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121章 一百二十一,结交莫羞贫

第121章 一百二十一,结交莫羞贫

  王大老板干嘛呢?

  喝酒。【】

  就两个人。

  刘彬回来了。

  不是休假,是退役,因病退役。

  刘彬有没有病就不是重点了。

  重点是他已经接受完惩罚。

  一人半瓶酒下去了,两个人话也多了起来。

  “家里怎么安排的?”

  “公安局呗。”

  王老实听了刘彬语气似乎不喜,问,“不想去?”

  刘彬点头。

  “不是挺好么,稳定点也好,将来弄个官当当,哥也沾点光。”

  刘彬翻了翻白眼说,“我算是有前科的,一辈子甭想,除非变了天。”

  王老实赶忙四下打量,低声说,“嘴要把严了,你这么说话让有心人听去,你不在乎,给你家里招灾。”

  刘彬嘿嘿一笑,没反驳。

  这个想法完全没道理,上层才不会盯着刘彬这个小屁孩儿,五年十年的功夫里,刘彬要是能混到副处就顶天了,为了这么一个芝麻小官,谁闲的蛋疼管你。

  不过,王老实也没必要挑明了。

  王老实问,“他们几个都回来了?”

  刘彬沉默了一会儿说,“还没,不能一块回来,一个个来。”

  王老实举起酒杯,“来,喝!”

  刘彬喝了一大口,放下酒杯说,“三哥,我跟着你干吧。”

  王老实听了心里一动,嘴上却说,“你家里能同意?”

  刘彬说,“跟别人可能不行,跟你差不多,家里认你。”

  王老实问,“还没和家里说吧?”

  “没说。”

  “那就先别说,听三哥的,先上班,不然家里没法交代,就算出来,也要混出点摸样再出来。”

  刘彬低着头不说话,过了好久才说,“行,三哥,我听你的,小云也是这么说的。”

  两个人又说了会儿话,王老实大部分时间在听,刘彬在说。

  这几个月刘彬是真受罪了,训练很苦,环境也不好,那地方与监狱没啥区别。

  王老实倒觉得刘彬这几个月成长很快,稳重了很多,比之前的浮躁,现在的刘彬大不一样。

  临分手的时候,王老实问刘彬怎么来的。

  刘彬说,打车。

  想了想,王老实拦了一辆出租车,拉着刘彬上车,“x运村。”

  刘彬开车回家已经天黑了。

  刘父和张瑜都在家,刘彬出去见谁他们都知道,儿子不愿意去公安局上班他们也知道。

  张瑜见儿子进屋就问,“吃过饭了?”

  刘彬点点头,“跟王落实一起吃的炸酱面。”

  张瑜‘哦’了一声,问,“你工作的事儿想的怎么样了?”

  刘彬说,“周一去报到。”

  刘父异样的看了下儿子,他很意外,以为自己这儿子还要闹些日子。

  张瑜知道刘彬找王老实目的是啥,就问,“小王不愿意?不能够吧,你们关系不是挺好吗?”

  刘彬迟疑了下说,“三哥说我应该上班去,如果实在待不下去,再去找他。”

  刘父心里抽抽,这傻儿子,咱家还混到让他托底啦?

  但刘彬已经答应去上班,也就没必要说什么。

  张瑜说,“回头我跟你二叔说,给你安排个宿舍,要干就好好干。”

  刘彬说,“没事儿,我有车,能回来住。”

  刘父顿时坐直了身体冷着脸问,“车,哪儿来的车?”

  “三哥借我用的。”

  张瑜也脸色不好看,“还是那辆奥迪?”

  刘彬摇摇头说,“不是,是辆捷达。”

  刘父心里一松,这车怎么回事儿他也看得透,在他看来,王老实办事儿瓷实,挑不出眼去。

  车很普通,捷达遍地都是,不像奥迪那么扎眼,而且刘彬刚才说的好,借的。

  就算将来有人拿车说事儿,刘彬也有的说,自己好朋友的车,借来开开有什么不行的。

  刘父问了句,“旧车?”

  刘彬回答,“不是,下午才提的车。”

  张瑜心里叹口气,这个王老实太会做人了。

  刘父也眯着眼没说话。

  刘彬去卫生间了。

  刘父对张瑜说,“那孩子不错。”

  张瑜点点头。

  现在这个时候只会当官不行,关键时刻能够像王老实这样的人给踢脚也很关键。

  这个王老实做事儿有板有眼,还透着机灵,嗅觉灵敏,刘彬跟王老实走得近,两口子觉得没什么不放心的,更何况,还欠了人家老大人情。

  刘父过了半响才说,“向后看吧。”

  ————————

  王老实买车的时候可劲儿土豪。

  等买完车,心里真疼,就特么这一辆破车,小二十万!

  华夏的老百姓无形中多付出了好几倍的价钱!

  王老实真想破口大骂。

  事实上,华夏的汽车为什么这么贵,王老实自己也没搞太清楚。

  知道可能是几个方面造成的,却无人出来证实。

  总的来说,王老实认为国外的汽车制造商是被华夏汽车产业发展需要给惯坏了。

  加上垄断和税收方面的综合因素,贵就没办法了。

  王老实最信服的一个说法来自后世一个同事,汽车的功能说。

  在国外,汽车就是一个工业品,代步工具而已,没有其他附加身份。

  在华夏不同,汽车好像扮演的第一角色肯定不是代步工具,更多时候是一个身份地位的标识角色。

  汽车很多时候要被用来彰显主人的地位和品位。

  要不然汽车很长一段历史时期怎么被叫做‘轿车’。

  轿子可是古代官老爷和有钱人的专属交通工具,这种消费心理必然导致汽车价格被畸形。

  由此看来,消费就是消费者和卖家市场的合谋,很多时候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问题是王老实真不愿意当个愿挨的。

  生完气,叹息结束,王老实还得继续该干嘛干嘛。

  刘美娟回来了,要和王老实谈。

  李彦要和王老实见面这在意料之中,抛开今天被宰的坏心情,王老实更满意对方的反应。

  刘美娟说,度娘方面似乎对融资很迫切,他们希望尽快完成谈判。

  王老实想了一会儿说,不能大意,也别抱着这种心理,这是我们的战略性投资,决不能有任何闪失。

  刘美娟心中不大认同,脸上却丝毫没有带出来。

  王老实知道刘美娟心中所想,笑着说,你还别不信,在美国乐意给他们投钱的大有人在,只不过这个李彦挑食儿罢了。

  刘美娟被点破心思,赶紧说,我会仔细的。

  王老实说,六百万现金加四百万政策性补贴,我要百分之五,不可稀释。

  刘美娟问,这是底线?

  王老实笑,想什么呢,要是能有百分之五,我睡觉都能笑醒了,这是最高目标。

  ...