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145章 一百四十五,看不起自己,更不幸

第145章 一百四十五,看不起自己,更不幸

  曹博等人看见王老实出来,都围了上来。【】

  王老实说,“筹备送行酒吧。”

  “一点希望都没有?”

  王老实摇摇头,这种事儿本来就没什么空间,只不过就是方式方法上给点照顾,让白瑞斌没那么难堪。

  这就顶了天了,不再学校通报,悄然无声的开除,然后白瑞斌悄然离去,也就这样了。

  后门的美玲餐厅。

  一开始都是喝闷酒,谁的脸上也挤不出笑容来。

  王老实觉得自己该说点啥,端起酒杯来,“老四,咱两不算对付,互相不顺眼是有的,要说多大仇没有,临别了,送句话给你,别人看不起你,很不幸,自己看不起自己,更不幸,从头再来吧。”

  白瑞斌一仰脖,干了,红着脸说,“三哥,以前不怎么喊,以后没机会喊,以前是妒忌你,犯浑了,对不起的话就不说了,再干一杯。”

  几个人默然,白瑞斌可怜吗?可怜。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话忒在理了。

  王老实有些话是不愿意说的,若不是白瑞斌贪图什么,他未必就肯去替考,就算那家人有本事,也不会做出逼白瑞斌上考场的事儿来,必须是你情我愿才行。

  要么白瑞斌的家里得好处,或者就是给了白瑞斌什么承诺。

  有些事儿却不能说了,也说不清楚。

  这一晚,302都喝醉了。

  白瑞斌在倒下前还说了句,“要是老幺在就好了。”

  可刘彬要在,今天就不是这样的气氛了,一直刘彬就看白瑞斌不顺眼,这小子可没什么顾忌,开怀大笑不至于,偷偷放上几挂鞭炮是必然的。

  因为刘彬说白瑞斌没人味儿,属于欠抽那类人。

  王老实也觉得白瑞斌这张嘴欠抽。

  杀人不过头点地,雨过地皮湿,恩怨若能随风走,何必较劲。

  第二天清晨,王老实醒过来时候,白瑞斌已经走了。

  谁也没让送,应该是凌晨自己走了,很多东西都没要。

  刘彬也来了。

  果然,这厮心眼极小,当着满宿舍的人说,该,报应!

  王老实很鄙视刘彬这样的行为。

  此情此景,这小子玩儿的如此绝,也不怕遭人唾弃,反正其他人没好脸色给他看。

  要不是觉得关系不错,王老实才不拉着他出去说话。

  “我说你脑子里到底都是啥?当着面儿说咱也认了,人都走了,至于说这个,让人觉得没层次?”

  刘彬满不在乎,说,“有没有层次,他们说了不算,我就烦姓白的。”

  王老实无奈,说,“你跑来干啥?就为了找你的下限?”

  “啥下限?不懂。”刘彬没听明白。

  王老实摆手,“说了你也不懂,来干啥?”

  刘彬立即换上笑脸说,“请你吃饭呗。”

  这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邪性!

  王老实认定这里面儿有事儿,想着小云也回来了,估计还是那档子事儿。

  “不去。”

  “为啥?”

  “忙!”

  “你有啥可忙的,再说了,吃顿饭能耽误多少时间。”

  “你这话说的,作为新时代的大学生,要把每一分每一秒都用在学习上,为四个现代化————”

  刘彬脑子不够用了,连忙喊,“停、停、停,三哥,绕我呢,说这个有意思?”

  王老实说,“反正不去。”

  “我妈请你。”

  “你妈————”王老实傻了,这小子还有这杀手锏。

  “那你不早说。”

  刘彬得意的说,“说早了,怕耽搁你为四化建功立业。”

  王老实觉得没法好好说话了,直接一脚踹!

  要是刘彬和小云请,王老实打死也不去,免得别扭,但刘彬他妈就不一样了,那是长辈,也是给自己第一个大助力的人,说恩人不为过。

  不是给面子的问题,是人家给自己脸了,得接着。

  隐约间,王老实也觉得这顿饭恐怕也不是啥好饭,不过他没路可退。

  王老实问刘彬,“什么时候?中午还是晚上?去哪儿?”

  刘彬说,“晚上,去家里。”

  那好,时间还充裕,这得琢磨下,不能空手去,买点啥呢?

  家里?

  想起来了,王老实问,“你家谁做饭?”

  刘彬说,“我妈啊。”

  “这下了班再给咱做饭,不会累着吧?”

  刘彬说,“没事儿,到楼下饭馆里炒几个菜就行,平时都这样。”

  王老实心里有底了。

  “行,六点是吧,你该干嘛干嘛去吧。”

  刘彬走了,也没废话,这小子别看一开始不乐意当这个刑警,可一干上,还真钻进去了,现在热情不赖。

  送走了刘彬,王老实给刘美娟打电话,“刘姐,下午给我安排个几个菜,六点半送到————”

  刘美娟满口答应。

  ————————

  王老实班里的同学们很好奇,王老实今儿这是怎么了,竟然老老实实的坐在班里上课,平时可看不见人。

  来上课的教授们看到王老实都没好脸色。

  不搭理他都是好的。

  当代文学的教授脾气不好,直接问王老实,这位同学,你是不是来错教室了?

  王老实臊了个大红脸,期期艾艾的不敢说话,好在老教授没赶他出去。

  下了课,王老实就找程力去了。

  他想请任课老师吃饭,这小子歪心思不少,用的对不对就不说了。

  程力说,“不用请,老师们不会去的。”

  王老实改口说,“吃饭其实就是个噱头,主要还是请老师们给把把脉。”

  程力问,“把什么脉?”

  王老实说,“我开了家饭店,想在文化层次上突出些,但我觉得有些不伦不类,想请这些大师们给看看。”

  请吃饭是目的,把脉啥的都是扯淡,一个破饭店有什么文化好说,再说了,王老实自己都清楚,私家小厨真没资格追求什么文化上的层次,说通俗的,就是在追求档次上略微披上了些文化的皮,糊弄人玩儿的。

  程力看了王老实半天才说,“我跟系里汇报下吧。”

  这事儿要不从上往下走,什么理由都没戏,王老实心知肚明,这人就得在关键时候厚颜无耻,王老实赶紧加码,说给系里弄几台电脑用,也算回报母校的栽培。

  程力笑骂,“赶紧滚蛋,别老腐蚀我们。”

  王老实走出教学楼心里直叹气,没办法,要想混好后两年,真得想些歪找,至理名言就是吃人嘴短,拿人手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