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154章 一百五十四,这厮忒矫情

第154章 一百五十四,这厮忒矫情

  躺在宿舍的床上,王老实脑子一直在想着。

  要是没有刘彬,没有这个几个大少,自己会不会这么强硬的处理?

  结论是可能,因为自己不够成熟,脑袋一热的事儿真能干出来。

  凭借老爹那点本事,在滨城或许问题不大,可京城里什么都不算,不够看。

  事情的发展就同今天完全两个方向。

  自己说的那些程序都会变得无比严谨,私家小厨肯定是扰民了,必然是违法了,然后就是严正的法律处理自己,关,停,罚,转让。

  最好的结局就是自己可能拿走一点钱,也就一点。

  不好的可能会更糟糕。

  今天没有按照这个路数走,是因为有人在背后吱声了。

  那些人又凭什么和自己交好,凭什么为自己出头?

  利益,王老实的解释只有这么一条,除了这个,他什么都不信。

  现在凭借自己对大势所知,还能给他们一些帮助,那么等这个优势没有了,自己还能得到这些带着利益味道儿的友谊吗?

  答案简单,不能。

  至多刘彬有点兄弟情谊在,但他的家里呢?

  在华夏,务实是个生存的基本手段。

  一般的小生意,看不上,自然也就没有磕磕绊绊,问题是王老实要是赚了大钱,以后有了家业呢?这有钱人真不是那么好当的。

  最安全的生活态度就是做奴,房奴也好,车奴也行,哪怕来个卡奴,活得一点担心都没有。

  这个奴其实有一个最大的优点,风吹不到,雨打不着,紧巴点,但自在。

  剩下的就没啥能提到台面儿上来的亮点了。

  到时候,生活就变成纯洁的生活,幸福那玩意儿就别自嘲了。

  王老实更意识到,就算自己还想过那样的日子,现在已经不可能了。

  宫亦绍不会同意,唐毅不会同意,小武、杨波,靳玉玲都不会同意,哪怕是刘彬恐怕都不能同意。

  就算王老实自己愿意吗?

  特么这还用说,让薛家吃瘪的时候,薛志文滚出京城的时候,王老实愿意?

  拿钱砸人要签证的时候,王老实愿意?

  开满滨城的华夏未来给王老实带来的成就感,王老实愿意?

  姓陈的青着脸低头赔礼时,王老实愿意?

  所以,向前走成了王老实唯一的选择。

  “也许自己应该换个思维,跟不上了。”王老实意识到自己正在犯错误。

  翻了个身,王老实从床上蹦下来,拿起正在充电的电话,一个名字接着一个名字的找。

  靳玉玲。

  “玉玲姐,我。”

  靳玉玲纳闷,这大概是王老实第一次主动给她打电话,问,“遇上事儿了?”

  王老实故作情绪低落的说,“嗯,今天有点事儿,想找个人说说。”

  靳玉玲看了看自己手头上的文件,说,“你在哪儿?”

  “学校。”

  “这样吧,一个小时,我到你们学校正门斜对过的避风,你在哪儿等我。”

  王老实说,“好的。”

  在冷饮店里,王老实喝饮料都去了两趟厕所,靳玉玲才来。

  看见带着墨镜,披散着长发的靳玉玲,王老实觉得有些脑子不够用,忒女王范儿了。

  可尼玛这会儿天黑了。

  靳玉玲看了看王老实面前的一堆空杯子有点讶然,又看了看表,没晚啊。

  摘下墨镜放到桌子上,问,“说吧,弟弟,啥事儿心烦。”

  王老实把今天私家小厨的事儿说了一遍,包括自己后来想的一部分都说了。

  靳玉玲看着王老实说,“不是挺好吗?你还愁什么?”

  王老实彻底服了,这傻大姐是故意听不懂呢,自己表达的重点不是白天的事儿,而是后面的担心。

  他担心,担心很多,目前横在大家眼前的一根刺儿就是林子琪。

  唐毅等人还好说,靳玉玲是完全的推动者。

  要是真有机会还好,可眼下,王老实真没心思,他需要一个稳定的联盟关系,林子琪的问题必须解决了。

  能够解开这个疙瘩的人,靳玉玲是最合适的。

  王老实见靳玉玲装傻,只能坦白说,“玉玲姐,我和子琪不合适————”

  “怎么就不合适?”靳玉玲抢了一句。

  王老实说,“我们条件相差悬殊。”

  靳玉玲没好气的问,“是高攀不上你家还是什么?”

  火气真旺,王老实觉得今天太仓促了,尼玛出门又没看黄历。

  可靳玉玲完全没有熄火的意思,追问,“说啊!”

  王老实没奈何的说,“出身。”

  “出身?”靳玉玲不屑的扫了王老实一眼,“你要这么说,你还真就配不上子琪,王落实,你真以为自己有多金贵儿,人家林子琪非你不嫁?”

  王老实端正态度,赶紧说,“没有,就是我配不上人家。”

  靳玉玲看着不争气的王老实说,“你拍着良心说。”

  王老实顿时语塞,说不出来了。

  靳玉玲缓了缓心情问,“你在乎她有过订婚?”

  “没有。”

  “子琪不漂亮?”

  “她很漂亮。”

  “就是对不上眼?说实话。”

  王老实无奈的说,“说不好,之前没想过。”

  靳玉玲多少明白了,宫亦绍说的没错儿,王老实就是有点小矫情,宫亦绍的原话是,‘那混蛋就得逼他,要不三棒子打不出个屁来。’

  靳玉玲说,“跟姐说,到底什么原因?你知道吗,我们都看得出,你对子琪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抗拒,我觉得你们很般配,不是乱点鸳鸯谱儿。”

  王老实知道今天躲不过去了,说,“我怕。”

  “怕什么?”

  王老实说,“我怕最后跟着我受罪。”

  靳玉玲就不懂了,问,“没听明白。”

  王老实脑子也乱,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谈话没按照他的思路进行,被带沟里去了。

  最后王老实咬牙说,“我也说不清楚了。”

  靳玉玲说,“说不清楚,你叫我干嘛来了?”

  王老实拱手投降,说,“我错了,再也不提了。”

  靳玉玲看王老实的表情,真是有些说不出口了,“其实,你真多想了,子琪人多好啊,也就是觉得你人还不错,要不真轮不到你,可着京城圈子里打听去,谁不说子琪懂事儿?”

  王老实点头承认,林子琪本质上真不坏,比自己阳光多了。

  靳玉玲看着已经发懵的王老实说,“不是现在就谈婚论嫁,而是先当朋友处着,不合适也没人逼你————”

  走出避风,王老实一想傻了,今天的目标完全没实现,还被人家给饶进去了,这算赔了夫人又折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