙,没人来。

  再后来,干脆打电话都不接。

  有个心肠软的偷偷说,老冯,回去吧,京城里,不会有人帮你,也没人犯得上帮你,这次你闹的有些过。

  有些吗?

  冯金璞打心眼里不觉得自己错,错的只是形势不如人而已。

  形势逼人,冯金璞也顾不上自怜自爱啥的,神马脸面之类的都去球,滚哪儿都行。

  堂堂冀北第一公子,落魄到了到处求人,还的发贱,求人人出来揍。

  ‘打我呀,我求你啦!’

  这话挺适合在电影里或者电视剧什么情节里有,偏偏在京城圈子里流传开了。

  唐毅等人心里畅快,要多痛快有多痛快。

  看着冯金璞那个样子,众人心中那口郁结总算没了。

  唐毅意气风发的问王老实,“兄弟,咱整到什么程度算完?”

  尼玛,王老实忍住没骂出来,这就是形势逼迫的,还没正儿八经开始呢。

  媒体那头也在看着,重磅级别的文章早就准备好了,就等这边儿一张嘴就开始。

  上层也有意思,就当什么事儿也没有,没看见,你们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大方向上没错儿就成。

  态度,这就是态度,默许就是同意,就是支持!

  王老实明白为什么,唐毅等人也许多少明白点,却没有那么透彻。

  给人当枪使唤了。

  就算这个当枪的资格也不是随便就能有的。

  听唐毅的意思,打算见好就收,那哪儿成啊!

  这时候不是说怕什么冯金璞反扑再来一回儿的问题了。

  上头会不高兴的,戏台借给你了,观众也就位了,拉弦敲鼓的都准备好了,演员要跑?

  作死都不带这么没眼力见的。

  王老实悠悠的说,“三哥,打蛇不死三分罪,放虎归山害自家啊!”

  唐毅犹豫了下说,“兄弟,我现在觉得咱们是不是闹腾的有点过了。”

  还是格局不够,要是脑子灵活点,早就看出自己在这件事儿中什么位置,该干嘛就干嘛,到了不该干的时候,自然有人出来当道儿,这还没有呢,就腿软了,以后怎么玩儿?

  得了,提醒一句,让他自己悟啊,指不定什么时候,王老实说,“三哥,到了该停的时候,自然会有人让咱停,现在啊,接茬干。”

  唐毅不傻,一转圈就明白了。

  自己是棋子,既然是,那就该有觉悟。

  唐毅心里最虚的就是那几篇报道,都够份量。

  完全都牵扯到其他领域了。

  小孩子玩闹儿打架什么,绝不该用上。

  那就用吧。

  冯金璞也算是费尽心机了,愣是堵住了王老实。

  见到面儿的时候,王老实都觉得心惊,事儿真能压人啊,原来还精神头倍儿足的老冯同志,萎靡颓废,整个人都不好了。

  精神不好,老冯反而沉稳了,看着王老实一脸的无害,他也没控制不住自己情绪,说,“聊几句行吗?”

  王老实点点头。

  就在马路边儿上,路牙子上,两个人坐那儿,各自点着一根烟。

  猛抽了几口后,冯金璞看着路上的车水马龙问王老实,“你要把我整到什么程度?”

  王老实没看他,低头看着地砖,好像要研究什么,说,“怎么是我,不是别人?”

  冯金璞说,“也就你有这个手段,他们没那个脑子。”

  王老实笑着说,“算是捧我了。”

  冯金璞脸上肌肉拧成了个,挣扎了好久,才又重归平静,“我爸说有高人,我觉得是你。”

  王老实扭头看冯金璞。

  冯金璞说,“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我就在想,觉得从第一天咱两认识,你就憋着坏,给我挖坑儿,然后我跳下来了,爬不出去了。”

  这句真捧了,王老实也是误打误撞。

  不过,他对冯金璞这神奇的第六感很惊奇,能把事儿想到这程度,就不易。

  王老实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等着他继续说,还能说什么。

  冯金璞自嘲的笑了笑说,“以前我真没把你当个人物看,就是御宴那里,我也不是奔你去的,没想到,最后栽在你手里。”

  王老实给自己点上一根,递给冯金璞,他接了,说,“就算没我,你也得栽。”

  冯金璞不说话了,眼神怪怪的,看着一旁的王老实。

  王老实扭身看了一眼对方,问,“是不是绝望了?”

  冯金璞没吭声,不过呼吸不怎么稳当了。

  王老实没管,说,“不是我针对你,而是你作到头了,到了该还的时候了,丛林法则,你也懂,弱肉强食,你不倒下,就得我倒霉。”

  冯金璞没有不屑,很配合的点点头,道理没错儿,要是他占了上风,他也想这么说,可惜轮不到他。

  王老实笑呵呵的掏出电话来,冲着冯金璞说,“相信吗,我打一个电话,唐毅肯定可以就此收手,给你个把脸摔碎的机会,但是,就算没有唐毅,你照样儿还躲不过去。”

  看着王老实手上的电话,冯金璞心里一阵的抽搐,好难挣扎啊,最后,他低声说,“你能打这个电话吗,要什么我给你。”

  王老实笑了,笑得很滋润。

  从刚才那一刻起,冯金璞再无什么骄傲可以在自己面前得瑟了。

  典型的小人得志,王老实这厮层次也不怎么高雅。

  王老实叹口气说,“刚才我说了,就算唐毅不动手,你也跑不了,这是命,太晚了。”

  冯金璞的脸一下子白了,手哆嗦的甚至拿不住半根香烟。

  王老实站起来,转过身来,附身看着冯金璞,这会儿哪还有什么风采可言,说,“送你句话吧,这个世界上只有想不通的人,没有走不通的道儿。”

  可怜的冯金璞童鞋,又被王老实这个脚底都流脓的坏水给忽悠了,最后那话多像一句希望啊!

  够得着才叫希望,对面儿就是绝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