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126章 一百二十六,还应说着远行人

第126章 一百二十六,还应说着远行人

  宫亦绍的办公室重新布置过。【】

  原来是怎么富贵怎么来,王老实来了几趟之后在宫亦绍家说土豪习气。

  宫亦绍没当回事儿,可蒋小西记住了。

  抓了个时间瞅了一眼,认可了王老实说的。

  没几天就亲自动手,该搬走的搬走,需要的重新添置。

  要不是铲掉墙皮动静大,蒋小西真有心折腾更深层次的。

  整间办公室焕然一新,有种雅致和淡淡的书卷气。

  尤其是原来放置酒柜的地方,换上了整套的茶桌,古香古色的让房间气质上有了明显变化。

  宫亦绍对老婆突然的兴致没阻拦,觉得这是老婆疼自己,不管好不好都不能说差劲。

  没想都唐毅一进屋就说,有品位,很不错。

  宫亦绍只能呵呵笑,打心眼里他还真没觉得比原来好。

  不是外人,宫亦绍亲自动手玩儿茶道。

  没几下就被唐毅给挤到一边儿,手法忒没档次。

  喝着茶聊着天,宫亦绍这才觉得蒋小西这么一改其实真不赖。

  “小王在忙活什么呢?也不上我那儿玩去,没他炸的辣椒油,吃涮锅没味儿。”

  “他?”宫亦绍咂摸出滋味儿来了,唐三哥想知道王老实的信儿。

  “最近好像忙活他那个饭店呢,说五一准备开业来着。”

  唐毅说,“他那个饭店折腾日子不短了吧,还要等都五一才开?”

  宫亦绍笑着说,“这小子有点小心思,说那个饭店有些花样儿。”

  “行,回头跟弟兄们招呼声,有空去捧捧场。”唐毅没太在意那个饭店。

  这点上,蒋小西分析的歪楼了。

  “哦,对了,这小子正谈一个投资,不大。”

  唐毅来兴趣了,“说说看。”

  宫亦绍说,“是什么搜索引擎来着,我没太明白,反正是互联网方面的,他说要赌一把。”

  唐毅失望的说,“我以为什么呢,那玩意看不见摸不着,不敢碰。”

  宫亦绍说,“我也是怕了。”

  唐毅点头,没错儿,现在美国股市已经跌得收不住了。

  “小王不怕陷进去?”

  宫亦绍说,“就几百万,就算没了,我给他补齐,再说了,这点钱他不至于伤筋动骨。”

  听了这话,唐毅看了宫亦绍一眼。

  “对啦,你那个新项目里,给我留一套房子。”

  宫亦绍笑着说,“放心,弟弟肯定把最好的给三哥扣下。”

  “那倒不用,帮别人的,倒时候有人来交钱别没房就行。”

  宫亦绍没客气,“行,听三哥的。”

  “有空带小王来,有些想法问问他。”

  ————————

  终于签约了。

  经过拉锯战,王老实获得了百分之三点六不可稀释原始股份。

  当然,在度娘成功上市那一天,王老实必须拿出其中百分之三十出售。

  落笔的那一刻,王老实真想咬一口胳膊,证实下自己不是白日做梦。

  高脚杯碰到一起,王老实萌生一种想法,啥也不干了,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建个小竹楼,每日清茶一杯,若有美人在膝更好,坐看日起月落,那可是神仙般的日子。

  李彦的说话声把他拉回了现实,“第二期融资你还有兴趣吗?”

  王老实摇头,“完全没有。”

  李彦来了兴趣,他问,“为什么没有?你不看好我们?”

  王老实压低声音说,“你也不会同意国内人再参合了。”

  “怎么说?”李彦问。

  “没有那些有附加价值的投资方进来,度娘的上市就是空谈,这是玩法,没人能破坏,谁也不行。”

  李彦沉默了好久,才说,“你说的对。”

  他以为王老实不会理解那么多,被说破后,李彦反而轻松了。

  这次小规模融资也是为了整体大计划服务,必须给美国资本一些压力,不然自己太吃亏。

  当然,最终结局是度娘大部分股份还是流入那些财团的囊中,不然,上市的基础就没有了。

  没有这些美国势力的利益在其中,华夏公司到纳斯达克上市就是一个不好玩儿的笑话。

  李彦反复思考了一番这次融资的前前后后,盯着王老实的眼睛说,“你的外表欺骗性很强,做事风格我看不出,但很完整,没有余地。”

  “是好还是不好?”

  李彦想了想,说,“不知道。”

  王老实说,“你想太多了,到美帝家里去圈钱,就得按照主人的规矩玩儿,无关乎气节和国家,犯不着有什么心理负担。”

  “你怎么知道我想什么?”李彦有些不可思议。

  王老实装深沉,“我不知道,但这是生存法则,和动物没区别。”

  李彦觉得和王老实聊天很有意思,“说说看。”

  王老实拿了两杯酒,递给李彦一杯,抿了一口说,“动物争夺的生存权,也就是食物和交~配权,人还不是一样,至多也就是掌握了地球资源的支配权,多了点精神追求,本质没变。”

  李彦想了想说,“这和今天有关系?”

  王老实说,“关系大了,以后度娘成功了,我就有了更多的资源和财富来巩固我的生存权。”

  “理想和追求呢?”

  王老实笑着问,“这玩意儿你自己信吗?”

  李彦默然,好久他说,“你会活得很累。”

  王老实说,“因为太明白?”

  “是这个意思。”

  “其实明白人多得是,可要保持地球运转正常,那就必须装,演给对手看,演给民众看,同时演给自己。”

  李彦憋了半天才问,“你到底多大了?”

  王老实没回答,掏出身份证,递给李彦。

  李彦没接。

  为了照顾李彦公司人员的美帝习惯,庆祝酒会办得很洋气。

  人不多,可素质都很高。

  实际上早就可以结束了。

  只是客人不说走,主人也不能赶不是。

  刘美娟几次给王老实使眼色,意思是差不多就行了。

  王老实点头,拉着意犹未尽的李岩说,“带你体验下老京城的气息去。”

  李彦笑着说,“咱两可是校友,你说还有我不知道的?”

  “但你现在肯定忘了。”

  没矫情,两人率先离开,酒会也结束。

  “吃这个?”

  王老实笑着说,“还记得味道吗?”

  李彦闭眼回忆,“是有点想不起来了。”

  就点了三样儿,白水羊头,炒肝,爆肚。

  王老实说,“我这么一说,你这么一听,要有一颗华夏之心,为华夏梦而奋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